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极品事件(欢迎不断添加)爆笑,欢迎兄弟姐妹继续

极品事件一:"打雷"


宿舍除了自己,其余三位睡觉的时候都会打呼噜,音量和频率视当天的身体状况,睡姿而定.我是夜猫子,通常最迟入睡的都是我.每次我躺下的时候三位仁兄都已经和周公相会一两个时辰.夜初静而人不定,宿舍里呼噜声此起彼伏,时而低沉时而高亢,热闹非常,加之三位仁兄分别睡不同的三个方位,我如同睡在杜比环绕音响系统中的最佳音效的位置,享受着最保真的呼噜交响乐.一次偶尔为止尚可以忍受,长期如此,人将不人也.我挑了一个晚上用MP3把三位仁兄的呼噜声都录了下来,第二天播给他们听,听得他们目瞪口呆,其中一位仁兄发表了自己的疑问:"不可能啊,打呼噜中间总有间断的啊,怎么MP3里面的声音从不间断的?":"你还好意思说,你刚打完他立即就跟上,还真给你说对了,就是没有间断"另一位立即感慨:"这声音大啊,简直就是打雷"于是乎以后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常说的话就是:"昨晚的雷声好大啊"


有一晚上,其中一位仁兄雷声大作,估计是因为当天适量运动了,内力大增,把其余两位的呼噜都盖过去,且一发不可收拾,音量直线攀升,就在我快忍受不了要弄醒他时,该仁兄竟奇迹般自动醒了,嘴里唠叨着:"谁啊,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语气懊恼非常,我担心他是说梦话(此人与别人的区别在于打呼噜的同时还伴随着梦话.独树一帜),就问他:"你真的醒了吗?"他答到:"那么吵谁还能睡着?"


当时我那个惊讶啊,原来世界上竟然会有人被自己的呼噜声吵醒,还骂娘说有人吵他睡觉,我保证当时除了呼噜声之外那可是非常安静,都凌晨2点了,由此可见此人的功力了.


发生这一幕之后我就知道不管我怎样都没办法消除呼噜声,以后睡觉的时候我都是听着MP3睡,这一习惯保持到现在.现在都是自己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安静异常,想找个人说话都难,由此非常想念宿舍的兄弟,在此向身在远方的他们祝福下.





大三的时候,我们和三位老师在餐馆聚餐,畅叙师生情谊,其中有位美女老师,我们都是些毛头小伙子,比她小不了几岁,在每晚的卧谈会中必会成为各寝室热议的人物之一,亦不排除因此而有人睡不着觉。酒到酣时,席上斛觥交错,气氛慢慢开始热烈起来。她就坐我旁边,琢磨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站起来向她举起酒杯:来,李老师,我来干你...话刚一落音,满席立即静音,一秒钟后,我恨不得一头撞死。事后,我一见那位老师就要改道。




这是我在大学里最佩服的一个女生,在我所住的3栋男生宿舍楼飞檐走壁,如武侠小说里的高手一样,如入无人之境,这姑娘不在中南海呆着估计是中国的损失。


那段时间特喜欢玩拖拉机,一玩就到下半夜都没睡,到凌晨的时候喜欢到楼道里抽烟和吹吹风,于是有幸目睹那姑娘的武功修为,说实在的,从一楼爬到三楼,我这样的男生每次都心惊胆震的,非不得已绝不为之,这姑娘却三天两头就当蜘蛛侠,估计是爬多了熟能生巧,三两下功夫就爬上来了,如搪囊取物。


最牛的还是有一次她刚爬上来我正好也刚走出去,碰了个正面,她竟然可以视我如无物,仰首挺胸跑到4楼去,我当时的感觉是:妈的那个鸟人魅力这么大,弄得一个姑娘竟然三天两头过来当蜘蛛侠来优惠,太TMD牛了。


我不反对ML,也不反对在宿舍ML,但前提是不能影响宿舍的人,其实我在佩服那牛人后很是很蔑视他的,开房的钱都没有泡什么妞?要是女蜘蛛侠不小心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现在毕业了,也不知道蜘蛛侠是否还在继续活动,最后祝福蜘蛛侠能少爬一点,毕竟,“人在河边走,那有不湿脚”

大一的时候有一老师最不自知,自认为课讲得不错,学生们应该会喜欢听的(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们那BT老师却一厢情愿得认为自己应该是受学生欢迎的),所以口出狂言:“你们不喜欢听我讲课可以不来,我能理解你们,我是一个很民主的人”。此话一出,第二天上课那BT老师眼睛都直了,一节应到人数为120人的课到最后竟然只去了9人,是9人啊,且保守估计这9人中也有那么些是被别人逼着去做上课代表的。

那BT老师估计死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状况,当场气急攻心,扬言:“给你们10分钟通知他们,10分钟后我开始点名,缺席的这一课程就别想顺利通过”难为了那9个上课代表,要通知111号人物可是一项巨大的沟通工程啊。

从此,此BT老师每节课都点名,估计是自信心受了极大的伤害。

我们班上有一家伙平时踢球都不进球,在一次系联赛上的一场比赛中大放异彩,连续进三球,有一同学在全班人面前口无遮挡地说:"厉害啊,是不是吃了春药啊,这么兴奋?"另一同学接嘴:"而且还是过期的"那同学估计也兴奋了,答:"哈哈,就是吃了过期春药"听得那些女生面红耳赤,以后我们班凡是碰到喜庆的事情都统一称为"过期春药"


我们宿舍管吃饭叫吃大便,刚开始的时候觉得这样说有点恶心,说多了也就习惯了,吃大便这样的话也就张口就来.


一次和一个师妹去吃饭,在饭堂遇到了宿舍的人,问我:"吃大便啊?"

:"恩,你吃了没?"

:"吃了,现在赶回去打飞机(那段时间我们在宿舍玩雷电比赛),你快点吃完大便回来啊"

我们都习惯了说这种乱七八糟的话,那师妹听得一愣一愣的,而且我发觉那次之后她都不大情愿理我,估计是那次留下了坏印象.

最龌龊的一次给宿舍的一个家伙的饭里搅拌了前天剩下的饭,因为他特别懒,都是我们给他打饭,于是乘机给他加了点料,家伙全然不觉,狼吞虎咽把所有的东西都吞到肚子里.

到了晚上开始见效,家伙在床铺与厕所间不停往返,闹肚子了,三个小时里共上厕所15次,把我们吓坏了,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看他拉稀拉到脸色苍白就更不敢坦言了,慌乱间就冲下楼去买泻利庭,但吃了好象效果不好,还是不停地往厕所里跑,我们都开始后悔了,最后那家伙估计已经拉到没东西可拉终于在凌晨四点的时候消停了,我们悬着的心也算可以放下来了.

事后没人再提这事,估计要是给他知道了肯定得翻脸,呵呵

我读书那时班上有一个人TMD想当官都想疯了,和班上的同学没一个聊得来,却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竟然认识校长、主任级别的人,那狗娘养的去吃饭的时候都是把手背在腰后,走着官步去的,看得都火大,他一开口都是打管腔的,整天去上课还打领带。我不知道怎么描述那样一样让人讨厌的家伙,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人我一说你也会有共鸣的。

我们实在看不下去了,有一个晚上在宿舍楼梯口埋伏他,那狗日的一近来我们就拿个袋把他套起来,象电影里演的那样,一阵狂殴之后立即走人,心里那个舒坦啊,虽然他也没惹我,但就是看着不舒服,揍着来出气。

我大学记忆很深的就有这极品鸟人的份,狗日的现在想起来都是牙痒痒的。


大学时候,有一个下大雨,看见我们系的一个同学在宿舍院子中(我们住的是四合院的那种)抓狂,边哭边笑,很多人围观,原来是失恋了。现在这么痴情的可能再也看不见了


大一还是大二的时候宿舍我们那新修的园区还没网络,晚上的重点娱乐活动之一就是打骚扰电话。我那床正好在大玻璃窗户旁边,电话也正好在我这个位置,某玩半夜,睡得正爽,电话响了,迷迷糊糊下来接电话,一姐们在那头说,你睡姿太难看了,麻烦你换一个.......

类似的电话还有:我要给你唱首歌,歌的名字叫《当》,然后听到一声饭盒被敲打的声音:铛~~~~~

班上有一同学是个彻底的伪君子,我们看A片品头论足的时候,此君高风亮节,对我们的行为表示不屑,视我们为异类并公开表态决不与我们为伍。不管我们看什么片,AV主角是谁,此君还真的就不看一眼,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还真以为宿舍里住着一位现代版的柳下惠,就在我们决定把他定位为圣人的关键时刻,出事了。此君万万料想不到自己SY给别人发现了。


那天晚上无聊,此君子进茅炕半小时都不见人出来,另一家伙估计是憋急了,爬到窗口看此君在厕所做甚,乖乖,此君子面红耳赤地正SY得正欢,家伙象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兴奋,添油加醋地给我们描绘那君子SY的情况。正说着,君子近来了,估计也听到了我们的谈话,那脸一时红一时白,我们人多他又不便发作,最后幽幽地说:“你们怎能这样,是人都有隐私的嘛”,我们一下子笑翻了好几个。


此后,此君子是逢A片必看,不知道是不是憋得太久?

到正式的官方毕业聚餐时,其实班上很多人都已经工作了两三个月,该说的话已经说了,该流的泪也泪了,该喝的酒也喝了,这些都是非官方形式下完成的,自己圈子里比较亲的人把聚会都提前给办了。最最搞笑的是有一兄弟走了又回,回了又走,如此反复,光是给他办的欢送宴就不下4场,最后有人终于忍不住骂了起来:“你狗日的到底是走是留?”。所以正式的官方毕业聚餐时我们都已经没有感觉了,纯粹走走形式而已。


毕业聚餐到晚上唱K喝酒时是一班为单位进行的,我们班比较散,比较熟悉的聚一堆玩得正欢,突然有一家伙冲了近来,逢人敬酒,并嚎啕大哭,说真的当时我们班上一点离别的哀伤都没有,那家伙的哭声实在是不合时宜,大家都在笑着,他怎么能哭出来?

家伙轮番和我们班的人拥抱,突然豪情满怀,喝道:“我是XXX,我继续留在XX,以后有事情找我,兄弟我一定帮忙”

“你不要忘了我啊”

“我会想你们的,有空回来玩”

痛哭流涕

…………………


我问身边的同学:“这XXX是谁啊,怎么我不认识?”

:“我也不认识”

:“我也不认识啊,是我们学校的吗?”


轮到和我拥抱时,我非常不识趣的问了一句:“喝多了,认不出你是谁,你是那个学校那个班的?”

:“我是X大X系X班的XXX”原来别的学校也在这里聚餐

:“哦,我们是Z大Z系Z班的”

:“不好意思,哭错了”


倒,真TMD的假情假意。


我有一次心血来潮跑到教学楼去看书,专找一个没人去的教室自习,却发现门给锁了,里面有男女喘息声,我当时那个气啊,狗日的没钱去开房就到深山老林去打野战啊,何必侮辱这神圣的地方呢,于是狂垂了大门几下走人,估计里面那对狗男女吓得够呛,不知道那男的会不会ED.回宿舍里大骂那对狗男女,兄弟们都说我太执着,说这种事情几乎随处可见,如果连这都看不过的话估计得活活气死.


从后面扯掉别人的裤子是小孩时候经常作弄别人的招式,大学里却有一同学着实就在这招上栽了跟头,不过因祸得福,最后因露P事件赢得班上一女生的青睐。

女同学来宿舍借用电脑,一哥们洗完澡只穿着一球裤就从卫生间出来,经过宿舍中间的时候另一哥们随手扯了他的球裤,出乎意料的顺利,球裤扯下了一大半,两个巨雪白的PP裸露在众人眼前,那女生正好看到,脸在0。001秒的时间时间内完成充血动作,红得发黑。这事情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他都忘了立即拉上裤头,好象还是别人帮他拉上的。扯别人裤子的哥们也怔了,万万没料到他竟然没穿内裤。那哥们呼一下就冲了出去,知道晚上12点才回宿舍,一宿无话,我们都静静等着,生怕那兄弟会把扯他裤子那人宰了。幸好无事。

…………

事后一个月,那女生竟然莫名其妙成了那哥们的GF,追问其原因,那歌们牛B哄哄地说:“她说她从没见过男生PP,而且那么白”,倒,这理由也行?问其为何不穿内裤,答曰:“给弟弟呼吸新鲜空气,这和女生不穿内衣睡觉有利于RF发育是同样道理!”


在校的男生几乎无一幸免都是荷尔蒙分泌过多的受害者,看校园里那一团团青春的肉体,裸露的性感,掩蔽的神秘,引得无数没有GF的男生蠢蠢欲动。于是乎,床铺上、电脑前、厕所里总会有数不尽的无辜精虫被排除体外。

小G好色。大一的卧谈会是他的讲坛,我们则是他的信徒,从如何搭讪女生到如何抛弃已和你上床的女生,有关于完成这一历史进程中的点点滴滴,小G的理论都是一套一套的。我们虽然都有过朦朦胧胧的恋爱经历,但能如此清晰地把握恋爱规律,并对恋爱中的女方有着如此深刻认识的人,估计也只有小G一个。

时间一长,我们宿舍的人都开始找到了GF,到最后,就只剩下小G还在待价而沽,我们发现他面对女生时并不象他所说的那样足智多谋,更更让我不懂的是他说不到几句话就脸红,最后才知道他给我们宣讲的全是未经证实的假想理论。

我们都有了GF后,小G就不再讲恋爱了,把重心放在ML上,他给我们讲了许多ML技巧,我们起哄着满足他的演讲欲望。

这样晃着晃着就到了大三,小G依然是独善其身。在他23岁生日那晚,他醉熏熏地说:“我今晚要破处了,喝……”,喝完后和他一老乡就到市里找小姐去了。

第二天晚上的例行卧谈会上,他给我们讲述了PJ的经过,不可否认,小G还是很善于讲故事的,就那小姐的内衣他都能给我们讲了半个小时,那晚,我们整整听了5个小时的PJ报告。

小G于是再次成为讲师,不过依然是独身的将师。

直到大四大家都要走的时候,小G才透露了那晚的实际经过,小姐的确是找了,但小G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进入状态,怕被抓又怕染病,心惊肉跳,汗如雨下,最后竟然对小姐说:

“我们不做了,聊聊天吧”

“神经病…………”

小姐走后,小G就躺在床上花了一晚的时间构思了一个嫖客的故事,并给每一个细节润色,以至最后到达以假乱真的效果。这才是那晚的经过。

叶公好龙,小G好色。


俺老牛也有郁闷事情...

那时候一直心仪一个妹妹...

经常找机会巧合的和她遇到...

一次在大食堂门口恰巧看见她擦着嘴巴出来..

俺老牛就出口来了一句"你用的卫生巾给我一张...


那妹妹翻了翻白眼..

到毕业都没有叫俺得手...


隔壁宿舍一哥们带了他们班两女生回宿舍玩,女生害怕别人看见,不等带领人先进房间,慌慌张张地往宿舍里钻。三秒后,两女生大叫一声,飞速逃离了出去。莫非里面的小子又在看片,即使这样也没有必要这第夸张吧。我走过去推门一看,一黑瘦皮肤高个哥们,一丝不挂,满身水珠地站在宿舍里。JJ还在那里摇来摇去,真不知道他们以后怎么在一起上课,本来他们班人就少。


班里有一个花心大萝卜,学校里泡着一个,又在网上养着一个,和那网友也见了面上了床,还在QQ上死去活来,它的QQ开通了短信业务,有一次忙乱间把发给网友的信息发给了在校的那位,信息内容大概就是:老婆我要过去你那了,等我哦,今晚一起什么什么之类的话,在校这位就来兴试问罪,MD.萝卜的谎言张口就来:"是谁谁谁用我的QQ发给他老婆,发错了才发到你那,你知道那里有手机记录的嘛.那婊子养的害死我了",然后就是倒背如流的甜言蜜语,那猪头女生还真就给他哄得妥妥贴贴的,操!


我们那年法律上的是大课,那个法律老师特别会胡扯

我记得有一次好像讲的是婚姻法吧,这小子不知道怎么讲着就同情起中国的妇女来了,说90%的中国女性没有体会过性高潮,正讲的唾沫星子乱飞,冷不防有一个同学问,那你老婆有没有过性高潮啊??

下面顿时一片笑声,那个老小子明显有点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赌咒发誓他要是不能让他老婆享受高潮,他马上就从主楼顶上跳下去。接着他很小人的问了那个同学的名字,强烈鄙视啊


有一个哥们对女朋友巨好的过分,老是被寝室的人说,终于他决定有所改变,有一次熄灯以后,那个女朋友照例又打电话要他带夜宵,他当时就发作了,寝室里一片喝彩:是个男人,像爷们,对女人就要这样诸如此类的,那个哥们若有所思的走出寝室,过了一会又回到寝室打电话,“油条没有了,火腿肠行不行”


大二的时候学校里有早读制度,即使早上没有课,也得起来读英语,不能懒床,辅导员会过来检查

有一个下雪的早上,一个哥们在那里冬眠,门外传来钥匙撞击的声音,精彩的一幕上演了,只见那家伙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床上飞起来,整好被子,大冬天的穿着棉毛衫裤,状模作样的做在桌子旁边看英语,整个过程用了不到十秒钟,

结果进来的是隔壁寝室的家伙,我们笑的瘫在地上



某二君相约在男女分楼层混合宿舍女生层裸奔,所执者仅一条洗脸毛巾,裸奔当夜十时正,值女生互走寝室高峰,二君各自于楼道两头裸身相向而走。翌日,甲自若平常,乙君则为校警带走训斥竟至重处,人皆不解。问甲,乃道:乙君愚钝,以毛巾裹阴而走,殊能逃哉?似我辈以巾裹面,何惧重处?



大二一次跟宿舍的几个哥们在食堂围坐在一起吃中饭.我发现我的一份青菜里有条菜青虫.我于是挑出来.跟大伙说,瞧瞧.这虫伪装的真好.我对面的哥们就说.这那是什么虫,您老眼昏花了吧.于是我们争论起来.最后这位大哥把这个虫子放到嘴里嚼了嚼又吐出来.说道.妈的,还真是只虫.我们狂呕!还是上面那位吃虫的哥们.那时候刚上大一.宿舍里有位牛比的同学不知从哪学到一招.可以用一个自制的电话卡.插到楼下的公用电话里.然后敲电话线.(估计应该是用脉冲拨号)我那位吃虫的同学学会之后.就天天打免费电话.到最后实在是没有可打的对象了.于是这斯就打我们自己宿舍的搔扰.那天是我接.我就故意逗他.后来就说道下面的小弟弟有多长.我就拿个录音机逗他.小样的不知道.在那吹呢.说我的小弟弟有十八厘米长.而且还不是博起状态云云.(不过该兄的弟弟的确是我们宿舍最长的)我们暴笑!等他回到宿舍.放给他听.接着他追着我们猛打.不过他这个十八的绰号是跟着他大学四年了.



有一同学Y在大二开始做安利,前后的转变非常巨大,且突然。我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Y红光满面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印有“AMWAY”LOGO的袋子,眼睛发绿,大口大口地喘气,然后突然喝了一句:“兄弟们,明天我开始赚钱了,一年后,也就是大三,我开车回来带你们去玩,我将是X大第一个有车的人”

第二天开始,Y从脚趾武装到牙齿,笔挺的西装(太次了,一看就知道是地摊货,40元的裤子,25元的衬衣,再告诉你一个秘密,Y换衣服的时候我瞥见TMD内裤都破了几处,典型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闪光的皮鞋,血红的领带,拎着公文包就出去了。他那一行头,比起我们穿着球衣去上课的人来说实在是太抢人,你没办法不注意他。之后在课堂上就再也没有他的身影。Y基本上都是早出晚归,与我们越来越远。有时他回来就给我们宣讲陈安之等行销致富的例子,并说:“不用多久,我也会向陈安之一样”。我不知道他那毫无根据的自信来至那里,但非常明显,他是缺乏基础训练的,一个连USP都不懂的人却开口闭口就是销售模式,一个连基本管理理论都不懂的人却在夸夸其谈企业的愿景管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浮夸。刚开始我们还是听他吹他学了多少销售方面的专业知识,但时间一常就不耐烦了,就开始敷衍他,见了面都是问

:“Y老板,回来了”

:“Y老板,这个月赚了多少?什么时候买车子啊?”

:“Y老板,听说你又投资去搞XXX了,赚翻了吧”

………………

很可惜,Y没顺利毕业,现在听说混在广州。


呵呵,我来添加。


某同学,常逃学,某日在图书室遇见一美女,大加赞叹,有泡这妞的欲望,本人同在,一听此言,佩服之极,我班辅导员,奶奶的他不认识!


某女,重庆人,某日考试准备作弊,监考对她很注意,临十分钟结束,某女怒极,桌子一拍,手指老师,老子下来要打你狗日的!!!全教室晕倒!!!


成都理工大学(南区),原来四川商业高等专科学校,教授西方经济学的钟胖子老师,很无良,坏人,上课时,给我们说传销快速致富;估计Y的是传销下线,老子说传销是老鼠会,他记住我名字,这门课我没有及格,老子还交了钱重修!我曰钟胖子他老母!


某日喝醉酒,直接冲进女厕所,感于男女厕所的卫生程度,就纳闷,怎么这么干净, 正纳闷,几个厕所的女的出来急忙拉裤子,大喊"流氓"撒腿就跑,,

, 我们见壮.大叫 "强奸啊"

哈哈

吓的她们.


大学时我住在女生楼六楼 一楼全是老师的宿舍 当时我们住的是602 正对着楼下住的102的是一位教舞蹈的老师 某天晚上 一群帅哥在老师门口练舞 好象是为了元旦的汇演 音乐声大 搞到十点多还没走 我打了开水洗了PP和脚 因为洗手间和我们宿舍在楼的两侧 大冬天的又冷 我就想偷懒 而且那时候已经没听到他们练舞的声音了 于上我就把一盆洗了PP和脚的水从六楼狂倾而下 心里想着还可以给下面的花草浇肥 结果过了十秒钟听到下面发出一群乱叫 呵呵 那些男生被淋了个透 吓的我连忙进屋关门关灯 宿舍里的美女们笑倒

现在想来我真是有罪啊 不过真是太好笑了



有一次上化学实验课,讲的是氮气,老师非常仔细地讲解了闻氮气的气味是应该用手在瓶口轻轻挥动则可,然后就新制了一瓶氮气,我宿舍有个人上课开小差,没听到注意事项,化学老师找人上去做示范的时候偏偏就点了他.

只见他大步走上讲台,抓起瓶子,拿开瓶盖,鼻子直接对着瓶嘴,一下子就把瓶子里面的氮气全吸了进去,整个过程非常的快,化学老师来不及制止,我那同学就已经给氮气刺激得两只眼睛发红,眼泪不受控制地直流,满脸通红,伴随着激烈的咳嗽,我们在下面都看呆了,氮气气味真的很难闻,一整瓶直接吸进去那是什么滋味啊?化学老师是一小伙仔,也是大学毕业就教我们了,一时间蒙了,哆唆着说:"不是叫你挥动几下就可以了,你怎么直接吸进去,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我那同学咳嗽停止之后,吐出了一句更强的话:"好刺激,氮气原来这么刺激的"然后就直接走回作为,剩下化学老师在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我一直记得闻有刺激性气味的气体的注意事项完全是因为我那同学给我上了最真实的一课,那就是过度吸入有刺激性气味气体的症状和后果.



L从小在姑妈家长大,据她的描述,她的姑妈对她非常好,家里的表哥表姐也对她好。这个说法后来被证实是完全正确的。


她成天对我们说,她的姑妈一家人对她可好了,把她当亲生闺女这么养大。可我们也纳闷,她从来没有给她的姑妈打过一个电话。通常中秋什么的前一晚(中秋那晚班里肯定会有活动,所以提前打),宿舍里的人都会排队打电话回家,给亲戚朋友什么的表示下祝福。可她从来没打过。反倒是她姑妈不时打过来,问寒问暖的。


有一次,L的表姐夫从美国回来,途经广州,受她姑妈的嘱咐,一定要来看看她,于是便约她出去见个面。


她那个高兴啊!也没怎么躺在床上了,居然一天中有大半的时间在地上。不停地和我们说,她这个表姐夫是在美国混的,肯定有钱,还说她姑妈肯定嘱咐她表姐夫了,会有礼物送给她的。然后便问我们,你们说让我表姐夫送我什么好?没等我们回答,她又说,送床被子吧,我那被子不暖!再送部电脑吧,我还没电脑呢!要不直接给美金吧,一块美金就是八块人民币,一百美金就有八百块钱啦!……


絮絮叨叨中,等来了和表姐夫见面的时间。于是打扮地漂漂亮亮出去了。


回来时果然收获颇丰。一床蚕丝被子,一件羽绒服,还有一件纯羊毛衣,外加一台学习机。


在宿舍显摆一番后,她忿忿道:我表姐夫真是小家子气,就送了这么点东西。我想要的电脑都不送!我们问,给了美金没?她气急败坏地说,整个一铁公鸡!


说完爬上床睡觉去了。



我也来说一个自以为比较强的..不过不是在我的大学..是我表哥的大学....


也忘记是那一年了,放暑假我去我表哥那住了半个月,因为他们宿舍都是我们一个地方的,平时也玩得很熟了,我学校和我老表学校不远,就坐车半小时左右...


他们的宿舍比较有趣,是几排平房的,是学校的房子,不过同等于出租房的形式,前三排租客都是男的,后一排是女生的..冲凉房倒有趣,男冲凉房是没门的...女冲凉房在后面..反正总之要路过男冲凉房就是了..


有天白天我和老表宿舍一哥们A踢完球了去冲凉,那鸟人贪方便就在冲凉房的大厅里冲,我就跑到小格子里面去冲了....


我:"你他妈的小心让女生看见"


A:"毛..放假了怕毛啊?让她们见识见识也好"


这时...路人美女C路过...此女我认识,住在我老表宿舍后面那排的..


C到冲凉房门口看到A...十分惊讶的说:"靠....那么小"



都说大学里面的B廉价.果然不假.毕竟憋了十九年了.去大学里面就开始处男干处女了.我表哥大学时候.2000年.他们是六人房.这些穷小子居然个个有能耐.都不缺女人.平时都有女生过来钻蚊帐.干那事居然一点都不羞涩.到宿舍里蚊帐一下.就睡上了.周末时候最壮观.六张床.睡了十二个人.一个宿舍一起哼哈.那壮观.当然也包括了我那表哥和那个临时表嫂了.大学宿舍有不成文的规律.女生可以随便去男生宿舍过夜.男生不可以到女生宿舍.所以周末一般都是女生跑男朋友那边睡去了.酒店都不用爱了.蚊帐一下就干事.当然也有极品的女生.这类人多是女硕士生居多.因为硕士那边是两人房.要是碰到这种极品女人你就自然倒霉了.她居然把野男人领到屋里干和睡.丝毫不顾室友的感受!!!!!!



大学同宿舍有个海南的大姐睡在隔壁床。此人极不讲卫生,大热天的还经常不洗澡。宿舍里的人也纳闷了,海南不缺水吧?!想来你不洗澡也就算了,毕竟这是你个人的事情,旁人不便多说。可是那袜子也是N年不洗一次,那味道已经快把我们熏晕了,别人路过我们宿舍都要掩鼻避之。


晕死,后来另一姐妹C终于无法忍受了,用扫把把她那奇臭无比的袜子扫出了门外让清洁工阿姨清理了。


后来极品女回来后尚不知道袜子失踪了。待到N天后想起那双袜子了,四处寻找,寻找未果,问我们。C突然歇斯底里地叫道:“扔了扔了!折磨得我们还不够啊?!一早该扔了!恶心!!”极品女似乎被C的气势所吓倒,半天没吭声。


当晚,也许极品女觉得自己受到了欺负,于是开始JJYY,说我们三个联合起来欺负她,说什么凭什么欺负她一个。没人理她。她觉得自己有理了,便开始叫骂起来,不过骂来骂去也就是那句:“你们凭什么欺负我?!啊?!凭什么?!”


本来我也不愿意理会她,让她一个人嚎下去算了,累了也就自然会停下来。可一想到她那恶心的生活习惯折磨了我这么长时间,气也就不打一处来了,转身面向她:“小姐,你能不能换些词?和人吵架是这么吵的么?不会吵就别自取其辱!”噎得她没话说了。


那以后她再也没敢和我们吵了。其实她也不是厉害的主,换了别人,被噎得没话说的肯定是我。


该极品女可以一天到晚躺在床上,每天只是傍晚的时候起来一次,泡方便面,上厕所。解决完后又爬上床,到第二天傍晚再起来一次。现在想来还真是服了她。



该极品女很少洗衣服,通常是穿了几天后的衣服,换下来后放进衣柜,过一些日子再拿出来穿。等到没办法再穿了,就扔进桶里。等桶里的衣服已经满得不能再满,拿脸盆盖都盖不住的时候,便是她洗衣服的时候了。


每到这个时候,我们便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晒着的衣服收起来。


洗衣服的时候,她会把那桶脏衣服放到水龙头下,把水拧开,然后自己便乐悠悠地到别的宿舍串门去。半小时至一小时后回来,把衣服从水里拎起来就晾了。注意,拎起来就晒了,衣服上的水都不拧一拧。每次她洗衣服,我们宿舍的阳台就会“大雨磅礴”。


真是郁闷,我们仨总讨论,我们前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老天要这么惩罚我们,让我们和这样一个极品住一个宿舍,一住就是四年。我宝贵的大学四年啊!!噩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