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身着军装的全国政协委员毛新宇握着一把雕花木镶边的折扇,他说自己酷爱扇子,收藏了近五千把,但家里最贵重的物品却是父亲的老钢琴和爷爷的雕像。毛新宇说,他和妻子的收入就是单位的工资,有时需要母亲补助一下。但他觉得生活清贫点没什么。

新华社报道,今年38岁的毛新宇是毛泽东的孙子、毛岸青与邵华之子。他体格健壮、皮肤黝黑、表情严肃、说话铿锵有力。

“我父亲喜欢弹钢琴,俄文很好,1947年从苏联回国后,曾在中宣部马列编译局翻译了大量俄文著作。”毛新宇的嘴角微微上扬。

“我们家那架老钢琴是著名钢琴演奏家刘诗昆上世纪60年代送的。小时候我最爱听父亲弹琴,到现在我还记得父亲当年边弹边唱的样子,他经常弹唱的有《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今年3月23日是我父亲去世一周年纪念日,他病重住院前还在家里弹钢琴。”他说。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还很小,虽然关于他老人家的记忆很模糊,但我和爷爷有很多共同的爱好,都喜欢读书、游泳,爱好历史和哲学。我对爷爷的思想和理论可以说有着比较深刻的理解。我的目标是朝着掌握爷爷的知识结构发展。”

2000年10月,毛新宇从中央党史研究室转到军事科学院,在那里学习了三年的毛泽东战略思想,并获得博士学位。此后,他在军事科学院的流动博士后工作站继续从事研究工作。现在,毛新宇为研究员(正高职称资格),专门从事毛泽东军事思想和军事战略研究。

毛新宇转到军事科学院读博士前,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他说:“我走上学术研究道路和参军主要是受到了母亲的鼓励。她说,我作为毛主席的后代应该继承和发扬毛主席留给我们的宝贵思想遗产。”

“我感受到作为一名革命军人的光荣和崇高,我对人民军队的感情也更深了。我从来没有想过经商。”

现在,毛新宇和母亲、岳母、妻子和儿子生活在一起。他说,“我每天主要做研究并锻炼身体。”因为体型较胖,他每天都要安排一定的时间锻炼,走路、爬山、游泳是他喜欢的锻炼方式。

“我和妻子的收入就是单位的工资,有时需要我母亲补助一下。我觉得生活清贫点没什么。”

毛新宇的夫人目前也在军队工作。他们的儿子出生于2003年12月26日,与毛泽东生日相同。“儿子出生的时候我们全家都很高兴,这孩子很聪明,叫毛东东,等他大点儿我们再给他起个正式的名字。我希望他将来能当个军人或者到党政机关工作,不过最终还要看他自己的发展。我爱人常说我太惯着儿子了。”毛新宇笑着说。

“平时我们一家人会在一起看电视新闻,我还比较爱看党史类节目和中国古代历史题材的节目。今年过年我们带着孩子去逛了庙会,让他体验传统文化。我母亲今年也70岁了,我和妻子经常向她汇报自己的思想,有些重大活动我们参加以后也会向她汇报。”

“我的朋友来自各行各业,但他们有个共同点——都是我爷爷的‘粉丝’。周末或者节假日,我和朋友偶尔会去唱卡拉OK,大家都知道毛新宇唱的都是毛主席的颂歌。“毛新宇笑呵呵地说。

“和朋友们一块儿讨论、发现毛泽东思想新的研究领域是让我最高兴的事。看到对毛主席不公正的评价我就会很生气。”他说,“我觉得,年轻人要加强学习党史、军史和新中国历史,只有理解了毛泽东思想才能理解新中国。”

除了从事研究工作,毛新宇还受邀到全国各地的大学做讲座。“大学生的思想很活跃,他们会提出很多富有挑战性的问题。比如毛主席诗词里有一句‘湘江北去’,他们有人就问我湘江难道是往北去吗,我就用我在长沙见到的情况给他们解释。”

作为新任全国政协委员,毛新宇今年带来的提案是关于将毛泽东思想运用到经济、教育和工业布局改革等各领域。他说,接下来这一年想把这些问题继续研究好,这也能帮助他更系统地、深入地学习毛泽东思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