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台湾全纪录

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我是一个物理工程师。公元2007年8月1日,我在一个航空兵师参观,虽然是我军建军80年大庆,但为了如期形成解放台湾的能力,我们的子弟兵放弃休息还在坚持训练。他们在训练怎样利用数量优势和勇敢无敌的勇气,用二代战机战胜台湾的三代战机,甚至美国的四代战机。但美军又何止是第四代战机而己,他的一百多颗卫星能使夜间对自己单项透明,可以对监控区的每一个人进行监控,他的全世界最先进的C4ISR系统——即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与侦察系统,能过“三级联网、四级中枢和三大功能板块”,基本实现了战场数字化……。如果就利用当前的武器去解放台湾,美军尽全力协防台湾的话,我眼前浮出僧格林沁挥舞着蒙古弯刀,指挥他的铁骑向八国联军部署着马克沁重机枪的阵地冲去,一片一片倒下惨不忍睹的情景。在总体思路的错误背景下,勇猛是一种愚蠢。

作为一个极端爱国的物理工程师,我发誓,绝不允许这种惨惧再在我们大汉子弟中出现。我要面见最高统帅,使我的中华崛起计划得到实现。我当然知道正确的方向上有多少野蛮的阻碍,但我别无选择,只能竭尽全力。

要见到最高统帅是多么的困难,好在我发明了一种神奇的油漆,我叫他全隐形油漆,这种加了特殊物质的全隐形油漆有一种特殊功能——几乎能全部吸收电磁波,这意味着喷上全隐形油漆的飞机、舰艇、导弹、战车等等在敌方卫星、雷达等侦察武器面前都是透明的、隐形的。8月2日晚,我把这种隐形油漆交给有关部门时,我提出这项发明无偿献给国家,条件是我要面见最高统帅。

8月10日,一辆红旗轿车停在我家门前,下来四个极其精干的黑西装中年人,一亮证件只说了一句“我们是国家安全局人员,奉上级命令,请你进京”,便呈包围式环绕在我四周,好像我是一个穷凶极恶随时可能逃走的罪犯。我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淡淡一笑,回头跟惊呆了的妻子说“我有公事,要出去一个月,很忙,可能不会联系,不要担心”,便在四个国安人员的环绕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门。

一路飞机、汽车畅通无阻,一直走进神圣的国防部。一位上将走过来跟我说:杨先生,你稍等一下,统帅稍后就出来见你。我虽然镇静,但是心跳仍然上升到每分钟120次以上,汗水早己湿透衣背。

统帅出来了,我反倒平静下来,也就是一个较精干的老人。统帅很柔和的对我说:“我知道了你的发明,这对国家的贡献是无可估计的,我代表国家和人民感谢你。听说你要见见我,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我说是的,我有十项强军大计,于是我用了二十分钟向统帅陈述了我酝酿了二年的想法“我们现在的武器系统,离美国差距太大,基础工业、研究水平、制造水平都有二十年以上的差距,如果要循常规追上美国,二十年之内绝无可能。只能制造撒手锏武器,而撒手锏绝不是几件与美军接近的飞机、潜艇、导弹等武器,这在总体思路上是荒谬的,试想人家整体平台是先进的,是信息化的平台,你拥有人家的一小部分武器,能算撒手锏?真正的撒手锏只能是敌军没有的,只能是能冲突敌军现有武器系统的,一种对敌军有破坏性杀伤力的武器。这是什么呢?首先当然是我的全隐形油漆,我军的飞机、舰艇、战车、导弹等武器和武器平台全喷上这种油漆后,美军先进的侦察系统包括卫星、雷达以至C4ISR系统,全部都要失灵,我们就可以把美军从独领风骚的信息战中拉回来,我们要和他打一场我们擅长的机械化战争。基次,是飞机、导弹、舰艇的航程问题。我们今年虽然从乌克兰进口了一艘破旧且经过人为爆炸损坏的航母,但要全面形成一个能战斗的舰母编队还是旷日长久,况且就算有了一、两个航母编队在强大的美国海军面前又能有多大胜算。舰母存在的理由就是因为飞机的航程有限。但是如果换上核动力的发动机,飞机在不用空中加油的情况下也能连续飞行一百小时以上,足够从本土起飞在全世界任何地方战斗后又回到本土,那样本土就是一艘永不沉没且宽大无比的般母。同样,导弹、舰船、战车换上核动力发动机,在战场上就成了永不用停歇的武器。在理论上10公斤的钚就能反应,保险一点20斤可靠性非常高,加上设备,研制100公斤的核动力发动机完全是可行的。” 沉默了十分钟之久,统帅微微一笑,我将建议总统帅部开启“崛起”工程,进行全隐形油漆、核动力发动机以及相配套的飞机、导弹等武器系统的研制、生产和装备部队。你从现在开始特招入伍,任总装备部总工程师,在技术上全权负责。

改革开放以来奠定下的较雄厚的工业实力在油漆和发动机的冲击下启动起来。国家和统帅部的决心和付出的努力也是惊人的。拿出了整整一年的军费,近二百亿美元来发展真正的撒手锏,到了2008年8月1日,仅仅一年的时间,全隐形油漆已生产了200吨,足够更新全军所有的武器,当然为了保密的需要,现在还没有开始装备部队。各类核发动机400多架,改装了能使用核动力发动机的战机200架、舰船100多艘、坦克100多辆。

在生产过程中,我们保密措施也是全世界最严密的。整体“崛起”工程是在鼎新的一个基地完成,那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全体参加工程的5000多名人员,从“崛起”工程总负责人总装备长开始,一年多来从没离开过工程现场一步,从未一个人独处过,从未与外界通过一个电话,全部来往信件都从北京中转并全部经政治部审查。好在这一切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计划中的装备源源不断生产完毕,建立起来的一整套装备计划和以之配套的作战方法、训练体系也业己成熟随时可以运转起来。

万事已经具备,只要统帅部一声令下,新装备一个月之内可以装备部队,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就可全面形成战斗力。如果保密工作做得好,完全可以给美军、台军出乎意料的一击。我大呼一声: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8vS9]g 0

二、蓄雷霆之势,春雨欲来风满楼

2008年10月2日,统帅召开最高军事会议,出乎意料的让我列席。会议主题就是制定解放台湾的方案,我内心狂喜,这表明统帅的决心已下,我梦想的时刻就将到来。会议分为两派在激烈的争论:主要是怎样对待美军有分歧。以军队副统帅为主的鹰派主张铁血政策,如果美军直接参加阻止我解放台湾,先发制人,利用我们的撒手锏武器,炸毁他们的航空母舰和卫星,使其知难而退。以国防部长为主的鸽派认为还是要避免与美军发生直接武装冲突,在其协防台军时,绝不能先动一枪一炮,尽量用谈判使美军不插手我国内部事务。统帅看了我一眼,突然问我:“小杨,你说一说”。我愣了一下,军事我并不是行家,但我仍然说出了我的想法:“绝不能寄希望通过谈判使美军不协防台湾”,说到这里国防部长看我的目光立刻严厉起来,我硬着头皮说下去“但与美军全面接触,虽然我们有了撒手锏,但常规武器与美军仍然有代差,真要全面开战,后果不可设想,”,虽然副统帅明显有些愤怒,我还是继续说“最好的办法我认为,利用我隐形的核动力运输机飞到纽约和华盛顿大撒传单,告诉美国政府和人民,我们完全有能力把炸弹甚至核弹倾泄到美国的任何一寸土地,让美国人民决定是否为了台湾要与我们同归于尽,我相信美国政府和人民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统帅做出了异常短洁但坚决的指示:我宣布,“龙之腾飞”解放台湾行动准备工作正式开始,要求:兵贵神速,绝对保密,一个月之内秘密准备到位。

行动总指挥由副统帅虢上将当任,这是一个果断、睿智的老头儿。他通过总参谋部宣布举行“神刀—2008”三军演习,因为要把百万军队调动到东南沿海,绝无可能保密。各部军队迅速向东南沿海集结起来,台军美军虽然也在做我军可能假戏真做的准备,但他们骨子里还是以为我们只是一个演习而己,因为这样的演习几乎每年都要举行,因此并没有真正做好应对措施。农业部和商贸部己在筹措食品,为掩人耳目,先和俄罗斯签定了一个销售粮食合同,这样看起来就象是为销售粮食给俄罗斯而进行的聚集粮食。各地部队、武警、公安通过各级主官之间的秘秘口头传达指示,禁止了人员休假,但各地借口都不同,有的是借口防止传染性,有的是借口要救灾,军区级以下的官员并不知道真实原因,但都非常坚决的执行了命令。各级地方武装部人员被通知为了征兵工作顺利进行,立即进行预备役人员和适龄入伍人员的统计和调查摸底,他们很好地执行了命令。  >`)(J.

战役行动准备的核心工作是全隐形油漆的喷涂和核动力发动机的装载。这项工作由最忠诚可靠的38军,组织10000人,分成200个组,秘密护送150组喷漆组和50组核动力发动机装载组共20000人乘专列分散到各个部队和工厂。这30000人,绝大部分对任务本身几乎毫不知情,接到的命令是开会,集合宣布命令后,就立即开始执行任务,手机统一保管,电话不许用,所有人的家庭都是通过组织告知执行任务去了。但所有30000万人,全部都以对祖国的忠诚坚决的执行了命令。虽然,其中好多同志的家属正在生小孩,有的父母临死还在呼唤儿子,但祖国统一大业,总要牺牲,放心,牺牲不会白费。为了赶时间,工人们每天要工作10几小时,为了保密,除了工作需要,所有的人几乎都不与人交谈,为了保密,所有工作都是身要机堡、般堡、车库和山洞中完成,整整一个月,他们就象钢铁一样在封闭和环境中重复着劳动。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仅仅一个月所有的武器装备都喷上了全隐形油漆,所有的核动力发动机都装配到位。

11月4日,台湾当局又在炒作两国论,开战理由有了,时机已成熟。统帅部定在7日凌晨4时整发动总攻。5日、6日进行全民总动员,时间非常短。但整整一年的秘密筹划,所有的工作都有条不紊的进行。所有的电视、广播、国内互联网、报纸全都24小时滚动传送动员信息,所有的国、境外电视、广播、报纸、网站全部被禁止入境和屏蔽。国安部门所有掌握的敌间谍机构、间谍人员全部收网,所有的美国、台湾人民都被限制6日18时前离境。民用飞机、大部分船只连同工作人员被征用,100万辆卡车、10万辆小车被征用,从全国各地运输着战略物资源源不断送往东南前线,全体人民被要求不要离开驻地,不要占用运输能力。各地都设立了兵站,预备役人员和适龄参战人员都被要求去就近兵站报到,由兵站直接组织赴前线参战或补充由于赴前线人员过多而造成的各地、各部队兵力空缺。各地各部门公务员、事业单位及国营企业人员以及全体党员组成了各种动员队、执法队、纠察队协助部队和政府完成各项任务。短短两天就组织了320万预备役人员补充到军队和武警部队。一直由武警组成的50万人执法队也准备完毕,随时准备在军队占领台湾后,赴台执行维持治安任务。各地抽调的20万公务员也随时准备赴台接收台湾政府。准备工作的最后一项,4架喷着全隐形油漆,使用核动力发动机的轰炸机,在不同时间起飞,但几乎同时在北京时间7日3时到达各自目的地:纽约、华盛顿、东京、冲绳,为了躲避发现,巨大的飞机不敢走正规航线,独自躲闪着开辟新的航道,去华盛顿的飞机甚至碰到了2个小时的雷暴,将他们的勇敢和幸运渲染得不可思议。轰炸机投下的不是炸弹,而是满天飘撒的传单,上面用英文(日文)写着:美国(日本)朋友们,我们是中国轰炸机飞行员,我们送来的不是炸弹更不是原子弹,虽然我们有能力运送,我们送来了代表友善的信,我们想告诉你们,我们即将要解放中国的台湾,这完全是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就象美国的南北战争一样,完全是内政,无比的正义,希望美国政府和人民尊重13亿人民自己的选择,不要插手,同时也请相信中国的能力和决心,关键时刻宁愿玉石俱焚。

当时,正是纽约时间14:00,街上人群熙熙攘攘,看着满天飞舞的传单,沉浸于NMD和TMD无比安全的美国人,顿时被恐惧和沮丧包围。 已是7日3时50分,10分钟后,虢副统帅就将下达全面进攻的命令,我看得出以沉着冷静的虢老头也是不可抑制的紧张,不停的看表。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来了,我心澎湃。

三、水击三千里 直上九重天

2008年10月7日凌晨4点整,虢副主席对着麦克风一字一顿的宣布“‘龙之腾飞’战役开始”。话音刚落,成百上千枚的地对空导弹呼啸着对准早己设定的目标击去。同时,几百架战斗机几乎同时起飞,几百艘战舰立即起航,跟在地空导弹后面扑向台军的总统府、国防部、兵营、导弹阵地、雷达阵地、飞机场、港口、公路、铁路、电厂、电视台、广播电台、通信公司以及飞机、船只、战车。地对空导弹和战机、战舰上射出的导弹、炸弹,把整个台湾尤其是台北的黑夜都要绚烂。台军各个防卫系统这几天也一直在枕弋待旦,但是令他们目瞪口呆的是,看见我军战机在天空怒吼,可先进的雷达上显示的仍然是没有发现目标,情急无奈之下,只能把先进的导弹象炮弹一样向天空盲目发射,一个台军导弹部队将领承受不住压力,仰天长嚎无可抑止。我军战机每倾泻完一次弹药,又急冲冲返回大陆进行补充,来来回回,旁若无人,胜似闲亭漫步。台军的战斗机大部分都被炸毁在停机坪和机堡里面,偶尔一两架能出动的,却无跑道以供起落。好不容易有一架在高速公路上起飞,可在起飞过程中就被击落。台军导弹在第一波袭击中就已消毁殆尽,只有几十枚移动导弹保存了下来,也成了瞎子,找不到目标,发射也不成,不发射也不成。台军港口和海上巡逻的战舰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十之八九已被击沉,没被击沉的冒着滚滚浓烟动弹不得。台军的各类军营均是一片狼籍,兵士们疲于奔命,对着火红的天空不知如何应对,坦克和长短枪无奈的发射,随着天空袭来的一束火光,在爆炸声中灰飞烟灭。台湾岛山公路、铁路隔不了多远就一个巨大的弹壳,所有的运输都告停止,停在半路的运兵车上,台军军官焦急的来回跺脚。电视台、广播电台、通信公司全部被炸毁,陈水扁在总统府地下指挥所里向高将助手怒吼:动员讲话如何传播出去,如何传播出去!这时一枚钻地导弹就在离他不足50米的地方爆炸,陈水扁面前的桌子摇晃不停。国军的一个上将说:总统,这里也不安全,我们必须立即转移。陈水扁无奈地说:也只好这样了。

另一面,冲绳基地和美军舰母舰队上的司令官们正在集急的等待华盛顿的命令。华盛顿、纽约的公民群众激荡,来自中国轰炸机的传单使他们无所适从,他们聚集在白宫强烈要求政府不能为了台湾而惹火上身。白宫,拿着从街上收集来的传单,美国的总统、国务卿、国防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各军种司令官们在喃喃细雨: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中国的轰炸机长途跋涉到美国扔下传单又轻松而去,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这是所有应急预案中都没设想到的情况,政治、军事精英们也知道大陆正在进攻台湾,时间紧迫,但实在无法决策。 在满城尽被导弹袭中,谁也没有注意唯独台北民用机场的跑道没有被炸,好端端的呆在那里。在震天的喧闹中,解放军数十架大型运输机和征用的民用客机却满载着上万名最精锐的陆军官兵和包括上百辆坦克在内的各式轻重武器绕开热闹的场面悄悄的落到了台北民用机场。飞机一着地,解放军威猛的陆军就按预定方案冲向各自目标。道路他们很熟悉,已在模拟的环境中演练了很多遍,在战机的的掩护下

解放军的坦克、装甲车部队势如破竹节,台军和台湾警察根本无力抵抗。而且由于台北与外界联系的道路桥梁完全损毁,加上解放军空中封锁台军的援军完全无法增援台北,而解放军的运输机和民航飞机正源源不断把一批一批的陆军官兵和武器运到台北,到7日14时左右,解放军已有15万全副武装的精锐陆军部队到台北,而且空军1个师的部队已布置到台北民用机场。到7日15时,解放军地面部队已经完全消灭和击散台北的台军部队和警察部队,完全占领了台北各个战略要点、交通要道和机场、车站、电台、电视台、报社、电厂、自来水厂、警察局、兵营,从地下指挥所逃出的陈水扁连同各军政要员也成为了解放军的俘虏。 =fn`I=!

另一方面,海军在空军和导弹部队的配合下,已完全取得了制海权,英勇的海军陆战队从运输船上取下冲锋舟和登陆艇,在飞机火力的掩护下,冲向台军重兵把守的港口,由于我军战机完全压制了台军的火力,很快我军就占领了高雄、基隆、东港、淡水、安平、布袋、鹿港、梧栖、后龙、旧港、苏澳、花莲、台东13个主要港口,成百艘的军用运输船和上千艘民用船只载着几十万陆军部队和空、海军后勤部队及上几百万吨战备物资从这些港口登上台湾,迅速展开对顽敌的歼灭行动。 Lf7v$1

7日18时,在重新修复的台北三大电视台和各类电台、网站同时播放解放军前敌委员会书记、南京军区政委许四的劝降讲话:一、解放军60万精锐部队已完全占领台北并控制了台湾全部的战略要地,台军无法抵抗。二、我们来是为了祖国的统一和民族的兴盛,台军不应抵抗。三、祖国统一后,台湾实行高度一致,台湾的制度不变,台湾人民生活会更加幸福美满。许政委的讲话通过电视、电台、网络、报纸传遍到台湾的每一个脚落,传到每一个台湾军人和台湾人民的耳中。台军将士的斗志完全竭尽。

到7日20时,全台湾军队,或被消灭、或击散、或被俘、或投降,台湾被解放,“龙之腾飞”行动宣告成功。

50万武警、20万公务员也开始起程登台,准备全面接管台湾治安和政府。我试探着向统帅请求去台湾临时政府任职,竟然顺利的得到批准,作为台湾临时政府技术总顾问,我随同台湾临时政府主席踌躇满志地登上了去台北的战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