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宋徽宗赵佶与东京名妓李师师的风流韵事,见诸于《水浒传》、《李师师外传》、《贵耳记》等。连梁山好汉接受招安、归顺朝廷,也是侠妓李师师穿针引线。历史上是否真有李师师其人?因正史无记载,谁也不敢妄断之。


本文想说的是,那张瑞义的《贵耳记》在描写这段帝王与名妓的情事时,带出宋徽宗的情敌——北宋词人、钱塘周邦彦,并说周邦彦那首著名的《少年游》中的男主人公便是宋徽宗,而徽宗居然十分大度地重用自己的情敌,以此博取李师师之欢心。


据《贵耳记》记载:“道君(即宋徽宗)幸李师师家,偶周邦彦先在焉。知道君至,遂匿床下。道君自携新橙一颗,云江南初进来。遂与师师谑语。邦彦悉闻之,隐括成《少年游》……”说的是李师师与宋徽宗打得火热的同时,还与开封府的监税官周邦彦卿卿我我,情爱甚笃。有一天周邦彦正在李师师处幽会,碰巧宋徽宗也来了。周邦彦见皇帝驾临,吓得龟缩在床下不敢吱声。皇帝走后,周邦彦便将这段情事填词一首,名《少年游》: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之后,徽宗驾幸李师师处,听李师师吟唱《少年游》,感觉词中描绘情景很像是自己上回来的事儿。再细问之,说是周邦彦所作,便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回宫后,徽宗怒火中烧,心想:一个小小的监税官竟敢染指天子心仪的女人,正是罪该万死!于是,便找一莫须有的罪名罢了周邦彦的官,让人将他赶出京师。


几天后,徽宗再会李师师,见其满面愁容,憔悴不堪,抑郁无语。一打听方知是周邦彦之事让她极度悲伤。于是,徽宗为博李师师欢心,很快下诏召回周邦彦,并予重用之,让他出任大宋的“大晟乐正”。


这则青楼情事虽饶有趣味,却存在着若干疑点。


其一,据史载周邦彦出生于1056年,卒于1121年,享年65岁。按《少年游》写成年月等推算,周邦彦若在李师师处碰巧见宋徽宗,应该是1109年。那时,周邦彦五十有三,李师师大抵过了40岁,而徽宗才27岁。徽宗怎么会痴迷于一个半老徐娘呢?


其二,历史上的周邦彦从无做过什么监税官,当朝也无“大晟乐正”官职。但周邦彦确实在徽宗一朝仕途平坦,官至大晟府提举,为朝廷制礼作乐。难道这“大晟乐正”便是大晟府提举之别称?


其三,宋代皇帝与官僚同狎一妓,也许真有可能。既然碰上,回避便是,何必躲在床下,且事后又填词自我暴露,还让李师师当面唱给皇帝听,这岂不是自寻死路。皇帝自带新橙,已是稀奇事,而且只带一颗,是否太小家子气了吧。


其四,周邦彦确有词《少年游》传世,其人也属风流才子,偶逛青楼狎妓亦属正常。故那《少年游》应该是他个人与某位风尘女子的一段浪漫情事。


所以,宋徽宗为讨好李师师而重用“情敌”周邦彦之说,似乎难以证信,应当属野史稗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