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级卧底:廖氏兄弟和两个110师起义

1948年11月27日,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国民党第八十五军一一○师,在淮海战场的双堆集附近起义。领导起义的主官叫廖运周,是黄埔军校第五期的学生,少将师长。


蒋介石既痛恨廖运周的叛逆,又爱惜嫡系部队的番号,遂将暂编第一师改编为第八十五军一一○师,少将师长叫廖运升,是黄埔军校第四期的学生。1949年5月4日,第二个一一○师又在浙江省的义乌起义。


廖运周和廖运升是堂兄弟,他们领导了两个一一○师起义,并不仅仅是历史的巧合。


一、廖家湾里,廖氏兄弟三将官


在安徽省凤台县的廖家湾,堂兄弟中出了3个国民党军将级的军官,他们是廖运泽、廖运周、廖运升。淮人从军向来以骁勇善战著称,他们的父辈都是同盟会的会员,参加过辛亥革命和讨袁战争,是富有革命传统的家族。


廖运泽是黄埔军校第一期的学生,在1925年曾经加入过中国共产党,并参加了南昌起义。但是,后来因为遭到了反动派的通缉,便和共产党脱离了组织关系,才得以在国民党军中继续任职。他先后担任过国民党暂编第十四师师长、骑兵第二军军长、第九十六军军长、第十九集团军副司令、第八绥靖区副司令长官等要职,是国民党军中将。在解放战争中,他积极支持并和廖运升共同策划一一○师在浙江义乌的起义,重新回到了革命的阵营。解放后,廖运泽担任江苏省政协副秘书长、副主席和全国政协委员,是民革江苏省委主委和民革中央委员。


廖运周是黄埔军校第五期的学生,1927年3月参加中国共产党。蒋介石叛变革命后,他在叶挺的部队参加了南昌起义。1928年1月,他受中央军委的派遣,到西北军从事兵运工作。在革命形势不断恶化的情况下,他奉命“长期隐蔽,掌握部队,坚持斗争”。在隐蔽敌人军队内的21年中,廖运周接受党组织的单线领导,积极在进步军官中发展党员,并努力取得敌军首脑的信任,逐步从下级军官升任到团长、旅长,最后当上了一一○师的少将师长,并在淮海战役的关键时刻率部起义,回到了党和人民的怀抱。解放后,廖运周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二师师长、高级炮兵学校校长和党委书记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同时,他还是民革中央委员、常务委员、中央监委副主席,并担任第六届、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和黄埔军校同学会理事。


廖运升是黄埔军校第四期的学生,毕业后参加过北伐战争。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廖运升因为参加过反蒋活动,被认为是接近C·P的危险分子,不得不离开军队赋闲。九一八事变后,廖运升又回到蒋系部队,历任营长、团长、旅长、副师长、师长、军衔也晋升到了少将。1949年5月4日,廖运升率一一○师在浙江义乌起义。解放后,廖运升历任南京市城市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南京市房产管理局局长、南京市民革主委、南京市政协副主席、民革江苏省委常委和民革中央候补委员。


黄埔军校是蒋介石赖以起家的本钱,黄埔学生一向是蒋介石嫡系中的嫡系。廖氏3兄弟都是黄埔出身的国民党军将官,但最终都成了新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建设者,这是爱国者必然的选择,也可以说是对蒋介石政权的极大讽刺。他们在战场上的反戈一击,对加速蒋介石政权在大陆的全面崩溃,具有深刻的历史意义。

二、淮海前线,廖运周高举义旗


在淮海前线起义的国民党第八十五军一一○师,前身是冯玉祥西北军的第二师。第二师原已有我地下党的组织,受山西省汾阳地委的领导,担任副营长的廖运周,是党支部的组织委员兼宣传委员。廖运周是在1927年经孙一中、靖任秋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他遵照党对兵运工作的指示,在国民党军队的进步军官中积极发展党员,后因为党组织遭到敌人的破坏,他奉命长期隐蔽,只与中共北方局组织部长兼军事部书记朱瑞单线联系。此后,廖运周以“党国忠臣”的面目出现,努力取得敌军首脑的信任,因而职务也不断地得以晋升。但每当部队开到一个新的地方,他都通过北方局和地方党组织取得联系,向党组织输送有关的情报。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悍然发动内战,廖运周迫切要求回到党内,正面和反动派冲锋对阵。党组织十分理解廖运周的心情和愿望,从革命战争的需要出发同意他的要求。1946年6月,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国民党军工作部,派担任第一室主任的廖运周入党介绍人靖任秋,和担任驻河南新乡的国民党军一一○师师长的廖运周取得联系,计划一一○师在豫北举行起义。1946年底,一一○师成立了起义工作组,但蒋介石突然命令一一○师所在的第八十五军全部开往山东,起义的工作计划不得不暂时中止。


1947年2月,廖运周派人在山东省阳谷县和邓小平取得联系,接受邓小平的指示把组织关系转移到了中共华东局。1947年夏,经华东局批准一一○师成立了地下党委,廖运周担任党委书记,晋冀鲁豫中央局派到该师策划起义的刘浩为副书记,李俊成、徐仁、廖宜民为党委委员,地下党委成立后,重新提出要在山东举行起义的要求。陈毅根据山东当时的形势,指示他们把主要精力放在搞情报上,并说当前搞情报工作比起义贡献大。所以,他们又暂不作起义的打算。廖运周把上级党组织派来的同志,安排在副官处、师直属谍报队和电台担任要职,逐步掌握了一一○师的情报工作。国民党军兵团和集团军一级的调动和作战计划,都由一一○师谍报队以最快的速度,送到距离最近的解放军前线指挥部。有一次,国民党军计划合围在山东泰安的我第十纵队宋时轮部,廖运周派人连夜将情报送出,使我第十纵队及时安全转移。陈毅、粟裕接见了送情报的人,高兴地称赞廖运周干得好。


1947年秋,一一○师地下党组织的关系转移到中原军区,同志们再次迫切要求起义,廖运周派人向上级请求“及早行动”。中原军区没有批准他们的起义计划,指示他们“积极准备,耐心等待,在最有利的时机,起最大的作用”。廖运周又派人找到邓小平陈述“及早行动”的理由,邓小平更进一步指出:“要在军事上、政治上起最大作用,不光是万把人、几千支枪的问题,你们要考虑全局,不应计较局部得失。”


1948年2月,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开出大别山,把蒋介石的部队牵得团团转。5月9日,中共中央任命邓小平为新组的中原局第一书记,全面实施逐鹿中原的战略计划。邓小平向廖运周送来指示,说解放军在近期内要打一场大仗,要求一一○师地下党委做好一切准备,在解放军的接应下完成起义的任务。光荣的时刻很快就要到来了,廖运周马上在汉口召开党委扩大会,部署起义的准备工作。


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打响,11月2日胜利结束,歼灭国民党军队47.2万人。紧接着,淮海战役在11月6日打响,到22日第一阶段结束,全歼敌黄百韬兵团5个军。蒋介石惊恐万状,急调黄维、李延年兵团驰援徐州,原属汤恩伯兵团的第八十五军,也划归黄维的第十二兵团,急急开赴徐蚌前线。廖运周和地下党委的同志们意识到,邓小平指示中说的“大仗”时机到了,个个摩拳擦掌决心在前线举行起义。


11月24日,第八十五军从蒙城开到双堆集的赵庄。黄维把兵团司令部安在南坪集,命令各军向宿县攻击前进。不料,解放军暗中向南移动占领了蒙城,一下子切断了黄维兵团的后路,把黄维兵团包围在一个设计好的“口袋”里。黄维发觉情况不好,急欲跳出我军的包围圈,但仍自恃兵力雄厚,计划从每个军各挑选一个精锐师,以4个主力师齐头并进的战术,迅速向西方突围。战斗力相对较强的一一○师,“有幸”被黄维给挑选上了。


黄维的第十二兵团虽然已被解放军包围,但该部武器装备精良,而且尚未受到解放军的重大打击,如果4个主力师同时朝一个方向拼力突围,还真有可能被他给跑掉了。廖运周一接到突围的命令,马上就派人向解放军报告黄维的部署,同时要求利用突围之机举行起义,请求解放军予以接应。


为了打乱敌人的部署,廖运周向黄维建议:“4个师齐头并进,在狭小的地带展不开兵力,不如用一个师打前锋,其他3个师在后面策应;前锋师进展得手,后面的3个师迅速跟上,以扩大战果。”并且雄赳赳地表示:“如果司令官信得过我,一一○师愿为开路先锋打头阵。”


黄维听了高兴万分,对廖运周又是夸奖又是鼓励,并拿出一瓶白兰地,斟了两杯信任地说:“这瓶酿造多年的白兰地,我珍藏很久一直舍不得喝。现在我先敬你一杯,预祝你旗开得胜!剩下的等到开庆功会时,我还要再敬你。”


廖运周心里暗笑:“你还会有开庆功会的日子吗?”


在一一○师正面的部队,是中原解放军的第六纵队。廖运周要求六纵闪开一个口子,让一一○师过去后再把口子合上。但是,六纵只有4个旅的兵力,闪开口子后万一合不拢,被后面的敌人跟着冲出去就糟了。事关重大,他们赶紧向刘邓首长报告,刘邓首长回电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粉碎黄维兵团的突围企图,同时要严密组织,保证一一○师起义成功。”


11月27日早晨6时,一一○师(缺一个团)官兵5500余人,按计划开出双堆集地区的周庄、赵庄。官兵们的手臂上扎着白毛巾,冒着淮北平原刺骨的寒风,迅速向解放军的阵地前进。从双堆集到吴大庄、西张庄30华里的行军中,黄维不断用报话机向廖运周询问“突围”的情况,廖运周也在一路上不断报告:“进展顺利,已突破共军的第×道阵地,正在继续加速前进。”


两个小时后,一一○师起义官兵按照预定的路线,全部通过了解放军的前线阵地。我第六纵队迅速合拢口子,进入阵地并封闭了通道。跟在一一○师后面的敌人部队,突然遭到我军的迎头痛击,急忙向黄维报告:“共军火力猛烈,我军伤亡很大!”黄维十分奇怪,又问廖运周已到了哪里。廖运周回答说:“正在前进,一切正常。”黄维有些怀疑马上派飞机侦察情况。廖运周按和黄维约定的信号,向飞机表示“一切正常”。飞机盘旋了几周后飞走了,廖运周下令关闭全师的报话机,连同电台一起上交师部,切断了同黄维的一切联系。


当天下午,一一○师炮兵营参加了阻击黄维兵团突围的战斗。当晚,刘邓首长派第二纵队政委王维纲,代表刘邓首长看望起义部队官兵,在连以上军官会议上宣布廖运周是共产党员。


11月29日,廖运周发出《廖运周将军给毛主席、朱总司令致敬电》和《廖运周将军致第十二发来贺电,高度赞扬了原国民党第一一○师官兵的义举,鼓励他们为革命再立新功。


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共歼灭国民党精锐部队555万人,基本上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华中、中原地区,直接威胁到国民党政府的首都南京。蒋介石于1月21日宣告“引退”。


淮海战役后,起义的国民党军第一一○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兵团第十四军第四十二师,廖运周任师长。


三、义乌城下,廖运升弃暗投明


在淮海战役中,廖运周率国民党第八十五军一一○师光荣起义。蒋介石既痛恨廖运周的叛逆,又爱惜嫡系部队的这个番号,于1949年3月,将暂编第一师改编为第八十五军一一○师。有趣的是,这个同番号师的少将师长,正是率前一个一一○师起义的将官廖运周的堂兄弟、从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的廖运升。


蒋介石难道就不怕廖运升也学廖运周的样,兄弟俩殊途同归都投向共产党?蒋介石当然是有所顾虑的,但为了稳定军心他已别无选择,这个过程,还得从廖运泽的重新被起用说起。


抗日战争后期,廖运泽担任国民党骑兵第二军军长,他治军严谨名声颇好,部队的战斗力也比较强。李仙洲率国民党第二十九军进攻山东八路军时,企图拉廖运泽入伙一起行动,但廖运泽认为在敌后反共是自作孽,态度坚决地予以拒绝了。于是,廖运泽在各方面的巨大压力下,不得不辞去了骑兵第二军军长的职务,只担任一个国防部部员的虚职。抗日战争胜利后,在反共反人民的内战中,蒋介石损兵折将兵力不支,面对战争形势急剧逆转的局面,蒋介石要网罗为他卖命的炮灰,只好又重新起用了能打仗的廖运泽,要他回安徽老家招兵买马。


1948年6月,廖运泽被任命为第八绥靖区副司令长官,同时兼任暂编第一纵队司令。廖运泽为了更好地掌握部队,推荐廖运升当上了纵队的副司令。


廖运泽、廖运升虽然都是从黄埔军校毕业的,但因为历史上曾经反对过蒋介石,所以并不被蒋介石所信任,特别是在廖运周率一一○师在淮海前线起义后,蒋介石进一步加强了对这支部队的控制,采取了一系列严密的防范措施。


首先,蒋介石将暂编第一纵队改编为暂编第一师,使之从地方部队变成了正规军,不久后又再将其改编为一一○师。对廖运泽则采取明升暗降的手段,调任衢州编练处副司令,和一一○师脱离了一切关系。但是,暂编第一师原是安徽的地方部队,兵员多是来自皖北的凤台、寿县一带,淮军向来骁勇善战,这正是蒋介石所希望的,同时淮军又有浓厚的宗族统治观念,向来只知有将而不知有帅,所以蒋介石在拆开廖氏兄弟后,又不得不任命廖运升为师长,同时把一一○师归属受蒋介石所信任的手握数十万大军的汤恩伯节制,以为这样就不怕廖运升不听命了。


其次,蒋介石叫毛人凤密令保密局阜阳特务组组长刘惠生,调查廖运泽、廖运升同廖运周是否有联系,并派刘惠生随军时刻监视廖氏兄弟的举动,随时报告廖氏兄弟的异常情况,并可在紧急情况下先斩后奏。从军统改名而来的保密局,是蒋介石剪除异己维护法西斯统治最可靠最信赖的特务组织,蒋介石自以为作了这些布置后,谅廖运升也不敢有异心了。


但是蒋介石没有想到,廖运周在淮海前线率部起义,部队刚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二师,廖运泽、廖运升即派亲信人员前去同廖运周联系,请共产党派人到暂编第一师协助起义。廖运周立刻向陈赓司令员汇报,陈赓和廖运泽是黄埔军校第一期的同学,他叫廖运周马上写回信,希望早日响应南下大军,及时起义,并派第四十二师政治部敌工科科长杨振海携信前往暂编第一师,同时传达陈赓欢迎他们起义的口信。所以廖运泽在离职时,一再要求廖运升要掌握好部队,起义的决心不可动摇。不久,暂编第一师改编为一一○师,奉汤恩伯的命令开往浙江归建制于第八十五军,一路上起义的工作就已在杨振海的指挥下紧锣密鼓地进行。


更叫蒋介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保密局随军特务组组长刘惠生和廖氏兄弟私交甚厚。作为在军统混了十几年的老牌特务,面对败局已定的战争形势,刘惠生何去何从内心十分矛盾,便和与共产党有来往的好朋友张公侠谈了自己的处境。张公侠向中共华东局芜湖工作组组长方向明汇报,方向明要张公侠做刘惠生的工作,要求刘惠生通过和廖氏兄弟的关系,促使廖部尽快起义。并且表示,只要刘惠生能弃暗投明,不但既往不究,而且立功还可受奖。于是,刘惠生把保密局的密电给廖氏兄弟看,证明蒋介石并不信任他们,再跟蒋介石走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双方这么一沟通,对举行起义简直就是不谋而合了。


1949年5月2日早上,第一一○师开抵浙江省的义乌。司令部机关刚刚安顿完毕,第八十五军高参李英伯即带一个连的部队,押着一列火车来到义乌火车站。李英伯向廖运升宣读军长吴求剑的命令,要一一○师的全部军官家属,立刻集中上火车转移去后方。


廖运升知道,这是蒋介石惯用的“人质战术”。他以需作准备为理由,坚持不肯叫家属马上上车,吴求剑亲自打电话催促了几次,都被廖运升坚决地顶住了。僵持到下午,第九兵团司令李延年从金华发来电报,命令一一○师速速开往金华。廖运升意识到事态严重,一去金华即处在各路敌军的包围之中,李延年要他方就得方要他扁就得扁,若不执行命令就必须在义乌就地举行起义。


廖运升马上在司令部所在的义乌图书馆后院,召开了各团团长和有关人员参加的秘密会议。廖运升介绍杨振海同大家见面后,讲了全国的形势和一一○师目前的处境,提出就地举行起义的主张,请大家表示个态度。与会的团长都表示愿意起义。于是,廖运升即请杨振海和浙江的共产党游击队取得联系,请游击队支持并在必要时协同作战。


5月3日天一亮,已闻到起义气息的国民党军首脑,即派出飞机在义乌城的上空盘旋。当时的形势相当严峻,第八十五军司令部及直属部队驻扎在金华,在东阳和诸暨两地有敌人的两个师,还有一个师尾随一一○师即将开至,一一○师若久留义乌极不安全。廖运升和杨振海商量了一下,决定把部队开往义乌西北方向的黄宅山区。他们在共产党游击队向导的带领下,连夜开拔向黄宅行进,一路上砍电杆、扒铁轨、破坏通讯设施,还包围收缴了当地专署一个自卫大队的武装。


5月4日凌晨,部队开到了黄宅,在黄宅召开了全师官兵大会,廖运升宣布:“我们决定起义了,投向人民解放军,走光明的大道!”杨振海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欢迎他们起义。会后,一一○师向全国发出了起义通电。


会上,有个连长掏枪要向廖运升射击,即被当场制伏。会后,有个团长借口掌握不住部队,要求廖运升前去弹压,企图把廖运升骗到该团扣留,但也被及时识破。起义部队在游击队的帮助下,开到古塘山区进行休整,当地人民政府提供军需给养,并且送来了许多慰劳品,对他们的光荣起义表示热烈的欢迎。


5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五师占领了义乌城。5月12日,一一○师开回义乌接受改编,3个团分别编入解放军第十二军的3个师,一一○师直属部队也编入了第十二军的直属部队。从此,原国民党第二个一一○师的官兵,光荣地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为最后打败蒋介石集团、解放全中国作出了新的贡献。


一一○师举行起义时,因时间是临时决定的,其时廖运泽正在广州,一时来不及通知他。5月5日,广州各报同时刊登《廖运泽、廖运升率部叛变》的新闻和国民政府对他们“着即缉拿归案”的通缉令。廖运泽在振奋之中立即潜往香港,在香港地下党的领导下,继续为党做统战工作。1952年,廖运泽应周恩来总理电召回到国内,在政协和民革都担任了重要的职务——这已经是后话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