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忏悔 正文 第九章64

独孤鸟飞上天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5/[/size][/URL] 64  养精蓄锐期间,天空又下起了雪花,我们排已经成了雪人排,随着天空的漫天鹅毛雪花增大,我们排彻底与雪融为一体,这是极好的隐蔽方法,那成了一堆堆白雪馒头小丘的战友一溜拉开,根本没有造成是部队在执行任务的场景,隐蔽伪装的再好,黄班长也不敢怠慢,黄班长小心翼翼,一刻也不能马虎,黄班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5/

64



养精蓄锐期间,天空又下起了雪花,我们排已经成了雪人排,随着天空的漫天鹅毛雪花增大,我们排彻底与雪融为一体,这是极好的隐蔽方法,那成了一堆堆白雪馒头小丘的战友一溜拉开,根本没有造成是部队在执行任务的场景,隐蔽伪装的再好,黄班长也不敢怠慢,黄班长小心翼翼,一刻也不能马虎,黄班长说只有百分之一千的把握,才能执行好任务。

又开始行走的时候,他命令大家尽量分开行走,以减少庞大目标的危险性,目标越小,一个排生存的几率越大,就是个把人壮烈了对整体影响不大。

从远处看你根本看不出来还有一个排在行动,就连战友之间也拉开了距离,也很难看清对方,但长时间地在雪地里行动,几乎人人都得有雪盲症,大家尽量克服,凡是走直路的时候,黄班长让大家把眼闭住,摸瞎前进,以便让眼睛有充分的休息,来缓解白雪造成的危害。执行任务前是发有防护镜,但防护镜根本不起作用,大家戴黄色防护镜时间一长,摘了黄色的防护镜,周围也是一片黄色,一样的黄盲,黄色对看清周围危害更大,它最容易让战友们产生幻觉,以为自己周围冷不丁会出现黄色移动物体,无奈大家几乎都不敢多戴防护镜,闭眼摸着前进,大家也是无奈之举。要不是还有一张一翕的呼吸,和那呼出浅灰色的热气,人与人之间根本看不出来还有同伴在一起,但真正的天空、地面和远方还是一片白色。

离敌设立的凯旋门越来越近了,天空还是像尿床的孩子无法控制尿液,天空依然飘着白色雪花,又没走多久的时候,大家已经能看清了敌凯旋门,那迎风飘扬的印度军旗在凯旋门上特别刺眼,特别戏弄人,它好像就是淫荡的妓女,挑逗你冲击,挑逗你上它。大家都充满仇视的目光盯着那扎在我边界的凯旋门,看到那凯旋门简直就是对我们军人的侮辱,那凯旋门高傲自大敦实地笔直挺立,那意思就是蔑视我边防军人,大家看那凯旋门就义愤填膺,随时准备去炸掉它或者拆除它。这时,黄班长要求大家不要贸然行事,要做到有把握地执行任务,上级已经不派其他部队来协助执行任务,这任务无疑就是我们的,这任务要完成好,同时又不能造成太大的影响,这才符合上级的意图。

由于天空还是一片白色,没有黑下来的意思,黄班长又命令大家原地卧倒休息,以待战机。

约摸几个小时过去了,天空稍有暗下来的意思,作为临危受命为排长的黄班长一刻也不敢怠慢,这时他才命令大家,整理和检查自己随身带的装备,瞪大眼珠,准备行动,他第一个晃动了身体,想站立起来,起来了几下仍然没有动,他低头看了下身下,原来身下的一片积雪被他卧倒后给融化了,但几个小时后的寒气冷风又冻了起来,他的衣服被紧紧地和地上的冰结在了一起,他撕扯了几下,衣服虽说撕扯烂了,总算起来了,其他的战友也有被冻在地面上情况,有的甚至去掉冻在雪地的衣服,保持轻装行动。

黄班长起来后带领全排沿着预先看好的雪道逶迤着向敌凯旋门匍匐行进。

夜幕降临了,但天空还不是多黑,在白雪的映衬下,还是能够看清周围大约一米左右之内的,这时,我们排除了我,他们已经顺利到达了敌人设立的凯旋门旁,这种顺利的到达出乎我们排所有人的想象,对于危险无处不在的战场,要想完成某种任务,那怕是行进任务都会付出血的代价,可这次顺利到达敌设凯旋门旁,的确是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也许我们排行进时隐蔽的好,没有被敌人发现,也许残存的敌人遭到重创后不敢出来了,或许敌人本来就少和偷懒,在黄班长的带领下,我们排很顺利地到达了敌人设立的凯旋门的边沿周密地观察,这里一切很是平静,只有那雪花肆虐着。凯旋门由于在山涧下的一片平坦地段,只要来到这里,有白雪作掩护,山上的敌人是很难发现的。

此时的我,正在为难,天空黑了,野驴不见了,我又离我们排有一段距离,我这个时候真是形单影只,很是可怜和害怕,要是这时候我们排需要野驴的时候,没有野驴完不成任务,那我就是千古罪人了,是会被军事法庭判为死刑的,我必须尽快找到野驴,这是我当前重中之重的任务。不过,我经过了短暂的惶恐后即刻进入冷静,我知道这头野驴经过边防哨所战友们的训化,已经很通人性了,再说,在1号哨所中,卢光连长重点交代过,野驴是很听话的,若果它的野性发作的时候,尽量顺着它,学它的同类呼叫,它就会很温顺的。我顺着驴蹄子的脚印走了一段,还是没有发现野驴,我立刻躺了下来,躺在一个雪堆的后边,然后伸长脖子按照卢光连长的交代,学起了驴叫,对于学驴叫这个事情难不住我,我小时候在农村哪天不和驴牛等牲畜打交道呀,学驴叫我是会的,看来什么本领都的有,要是让城市兵来执行我的任务,可能他们就不会得心应手了,我不知道卢光连长是不是太了解我了,让我来执行牵驴的任务,他是不是有充分的考虑呢?

我调整了喉咙,进行了一段深呼吸,一声声嘶哑、节律又缓长的驴叫声发出,立刻回声传出山涧沟底,然后我侧耳细听,但野驴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没有气馁继续学着驴叫,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无奈的办法,我必须把野驴呼唤回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呼唤的声音一刻也没有停止,终于我的诚心感动了上苍,上苍让野驴回来了,我又叫了多遍,那头野驴发出了绵长的回应,渐渐野驴叫声离我近了,经过大约半个小时的呼叫,野驴终于听懂了我的友善的呼唤,它终于回来了,它四蹄狂奔,长长的鬃毛飘逸着,扬起雪花冰粒,奔向了我,而后站定,我立刻掏出随身带的压缩饼干伸向了它,它喘着温暖的粗气张开大嘴伸出舌头把饼干卷进嘴里,大口地咀嚼起来,这头野驴太饿了,它整整一天没有吃东西,它吃完一块饼干后,又在我身上寻觅,我忙伸手拉住了它的缰绳,我又和这位无言的战友在一起了,我牵着它向我们排前进的方向走去。

我没走多久,这时,我看见周东快速地踅回来向我靠近,周东满脸水汽,不知是汗水或者是雪水充盈着他的脸,见了我直抱怨,他说,他踅回来一直没有看到我,以为我出事了,他说,他在这附近找了好大一会,我的出现使他兴奋不已,说话都结结巴巴的,说,快点走,趁黑,全排就要执行任务了,于是,我、周东和那头野驴快速地向敌凯旋门走去。

凯旋门是用镂空的钢板连接起来的,里面纵横交错着,连接处是坚硬结实的螺丝钉,这个在执行任务时我们提前知道的。我和周东走到那里的时候,其他战友已经把那个凯旋门肢解的七零八落一大片,凯旋门是不好卸的,凯旋门不光是那坚硬的大号螺丝钉拧紧卡好,并且长时间的下雪积冰,本来就坚硬的凯旋门又糊了厚厚的一层冰凌,听其他战友说在肢解凯旋门时由于不敢弄出大的声音,许多战友用身体融化那些雪冰,用管钳推冰拧螺丝,这个在正常情况下我们排只需2个小时的卸载活,足足用了5个小时,许多战友的手已是血肉模糊了的,但他们根本不知道疼痛,全麻木了。

又到了夜里0点的时候,黄班长下命令,按卢光连长的计划开始往回运凯旋门,天亮之前一个螺丝钉也不准少地全部运回到后方兵站。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