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呜呼


世之儒,不谙刀兵弓马之属,夸夸悬河做清谈,漫漫飞沙忘枯骨。


古之儒,圣人善射好勇子路,长吉南园思吴钩,幼安挑灯梦的卢。


儒生怎忘武,摇头晃脑,一肚酸腐,夷虏乍现,奔若豕兔,只因好逸,甘投八股,不知夷夏谁强弱,却敢扬声讨胡虏,不尚武,遂成英宗陷土木。


儒忘武,黎民苦,牛羊纵有通天理,怎教豺狼止追逐,若无汉甲北据胡,阿房广厦化灰土。圆明一炬烟且散,金陵之屠犹触目。自古平潮惟海塘,岂闻因言波涛伏。放眼环球皆虎豹,华夏焉能为麋鹿。


东海风波尚恶,汪洋孤悬疆土,愿提雄兵艨艟戍,扬帆立威炎黄骨。


(我知道阿房宫是秦朝的,但我的意思是,纵使汉朝有阿房宫那样的宫殿,没有牢固的国防,一样完蛋!)




本文内容于 2008-3-2 21:22:27 被中华铁血情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