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摄政王 引子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0/


大清国顺治七年冬 十二月初九 喀喇城(今河北滦平东部)


年仅三十九岁皇父摄政王多尔衮此刻已经是病入膏肓,看到在自己塌前一筹莫展的太医们多尔衮轻轻的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这位大清帝国的实际统治者,曾经叱咤风云的盖世英雄眼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神采,空漠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身边的娇美的王妃心中不免一阵惆怅。


看着诺大的房间中只剩下自己和王妃两人,已经多日没有开口说话的多尔衮终于说道,“是我害了你啊!若不是当初我一意孤行也不会害得你死无葬身之地啊。”


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年轻的王妃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她恨他,因为是他将自己的丈夫(皇太极长子豪格)幽禁起来,之后又用武力占有了自己,她又爱他,因为是他一直用心呵护着自己,给了她生平以来从未享受过的快乐与幸福,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一次看似平长的伤风怎么会这样严重呢?但是听完多尔衮的话后,聪慧的她忽然觉得明白了一些什么,“爷,您是怀疑皇上亲自为您熬的那些药?”


多尔衮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会死在自己亲手造就的这位皇帝手中,想想前几日自己看着皇帝煎好后八百里加急送来得汤药时热泪纵横的不免有些自嘲,看来范(文程)先生一定给皇帝讲过当年万历皇帝铲除张居正的故事,不然,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会有如此心计呢,“爱妃,我大清初定天下,想我当年率大军入关,击溃闯贼数十万民军,荡平了弘光(南明)小朝廷,安定天下,虽说为天下万民开创了生平之世可也造下了无数孽债啊,自‘圈地’、‘易服’、‘震慑江南’、‘根除流寇’哪一样不是尸横遍野啊,死在我之手中的又何止千万之众,在我大清以少治多的大势之下你认为我会有善终吗?君权旁落于我之手,加之乱世之中我又难免娇纵,想来圣上也必然不能容忍我的村子,要求实现和证实自己至高无上的皇帝地位,这是他与必须杀掉我的原因,不过—— 古语有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你看我和那淮阴侯是否有几分相似?”


她怎么会听不懂他的话呢!自从自己跟了他,他就从来没有防备过自己,对于他话中的“萧何”,她也自然是明白指的就是范文程先生,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和他亲如兄弟的范文程先生会加害于他呢,“爷,想范先生是你一手提拔的,且与你一向亲如兄弟,他又怎么会帮助当今圣上加害于你呢?想来这其中想必另有隐情吧?”


“王爷,当今圣上已经长大了,他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凌驾于自己之上的人活在世上,且我观当今圣上之面相,其必不是长寿之君,为了大清江山,为了天下苍生,某愿辅助摄政王更上一步!”不久前范文程与自己最后一次见面时的对话再一次的响起在多尔衮的耳畔,这个范文程终究是一个帝王术的传人,既然自己放弃了登上权利高峰的机会了,他也自会倒向他的学生,对于范文程的做法多尔衮的心中没有一丝的怨言,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末日会来的如此之快,“爱妃,我没有后人,一旦仙去,唯一牵挂的就是你了,这样吧,你带上我的官防,率领卫队连夜赶往登州,夺水师之船东渡吧,或许还能保你一命。”说着多尔衮从自己的枕下拿出了一方小印,递给了王妃。


“不,爷,妾身哪里也不去,妾身就这么守在爷的身边,爷若是好的的话也就罢了,若然爷您熬不过这关的话,妾身愿以死相报。”她说的是心里话,在一个生长在马背上的女人看来能够和一个真正的“巴图鲁”(勇士)相伴一生无疑是最大的幸福,既然自己已经找到了要找的人,自己就一定不会轻易放弃的,即便这会陪上自己的性命也是在所不惜的。


听到这些话,多尔衮的心中不免五味交集,想来当初若不是自己一意孤行收了这个女人,自己死后,紫禁城里的那个小皇帝是一定会善待他的大嫂的,可是现在呢?按照自己对于宫廷斗争的惨烈程度的认识,自己死后若是能捞着个完整的尸首便是好的了,说不定自己会被锉骨扬灰也不一定啊,到时候自己的王妃是一定会被牵连的,早知道如今,当初又何必,“哎——,爱妃,是孤王对不住你,算是孤王求你好吗?你走吧,只要你离开了大清地界,当今圣上是不会难为你这位昔日的大嫂的,不然,善终亦难啊!”


“爷,什么都别说了,妾身主意已定,但愿爷您鸿福齐天,能躲过这一劫,不然,妾身定于爷一同上路!”说罢,她将手中的那方小印交还给他,双手紧紧的握住他多少有些发凉的手,早已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刷的就淌了下来,就在泪水落下的同时她正住了,要知道这可是她生平第一次落泪啊,从小到大她一直是一个十分坚强的女子,当年离开父母嫁给豪格的时候她没有哭过;后来豪格被多尔衮幽禁,自己被逼嫁给多尔衮的时候她也没有哭过,可是,此时此刻的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那份悲伤了,她哭了,哭得那样的伤心,哭得那样的动人……


多尔衮也怔住了,这何尝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落泪呢?面前的这个女人虽说长得是清丽脱俗,可也远远算不上极品,与洪承筹从江南为自己网罗来的那些美女相比更是逊色不少,但是这个女人最吸引他的就是骨子里的那份刚毅与果断,这种刚毅与果断与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玉儿(孝庄)是那样的相像,于是自己不顾一干汉大臣的反对而执意册立此女为王妃,当看到这个自己心爱的女人真的为自己落泪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大限将近的多尔衮不免心中暖暖的,伸出手来轻轻的抚了抚她的脸庞,“爱妃,你先出去一下吧!让格尔特近来一趟,我还有些事必须交待。”虽然多尔衮想自己若是可以和自己心爱的王妃一同老去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但是作为一名成熟的政治家他此时却不能太多的留连儿女情长。


她并没有像一般女人那样无法自制,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是一样的,拭干泪水的她缓缓的离开了房间,这样的危急时刻她知道自己的男人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而她则需要尽最大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去面对院子里等待着的诸人,这种时候哪怕是她一丝一毫的不慎都会给大清给天下百姓带来一次浩劫,但是她并不担心,因为她太了解自己的男人了,若是想君临天下的话自己的男人可以说有无数次的机会,即便是此时此刻,只要是自己的男人将自己的小印送到京城也可以毫不费力的掀起一场政变,可是自己的男人是不会这样做的,即便知道自己身后的状况会有多糟他也是不会拿祖宗的基业,那大清的江山来开玩笑的,因为他是——爱新觉罗多尔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