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良民

86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左右了,一缕阳光穿过蒙满灰尘的窗户斜斜照进这个小储藏间兼卧室。每天凌晨四五点上床下午三四点起床的作息很巧妙的使86身在中国,却能过上美国时间,不过也仅此而已了。他也得和成万上亿国人一样,为了生存而无止境的折腾。


一年半前,86开了这家小餐饮店,没想过发财更没想过发展,纯粹只是为了糊口。自打从学校里出来,86就开始慢慢体会到谋生的不易,在东摇西晃满城游走了三年后,终于断了那条“找个好企业从一而终”的不“与时具进”的念头,由爹妈张罗着凑了几万块钱,在长途汽车站旁开了这家小店。倒不是86不想继续混迹下去了,主要因为二十几岁的人要买一盒烟还需要向爹妈伸手要钱的行为有损于86那小小的自尊心。随着小店的开张,每天没完没了的杂事逐渐磨圆了86的棱角,而86也在生活的磨练中开始象个男人般的思考问题思索人生,很科学很直观的将一切的不如意归结为一个字:“钱”。而且,自从开了这间店后,爹妈象扔掉了一坨背了20来年的包袱,不再管86任何与经济相关的事情,断了经济脐带的86,也隐隐产生了一种类似孤儿的感觉,为了更真实的感受这种孤独,86平时干脆住到小店里,也顺便照看他的锅碗瓢盆。

睁开了眼睛,86的大脑也开始不合时宜的开始运作,将昨天因睡觉而暂时忘却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的翻了出来:这个月的水电费、环境卫生费、上礼拜赊干咸店里的木耳香菇黄花菜钱、小妮子艾艾要过生日宣称看中的一款手链……86翻身爬了起来,抓了抓已经和鸡窝没什么区别的头发走向洗手间。


半小时后,86拉开店门将新做的灯箱招牌拖到了门口的街道旁,然后返身走进四平方的充满油污的厨房,开始为傍晚的开业作准备。这里说是店,其实更象一个排挡,“大堂”满满当当塞了四张小桌子,然后所有的人在过道里相遇时就得侧身前进。在“大堂”的最里面立个大半人高的柜台就算是酒水处兼收银台了,当然,由于空间的问题,收银台不配板凳。而这收银台后面墙的另一边,就是86的厨房。来这种店吃东西的人都不会是美食家,只要该熟的弄熟而炒大肠里没发现屎,结算时价钱保持在个位或十位数上时,顾客们一般都不会提出抗议。所以,86的那点能耐也就完全能够应付下来。


一边砍着一块硬度稍逊于钢筋的咸肉,86一边思考着艾艾手链的问题,他先将手链的价格分解为鱼香肉丝的盘数,然后在脑海里将这一大堆肉丝卖给食客,最后收回一份份手链钱。这一系列的计算使86的情绪更加低落,觉得胸口有一团浊气堵得慌,忍不住抬起头来一声长啸:“千千!”


伴随着阁楼上一阵物体滚落和紧接着盘子落地碎裂的声音,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厨房的门口。“你他妈的不叫你你就不知道起床?”86的怒火因盘子的碎裂声而更加旺盛了:“每次叫你你都要弄出点事来,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要留你在这里打工!”而这个叫千千的女孩木着一张满是雀斑的脸,魂不守舍的听着86的训斥。


为什么要留她在这里打工其实86心里很清楚,毕竟在这个城市里要找个每月400块工资的劳动者几乎就是海里捞针,而且,这个千千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管86怎么咒骂从不还嘴,这让86找到了当老板的感觉和地位。但有优点就会有缺点,此女的缺点就是接受能力近乎麻木,不管86教她做什么,她从来就没顺当完成过一次,更有甚者,只要86出其不意的叫她的名字,她必将敲碎或碰落点什么,这简直就成了屡试不爽的铁律。


刚来的那段日子,86因为“千千”这个名字很是烦恼过一段时间,在86的印象中,叫千千的女孩应该天生就是美女,还是那种带有古典气质的美女,可是这位千千从头到脚就和美女绝缘,一副营养不良的身材让86深恐劳工部门因怀疑其雇佣未成年人而找茬,虽然千千的身份证上早就到了17岁;而将气质这个词和千千联系起来,简直就是笑话。86非常非常奇怪千千的父母怎么会给她取这么个名字,反复思索了一个月后,终于自认为找到了答案:“千千这个名字,仅仅是因为雀斑的原因,和古典无关。”


经过一阵杂七夹八的训斥之后,86的心情好了一点,于是吩咐千千去将门口的垃圾打扫打扫,千千也就一如既往的垂着头走了出去。


86将咸肉砍成块,然后将肉块放进水盆里浸泡。这种东西如果不放到水里泡上几个小时,无论是硬度和含盐量都不是正常人能接受的。在干完这件体力活后,86放下刀走出厨房,一眼就看见了刚才打碎的盘子依然如天女散花般很艺术的散落在阁楼楼梯下。平息的怒火又开始燃烧了,深吸一口气,86转身就准备以更高的分贝召唤千千,但转身之后却和千千碰了个面对面,“千千”喊不出口了,只能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这种滋味让86觉得很难受,但没等他说话,千千开口了:“城管把店招牌拉走了。”这句话让86顾不上继续教训千千,他侧身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


半小时后,86捏着一张罚单满脸不爽的走进了店门,却发现最靠里的一张桌子旁坐着一个人。如同汽车站火车站里常见的那一群人一样,这个人一头枯黄而脏乱的头发,穿着不知道哪个年代款式的旧衣服,一个蛇皮口袋贴着那人的身体靠在墙边。86看了看钟,还不到5点。一般在这个季节这个时间,小店里是没有顾客的,但不管怎么说,有客人提前到来总是好事。86挤出一丝笑容走过去打招呼:“师傅,您吃饭还是?”

来客抬起了头,望向86的是一双充满血丝充满疲倦同时又带有一丝不安的眼睛。

“吃饭,你这开始营业了吗?”

“开始了开始了,您要吃点什么?”

“烧个鸡块,烧个回锅牛肉,炒盘鱼杂豆腐。有吗?”

“有有!!”86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真实的笑容,这几样东西属于这种小店的高档货了,难得一个客人一次点这么多!“您先坐坐,菜马上就好。”86一边客套,一边钻进了厨房。


正当86在煤气炉子的“呼噜呼噜”声和锅与锅铲的“叮叮当当”声中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千千出现在厨房门口。86突然想起来忘记吩咐千千给客人倒茶了,正想吩咐下去,却突然发现千千那张木木的脸有点不同寻常,因为脸色发白,那些雀斑显得比平时更加刺眼。在嘴唇哆嗦了一下后,千千说出了四个字:“客人。倒了。”86一把推开千千冲到外面,那位客人倒在了桌子旁,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无神的睁着,已经不知道在看哪个地方了。86暗想不好,不能在自己店里出事,连忙吩咐千千:“快出去打个1…..”突然间86没了声音。他的眼睛紧紧的盯住了那个随着客人倒下而倒下的蛇皮口袋,从张开的袋口,86看到了红红的一张张的,那一张张的绑成了叠,那一叠叠的扎成了捆,那一捆捆的塞满了蛇皮口袋。86的脑子一阵眩晕,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回响:“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