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汉子 南疆汉子 第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8/

算了一下,这个猴子逃跑回去后,再加上叫人来的时间,估计得有两三个钟头,大个子眼睛滴溜溜一转,想了一下,迅速钻进猫耳洞里面,一会儿功夫,等他再钻出来的时候,手中拿着六个光荣弹和两枚步兵雷。

哥几个一下子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秀才叫到:“大个子,小心点,光荣弹那玩意儿,一拉就炸,你得小心一点。还有,你得按昨天晚上咱们走的路线走,小心猴子的地雷。”

大个子点了点头,说到:“放心吧,你们三个掩护我,我一个人去就行了,要是猴子们突然间来了,你们打枪挡住他们。”

看到哥三个都点了点头,大个子这才抱着一大堆的东西,也不拿枪,翻身出了战壕,弯着腰,朝着对面的阵地上跑去。哥三个把心提到了喉咙处,紧紧地盯着大个子,生怕他一不小心走错路了,后悔都来不及呢。只见大个子的速度虽快,却完全是按照哥几个这些天来观察到的安全路线,一步不差,他们这才稍微放下心来,这个大个子,一向遇事不乱,应该不会有事吧。看着只穿着上衣,下面光溜溜的大个子,哥三个就想着笑,那阳光照在大个子的光屁股上,白晃晃的不说,胯下那玩意儿晃当晃当的,想不笑都难。可是倒过来一想,五十步与一百步而已,哥三个还不是一样呢。

百多米路,大个子用了三分钟才算是走完,在满是地雷的阵地前面,这样的速度已经是挺快的了。他跳下了战壕,弯着腰,吱溜一下就跑到那三个倒霉鬼遇袭的地方,倾听了一下动静之后,悄悄地探出头看了看,两具尸体就在离战壕约五六米的地方,尸体上面的血还没有干呢,附近地区,弥漫着一股子呛人的血腥味。大个子爬出了战壕,在两具尸体上搜了一会儿,拿走了几个香瓜,一堆子弹和两杆半自动步枪后,顺手把他们的光荣弹也拿了出来。他再跳下战壕,直接就在下脚的地方,埋下了一颗步兵雷,然后后退了十几步,埋下了第二颗步兵雷。埋完了之后,大个子爬上战壕,在战壕上面找了一些草比较密的地方,拔下一些草,搓成草绳子,套在光荣弹的拉环上面,然后把光荣弹小心翼翼地埋在草丛里面,等一切都布置好了以后,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估计了一下时间,大概有个九点钟吧。大个子观察了一下,猴子还是没有来的迹象,他连忙顺着原路跑了回来。

直到吃完了午饭,猴子还是没有来,这让大个子等几个迷惑不解,这些个猴子,难道转性了不成?凭着对猴子的了解,大个子认为,猴子一定是在等待机会,很有可能,他们是在等待太阳照射到自己阵地上,而他们的阵地正好被群山遮住阳光的时候,那个时间段不长,也就两个小时左右,不过,两个小时,足够猴子们重新占领那个山洞,或者向哥几个所在的猫耳洞发动几次攻击了。

大个子的意见,得到了哥三个的认同,趁着时间还没有到,哥四个忙乎开来了。这种情况,前几任守兵早就想到了对付之策,设了十几个平时很少用的哨位,现在派上用场了。大个子朝着闷头嘀咕了几下,闷头点了点头,扛起了那杆超长的SVD,爬到洞旁边的山上,在一棵长势茂盛的小树下停了下来,把他的宝贝架在树干上面,这个地方就是专门为狙击准备的,藏在树后,视线不受影响不说,树小,便于机动,一打完,把枪往后一抽,自己往后一倒下,侧爬几步,就可以爬到下一个狙击点,单单在洞的上方,起码有五个狙击点,够闷头机动的了。

黑牛二话不说,扛起了步枪,怀里揣了一大堆的香瓜手雷,走到战壕的尽头,那里靠着一堵山墙,爬上山墙,上面就是一个小小的平台,平台前面是几块石头,正好可以用来挡子弹,从平台上扔手雷的话,按黑牛的手劲,完全可以扔到一百米以上,更关键的是,上面还有一小片可以用来助跑的地方,而且,这边的地势高,从这里扔手雷,杀伤力惊人。这里本来也是一个狙击阵地,只不过被哥几个用来当成扔手雷的阵地了,无他,很难找到一个如黑牛那样手劲那么大的家伙呢。

秀才身材最是灵活,他把武器往身上一挂,用一个挎包把子弹装上,往手心里面吐了一口口水后,站在洞的边缘,两手抓住突出的岩石,噌噌几下,就爬到洞的上方去了。洞的上方,有一条十分狭窄的如横梁一样的条石,条石正好把土挡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横洞,这个横洞,前几任的守兵都知道,可是就是没有一个能够利用上,不为别的,这个横洞太小了,太陡了,一不小心就得滑倒,可是,这难不倒身轻似燕的秀才,再加上条石下面长出来的一棵棵小小的却树叶很密的松树,正好替秀才遮住了下午的阳光。

看到哥三个都找到地头了,大个子这才点了点头,把冲锋枪挂在脖子上面,仔细地盯着对面的情况,大个子身强力壮,鬼点子多,当知道这个山洞周围有这么些个好地方的时候,哥几个早就商量好了,一旦知道猴子可能大规模进攻这个山洞,就由哥三个在上面三个地方埋伏,而由大个子守住洞口。大个子遇事不乱,他完全可以判断得出来,什么时候应该撤退,什么时候应该死守洞口,而且,战壕有一定的长度,大个子的体力惊人,可以利用战壕机动作战,更关键的是,大个子正处于布置的中心点上,可以及时而灵活地指挥呢。当然,当时考虑这种布置的时候,哥几个就明白得很,这样一来,要是猴子来的人特别多,哥几个就得被一个个地消灭掉,特别是埋伏起来的三个人,根本就没有地方可以跑。不过,想到消灭掉他们,一定得付出惨重的代价,能够多杀几个猴子,哥几个就高兴得半死了,那里在乎什么生死的呢,所以,当时大个子提出反对,却被以三比一给否决了。来此两个多月了,这种设想的布置,一直都没有用上,这回,可是真正的豁出去了。

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正是太阳的威力最大的时候,自己这一面的阵地,全被太阳照得亮堂堂的,可是,对面的阵地,却渐渐地被大山的阴影给遮住了,大个子知道,如果猴子真的要来报复的话,这可是最佳机会了。他脱下了现在已经成了累赘的军装,爬进洞里,拿来了一顶钢盔,戴在头上,然后抱着枪,倚靠在战壕上,轻轻地哼着歌儿,反正负责观察的是秀才,秀才那里的视野最好了,等秀才发出消息的时候再起来战斗也不迟。看着大个子那优哉游哉的样子,秀才不由得有些儿好笑,这个大个子,装什么大头狼啊,哥几个都知道,四个人当中,大个子是最最沉不住气的,要不然,也不会如一桶炸药一样一点就着,天天与人打架呢,他这个时候哼歌,不就是哼给哥几个看一看,瞧,咱大个子也能如此的临战沉着冷静呢,多少算是给自己找一点儿面子吧,以后到了连队的时候,也有得他吹了,瞧,当时我可是在战壕里哼着歌等着猴子的到来,秀才可以做证。不过,秀才想了想,这个家伙说不定是利用唱歌,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