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我想对你说

--- 雷建宏

歇歇吧,父亲.放下 你肩头扛着的梨,别急着去耕耘岁月,听听你儿子对你说说.

我在他乡倪红闪现的夜晚,向着家乡的方向颖望,父亲啊,你是否已经放下了一天的疲惫啊,正燃烧着那不值钱的水烟,就想着母亲的念叨怙那壶老酒?你是否正抱着你的外甥儿给她讲"大闹天空"的故事,一如当年抱着我一样啊?不同的是那时你风华正茂,如今你的俩鬓确实白了,父亲你老了.

当你鼓励我们早出来时候,父亲你就选择了寂寞和思念.你说我们自己会有自己的天空,其实我们很想带你们一起飞翔,你却总是担心我们幼嫩的翅膀.从此,你把喜悦分成三份;一份是你经因了的30年的土地;一份是你的孩子们;一份是你陪伴的外甥们.

每次都是我最急于想去打电话,但是我又怕拧起电话筒,我对姐姐说父亲的叮嘱太承重;妈妈的一声孩子叫得我心有一点儿痛.父亲和母亲总是在电话前说家里一切都还好;总是叮嘱注意身体,好好工作,和善为人.往往是母亲告诉我们,其实在这时节是农忙的时节,由于干旱无雨,父亲已经憔悴了很多.其实啊,父亲,你的庄稼不是那几块地,你还有你的儿子和儿媳妇,还有你的孙子.天干无雨,儿还是那么茁长的成长,我们姐妹几个在这里风调雨顺怅满食丰.我理解你对土地的感情,正如我们对工资[学习]的渴望.

父亲,我们在外面真的很好,你不用担心。灯红碌斤酒不会浸染我们盘绕大山的秉心,即使变,血管里流的是几十年代大山人淳朴而干净的血,是改变不了的.父亲,我们到是担心你们俩老,虽然你的笑声仍是那么的自信那么和蔼可亲,毕竟你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岁月的艰辛都写进了你的记忆,年少时的苦难是属于历史的悲剧,中年时的辛劳是你奋斗不熄的抗战,而老年呢?我墨燃了.养儿防老的传统的理恋,我算是儿还是女?

对父母的馋亏的疼痛,只能靠自己的劳动赚取收获来慰藉.其实啊,父亲我希望你不要那么的去拼搏了,我只是需要你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快快乐乐的心情,去享受儿子的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