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年轻时期的陈赓



在人民解放军的如云战将中,陈赓大将因其才华横溢、战功卓著而又富于传奇浪漫色彩,而备受人们的推崇与喜爱。上世纪20年代国共合作时期的东征中,他曾冒着枪林弹雨救下蒋介石一命。尽管蒋介石百般器重和拉拢他,却无法改变他的共产主义信仰,结果分道扬镳。解放战争时,曾是他昔日部下的林彪成为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主帅,统领四兵团的陈赓反而受其节制,但陈赓敢于坚持自己正确的战略主张,得到了最高统帅毛泽东的支持。




陈、林三次争论,陈赓两度胜出,第三次则顾全大局,磊落坦荡的胸怀尽显其中。


冒着战火救了蒋介石一命


陈赓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1925年10月,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作为东征军总指挥,再次率国民革命军东征。他特调陈赓连担任护卫。


当时叛军主力林虎部集中在广东华阳。由旧粤军改编的东征军第三师缺少训练,师长谭曙卿草率出兵,被敌军重重包围。蒋介石得报,立即驰赴华阳方面督战。


谭部已溃不成军。蒋介石不时责骂粤军,急得脑门上一溜细汗。


“娘希匹!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该派用场的时候统统不见了!护卫连,护卫连呢?陈赓!”


陈赓象豹子一般蹿出掩体:“我在这儿!”


“你带上所有的人,冲上去,一定要把阵地夺回来。”


“是。”陈赓一面走一面喊道:“护卫连注意……”


“等一等!你先不要离开我。”蒋介石对着地图指指戳戳,咕哝着:“炮兵一营呢﹖工兵连呢﹖”


枪声愈来愈密集,东征军像潮水一般后退。蒋介石再也无法忍受,盯着陈赓:“你是黄埔的好学生!现在革命危在旦夕,你赶快下山,到前面向谭曙卿师长传达我的命令,不准退却!临阵脱逃一律枪毙。”


陈赓拔出驳壳枪,冒着炮火找到谭曙卿,传达了蒋介石命令。谭曙卿用衣袖揩干脸上的汗,“我再冲一次。”可跟在他背后冲锋的只有几个人,不一会,便被炮火挡了回来。


陈赓回去报告了蒋介石,蒋介石脸部涨得通红。


“校长,我带我的连去冲吧。”

蒋介石把干燥的嘴唇舔了一下,“我命令你代理三师师长,指挥三师反冲锋,快去!”


陈赓跑下山梁,拦住一伙溃退的粤军,喊道:“站住!蒋总指挥命令我指挥你们!我是陈赓!我是师长!”


可是没有人响应。




陈赓气喘吁吁跑回山头,报告军情。


蒋介石怒火直冒:“娘希匹,谭曙卿是毁我国民革命,我要枪毙他。”“校长,指挥部该撤退了。”“撤退﹖现在怎么能撤退,打到一兵一卒也要坚守阵地。”“校长,我们已经落进环形包围圈。不转移个地方,无法反击。”“嗯,试试看吧。”轰高地上发出了一声炮响。一刹那,叛军的喊杀声传到耳边……陈赓架着蒋介石往山下跑,卫兵们纷纷倒下……


蒋介石忽然不走了,坐在地上,喊叫起来:“我不走了,我堂堂总指挥落到这步田地,还有什么脸回去见江东父老。”


蒋介石愈说愈激动:“我在黄埔一再教导你们,战死则罢,不战死则杀身成仁,今天我要实现自己的诺言,不辱黄埔之威名……”说着,拔出短剑,举到胸前,泪如雨下。


陈赓一把夺过短剑,喊道:“你是总指挥,你的行动会对整个战争发生影响,这又不是黄埔的军队,赶快离开这里,再不走就晚啦。”“陈赓,”蒋介石仰面望着陈赓,悲哀地说“我实在走不动了。”“我背你走。”陈赓在蒋介石面前蹲下,蒋介石踌躇不决,陈赓催促:“快!”


陈赓背着蒋介石爬过泥泞的山坡,在草丛里奔跑……过了河,枪声渐渐稀落,蒋介石恢复平静。他把总指挥部的几个军官召集在一间屋子里,自己咬牙切齿地踱来踱去,猛一转身停住说:“此地不能久待,让第一师快来接应我们。我要跟周党代表联系,谁愿意去送信﹖”


几个人你看我,我望你,都不吭气。“我去。”又是陈赓挺身而出。


蒋介石把手按在陈赓肩上:“只好辛苦你了,你是校长的好学生,我将来一定重用你。”便要陈赓化装成农民,带着他的亲笔信,前往海丰的后埔去找第一军副军长兼第一师师长何应钦和第一军政治部主任兼第一师党代表周恩来。从出发地到后埔,少说也有一百六十多里,过河就是敌人盘踞的地区,中间一座山里还有不少土匪,陈赓又是头一次去,道路生疏,任务艰巨,但想到是去找周恩来,便振作起精神。


战胜了黑夜与重重困难,陈赓终于在第二天下午1时赶到后埔。周恩来、何应钦接到信,立即派出一支部队把蒋介石接了回来。蒋介石一到一师,就发出了感慨:“什么是黄埔精神﹖陈赓就是黄埔精神。”而陈赓累得连睡了两天两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