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四章 回忆 第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龙行健是第二天早上六点五十分被崔家人叫走的,他的左腿仍然有点瘸,林小如含着眼泪看着他消失在院门外面。深秋的早晨有着浓重的寒意,穿着薄薄单衣的林小如丝毫感觉不到寒冷。直到崔静给她披上一件斗篷才惊醒了沉思着的林小如。

“他走了?”

“嗯,他会来接我的。他从来不失信于人。”

“回屋吧,不,搬回楼上吧。”崔静让阿凤替林小如收拾东西。阿凤发现了林小如来不及收拾的带血的床单。“小如姐,怎么这么多血啊?”林小如忽然意识到什么,急急回屋,走路姿势让细心的崔静看出了些许端倪,“你们俩真是天生的一对啊,昨天他的腿受了伤,今天竟然传染给了你。”崔静本是个养在深闺的小姐,对风月之事连一知半解都够不上。但昨晚崔静来西厢看龙行健,下午意外的一跤夺去了她的初吻,当时她无论如何不敢出来搀扶倒地不起的龙行健。等林小如扶着龙行健下楼而去,平息下来的崔静却担心起龙行健的伤势来。晚饭后找好理由独自下楼来探视龙行健,却意外地发现他们早早睡下了,本欲叩门的崔静听见了林小如的大声呻吟,某些事情是无师自通的,年已十六的崔静当然猜出了里面正做什么事。羞涩与恼怒立即交替着冲击占领了崔静的心扉,使她转身离去。但早上却鬼使神差地再次来到西厢,不料龙行健竟然不告而别了。昨天的一跤竟然成了他们最后的一面。这不禁使她感慨万千,站在院子里一时间竟痴了。

崔静听见了阿凤的尖叫,但等她进屋时林小如已经收起了那块沾着她处女血的床单,她把它收起来了。崔静只是从林小如虽然红肿的眼睛和憔悴的脸色上看到了一丝淡淡的春情,使得本来就漂亮非凡的林小如有了三分成熟妇人的风情。崔静立即想到了昨晚她在窗外听见的声音,自己的脸先红了,“小如,你没事吧?”“没事。只是给你添麻烦了。崔小姐,我是个苦出身,闲不住。他走了,我不能在你家里闲吃饭。你跟太太说说,给我找个活计干吧,我不要工钱,让我吃饱饭就行。”崔静感到意外,“小如姐,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外人,你怎么说这么见外的话啊?哪天他真的来接你,还不责怪死我们家人?”崔静忽然意识到龙行健已经和父亲走上完全对立的两条道路,龙行健的成功即意味着父亲的彻底失败。想到这里,崔静立即沉默了。但随即丢开这个过于遥远的问题,“不说那些了,反正你不是我家的丫鬟,而是我的朋友,我的姐妹。走,吃早饭去。”林小如感激地对崔静说,“崔小姐,你真的很好,我能遇到你这个朋友,嗯,怎么说来着,三生有幸,是吧?我没文化,说错你不要笑我。”崔静说,“你是我见过的既漂亮又聪明的女孩,说的一点也没错。”

龙行健跟随崔家的大批家人乘坐三辆敞篷汽车出了城。在帝都东门受到了保安总局和近卫军的联合检查,因为崔群公爵也在现场,检查不算严格,清点人数,登记人名,然后就放行了,龙行健甚至没有下车。他不知道,此时距他脱难已有四个月,再严格的检查也疲倦了。他混在一群穿着大体相同的仆人中,车上放着祭祖的东西,至少不令人怀疑。龙行健看见崔群立在他的公爵轿车边和城门口的守卫军官说着什么,他们的敞篷车出了城门,崔群仍在那里站着。

清河郡距帝都180公里,帝国的千年高门清河崔氏的祖茔仍在清河,尽管族内子弟大多外出求生,大多担任政府及军队的职务,每年11月11日的祭祖大典,仍是崔氏子弟一年中的大事,成家立业的崔氏子弟没什么紧要之事是必须回清河参加祭祖大典的,大典的另一个功用就是联络族内子弟的情感,千年巨族的力量首先在于人脉,通过祭祖大典,将分散在全国四面八方的崔氏子弟聚集在祖宗的大旗之下,这本身就是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

自10月下旬,赶回清河参加祭祖的崔氏子弟涌进了清河郡,郡治清河城的大小旅馆内都住满了崔氏子弟,他们到崔氏宗祠报了名,登记后领到一个号牌,凭着号牌免费在清河城所有的饭店用餐住宿,这笔费用将在崔氏子弟的祭祖捐赠中列支。捐赠是自愿的,但表明了身份和地位,历年对家族捐赠达到一定数额的子弟会在崔氏家族元老会占据一个席位,而元老会的力量足于决定崔氏子弟的荣辱——它是家族的组织部兼最高法院。所以,每年仅靠捐赠的钱足以风光地办理祭祖大典。大典期间,崔家都对地方的公益事业多有赞助,修道路,办学校,建养老院等等等等,这更加强了崔家的声望和实力。

崔群是现任家主,名义上是崔家的现任领袖。他的到来是大事,清河的崔氏有身份的子弟、清河城的政府要员早早在城外迎接,道路经过整治和清扫,城门披红挂彩,一片喜庆气氛。坐在敞篷车里的龙行健目睹此情景,不由想起九年前和母亲到小石城的情景,就在那次,母亲被针对轩辕台的刺杀中身亡,而自己因此走上了一条血腥的道路。

打头的崔群的公爵轿车停下,崔群下车和迎接他的头面人物见面寒暄。然后上车进城,住进早已收拾好的崔氏老宅,他的家人也跟他住进老宅。当天晚上吃过晚饭,一直和龙行健在一起的管家将龙行健叫进内宅。龙行健一眼认出一身便装的段鹏,段鹏上前将龙行健抱起来转了几圈,当着外人的面不能说话,段鹏手上的力道和眼里的喜悦告诉了龙行健他此时的心情。管家低声对龙行健说,“老爷在正屋等你。”龙行健挣开段鹏的拥抱,随着管家进了崔群所居的正屋。

“请坐,”一身便装如同富家翁的崔群淡淡地指指客座,“接你的人已经来了,今晚就跟他们走吧。从此你的生死与崔家再无关系。”

龙行健没有落座,“不。我欠了崔家的大恩。”

“不必那样想。我不过是受人之托。过去的事情就忘掉吧。”崔群潇洒地一挥手。

“请崔部长放心。走出这个门,我如果不幸落入帝都之手,决不会对崔家有丝毫的牵连。如果我能活下来,必定报答崔家的大恩。”龙行健对崔群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走了。

当晚龙行健跟段鹏乘着混乱离开崔府。段鹏开着一辆军用越野车,车上放着一套军装,段鹏让龙行健换上,军服口袋里有军官证,龙行健现在变成了驻守东海郡的东海军区警卫部队的一名叫陶岳峰的银星中尉,玛南郡人。这主要是考虑到龙行健的口音,他一直带着很重的西部口音。

段鹏开车连夜离开清河。“我们的计划是从青水湖撤退,青水湖舰队的潜艇会将我们送回好望港。”

龙行健作为一个优秀的职业军人,尽管养伤与世隔绝了几个月,对局势仍有着清醒的判断。“与青水湖舰队的联系没有割断吗?”“陆路的联系当然断了,东海军区就是执行封锁任务的。但再严密的封锁也会有漏洞。放心吧。大伙儿既然可以把你从帝都弄出来,就一定能安全地将你送回好望港。”

“西面战局如何?英州战役是否真的失败了?”

“不要相信帝都的宣传。那帮家伙什么都能编出来。没有打下帝都是事实,但最多算不胜不败,咱们的中央方面军仍停在英州积蓄力量。帝都早晚被我们攻破。”

“就我们两人吗?”龙行健坐在副座上,望着黑沉沉的夜色。

“怎么可能呢?张局长派了三个组呢。一个组跟我进清河接你,他们的车在我们后面不远。另外两个组在前面的小镇等我们,诺,看见灯光了吗?就是那里。”

“辛苦弟兄们了。”龙行健喃喃道。

“见外了吧?念祖将军一直亲自掌握着你的行踪。帝都的力量全被动员起来了。从公义上说,你是殿下挂念的人,大家不敢怠慢。从私交讲,你是我们司令,我们是一同流血流汗的交情。高天成他们虽不能来,可一直惦记着你,托我向你问好呢。”

“上校他们好吗?”高天成睿智的面容出现在龙行健眼前。

“嘿。天成现在总参,已是中将了。当年的军衔都是假的。天成本来就是金星少将,因为殿下戴着少将军衔,我们自然不能僭越。所以都降衔了。包括崔煜的中校,都是假的。那时他真正的军衔是银星少将。”

“你的也是假的吧。”

“我确实是少校。我是海狼特战队的副队长。那回去敌后接殿下,海狼的弟兄们好多都死在那边了。都是我一手训练的精锐啊。想起来心揪的疼。”

“轩辕先生为什么戴少将军衔呢?”龙行健一直搞不明白。

“海军少将是先帝亲授给他的军衔。主上一直很珍视。要么不戴,要么永远是少将。”

军用越野车驶进小镇,三辆一样的军用越野车停在静无一人的街上,稍等,后面一辆车赶了上来。车里的穿着帝国军军服的士兵都跳下车来,连段鹏一共13个人,对着龙行健郑重敬礼,龙行健庄重回礼。“司令,我们赶路吧,有什么话到路上再说。”段鹏说。龙行健点头,大家分头上车,前后各两辆,将段鹏和龙行健的车夹在中间。车队驶出小镇,一路向东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