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驴技穷”的美国式投票表决由谁来操纵?


柏拉图:

他的注意力永远放在永恒不变的事物上,他看到这种事物相互间既不伤害也不被伤害,按照理性的要求有秩序地活动着,因而竭力摹仿它们,并且尽可能使自己象它们。或者说,你认为一个人对自己所称赞的东西能不摹仿吗?


中国莲:


为什么,目前,人类社会世界各国各行各业(当然包括宗教)的主流专家学者,这些主流专家学者占有专家学者中的大多数,他们都只能很严重注重形式,而不能很好地注重事物所含的实质?他们都只能很严重注重眼前的世界主流政治体制形式,而不能很好地预知不久的未来政治体制的实质变革;他们都只能很严重注重事物的枝节问题,而不能很好地注重事物所含的根本问题;就因为,这些主流专家学者,都是世界各国权贵的各式学校等不断培养出来的政治愚民。


政治愚民,无一例外都是智慧思维一般层次的人;智慧思维一般层次的人,无一例外都是政治愚民。理性的******,不可能会通过摹仿(模仿)形式能够取得,而是应该认知******所必须遵循的大道大自然规律之正义。无论是目前阶段的世界各国的******,还是将来的政治体制再改革,如果只模仿某种国家的政治体制的形式,那么,相应模仿者(国家),必然受制于对方的国家,就因为相应模仿者(国家)始终处于被动的学习阶段,而被模仿的国家,必然很容易利用一种“鹬蚌相争”的局势控制那相应模仿者(国家)。


……所以,只有找到世界主流政治体制的缺点,而加以理性改进改革,才会有实质的自己国家的进步。实质的正确的道理,无法被模仿;被模仿的,不可能是实质的正确的道理,实质的正确的道理只能靠理解领悟。投票表决的少数服从多数,不可能表决出什么是大道大自然规律之正义,所以,谁对大道大自然规律之正义领悟得更好,是不可能以投票表决能够分辨得出的。


上述主流专家学者,“时常”也装腔作势地说,“希望大家给我提合理化意见建议”,可是,合理化意见建议一旦涉及高深的智慧层次指向的大道大自然规律之正义,这些所谓主流专家学者,就必然“将这种精华当成垃圾”,就因为这些所谓主流专家学者,无一例外都无法很好理解大道大自然规律之正义,尤其有些被他们误解为从长远看是对他们自己的伤害,即因为这些所谓主流专家学者,将他们的既得利益感性利益眼前最大化利益看成是至高无上的。……当然,这些所谓主流专家学者,如果不按照上述他们认为正确的方法去做,那么,他们就不会被称作这些所谓主流专家学者了。


“将这种精华当成垃圾”,有人说是大家投票表决的结果,这种结果再一次证明上述主流专家学者的智慧思维层次的一般化,是否是应该把某些道理当作精华,首先要知道的是:智慧见识的高手只能是少数人,高手中的高手更是凤毛麟角地少,这种道理;投票表决的少数服从多数,正好与上述谈高手多少的道理角度相反。那么,“大家投票表决的结果”难道不是在给上述主流专家学者找借口?就是在给上述主流专家学者找借口。


口是心非,阳奉阴违,人面兽心,等等,这就是对美国皇族式权贵(如财阀等)私有制的总体描述,这就是对崇拜美国的上述所谓主流专家学者的总体描述,就因为目前世界主流政治体制只是在以感情感性以“力(数量之力、财力、权力或武力等)”服人为主导,什么言论自由,什么政治投票自由,等等,都是为“美国皇族式权贵(如财阀等)私有制”这类主流政治体制服务的,无一例外,并且,那些所谓的“言论自由和政治投票自由”等,都是受到其国宪法(如美国的以感性为核心的宪法)制约的。投票表决的少数服从多数,只能是美国权贵的遮羞布。


上述主流专家学者,并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公平正义,他们只是用语言文字等喊口号而表现出的不懂装懂的一言堂,能证明什么?只能证明上述主流专家学者的“黔驴技穷”了。真实的公平正义,不可能能通过投票表决来得到的,只能靠全民性的理性大辩论的层层深入以理服人来得到。美国的皇族式私有制权贵(如财阀等),都在其国主流专家学者范围内,“黔驴技穷”的美国式投票表决由谁来操纵?……


★★★2008-3-5 20:37《正义与民主》系列第604章★★★

—— 徐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