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文章 看待周总理的另一种观点(转)

海上异客 收藏 5 402
导读:仍有亿万崇拜者:为什么现在还有中国人爱戴周恩来? 文章作者:刘松萝 在中国,曾经有亿万个周恩来总理的崇拜者。今天,国人的观念在进步,眼界在开阔,思想在活跃,关于周恩来的评价也随之多元化了。有人认为周恩来胆怯、圆滑、虚伪,还有人认为他助纣为虐甚至残忍。然而让人感到困惑的是,一些对周恩来不利的材料流传以后,很多中国人仍然爱戴周恩来。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面对的是周恩来,一个在大大小小的政治灾难中身居要职的人,当然不可能推卸掉应该承担的历史责任。人们现在认为周恩来应该站出来

仍有亿万崇拜者:为什么现在还有中国人爱戴周恩来?


文章作者:刘松萝


在中国,曾经有亿万个周恩来总理的崇拜者。今天,国人的观念在进步,眼界在开阔,思想在活跃,关于周恩来的评价也随之多元化了。有人认为周恩来胆怯、圆滑、虚伪,还有人认为他助纣为虐甚至残忍。然而让人感到困惑的是,一些对周恩来不利的材料流传以后,很多中国人仍然爱戴周恩来。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面对的是周恩来,一个在大大小小的政治灾难中身居要职的人,当然不可能推卸掉应该承担的历史责任。人们现在认为周恩来应该站出来反对文化大革命,然而他没有。因此他不是为民请命的彭德怀,也不是为真理而献身的张志新。那么作为周恩来,什么地方能够让人爱戴呢?


第一,周恩来没有主动参与发动政治运动,在政治狂热中尽量保持冷静,减少政治运动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灾难。前面说过,他不是彭德怀,因此在这方面不可能得到对彭德怀那样的赞誉。但是作为在特定位置上的周恩来,这样做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周恩来有过从事地下工作和情报工作的历史,但他在执政以后尽量不采用激烈和极端的措施,特别是没有用这样的措施对付威胁到自己权力的人。如果周恩来一心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运动中推波助澜,他不这样做,当然只能是出于良好的动机。


第二,周恩来亲民和爱民,或者给公众以亲民和爱民的印象。他关注民众的疾苦,并且在政治动荡中倾全力维护国家的稳定,以保障国计民生。1966年3月,河北省邢台地区发生强烈地震,周总理在第二天就乘直升机到灾区视察。当他踏上灾区的大地的时候,余震还没有停止。


第三,周恩来为人谦和、平易,礼贤下士。周恩来有着传奇般的经历,有足以自傲的资本。然而,他至少在公共场合表现出应有的礼节和谦逊,对于学者和知名人士表现出应有的尊重。在可能的情况下,他常常对学者和知名人士及其亲属加以保护和照顾。


第四,周恩来不但勤政,而且有很强的行政能力。他在做一件大的事情之前,总是能够考虑到以后的几步棋,在细节上安排得较为周密。


身处新的时代,我们有了超越周恩来的可能性。人们认识到,制度的完善比依靠能人和善人更加重要。因此,我们看到了周恩来没有尽力阻止政治运动的发生,缺少原则性;我们看到了周恩来尽管有出色的外交才能,但在阶级斗争的外交路线之下,这些才能被用来笼络甚至讨好一些小国;我们也看到了在勤政和能干的同时,周恩来的工作方法中也有事必躬亲,包办琐碎小事的问题……


我们有了超越周恩来的可能性,那么我们是否超越了周恩来呢?似乎没有。


人们埋怨周恩来没有阻止政治运动的发生,可是我们再看一看在今天近乎疯狂的GDP崇拜、铺张浪费的竞赛、圈地运动和房地产热潮中,不但没有人像彭德怀那样出来反对,也少有人像周恩来那样试图降低疯狂的热度。因此谁能说周恩来在文革中的作用没有可取之处呢?


周恩来尽量采用温和的手段处理问题,在今天仍然有借鉴意义。在改革当中,媒体常常过于赞扬那些敢想敢干,大手笔、新思路的领导干部,而这些人很容易走向自己的反面,成为刚愎自用、独断专行,用民众的血汗为自己的错误买单的人。这是一种应该摈弃的文革思维。


周恩来的亲民和爱民,在今天仍然有借鉴意义。改革和发展中出现的一些偏差,就在于所谓政绩甚至是官僚的个人利益压倒了民众的权益。


周恩来的为人谦和、平易,礼贤下士,在今天仍然有借鉴意义。现在,官本位已经根深蒂固,一些官员的妄自尊大,目中无人,不尊重知识、不尊重贤者,这样的社会风气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


周恩来的行政能力更值得我们学习。改革和发展关系到国家的兴亡和民众的福祉,关系重大,必须要有预见性和责任感,不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能“摸着石头过河”。必须改变那种以目标、概念和口号来代替实际操作的不良作风。


不理解周恩来为什么仍然受人爱戴,就不可能了解中国的民意和中国的国情。儒家讲求道义,民众盼望清官,这并不是中国文化的糟粕。中国文化的不足,可以通过引进西方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来补充,而不是一概否定。曾经有人断言,只要有政绩,只要让“老百姓”生活好,官员的个人品质并不重要。这种犬儒主义的短见,无疑是造成贪污腐化盛行的原因之一。我们可以批评“清官政治”,但万万不可以否定清官。


不理解周恩来为什么仍然受人爱戴,也不可能真正地了解现代政治。现代政治不依赖完人,不过对于政治家和公务员仍然有个人品德上的要求。轻视对官员个人品质的要求,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伪现代主义。


总之,对于否定周恩来的观点,我不强烈地反对。但是,因为反对周恩来就否定他的一些堪称美德的品质,不是正确地总结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因而是有害的。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