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圣”李聚奎上将的峥嵘往事

李聚奎上将

经历了20世纪上半叶的抗日战争和国内革命战争,新生的共和国是一个将星闪烁的国家。说起李聚奎上将,现健在的老将军们都说:此人堪属“将圣”!


他曾救过彭德怀一命


林彪问他怎样当好红一师师长,他说:“红一师师长就是红军的第一师长!”


李聚奎将军是参加平江起义的2000多名官兵中,最后一位谢世的老人。他曾救过彭德怀一命。


那是平江起义之后,国民党军队对起义部队疯狂“围剿”。起义部队处境危急。


当部队退到一个叫白沙的地方时,彭德怀集合部队讲话。正讲着,站在前排的一大队队长雷振球,突然冲到前面,伸手就夺彭德怀警卫员薛洪全手中的驳壳枪,企图射杀彭德怀后投敌。薛没有防备,手枪被雷抢走。当时,由于事发突然,人们来不及反应,情况已是千钧一发。正在这节骨眼上,站在部队前面的李聚奎以一种保护彭团长的本能反应,向雷振球扑去。李聚奎扑上去时很用力,加上带着惯性,雷被狠狠地摔在地上。正好大队长黄云桥反应过来,从侧面给了雷振球一枪,结果了雷的性命。


多少年后,彭德怀授了元帅,跟随彭多年的老部下还直夸奖李聚奎,称李聚奎当时反应快,从枪口下为我军抢回一个元帅。大家不忘此事,但李聚奎总是笑一笑,从不渲染,更不张扬。


1928年,李聚奎在彭德怀领导下的红五军第九大队任中队长。当红五军同井冈山“朱毛红军”会师时,彭德怀请毛给部队讲话,那是李聚奎第一次见到毛泽东。


许多年后,他都记得:“毛主席穿一件不太干净的中山装,没戴帽子,一边讲话,一边吸烟,走过来,走过去,一口很随便的湖南腔,讲了许多革命道理。”特别是要联合工农兵打遍天下的道理,给李聚奎印象很深。


李聚奎记不清在中央苏区打了多少恶仗、险仗和硬仗。从第一次反“围剿”到第四次反“围剿”,他先当团长,不久在战斗中当了三军团的师长。三军团同一军团一样,反“围剿”时打的都是大仗。作为三军团的一个师长,他几乎每天都同官兵一道,把脑袋挂在裤腰上,一仗比一仗打得漂亮。


许多老将们都记得,李聚奎打仗很有三军团的风格。


当时,像一军团的刘亚楼师长等,仗打得机智灵巧,有一军团的谋略之风。四方面军的一些军师长打仗以勇猛著称,据说像许世友这一类的军师长,经常是穿着裤衩、打着赤膊,有的甚至赤条条地同敌人打仗,善于硬拼。李聚奎打仗受彭德怀的影响,不慌不忙,打起来一枪是一枪,一仗是一仗。不退不缩,从不打滑头仗。他平常要求部队:思想要好,休息要好,打仗要好。“三个好”是他的带兵绝活。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睡觉,他一有空就躺在铺上养精蓄锐,不喧不闹,有任务起身就往前沿冲。


第四次反“围剿”结束之后,红一军团红一师师长罗炳辉调九军团任军团长,鉴于李聚奎的功绩,军委让李聚奎任红一师师长。


红一师是全军主力军团的骨干师,军团长林彪对这个师的领导人选很重视。他一生用了不少有毛病的人,但从没用过一个没“能耐”的人。李聚奎的名声他知道,但李聚奎毕竟不在一军团,林彪要亲自考一考李聚奎。


一天,林彪转到红一师,问李聚奎:“怎么当好红一师师长?”


李聚奎是那种话不多的人,就一句:“红一师师长就是红军的第一师长!”


“好!”林彪满意了。


他要了这个从三军团来的师长。这是李聚奎担任的第四个师的师长。


当部队到达大渡河河口时,红一师师长李聚奎和团长杨得志到前沿阵地观察地形;当17勇士强渡大渡河时,李聚奎、杨得志等到河岸督阵。通过一场激战,勇士们占领了对岸的工事。整个战斗中,李聚奎一直坚守在岸边,当部队开始渡河时,他才露出了微笑。


红军渡过大渡河的胜利,是革命史上浓重的一笔。


战争岁月过去之后,许多文章对这一几乎改变革命命运的战斗宣传甚多,电影、电视、著作和戏剧,几乎无所不包。但内容中除了中央指挥,便是一线官兵,绝大多数作品中,都很难找到李聚奎的名字和他的影子。包括杨得志,为此也感到不公平。有人劝李聚奎应当站出来说两句,或者写一篇文章把这事回忆回忆。每每听到这事,李聚奎总是笑而不答。说的人多了,他讲出这样一席话:“对于那场战争,它体现的是红军的一种精神。不管哪一个人,对于历史而言,都不值一提。再过多少年后,所有的名字都会过去,只有当时那种豪气,才是能够流传下去的东西。”


很多人后来听了这话,感到这才是李聚奎,这才是李大将军;而能在几十年后说这话的,这才是老红军!真正的老将军!堪称“将圣”!


毛泽东赞扬道:“汽车的损失由开始时的百分之四十减少到百分之零点几。这是个奇迹!”


“在朝鲜的美军司令官们经常说,他们希望在战争结束后,能会见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共军的后勤部部长。”


新中国刚刚成立,作为第四野战军后勤部参谋长的李聚奎,从东北长白山山下,一直随部队征战到海南岛。正当他将随着胜利拂去征尘之时,一个新的任务正等着他。


1950年10月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发布命令,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


按照军事常规,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何况这是我军第一次跨国作战,军需给养问题,自然成为首要问题。为此,毛泽东作出了“急如星火”的指示:要迅速成立朝鲜战争的后方保障供给基地,确定一位能担负此职的“粮草官”。


选拔担任此要职人员的任务给了聂荣臻。聂从全军的后勤领导干部中,选中了李聚奎,因为他熟悉李聚奎。第一次反“围剿”时,李聚奎曾带1个师歼敌数千人,活捉了敌师长李明。为此,聂曾将他抱起来高呼过“红军万岁”。李不仅打仗勇敢,完成重任坚决,更可贵的是他领导并参与了保障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及战略追击的大兵团、正规化作战的后勤保障工作。此次,非他莫属了。聂荣臻将李聚奎的名字报给了毛泽东。毛泽东大笔一挥,一道抗美援朝战争的命令发出了!


链接:


李聚奎(1904-)湖南省安化(今涟源)县人。一九二八年参加平江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排长、中队长、大队长,红三军第三纵队支队长,第九师二十七团团长、师长,红一军团第一师师长,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参谋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参谋长,抗日选遣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决死第一纵队副司令员、旅长兼太岳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冀热辽军区参谋长,驻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代表团执行处副处长,西满军区参谋长,东北军区后勤部参谋长兼西线后勤司令员、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后勤部第二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东北军区后勤部部长兼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学院院长,中华人民共和国石油工业部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政治委员,高等军事学院院长,后勤学院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军委顾问。一九五八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第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四、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