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三章 笳鼓喧喧汉将营 第三十三章 笳鼓喧喧汉将营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任江是在冲锋,可他并不傻,在还没抵近敌人时,先利用激光瞄准鬼子,打几枪。炮火仍然在鬼子堆里开花。飞溅而起的沙石泥土,劈头盖脸地扬过来。冲锋的战士需要时而眯上眼睛,才能不被泥沙钻进眼睛。

“哒哒哒……哒哒哒!”鬼子最前沿还有几挺机枪没哑,短促的火舌依然在喷扫。冲在最前面的三营战士倒了一片。

莫怪任江运气好。因为本身鬼子的机枪枪口全都朝着西边。而且三营冲来的人更多,更有威胁性。鬼子机枪编组也没机会将枪口调转到南边。快接近到100米距离了,鬼子才开始调动步枪手朝任江冲来方向压制。

嗾嗾几粒子弹从任江身边飞过,他的视线仿佛被定格,得以窥见子弹的弹道。伍皆朋在奔跑中仿佛猿猴一般身手敏捷。任江朝后瞄了一眼,见到小伍,便大喊道:“扔手榴弹!”可惜炮弹爆炸的声音太响,掩盖了他的声音。

“甚么?”小伍也扯起嗓门喊道。

“扔手榴弹!”

这次小伍听明白了。他解下拴在腰间的两颗木柄手榴弹,狠劲甩了出去。也许只是连续两声轻微的爆炸,和一团土制炸药被急速氧化产生的黑烟。但对着烟幕,鬼子的步枪手已经无法判断中国军人的来势,只能胡乱开枪。小伍掩护任江,将最后两颗手榴弹也投了出去。他们已经冲到了鬼子的一线阵地。

三营的战士大约前进了400多米的距离,已经被击到不少。因为此刻迫击炮排的压制炮击已经结束。

任江带着侦察排的战士像利剑一般,刺进了鬼子的南翼。伍皆朋将那身本事发挥得淋漓尽致。不知左手何时多出一支飞刀,手腕使一股巧力,飞刀便像长了翅膀一般射向一名忙着上刺刀的日军。那家伙握着刚上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枪无力的倒在地上,胸口一支飞刀只露着红绸子的尾巴。残风卷过,绸子随之起舞。红对着红,让人联想绸子的红是否是由鲜血浸泡着色而成。

到了这份上,日军也不得不和任江所部展开白刃战了。任江一刀已至,躲在草垛后的鬼子急转几周,闪开了致命一刀。任江一见对方身手不错,把手枪朝皮带里一别,双手握刀面朝该敌。

那个鬼子是个班长,从其握枪的姿势就能看出是一个老兵。鬼子的老兵素质在这时可是亚洲第一。尤其白刃战水准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国的军人。

他不急于进攻,刺刀斜指任江一向,缓慢地移动,好象在寻找任江防守中的破绽。两个人对着走了三圈,愣是没进攻。

旁边小伍手起刀落,砍翻了三名日军。侦察排的战士各有绝招,齐眉棍等一些独门兵器都亮了出来。只是鬼子白刃战进攻招数只有一招,就是突刺。

另一部分鬼子还没进入白刃战姿态,依然負隅頑抗,总有几个鬼子朝南边打冷枪。好几个女兵刚赶上来就中弹。因为她们正好没和近处的鬼子缠在一块儿,让放冷枪的鬼子有机会下手。

任江丝毫不敢大意分神去看两边的情况,只能用余光稍加注意。那鬼子甚是狡猾,突然抬脚朝地上的泥土一撩。地面被炮弹炸得多少有些松软,灰蓬蓬的浮土扑面而来。任江见到鬼子的右脚动作时,已经有了准备,但他还是不得已用右臂遮挡。那鬼子见状,立刻甩起一个枪花,迅疾刺向任江。

任江用右臂去挡浮土时就心道不妙,这下可是凶多吉少。他几乎放弃了反抗,呆呆地等待死神的召唤。这一刹那,他似乎体验了生死之间心态的差别。好几秒过去,甚么事都没发生。他鼓起勇气张开颤抖的眼皮,原来自己也是怕死的。他加速的心跳告诉了自己心底下隐藏的恐惧。

那个鬼子被一杆长矛穿过,双腿和长矛正好形成了三点一面,架起了他的躯体。

任江还发呆之际,忽觉屁股一热。他又中弹了,只不过并不是要害。他右手摸到了自己流出的腥稠的血浆。“喔,倒霉!”任江几乎倒下去。可那个放冷枪的鬼子比他先与泥土亲吻。

惟见半空中,数十杆标枪和长矛腾空而来。任江的注意力不由的被吸引于其上。将它们抛出来的,看来都是些尚未年满20周岁的小伙子。可能是新兵,得不到八路军服装。他们战斗的时候居然还是村民打扮,有的只穿一件八路军服色的棉袄,有的得到的是裤子。也有的得到的是八路军独特标准的帽子。将手中的冷兵器掷出的一霎间,他们知道将唯一的兵器扔出去的抉择,便是敌死或我亡。

任江忽然觉得屁股又不痛了,他虽然一瘸一拐,但依然朝着北面奔跑。如飞蝗般从天而至的标枪,戳倒不少鬼子步枪手。

一个小队长正在派出通信员呼叫自己的部队朝北收缩时,陡然发现一个走路不利索的八路朝自己跑来。他就是任江。这个小队长甚至没想叫人抵挡,而是自己掏出了手枪。

“砰砰”两枪,那个八路倒下了。

任江也不想就这么倒下,可是右腰的剧痛让他站不住。他当然更不想一个人冲得那么快。因为他的部下都被鬼子缠住脱不开身。三营大部分人已经和鬼子展开了白刃战。自己正好脱离了部队,混到了三营的那片战场中。

小队长以为干掉了那个残废八路,便回身抛掉了手枪,亮出指挥刀。大喊一声,丢去刀鞘,朝对战的人堆里冲去。

任江捂着腰,发现并没流多少血,原6.5毫米的子弹打穿了肉,没伤到要害。他用刀支撑着起来,也冲进了人堆。

没人在乎是否多一个人帮助己方,因为八路军在白刃战的人数上占有压倒性优势。任江大呼小叫地总想去帮别人解围。

三营战士便有5对1的情况,却仍有被日军刺死的情况发生。这些八路军对于配合攻击显然全无训练。一个人出招时,其他人只能眼睁睁看着战友一对一与鬼子搏斗,即使有配合,却经常误伤自己人。任江也没经过啥训练,但这意识上的问题还是比他们强许多。

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对着那个小队长胸口一个突刺。小队长用刀横向砸开来击,顺步正待上前斜撩,一柄鬼头刀奇诡侧地里砍向其下盘。不用多费口舌,也知道此刀必定出自任江之手。他屁股和右腰带伤,只得向前滑倒后,左手支地,右手挥到横削。

小队长本可轻松将那个大个子八路砍翻,但自己的腿似乎更重要,只能将前冲之势化为后跃。才避开这胜似闪电的一刀。

任江未等招式用老,依然以左手支地,双脚踏地转动,踢出一组飞龙回旋,又将鬼子小队长逼退三步。可是左大腿上却被指挥刀的刀锋刮了一道,血肉外翻。

别看大个子长的高,居然反应相当迅速,趁着鬼子小队长又后退之际,又一个突刺,甩出一个枪花。这次,刺刀刀身全部扎进了鬼子小队长的胸腔。任江躺在地上也清楚地听到肋骨折断的喀嚓声。大个子表现得异常凶狠。双手将三八式步枪拧了半圈,刺刀也随着形势在鬼子小队长的胸腔里搅动。后者手上的指挥刀已失落,双手握着枪管,想将刺刀拔出。当刺刀开始转动的时候,他还想凭一己之力阻止转动。血不断从他的手指缝中涌出,滴在他的军服上,“吧嗒吧嗒”落在地上。任江趴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周围的四个八路军战士似乎也瞧得出神。大家更想看到结局。

“杀——!”大个子继续出力,将鬼子小队长扎在了白杨树干上。

他终于死了!从他像死鸡一样耷拉的脑袋,无力垂下的四肢上,所有人都能证明他已经死亡。大个子对着四个发愣的同伴大吼道:“还傻看个屁!快去帮忙!”四名战士这才将目标又对准了其他鬼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