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晋北风云》之三(精彩狙击战)

小说作者:韩栋

主要人物:郭东子


小说《晋北风云》一共一百七十八章,目前已经耗费我近四个夜晚了,或许我也渴望成为小说中的传奇人物,因此居然看的还算仔细。小说写到大约七十八章到时候,读者已经感觉到小说到此已经基本完成了主要人物郭东子的成长与壮大过程的铺叙,同时完成了一系列关键人物的铺垫与介绍,一般情况下,此时小说应该围绕主人公郭东子进一步的行动或者说大范围大规模的战斗应该可以拉开帷幕,进而将小说推向一个高潮。然而,本部小说却没有如此安排,也许正如李敏所说,“东子天生就不是个争天下的主”,因此,能够占据北八县、背靠黑驼山,拥有近4000人枪的队伍,建立起一块基本稳定的根据地就是郭东子事业的顶峰了,所以,小说忽然一转,借黑子支援乔必成、大军支援八路军的契机,离开了主要核心人物郭东子,转而描写另外几个重要人物的活动。而渐入佳境的作者也没有令读者失望,接下来的情节更加生动,而且几个人物更加富有嚼头。


首先,不能不写清楚郭东子的“跟班”,黑子的行动。作为五大王牌狙击手之二、首领郭东子的替身,黑子的人物这个时候是率领黑驼山的精锐援助郭东子的最有力盟友,占据应县的乔必成。黑子的队伍到达应县要塞馒头山一下解决了乔必成的危急,使得乔必成可以专心对付来自其它方向的日军,但是被对手小野浩拖住了,因为此时的小野浩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狙击队伍。在馒头山一线,黑子这个郭东子的代表符号与前面提到的头号潜在敌人小野浩展开了残酷的消耗战,而且,这个消耗战是一场精彩的狙击对狙击的决斗,硬碰硬。应该说,作者对于这段狙击对抗的描写是很精彩的,不仅在战场态势上构思交待非常清楚,而且,通过一些列狙击手的活动生动刻画了狙击手独特的性格特征和奇特的战场适应能力。这一段狙击战描写可以说完全摆脱老前面近八十章的套路,令人耳目一新。或者说,前面对于狙击手描写是空泛的,而这里可就实在多了。

但是,要说人物,主要人物黑子的描述还是苍白,反而使几个狙击手通过简单描绘还比较传神。狙击战首先以一个优秀狙击手的死拉开帷幕,这是一名一级狙击手,虽然过程很简短,但是小说中通过一连串的细节铺垫,还是将这个死写得荡气回肠。牺牲的优秀狙击手给自己的徒弟上了最后一堂也是最生动的一堂示范课,后来的狙击之王尹长生傻乎乎地跟着师傅的脚步学习,但却硬生生目睹了狙击步枪子弹穿透师傅的头颅的全过程,这个场面无论对谁都是一辈子最深刻的记忆,由此也完全改变了一个“话痨”对狙击的认识和态度,进而逼迫他成为黑子手下对付小野浩的中坚。对于狙击,最关键就是抓住对手的一瞬间哪怕极其微小的失误,只要有失误存在,获胜就有可能,而获胜的结果只能有一种,那就是对方的死去。这一场狙击对狙击的战斗以双方陷入僵持而告一段落。


然后,小说转到支援八路军的大军身上。这里的描写突出了大军这个重要人物的心理刻画,而不再将重点放在战场。大军事郭东子手下三杰之首,他出色的指挥能力、过人的战斗素质和深不可测的城府一直就是郭东子的心患。而当郭东子将大军的三百人送出黑驼山的那一刻,三大骡车的军火就告诉他,郭东子希望他大军能够闯出自己的天地,不要再回来了,或者说,郭东子早就对他洞若观火,这次就给他一个机会了。有着强大抱负的大军显然非常珍惜这个机会,而且他很冷静也成熟得可怕。他了解自己的装备水平和八路军一般部队装备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全套单兵装备加上几乎超过日军的火炮重武器配备外带明显奢侈的弹药,相比八路军的小米加步枪,他的队伍条件太优越了。这么优越的条件打胜仗似乎是应该的,另外,这么优越的前提就是黑驼山平鲁支队没有如实上报战利品而是中饱私囊,以这个姿态进入八路军序列显然有百害而无一利,这个一利或者就是他的部下可以少伤亡甚至零伤亡,然而却不是他大军的利,可怕的人性,在这一刻使得选择变成抉择。八路军之所以求助地方武装,显然战事非常艰难,人员消耗必然巨大,再神奇的军事素质也难免在大规模战场上被不长眼的子弹所洞穿。是自己的前途还是手下的生命,大军的选择是前者,这是一个可怕的近乎可恨的帅才。聪明得跟魔鬼一样的大军将几乎所有可能引起八路军羡慕的装备全部雪藏,甚至包括手下身上的单兵防护装备!随后的战争不过大军的表演,八路军战友和黑驼山弟兄们的生命铺平了大军辉煌的仕途。小说用“一将功成万骨枯”结束了对大军的叙述,但是,对于战争中的残酷现实和相当多人群的代表——大军的性格特征还是展露无遗,小说这一段成功就在于此。

接下来,大军隐藏起来的军火在发展自己的核心力量时消耗殆尽。战争的场景由大军训练的狙击队带回到黑驼山然后转移回到黑子与小野浩对垒的馒头山。大军的干将张志诚带队伍回黑驼山的目的是寻求军火援助。但是,大军的性格决定他不会使用“求”,而是“换”,或者说“买”,而本钱却是“抢”!这也符合郭东子队伍的特点,本身他们就不是非常高尚的一群人,他们揭竿而起打击日寇虽然也符合民族大义,也是他们的初衷之一,但更多的是乱世当英豪的个人私心在主导。前面郭东子就有很多次卑劣行径,比如一开始郭东子抢劫日军军火的时候,使用他出神入化的链刀夺走了火车司机的性命,为救出陷身车站化装成日军屠害百姓以激起民愤,然后转而安抚百姓以提高队伍的声望,这样来达到扩大兵源的目的。正邪不清还表现在郭东子的另外一个得力干将身上,他就是雷云飞,负责煤炭于军火交易给郭东子提供强大经济支持的雷骑大队。雷云飞虽然爱情至上,但是对付蒙古土匪却将卑鄙显露无疑,即便这群人也是抗日武装的一支,但是,除了带走近千名青壮士兵,淘汰的土匪被诱骗进攻日蒙伪军,可怕的是雷云飞竟然将他们出卖给日军,即便侥幸生还的也全部被雷云飞和郭东子残忍清除。似乎这群人并不太在意百十个百姓的生死,他们心中最牢固的还是个人奋斗的目标,所以,他们充其量是乱世枭雄,而远不是英雄。


真正的英雄是谁?小说中应该说也有。他们是那些八路军战士。代表人物就是大军派出去诱惑日军进入包围圈的那百十号战士以及随张志诚前往黑驼山充当迫击炮示范的四个八路军老兵。这些战士没有任何私心杂念,心中拥有的就是保卫家园、护卫百姓的神圣使命,为此,不仅可以直面死亡,也可以焕发无尽的智慧和勇气。虽然不是主要的描述对象,但是这些士兵的点点滴滴还是可以比较清楚地反映出郭东子队伍与八路军根本的区别。


或许优秀的狙击手就是用他人的生命洗礼而成的,或者说是拿别人的脑袋当靶子练出来的,而这些他人可以是敌人也可以是战友。亲眼目睹师傅牺牲过程的尹长生很快成为优秀得可怕的狙击手,成为正面对抗小野浩的王牌饭冢义男的核心人物,而饭冢义男的的成长同样建立在大舅哥的死亡之上。小说中尹长生与徒弟刘二能的表现以及这二位与对手的较量过程既诙谐又充满刺激,可以说写得很不错,可以说很生动地描绘出了狙击对抗的玄妙与精髓。

小说到第一百零八章,再次可以告一段落。


令人不解的是,小说在引入对方的王牌狙击手之前,以一段近乎可以说优美的语言将读者带到了遥远的日本北海道,饭冢义男的家乡,优美的风景,甜蜜的爱情。这一段描写看似很突兀,与前后关联不大。而渡边秀子的出场就更令人惊讶,天使,作者将这样的词汇用在了整个日本女子身上,而秀子与渡边正雄关于亲情的一段对话充满家庭的温馨,或许这样的对话放在任何中国方面的任何一个人身上我都会为之感动,可惜,他们是一群侵略者。也许,作者这样的安排是想反映战争的残酷,或者将双方对等的看待,以期用更公平的视角来叙述战争。但是我想,作者也许是想说出另一个主题,战争只不过政客们的游戏,即便是当占有优势的侵略军,日本的民众并不愿意直接介入这场战争。一段优美当爱情故事并不能代表整个日本民族,一段温馨而充满亲情的对话也不代表他们侵略者的全部生活,没有大多数日本百姓的支持和拥戴,日本军国政府不可能在长达近二百年里屡次侵略别国。因此,我不认为侵华战争中全体日本民众都是受害者,而是相反,不排除他们中间确实存在受害者。小说的这一段有些过头了。


另外,小说中最常出现的旁白或者技术说明同样令人反感。小说就是小说,不是回忆录也不是传记,更不是战术讨论稿或者武器说明书。小说需要的是作者将相关的人物结合相关的社会背景在特定的场合进行合理的活动,通过这些人物的活动以及语言等反映出作者想要宣扬的主题。在介绍狙击手经验的时候,作者借尹长生新师傅的口介绍了很多,这样的安排是合理的。但是,描述大军、春生以及雷云飞等人的心理活动和行为的场合,则大量引入了作者自己的评论,甚至第一人称也出现了,也就是作者本人出现在历史小说中。而讲到火炮性能,作者干脆“挑明”了,“来,我给大家上堂火炮知识课!”呵呵,似乎瞧不起读者啊?优秀的小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想象去阅读。


当然,精彩还会出现,可能作者还没有打算就像现在这个样子原封不动地把它变成正式出版物,也许他是利用这个网络平台跟我们边回忆边讨论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