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摄政王 第一节 百年梦醒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0/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吧,让我们把镜头挪到此刻没有一丝波澜的盛京(今沈阳市)吧。


大清国光绪十年 农历十二月初九 盛京 昭陵(皇太极陵寝)


虽然这个时候我大清早已入主中原数百年了,可是作为帝国曾经的首都和天命(努尔哈赤)、天聪(皇太极)两位开国之君的陵寝所在地,这里一直就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即便是已经几十年没有皇帝前来盛京祭祖或是狩猎了,可是盛京依旧驻扎着大批的御林军,拱卫着皇宫和帝陵,其神圣与繁华绝对是一般的城市所难以企及的。


但是,并经沧海桑田、时过境迁,此时此刻盛京的各处陵寝、宫殿早已破败,糜烂的风气也早已经腐蚀了本应为虎狼之师的大清御林军,这不,地处皇家禁地的昭陵(皇太极陵寝)的一处略显破旧的配殿中传来了阵阵淫糜之声,本应是大清帝国最最神圣之所的皇陵此刻已经没有了昔日神圣的色彩了,只见配殿中的一条虎皮之上一个孔武有力的御林军军官正在肆虐的蹂躏着夸下的一名美丽少女,而明显被逼的少女正在用尽全力试图挣脱壮汉的控制,可是她实在是太瘦弱了,根本就无法摆脱那浑身肌肉的壮汉的控制,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哀求着,希望会有奇迹出现,会有人来拯救她,亦或是自己身上的壮汉会良心发现放过自己,可是似乎正义、公平之神明此时早已经睡觉去了,她的呼救与哀求只是换来了壮汉的一阵阵狰狞的狂笑……


……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这是本书的主人公——海文,如果细说起来这个海文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人物,他本姓爱新觉罗,是大清皇室宗亲,满洲镶白旗人,开国铁帽子王豫亲王多铎之后,太祖皇帝八世孙,虽然现今距离大清立国已经时过两百年余年,可是海文还是顺利的世袭了三等镇国将军的爵位,若是按照品级来算的话这也相当于一品武官,每逢大的节庆,朝会他都要穿着麒麟补服出去炫耀一番,虽说没有什么实际的官职,但无论是哪方的神仙也不愿意去招惹这个活宝,人家毕竟是货真价实的大清皇室宗亲,本宗的近亲可还袭着豫亲王的爵位呢。


按说身为天皇贵胄的他应该是一个大好青年才对得起他的身份,可是呢?这个海文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混蛋,此时的海文虽然年纪只有十八岁却已经沾染了八旗子弟可以沾染的一切毛病,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恃强凌弱、抢男霸女是无恶不作,总之整日里仗着自己的地位加上自己从一生下来就带来的一幅好身体是到处的惹事,眼看着好端端的一个家就快被他败光了,没有办法,海文年迈的老母亲只好托关系、走门子让海文到盛京禁军当了一名中级军官,本以为儿子会因为当兵了而改掉身上的那些坏毛病,可是老人家做梦也没有想到海文进了军营穿上了官衣以后更是如鱼得水,做起坏事来更加的毫无忌惮。


这不,赶上腊八军营放假三天,初九下午海文带着几个马弁在皇陵附近的一家酒馆喝酒,就在几个人喝的是迷迷糊糊的时候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漂亮小姑娘从门前经过,海文便二话不说的抢了姑娘带回了皇陵,带到了这间在海文看来似乎已经几百年没有打扫过的配殿中来,丧心病狂的海文居然当着大殿中的神像的面开始强暴这个女孩。


……


此时的女孩已经没有了力气,嗓子早已经喊哑了,不得已只好任由眼前的禽兽施暴,可是朦胧间女孩似乎看到手边的一个破旧的蒲团里居然透出了淡淡的蓝光,女孩不由自主地用指甲划开了早已朽掉了的蒲团的外表,终于看到了蓝光的来源 —— 一方印信,已经被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女孩自然是不会多想,抓起那方还发着淡淡的蓝光的印信用尽全身的力气砸向了海文,坚实的印信准确地砸中了海文的脑袋,正聚精会神的蹂躏女孩的海文毫无防备的被击昏了,伴随着海文的身体重重倒了下来女孩也昏了过去,


……


随着海文的鲜血淌在了印信上边,那方印信所发出的幽蓝的光亮开始渐渐的消散,直到最后消失,


……


清晨的阳光洒在了屋子里,昔日金碧辉煌的房子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那样的情境独到,

“好渴,好渴,拿水来!孤王渴了!爱妃,你在吗?”随着阵阵含糊的喊声,摊倒在地上的海文终于动了动,可是此时此刻的海文再也不是昨夜的那个败家子了,机缘巧合,海文已经幸运的将自己的身体献给了那方印信的主人——昔日的大清国诚敬义皇帝多尔衮了,而海文和他的家族也因为这一变故成为了大清帝国历史上最显赫的家族之一,至于为什么多尔衮沉睡两百五十年的多尔衮的灵魂会副在海文的身上,我们就不必祥说了,天下第一奇宝——何氏璧,绝对不仅仅是一块石头。


已经彻底的清醒了的多尔衮艰难的爬了起来,不顾强烈的头痛睁开了眼睛,十分诧异的发现了已经昏迷在自己身下的这个二八少女,这个漂亮的女孩子究竟是谁呢?不记得自己的侍妾里还有这么一个呀,再者说了,自己刚才不是还病危在床吗?可是现在——不对!不对!这时哪里?这不是自己的行在,绝对不是!


震惊中的多尔衮开始细细的打量起周围的一切,忽然觉得这间看似十分破败的房间时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近,这里,这里,终于多尔衮记了起来,多尔衮怎么会不认识这里呢?要知道当年这里可是自己为四哥亲自督建的啊,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自己一定是病糊涂了,在做梦吧,于是多尔衮抡起了拳头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下,伴随着自己身上传来的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多尔衮在确认了自己不是做梦的同时也注意起自己强壮的手臂,借助着身旁一柄上好的腰刀,多尔衮终于看清了自己的脸,这是一张陌生的脸,这是一张年轻的脸,这是一张略略有些黝黑但十分俊俏的脸,最重要的是——这不是多尔衮的脸,“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伴随着强大的刺激,多尔衮只觉得眼前一晃再次的昏倒了。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