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0.html


“真是铁打的好汉。”相臣不由自主的对二十军团强悍的斗志表示了敬佩,两天来的战斗,日本军队史无前例的没有捕捉到一个战俘,一个活着的二十军团战士都没有捉到,而以前的战斗中,一旦战败被俘虏的或者主动投降的中国兵可是成千上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个样子,打了两天两夜,歼灭了三个中国师却连一个战俘都没有抓到,这不合逻辑,不符合惯例,相臣在内心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丝不安,把这样一支铁打的部队完全消灭掉是不是一个最大的错误,人最怕的就是寂寞无敌,没有对手。

岗村则忧心忡忡地望着地图说道:“相臣君,我们目前的主要任务可以说只完成了五分之一,晋中城还在中国人的手上,晋军和第二集团军已经调头南撤,虽然第四师团已经从太原城内出击拖住了第二集团军,但是只要从晋中迂回过来的第七师团无法占领晋中,卫立煌部随时都可能脱身而退,关麟征的二十军团还有一半兵力集结在罗王镇附近负隅顽抗,看起来,不付出巨大的代价无法全歼关麟征的二十军团,最让我担心的是薛龙的后羿装甲师,根据空中侦察,他的一部分兵力向着罗王镇方向而来,另一部分则已经陆陆续续的通过林家峪和老山村地带向商丘撤退,我们预先埋伏在林家峪附近的部队没有及时抢占林家峪,切断后羿师的退路,导致我们今后的战役发展走向可能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而如果没有完全消灭后羿师的后果就是商丘和郑州的归属产生了不确定性,同时我对那支不断向罗王镇进发的后羿师部队非常好奇,到底是谁在指挥这支部队,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解救关麟征的二十军团还是自寻死路,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为其他部队突围创造机会?无论如何,我都希望捕捉到这支部队,活捉他们的指挥官,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介古的第一战车师团已经全部都跟随在了这支部队的后面,已经追了一天一夜了,我相信明天一切就会水落石出了。”

“哈哈哈,日本人真是看得起我。”关麟征站在自己的指挥部内,看着一副巨大的地图说道:“四个师团,外加一个旅团,好呀,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打这种硬仗,来吧,把更多的日本人派过来送死吧。”参谋长说道:“关长官,什么时候您还这样乐观,四个师团、一个旅团,乖乖,这可是十五万鬼子兵亚,天亮之后,我怀疑您是否还能笑得出来。”关麟征拍着参谋长的肩膀说道:“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阎罗殿里我都进出了好几次了。生死对于我来说无所谓了,我忧心的是我手里的这些士兵,他们都是精忠报国的勇士,我不希望他们毫无作用的死在这里如果有机会,你一定要带着他们逃出包围圈,我相信,无论如何,后羿师一定会前来接应我们,我相信薛龙,你也要相信他,我有一件事情相托,我们的军团日记和军旗一定不能落入日本人的手里,你要把它们亲手交到薛龙中将的手里,二十军团的军旗可是我们军团荣耀的象征,一定要用生命去保护它。”关麟征冲着窗外喊了一嗓子:“关大志。”一个体型魁梧的西北汉子应声推门而入,站在了两个指挥官的面前,关麟征对参谋长罗习武说道:“老罗,大志是跟随我一起从家乡出来的,就让他和你一起带着我们的军旗和日志突围怎么样,大志。”关麟征又转向了关大志,说道:“大志,从现在开始罗参谋长就是你的领导了,你要随时随刻保护他的安全,听从他的命令。”关大志也是个十分机灵的小伙子,自然知道如今战局危急,本来他对关麟征就是毕恭毕敬,无论关麟征让他做什么,他都会照做,如今关麟征命令他保护罗参谋长,他很清楚关麟征的用意,罗参谋长夜很清楚,关麟征是希望罗参谋长有机会突围的时候带着关大志和军旗一起突围。

还有五千人,关麟征虽然表面上镇定自若,实际上心里十分的焦急,此时他手里掌握的兵力仅仅有五千人左右了,四面合击而来的日本人超过了十万以上,双方的力量对比是二十比一,日本人无论是人数和装备上都占据了绝对优势,自己还能够凭借罗王镇的防御工事坚守多长时间?

“换子弹。”机枪手罗本曾大声地喊道,副机枪手和弹药兵立刻把手里的步枪对准了前方扑上来的日本士兵,极力阻止他们在机枪手换完子弹之前靠近机枪手,即便是付出他们的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很快,罗本曾就把另一箱重机枪子弹换好了,他立刻把枪口对准了已经十分接近的日本士兵射出了密集的子弹,一片子弹覆盖了他们所在的位置,日本士兵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转瞬之间,刚才还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日本士兵已经变得人丁稀薄,形势瞬间逆转,日本士兵刚才还在想方设法靠近机枪掩体,现在则是千方百计地逃离机枪射程,不过人力跑的再快也跑不过子弹的速度,很快就全部都背部中弹倒在了罗本曾的枪口前方。

坚守在罗王镇的部队是关麟征的警卫部队,战斗力最为强悍,作风十分硬朗,无论任何情况都死战不退,令进攻的日本人十分头疼,他们发现无论多么猛烈的炮火都无法驱散面前的中国士兵,就算是仅剩下一个缺胳膊短腿的中国士兵,也会在临死前投出最后一枚手榴弹,在这种不知道死亡是何物,不知道敬畏死神的士兵面前,主攻的日本军队更加使伤亡惨重,小队长,中队长,乃至大队长级别的军官统统战死在了前线,后方的日军联队长平田接到一线部队的伤亡报告后大为吃惊,一战之下,整整一个大队的日本士兵全部战死在了罗王镇西面阵地上,一个活着的都没有撤退下来,太惨重了,这场战斗打得太惨裂了,在这场战斗中没有胜利者,中国军队同样伤亡惨重,一个旅长和两个团长阵亡,一个副旅长,一个团长重伤。

由于身后有一个师团的鬼子追赶,从地面上和天空中送来的情报告诉了介古我这支部队的真正路线,他立刻把所有可以集结起来的快速装甲部队派了出去,命令他们追上我的部队,不用消灭我,只要能够缠住我,不让我再次脱离他们的侦查范围就可以。我的混编营越向罗王镇方向突进遇到的阻力就越大,沿途发生的战斗规模就越大,我不顾将士疲惫,也不顾装备需要维修,拼尽了最后的力量一路杀奔罗王镇,抛锚的车辆就地炸毁,乘员全部作为步兵继续作战,他们装备着从坦克和装甲车上拆卸下来的机枪勇敢的和鬼子拼杀着,为了二十军团的国军兄弟流血。

我命令双双带领装甲步兵连在前面开路,我带领装甲连在后面断后,趁着日本人脚步放慢没有跟上来的空隙,我把一个装甲排埋伏在了一处路边沟渠中,借助树木的掩护避开了追兵的注意力,当日本人的一个快速装甲中队加速追赶上来的时候,我命令余下的坦克在路中央和田野中开炮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由于夸父坦克的50毫米主炮射程要远于日本人的37毫米火炮,几辆日本装甲车和坦克在噼里啪啦一顿乱打中起火焚烧,车上的炮弹和机枪子弹则如同过年燃放的爆竹一样炸个不亦乐乎,很自然,日本人此刻的注意力都在我带领的部队身上,忽略了路边那个隐蔽起来的装甲排,等他们的车辆全都跑到设伏的装甲排前面之后,四辆夸父坦克立刻开火,砰砰几炮从背后干掉了三辆日本轻型坦克,开火之后,他们隐蔽的位置自然就暴露了,不过由于坦克发动机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预热才能够开动坦克实施机动,他们还只能暂时躲在稻草和树枝中继续发炮射击,被后面的炮弹打得晕头转向的日军坦克兵根本没有发现后面的炮弹是从什么地方射出来的,他们愚蠢的转动车体和炮塔到处寻找着目标,伴随作战的日本步兵也头昏脑涨的来回乱转寻找目标,我命令身边的六辆坦克立刻向前移动,脱离事先构筑的掩体,追击那些正在匆忙掉头的日本坦克,就在日本人不断的调转炮口的时间里,我们前后夹击的坦克连彻底全歼了这个日本快速装甲中队,并且使用榴弹和机枪子弹消灭了绝大多数日本步兵,少量日本步兵跑进了树林,逃过了一劫,当战斗结束的时候,公路上田野中,到处都是起火焚烧的日本轻型坦克和装甲车,还有少量日本运输车辆混杂在其中,在车辆中间星星点点的点缀着百十具日本步兵的尸体,一团团的黑红色烟柱还在不断的向着空中冲去。

介古接到这份快速装甲中队全灭的报告后,怀疑自己的作战指挥是不是出现了偏差,在面对强敌的时候,应该是集中兵力去打正面坦克对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分散兵力,而且拿这些快速机动部队去缠住中国军队的主力坦克,这不是,根据幸存的一个日本坦克兵的描述,一个快速装甲中队只不过是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损失的干干净净,就凭借这种恐怖的战斗力,不动用一个正规坦克大队是无法在正面战斗中战胜这支中国装甲部队的,四个快速装甲中队,也就是中国军队俗称的装甲侦察营已经永远的丧失了一个了,他可不想让这些无比宝贵的装甲侦察营像这样损失掉了,有时候,有了装甲侦察营的情报帮助,自己部队可以取得巨大的胜利,可以少损失不少人,如果耳目都丧失了,自己这个师团装甲力量在强大,也都是一个聋子,一个瞎子,一支外强中干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