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147


北京,人民大会堂,一间面积不算大,但装修很新的会议厅。

门外,工作人员正努力把一块匾额挂到门楣上面,匾额上是三个大字“琉球厅”。

门内,担任中方全权代表的政治局委员面带微笑,气定神闲地注视着对面的日方代表。

年逾七十的日本政府首席代表大田正方满脸严峻的神色,

“我承认,今天日军登陆台湾是欠妥的行动。日台共同安全防卫协定不是一个国家间有效签署的法律有效的协定。方才,鄙人已代表我国政府再三致歉,我国天皇已当面向贵国代表曾南岳先生诚恳道歉,这在日本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我们也同意并交付了本次武装冲突的赔偿,数目基本符合了贵方的想法。我们也已对外界宣布废除日台共同安全防卫协定,也公开宣布了从台湾撤军的时间表。

日本做了这么多,究竟得到了什么?”

委员继续微笑,不发一言,和蔼可亲地注视着日方代表,等待着下文。

大田先从外围入手,指出他认为的中方明显不占理的地方:“我们要从台湾撤军,是中方那些好战的军官们不让我们撤军,还在继续围攻我们伤亡了大半的第三陆军,这是不是与贵方对我们的撤军要求相违背呢?”

委员脸色一沉:“先放下屠刀,再讨论重新做人。不要手里举着屠刀,嘴里要求立地成佛。侵台日军给中国台湾军民造成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中国台湾军民能够服从中央决定,同意日本军队撤出,已经最大限度地表达了宽容大度和着眼未来的和平诚意,问题在于侵台日军迄今还没有放下武器,负隅顽抗,枪弹炮弹仍在不断射向中国军民,难道要我们不做抵抗听任屠杀,才算是有和平诚意吗?”

双方都没有去揭破那一层窗户纸:日本政府已再三命令侵台日军放下武器撤回国内,但第三陆军拒不服从命令,不仅如此,整个日本叛军都没有服从临时内阁的命令,还在疯狂攻击。 委员觉得中方不必揭破这一点。日本人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话,发展下去只会越来越被动。眼前这位代表先生能够谈的空间正在缩小,越来越小。

大田不是一个善于演戏的人。演员可以成为政治家,甚至当上总统,在文明欠发达地区的确有这个现象,不过当事者本人凭得还是政治头脑,或者还有几分演出积累的信息普及量因素,演艺本身的辅助作用却不是很大。大田此刻似乎是想表示非常地愤怒,但是这位老政治家的演艺不佳,特别是底气也不足,在委员看来,就是色厉内荏。

大田说:“那么你们的军队,为什么还在东京打仗?你们什么时候撤出东京湾?!”

委员说:“你希望我们什么时候撤出?”

短暂地沉默。大田知道这句话很难回答,可以说是日本自身面对的最大难题。一般来说,如果定义对方为侵略军,自然是毫不迟疑义愤填膺理直气壮地要求对方“立即撤军”,还可能要加上投降、赔偿之类的条件,就像中国人在台湾问题上做的那样。问题是日本不能照此办理。

第一层原因,中国方面的说法是其军队进入东京湾是日本挑起的战争行为的延续。中方这样说,符合“对侵略的反击不受国境线限制”的国际公理。而且,日本如果要求从东京湾撤军,作为挑起战事的一方——中国人说是发动侵略的一方——当然就要率先从台湾撤军,那么,日本临时内阁做得到吗?

第二层原因,日本现在有对立愈发加剧的两大势力:临时内阁方面和军方。眼下,临时内阁得到天皇首肯的法定地位,但是军方把持着军队力量的90%,而且,相当多的日本人还没想清楚,日本的当务之急是把一切外国军队都赶出去,还是尽快恢复和平和秩序?显然还有相当多的人热血还在冲击着头脑,口口声声一切外国武装退出日本,他们支持着军队在那里蛮干,他们和军队一起口口声声骂临时内阁,骂自己这些人,轻者说是“妥协误国”,重者说是“卖国求荣”是日奸、和奸,说临时内阁的政府军是侵略军麾下的伪军。这些人不懂日本的当务之急是保住根本实现和平恢复秩序,日本恢复了秩序才有自身的力量,有了力量才有可能要求美方中方这样那样,包括从日本撤军。如果日本陷入分裂和内战,一个国家不能一致对外,力量从何而言呢?就像此前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分裂局面严重削弱了中国话语权的份量一样。 日本要迅速由乱入治,必须合二为一,就是临时内阁要迅速平息叛乱,能够政治解决最好,不行的话宁可诉诸武力。但是,中国和美国都是立即承认临时内阁的大国,都在日本驻有现实而可观的力量,要依赖这些军队保住临时内阁才是现实需要,而不是让支持我们的这些力量立即退出。军方高喊的民族主义口号之下,有多少是出自借机削弱政治对手迅速夺取政权的现实考虑? 从各方军事实力来说,美军现在较弱,横田基地还有不到5000人,但是中国军队就比较强,他们派去的似乎是最精锐的部队,指挥官的指挥水平精湛,士兵作战能力高强,特别是单兵作战能力很强,武器信息化程度很高,极为先进。日本军队尝试用最大力量扑灭首批中国军队,血战一夜,付出了巨大的伤亡,只做到打坏了他们的超级战列舰,把登陆部队压缩到东京湾畔30公里方圆的小圈子内,就再难前进一步,而中国的援军已源源到来,空运能力是三、四个小时一个团,海运船队即将抵达,据悉运载着至少一个装甲师和一个重装步兵师。这样的增援力度之下,反抗没有机会,机会在于利用,利用这支军队的优势力量压倒军方,让临时内阁获取执政地位的承认,领导日本迅速恢复和平由乱入治。现实衡量之下,竟然利用中国军队是上策,死战到底只是死路一条。

第三层原因,即便恢复和平和秩序之后,就要中国军队立即走吗?我们现在是虚与委蛇等待时机,时机一成熟就让中国军队滚开,还是真的需要他们更长时间留在日本,哪一样更符合日本的根本利益? 日本不是不能接受外国军队长期驻扎。二战过后,战胜国中国应该派兵进驻,因为他们的内战未能派驻,美国人却老实不客气派驻大军,一驻就是半个多世纪,日本却利用美国驻军取得了迅速的恢复和发展。而且,今天的情形下,中国军队的长期留驻与以前的美国驻军的意义又有很大不同。自己听不懂方才军事助理讲解的种种军事技术因果,但是从根本上说,日本地缘离中国很近离美国很远,美国可以无所顾忌地使用原子弹对日本一炸再炸,中国顾忌自身却不能这样做;日本和中国的能源咽喉都被美国扼制着,两国都在竭尽全力保住相同的一条能源线路的畅通。 这层因素,大田自己还没有完全想好想通,却已隐隐感到,留驻中国军队恐怕不是权宜之计,而是日中之间一种长期的根本的战略联盟的需要。

大田先生缓缓站了起来,沉重地说:

“事情最终归结到日本如何获得可靠的能源保障?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今天的任何解决方案都是暂时的。和平,因此也是暂时的。德国在第一次大战的停战协议中被划走那么一块重要的地方,结果稳定得了嘛?还不是引起二战,又拿回去了。我们的能源保障问题不解决,事情实际上是结束不了的。如果日本付出最大诚意作出让步,你们是否支持我们收回北方四岛的领土?那上面发现了新的油田。你们是否愿意确切可行地与我们联手组建保护波斯湾-印度洋-马六甲-南中国海-台湾海峡直到日本的能源线路的护航军队,建立可靠的军事共同防卫联盟?你们是否愿意实际让出东海油田的一部分,让我们取得石油份额?

如果没有这些实际解决行动,日中之间能够实现长久的和平与坚实的合作吗?”

委员神色严肃,也慢慢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