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7岁的炎陵女孩邹筱红,由于,被医院检查为尿毒症,20万的高昂医疗费用让她选择了放弃治疗。只剩下说话力气的筱红告诉记者,希望能将自己的器官捐献给最需要的人。(2月22日株洲网报道)


眼睁睁看着一名少女即将死去,这是一种什么滋味?我过去从未想过这样的问题,直到现在,我依然无法让自己相信,一个如花的生命,就这样要在株洲370万人的眼前最终死去。刚刚上网看到最新报道,看到筱红在家中阅读完相关条款后,认真地在角膜捐献协议上签字,成为湖南1000多名角膜捐献志愿者中的一员时;看到筱红因为自己没钱而放弃治疗,她不希望别人也跟她一样因为没钱而遭受病痛的折磨,询问当眼角膜移植到别人身上,别人是不是还需要花很多钱时;看到当她得知别人只需要付出基本的手术费就可以获得自己的眼角膜移植时——终于,我的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急于想了解更多关于筱红的信息,我终于在网上找到了更多关于她的图片很文字。也许社会的现实让我们遗忘了很多美好的东西,我们早已相信自己的心如坚铁,但在这个即将死去的少女面前,我第一次深深的感动了。这种感动如此迅速的包围了我,以至于被泪水模糊的眼睛让我无法再去阅读关于她的那些图片和文字。


我们的生活中从来就不缺乏麻木者和质疑者。也许,有人会不屑一顾,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也许,有人会说,20万真的就可以救她么?20万人民币。对于一个贫困家庭来说,确实有些可望而不可及,但20万人民币,对于一座城市,对于几百万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人来说,又是何等的微不足道!如果仅仅因为二十万元,在众目睽睽之下,听任一个年轻的生命消逝,这将是我们整个城市、我们株洲人的耻辱与悲哀!


我们可以带着悲哀与耻辱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也可以伸出我们大家的手为她的护航,把筱红摆渡到生的彼岸。我不愿成为这个即将消逝地女孩生命最后一段路途的看客,你呢?




费用高昂 17岁尿毒症少女放弃治疗自愿捐献器官



2006年2月17日,邹筱红和妈妈把肾衰竭的父亲从长沙的医院接回了炎陵老家,1个月后,父亲撒手人寰。但两年后,这次被家人接回来的人换成了17岁的邹筱红。由于她被医院检查为尿毒症,高昂的医疗费用让她选择了放弃治疗。只剩下说话力气的筱红告诉记者,希望能将自己的器官捐献给最需要的人。


乐观女孩要捐器官


轻轻推开筱红的房间,在昏暗的光线下藏着一张稚气的脸,一条大黑狗乖乖地趴在地上,陪伴着小主人。听母亲介绍我们来了,筱红马上和我们打起了招呼,她用微笑来表达对我们的欢迎,但即使是完成这个简单的动作她也显得有些吃力。从去年12月21日发病,她就只能这样躺在床上,翻个身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这个简陋的房子里我们甚至没有看到吊瓶,床头的几个药瓶便是维系她生命的最后依靠。然而据我们了解,那些药也只剩下两天的剂量了。


“希望能够把我的器官捐献出来,让最需要的人重获生命的希望。”筱红迫不及待地告诉记者,希望姐姐能够渡过经济难关,读完大学;希望有人能愿意为她的家人检查一下身体,大家都健健康康……


对于自己,她一个字也没有提。而一旁的母亲没有说话,只是眼泪一直没有停止。


气氛有些凝重,记者将话题转向那条大黑狗。


“它每天都会守在我的床边,要是房门关了它还会去用爪子挠门,直到进来才满意。”筱红开心地告诉记者,“贝贝”是一年前让妈妈从县城里买回来的,因为身体一直不好,小狗成了她最好的伙伴,现在她生病了,小狗就天天陪在她的床边。她不忘叮嘱妈妈,不管以后怎样,都请不要把小狗扔掉。


病痛一直伴她长大


3岁时,邹筱红即出现血尿。由于父母也没有什么文化,于是随便给筱红吃些消炎药便算是治疗。结果血尿并未能治好。接下来的几年,筱红日益消瘦。6岁时,父母带着筱红辗转数家医院检查后确定为肾结石,但父母依然不相信这么大的孩子会得这种病,加上经济能力的问题,只是把筱红带回家后买了些草药继续治疗。


5年眨眼过去,病魔再次向这家人敲响警钟。突然一天,筱红肚子开始剧烈疼痛,经县人民医院检查为双肾肾结石,父母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由于筱红体质问题,暂时只对一侧肾做结石手术,取出十来颗碎石,其中最大的一颗有啤酒瓶盖大小。因家庭始终没有摆脱经济的困扰,另一侧肾内的石头直到现在还藏在筱红体内。


20万医疗费让她放弃治疗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2005年12月,筱红的父亲被诊断为尿毒症,需要透析甚至是换肾治疗。这个家庭哪里还经得起这样的考验,父亲决定放弃治疗。几天后,一家便返回炎陵家中,在新年里接受悲痛的折磨。一个月后,父亲去世。


命运和这个家庭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2007年12月21日,筱红突然发病,严重时已经陷入昏迷。待稍微清醒后,她说了一句让母亲心碎地话:妈妈对不起,我死了,你一定别哭。我要回报社会,把器官捐给别人。当你看到那些受捐赠的人,等于就是看到了我。


1月31日,筱红把想法告诉了还在昆明打工的哥哥邹晓五,哥哥在妹妹的劝说下,无奈地接受了她的决定,并马上赶回家,为妹妹联系器官捐赠事宜,但湖南暂无器官捐赠的相关法规。


显然筱红还不可能进行器官移植,而且她也并非无药可救。但在透析、换肾将产生的20余万医疗费面前,筱红选择了放弃治疗。1月23日,母亲在筱红的恳求下,顶着医护人员的责备,无奈地在病历本上签下了"拒绝输血"。带上几瓶药,便打道回家。


如今药品也已所剩无几,筱红随时等待着死神的召唤……


前日,长沙爱尔眼科了解到了此事,已经联系到了邹晓五。他们将在今天赶往炎陵,让筱红加入角膜捐赠志愿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