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次下令办宴会 台籍军官勉强答应


安藤利吉是侵略中国的急先锋。1944年9月,安藤利吉到台湾出任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同年12月被日本当局任命为台湾总督。 


1945年9月初,安藤利吉考虑到日军即将被解除武装,而军中的部分台籍官兵也要离队,于是决定在台北市东门町兵营大餐厅搞个“惜别宴”。他的主张得到参谋长谏山春树中将的赞同。


事不宜迟,安藤利吉立即把总务长官须田叫来,让他迅速筹办此事,并特别嘱咐,不能让参加宴会的台籍军官与日本军官同席。


当时,日军中的台籍官兵人数并不多,对日军搞“惜别宴”,大多数台籍军官也不愿参加。他们认为,日本已经投降,台湾的日军也将听候中国政府发落,不存在“惜别”的问题。更何况,日军中的中高级军官过去根本不把台籍官兵当人看,台籍官兵对日军将领也没有好感。在这种情况下,去参加侵略者的“惜别宴”,觉得不妥。


侵台日军最后一任总督安藤利


台籍军官的代表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日方,安藤利吉非常生气,他立即召见须田,要他说服台籍官兵参加。他对须田说,台籍官兵过去受过忠君教育和武士道训练,对日本有感情,办个“惜别宴”,既可以使他们体面离队,还可加深他们对日本的留恋。


抵挡不住日军的再三邀请,台籍军官勉强答应了。这次参加惜别宴的台湾军官约50人,日军军官约100人。因日军当时尚未解除武装,参加惜别宴的日籍、台籍军官仍然穿着军装,并携带有武器。


日台军官不同桌 酒菜碗筷差别大


9月初,“惜别宴”按期举行。当台籍军官走进兵营宴会厅时,负责筹办宴会的一名日本军官让他们全部坐在左边,而日籍军官则被安排坐在大厅的右边。台籍军官坐下后,发现左右两边不但酒菜不一样,甚至连桌椅板凳和碗筷也相差甚远。于是,他们开始质问筹办宴会的日军负责人。


日本军官忙着找借口说,因为参加“惜别宴”的日方人数较多,级别也较高,所以办了两种酒菜。他们还说,尽管酒菜不一样,但意义是一样的,希望台籍军官不必计较,有吃有喝就行了。



听完日军的解释,台籍军官不能接受。他们觉得,日本人已经投降了,还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台湾人,是对台湾军官的轻蔑和侮辱。几名台籍军官不想再呆下去,便借故偷偷地溜了出去。


就在这时,一位姓林的台籍准尉“噌”地站起来,突然走到安藤利吉的席边,气愤地质问道:“这个‘惜别宴’不是我们要你们办的,我们也不愿意来,是你们非要我们参加,你们为何对我们另眼相看?”


一名日本将官见此,也马上站起来,他对林准尉大声训斥道:“你是准尉,这一桌上有大将、中将,你在长官面前要有礼貌,赶快退下去!”


林准尉火气更大了:“我们不参加这种侮辱人的宴会,我们要退席!”一些台籍军官立即跑过来声援,并继续质问日本人:“你们已经投降,为何还用这种态度对待台湾人?”


日本军官拔枪射击 双方激战十多分钟


几名日本军官见状,也围过来辩论。他们说,台籍军官级别低,在宴会上吃差一点很正常。他们还嘲笑林准尉不知天高地厚,一个准尉要与大将、中将平起平坐。另一名日本军官还讽刺说:“你闹什么呢?你将来当了大将、中将,就可与我们同吃同喝了。”日籍军官的这一席话,再次刺痛了林准尉。他忍无可忍,一怒之下操起一个酒瓶朝那名日本军官砸去。日本军官向旁边一闪,酒瓶砸到了日军的酒席上,玻璃碎片砸伤了席上的几名日军军官。


一名日本军官立即掏出手枪,朝林准尉射击,但未击中。台籍军官见日本人开枪打人,全都拔出枪来,朝着对面的日军一通扫射。宴会厅里顿时枪声大作,枪声、喊声、哭声此起彼伏,乱作一团。


安藤利吉、谏山春树、须田等日籍高级将领见势不妙,弯着腰从侧后门仓皇逃离。


双方激战10多分钟,导致宴会厅内,尸体遍地,血流成河。直到日本宪兵携带机枪和手榴弹赶来,场面才得到控制。


事后清理发现,激战双方损失惨重。日籍军官死伤30余人,台籍军官死伤20余人。有人分析说,日籍军官伤亡大,主要是因为参与战斗的台籍军官都是一线带兵的,年轻手脚快,而日籍军官,特别是那些中高级军官,平时养尊处优,反应较慢,故死得较多。


由于“惜别宴”是秘密举行的,加上日军封锁消息,所以台湾民众对这次流血事件毫不知情。直到日军撤离台湾后,事件的详情才被陆续披露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