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谁勾引了谁

记得美玲离开的夜晚天空飘着淅沥的雨点,飞机的轰鸣划破了夜空的宁静,秋雨淋湿了我衣服和头发,淋湿了我一颗伤痕累累的心。

在她上机之前,我们曾在候机厅里不顾周围的人而抱头痛哭,她喃喃地对我说:“阳阳,别哭,别哭,姐会回来看你的,姐会回来的”

我第二次为爱情留下了辛酸的泪,第一次流泪是在西安的火车站,送初恋女友去广东打工,如果说第一次为爱情流泪只是年少无知的表现,而这一次则是一个男人无奈的惋惜。

美玲离开以后的日子,我发过无数次的信息,打过无数次的电话,永远是消息发送失败的提示和电话关机的声音。

秋天的雨绵绵落下,上海再也没有我爱的人了,不是我们的爱情不够伟大,而是在家庭和世俗的阻挠下我们本身太过渺小。

我在上海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彻底失去了生活的方向,我不知道自己该走向哪里,那些曾经以为的花好月圆就被秋天冰冷的雨水淋的七零八落,剩下了那些美好的记忆在脑海中残缺不全的浮现。

如果你深深的爱过一个人,就会知道离别的痛苦,尤其是爱人一去不回,留下往事的回忆来慢慢的折磨着你。

我不怪她,不怪她不回来了,在爱的路上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不珍惜谁了。

与美玲地邂逅纯属一次意外,初恋女友离开我的一年以后,我从西北的一个城市背起行囊南下,来到这个比我家乡的城市繁华百倍的城市——上海,想在这里开始自己新的生活,怀着远大的抱负想找一份能让自己恣意发挥的工作,才发现这只是处于理想状态的雄心壮志,大上海的生活并不是那么好融入,加之初来这里被人歧视,流浪了一个多月,依旧没有找到工作,就要失望的离开这里的时候,我遇见了美玲,是她给了我第一份工作。那是中秋节的前一天,街上人很多,我却满怀忧愁的在虹口区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在一家高档商场大门前,记不清楚那家商场的名字了,一辆奥迪A6从我身边急驰过去,在我心里准备牢骚之时,脚下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女士皮包,奥迪的车门重新关了一下,大概是从车里掉出来的,我准备喊的时候车一溜烟就开上了街,那么多车混在一起,看不清楚了。捡起包,是LV的,有钱人的奢侈品,当时的心情突然好转,感慨真是大海上不留我,天留我,包沉甸甸的,一直拿到了住的地方去才打开来看,里面有一部诺基亚N71手机,一本护照,户主就是现在的美玲,一个钱包,四张VISA卡,四百多块钱现金,心想,既然被我捡到了,那就是我的了,因为我的素质的确不怎么高,大学的时候掉过手机,贴了那么多寻物启示也没有找到,既然是捡的,那我也就不还了。

不久后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想可能是失主打来的,吓得不敢接电话,直接挂掉了,接着收到一条信息:先生,你捡了我的皮包,皮包里的东西除了钱,别的对你来说并没有多大用处,我的电话里面有很多重要的资料,能把无用的东西还给我吗?如果不方便的话你把皮包放在某个地方,告知我去拿,告诉我你的银行帐号,我愿意打5000块钱过去作为感谢,谢谢。

当时我吓了一跳,对方知道是男的捡去了,会不会记起当时的情况?会想到当时从我身边开过去车门没有关好吗?我斟酌再三,决定还是还了吧,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现在的人神通广大着呢!发过去信息:你是皮包的主人吗?

那边立刻回来信息:对,我是皮包的主人,你能把皮包还给我吗?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皮包里的东西对我很重要的。

那我把皮包送到哪里?你人现在在哪里?

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了,我在虹口区,不用麻烦你了,如果方便告诉我你在哪里的话我过去去一下吧,好吗?

你具体在哪里?我也在虹口区。

东江弯路新世纪大厦,你知道吗?

东江弯路离我这里太远了,不方便过去,你有空的话自己亲自过来一趟吧,我在皇甫庄这里,在路口等你,来了你就打你这个号码吧。

那好的,我马上过去,你等我,谢谢啊。

十五分钟之后,就是我与美玲的第一次见面。

那辆奥迪车停在了路口离我三四米远的地方,街边大厦闪烁的霓虹从车身上忽悠滑过,我已经认清了下午就是这辆车从我身边经过的,但是并没有主动靠前。车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一个女人,二十多岁的模样,让我暗暗吃惊,和我年纪差不多,人家开奥迪了,我却还在为自己的工作没有着落而发愁着,我把包提在手里,她朝这边看了一眼,迟疑了片刻,但是还是不能肯定,又掏出电话来打,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才微笑着走了过来,一上来面带微笑,举止优雅的伸出手来和我要握,说:“你好,你好,谢谢你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