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头士乐队的经典歌曲《穿越苍穹》(Across the Universe)2月4日被美国宇航局(NASA)发送向431光年外的北极星,科学家们希望那里的外星人——假如存在的话——能够听到。


此举引起了当时正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开会的一些科学家的争论,有人认为,这样做可能会让地球人在不怀好意的外星人面前暴露。持不同看法的科学家则表示,早在1974年人们就向太空发射过信号,外星人如果要知道的话早就知道了,不必杞人忧天。


这番争论是美国“搜寻地外智慧”(SETI)项目所召开的“寂静之声”研讨会中的一个插曲。SETI项目可以追溯到50年前,它一直在尝试通过无线电与外星智慧取得联络,然而50年过去了,人们得到的仅仅是毫无特点的无线电噪音。


那么,外星智慧到底为什么如此沉默呢?



我们的沟通方法



与外星人沟通,让人有一种无从着手的感觉。科学家知道,我们甚至于没有办法与自身进行有效的沟通。


1984年,美国印第安纳大学近代符号学的先驱托马斯·西比奥克(Thomas A.Sebeok)写了一篇名为“沟通十个千年的通讯方法”的论文。这篇论文出于美国能源部为了警示一万年以后的人类而做的研究。今天人们将许多核废料深埋在地下,为了不让后人不慎再将它们挖出,美国能源部想要设计一种一万年以后的人类也能看懂的警示标志。


西比奥克在详细考察了各种思路和方案后,得出了一个令人沮丧的结论:所有的自然语言,所有的人类交流系统,都会随着时间而变化,一万年后的人类不可能理解我们今天所留下的警示。


西比奥克举了一个例子说,即便在今天,美国人用手势表示的OK,在日本被认为是金钱,在法国南部被认为是零或者无价值,在世界上的其他一些地方,它甚至是一种猥亵的手势!


SETI项目的科学家也曾举过一个例子。让一名瑞士人和一名美国人画一张人骑马的图,两个人可能会就应该在画面上画几条人腿争得不可开交。瑞士人认为人的一条腿被马挡住了,所以应该只画一条腿;但美国人坚持认为,人是有两条腿的动物,所以应该把两条腿都画出来。


在试图与外星人沟通的历史上,人们最初以为外星人可能就在月球或是太阳系的其他行星上。所以著名数学家高斯在19世纪提出的沟通方法是,在地球上利用森林或者撒哈拉沙漠,设法拼出巨大的图案,以便月球上的外星人能从月球上看到。


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多少有点滑稽,因为月球上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生命。但在当时,人们还把这个方案想得相当周全:在森林中用树木拼出的图案可以让月球人在日间的半球看到,而用火油在撒哈拉沙漠中燃烧构成的图案则可以让月球人在夜间的半球看到。


后来人们知道了,不但月球上没有智慧生命,太阳系中的其他行星上也都是没有智慧生命的。所以科学家又将目光投向了太阳系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