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转帖]看后有多少人相信:周总理66年的一次讲话



[upload=jpg]http://hs2.hnol.net/bbsimg/2006-2-6/8/20062684201057.jpg[/upload]

周恩来同志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

1966.12.06

前几天(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讲了一下。十月中央工作会议时我说方兴未艾,主席说不能够刹车,一个多月后运动必有发展。现在势不可挡,要因势利导,要导要疏,不要堵,不要挡。实际上已从学校发展到社会,破四旧,立四新;从大中院校发展到小学校,从小学校发展到工厂,学生到工厂同情被压抑的群众,也很快就发展到农村,中间还有一个商业。现在形势已看得出来了,工厂、学校、农村、商业、服务行业、机关、甚至影响到军队。机关会从主要领导机关,由上而下发展到各种专业性的机关。正如林总说的,运动正在向着广度深度发展。势不可挡,怎么能挡得住!伯达同志说这是革命洪流,是不能堵,不能挡。


(林彪同志插话:革命洪流的“洪”字,应改为红色的红。)

比如说对红卫兵,我们就认识不够,只准学校搞,不准别的搞,你不叫他红卫兵,他就叫造反队,这还是搞起来了。你不同意,你堵,他用别的名字又出来了,只要你不想镇压,就与反动路线有区别,你正在改正错误路线,反对反动路线嘛!你还压嘛?你还压嘛?划清同反动路线的界线,区别就在于压不压的问题,主席说:“先有事实,后有概念”想通了这一点,就可以改了,他要求组织,先存在了,你不能不承认。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触及人们灵魂的革命。对这次文化大革命的认识,我们是有距离的,我们要在游泳中学习游泳。阶级斗争,我们在六二年、六三年就重视了。这次斗争是逐步发展起来的,文化大革命,把革命引向更高的阶段,这次革命更高更深,贯彻各个领域,文化大革命更高级,还认识不到,为什么?这同我们党的历史的发展有关系。我党历来就有路线斗争,你们觉得工矿企业以为毛主席的指示都执行了,计划完成不错了,建设也搞得不错,有成绩了,大三线和生产都搞得不坏。不要满足这些,要有更高的要求。从挖修正主义的根子看,就有很多的障碍,是存在错误路线的,必须从根本上来解决。障碍是很多的,要从历史上来说才能说清楚,刘邓路线不仅五十天的问题,少奇作为主席的接班人已经二十年了,的确不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影响是很深的。他不象林彪同志在军队独树一帜宣传主席思想,毛泽东思想红旗举得高,但还遇到了罗的干扰。由于少奇不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就影响到全党全国。小平主持书记处十年,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也不宣传主席思想。中央宣传部也不宣传主席思想,宣传修正主义思想。组织部的安子文在搞黑线,是彭真的黑线,过去的联络部搞三和一少,后来经纠正,调查部搞神秘的东西,统战部不执行主席的路线。中央办公厅杨尚昆也是搞黑线。工、青、妇也有不少问题(刘宁一、蔡大姐除外)工会问题很多,青年团垮了。党校、党报、新华社、广播电台,都有严重的问题,还有农村工作部早就垮了。二十年、十年影响之深,还有黑线参插在中间,不能不对党的实际工作发生影响,不能不会影响党的生活,不能不影响到干部的思想,不能不影响到基层,这是个严重的问题。所以错误路线不只是五十天,是十年、二十年,不能不影响到我们的党。薄一波和彭真结合在一起,是两面派。


(林彪同志插话:我还被他骗了,我以为政府中他还搞得不错,以为是革命的,是宣传毛泽东思想,在工交战线搞革命化,实际上他是破坏革命化的,这个人还没有充分揭露。我从东北回来,在火车上,他动员我拥护刘少奇,给我的印象,他是搞宗派,搞山头的,是个坏家伙。)


薄一波说他同彭真不接触,但据我了解,实际上他们的来住是很密切的。

(康生同志插话:这个人阎锡山很信任他,这不是偶然的。)

(徐向前同志插话:在晋东南薄一波简直是一霸,对下面干部很凶,当作奴才。)

薄一波影响到工交战线。陈云的错误在财贸系统有影响的,邓子恢的错误,过去有过批判。罗瑞卿在公安部中搞特务作风,影响也很深。谢富治同志是单枪匹马到公安部去的。罗经常给他出题目,也受到他的干扰。文教战线有陆定一、周扬、夏衍等统治多年。科学部门也受了他们的影响。外交方面,主席亲自抓的,也还有问题。从上面这些情况可以看到刘邓影响之深之大。以上说的中央情况,中央是这样,对地方难道就没有影响吗?十一中全会后,主席提出炮打司令部问大家赞成不赞成,大家都同意,但各地回去后,一炮打自己,事实证明,到现在都没有过关。过关的只是个别的。十月中央工作会议回去,三级干部会议绝大部分没有开好,只个别开的比较好,有的没有开成,稀稀拉拉,为什么?就是认识不一致,没有认识到要过社会主义关,没有决心脱裤子,引火烧身,检查自己,有的还拿多数压少数,还组织工人保自己。发生了问题,又把矛盾上交中央。发生问题后,群众一逼,不负责任的什么都签字,这是完全不负责任的。对这么大的革命认识不深,有些城市还发生流血事件,这些都不是偶然的。


从上面的情况看,搞这样一场大革命,只有用大民主的办法,才能把问题揭深揭透。如果不彻底解决,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就会发生和平演变。主席说过,如果中央有几个有威信的人出来发号施令,搞修正主义,通过政策一个一个地改变,下面不知不觉地就会和平演变,全党就会变颜色。正象林彪同志说的,脑袋掉了还不知是怎么掉的。所以我们应当以极大的热情欢迎文化大革命。我们的所有制虽然变了,是公的,如果不搞文化大革命,特殊阶层就会把它变成私的,就会变颜色。不能不搞,不搞就会变颜色和平演变,就会走向修正主义的道路。就不可能解决资本主义、修正主义复辟的危险问题。


这次座谈会,有些同志是抱着一种抵触情绪的,以后讨论伯达同志的十二条,批判得体无完肤,一无是处,二十二日向毛主席汇报,二十四日我自己来听听大家的意见,有意识的让大家放一下,我知道他们有情绪,思想不通,我对刘澜涛说,你当年是怎样闹革命的?各地同志说的意见不多,中央部门的同志说了很多意见,说到什么问题时,几个部长一轰而起,站起来围着我,说明大家的抵触情绪不小。如果我们不搞文化革命,怎么样呢?就不能不出修正主义。大家的情绪那末不好,最多是脱裤子,罢了官,有什么了不起。我当时说,当年打仗,入了虎穴,坐牢,入地狱,死都不怕,现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搞文化革命有什么可怕?最多是掉点磅,生点病,罢官嘛!大家没有从整体来考虑搞革命。一定要搞这场革命,不搞怎么行呢?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时,挤伤了几十人,我们把他们送到医院去了,大家的心情都非常好,都感到很高兴。这些青年人都有上刀山下火海的决心来闹革命,见主席什么都不想了,就是要回去闹革命。我们这些人为什么还不好好闹革命呢?


对文化大革命的认识不外思想不通,有埋怨情绪,是可以理解的,有话当面说了,把思想搞通就好嘛!但违反组织原则,欺骗中央,那是不允许的,这样就会变成黑线人物,就会变成反党。这次会大家老老实实把思想摆出来了,脱裤子,就好嘛!但不能当面这样,背后一套。那是不行的。主席讲了,对我们寄托了希望,但还是要靠自己过好这个社会主义关。现在革命已到了更高阶段。我们不能拿过去的成绩来衡量今天自己。要看这次运动的态度,以新的要求来看自己。重要的是要过好社会主义关。无非是组织了群众斗群众,对不起党的事业,有什么不可以交待的呢?


谷牧的汇报提纲是错误的,拿出来好,把大家的思想都摆出来了,反映了干部的思想状况,反映了现实情况,我们的干部对文化大革命还是很不理解。搞了十条后,找你们谈,大家同意了,但是思想没有通,还有些意见。林总问我有没有一个通的,我说我接触到的没有,多数不通,不是孤立的,是有思想根源的。主要就是怕,“怕”字当头。首先是引火烧身,两派对立是领导造成的,应当承担责任,作检讨,敢于批判的是革命派,要教育那些保守派不要对立,对两派都要引火烧身,就不会造成对立了。二怕被揪,缠住不放。三怕坚持原则、讲政策,发生了问题,不是矛盾对着自己,而是群众一逼,什么字都签了,把矛盾就上交了,就到北京来了。


我同意伯达同志的意见,问题在于领导。解决这些问题,领导上有四个关键:一是抓革命促生产的关系问题,关键是在抓革命,两者不能平列,狠抓革命来促生产;二是狠抓革命的关键在于抓人的思想革命化,人的精神改变了,才能化为物质力量;三是人的思想革命化的关键又在于领导的思想革命化;四是领导思想革命化的关键在于吃透两头。领导革命化,首先要请教主席的著作,林总的讲话和中央文革小组的材料,下头要深入请教群众,要和群众打成一片,到实践中去,抓典型,树样板,拿出经验来。吃透两头在于领导的以身作则。要下决心到实践中去,有什么舍不得。青年人都敢上刀山下火海,我们过去敢于入虎穴,入地狱,现在有什么舍不得一身剐,要革命关键是革自己的命,彻底承认错误,不搞两面派。搞两面派的,要彻底交待。没有这个决心,在运动中就会被抛弃。


这次开会,我自己没有很好抓,思想上反映很坏,天天反映这个被抓去了,那个被抓去了,大家都有股怨气,这股情绪是不利于搞文化革命的,不如让他们到工厂去看一下,从工人中体现一下生活,不然回去后思想还不通。


文化大革命,从五月到现在已经七个月了,要求大家做彻底的革命派。我帮助林总担负这个责任,每天都诚惶诚恐的心情。一个要摸出一些经验,一个要有革命的火热的心。有些事向主席、林总学习,有时请教伯达同志。


现在有一大堆问题要解决。

第一、学生问题。有多数,少数,如何帮助左派争取多数。外地学生要求在北京设联络站的问题。还有打人的问题。以前是左派对我们出大字报,批评我们,很好!现在新出现从右边来的,后边来的黑手的进攻。北京出现反中央文革小组及反林总的,也有对林总写恐吓信的。(林总插话:匿名信现在收到不少。)这些是坏人,不得不引起我们注意。


第二、是对工人的问题。

第三、是对商业的问题。

第四、是对机关。大会堂、中南海、钓鱼台,很不放心,我和他们讲,抓革命,促业务,怎么进行的,不晓得,不跟他们讲好,就习惯于压、堵、挡。

第五、工人提出很多问题,不能用老框框对待,要研究答复他的问题,比如,学徒工、临时工、合同工等等。知识分子下放劳动,劳保福利,这些都是学苏联的,都是有毛病的,这些问题,要研究解决,他们有权利提出批评。提的对的,你就答复!


第六、农村文化革命,很快就要来了,现在已经有串连,不搞不行。

第七、县以上的中学,他串连回去要革命,宁可承认它搞好些。

第八、小学校,小学教员有问题,要整顿,不搞不行,小学教师也要求组织,不能挡。

第九、红卫兵全世界都承认了。是一个时代的组织,带个红袖章就很帅气,我还在设想可能代替青年团。过去我们批准的,机关、工厂、农村不能搞。

(林彪同志插话:我们也是同意的。)

现在看机关初时不发展不出去,也有些框框,其实也挡不住。这各地红卫兵到北京来,最后一批到了二百六十万,调了十多万解放军,帮助他们进行政治军训训练,帮助他们过政治军事生活。他们表示欢迎,感觉很好。以后在中学,在大城市可以搞。


第十、关于徒步串连问题:将来也会突破我们的思想,本来想搞试点,现在要座谈一下,将来机关干部斗批改完了以后,也可以要求出去串连。一定要有计划,有组织地去搞。我们要及时总结经验,要划分路线,目前都集中到井冈山去了,井冈山弄得很紧张了,韶山也很紧张了。将来黑材料搞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也批完了,就没有事可做了,就会出去徒步串连。


复员军人的问题,他们已经组织起来了,就承认,可以由武装部帮助他们,搞好登记工作,把他们组织起来。不搞全国性的,可以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组织起来,做些通讯联络工作,不能象军队一样,将来有事会有用的。


关于各级党的领导形式,也是一个新问题,瘫痪怎办?可否组织领导小组。在科学院曾设想搞个临时小组,到现在还选不出来,工厂党委如发生……一下没什么了不起,由工人选举领导生产的班子,只要有一个领导生产的班子,把工人的多数团结起来,把生产抓起来,可以不受影响。生产上是不会受一点影响呢?在一个时期肯定会受一点影响的,不要紧,不要在这个问题面前,前怕狼,后怕虎,总之要以积极的态度,有困难要设法克服,有问题要承担责任,不要推卸责任,矛盾不要上交,凡是出了事的,都是领导没有搞好。干部要在群众中过关。极而言之,影响生产是半年吧?革命搞好了,生产会大幅度前进的。只要工作做好了,出乱子就会少,当然不能睡大觉,要兢兢业业,要孜孜不倦,积极工作,矛盾不要上交。要彻底地革命,彻底地解放思想。目前革命还在初期阶段,现在学生几千万,将来会几万万人都要走到大风大浪中去。我们要到群众中去,先当学生,后当先生。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主席已作了这个考虑,我们思想要作充分的准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