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鹰军团原创)邯钢取经及相关趣事记

邯钢取经及相关趣事记

1995年,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持续深入发展,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大部分国有企业管理不善,产品成本居高不下,经营日趋艰难。无论是国家,还是地方政府和企业,都为之大伤脑筋,无不想尽办法扭转这种困境。此时,邯郸钢铁厂的“模拟市场核算,实行成本否决”为核心管理的经验横空出世,让全国上下眼前为之一亮。所谓“模拟市场核算”,就是以市场上能接受的产品价格为基础,往销售、生产和采购环节倒推,每个环节都优化组合,挖掘潜力,将直接成本和管理费用降低到最低点。邯郸钢铁厂以它的真实数据表明,这种办法是行之有效的,顿时全国各地兴起了学习邯钢经验的高潮,纷纷前往邯钢现场拜师学艺。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单位要求企管科派人奔赴邯钢去取真经。企管科对此事很重视,抽掉三分之二的人力去学习。呵呵!其实也就两人,因为我们科只有三个人。我和厂长助理兼科长去,副科长留守。据当时得到的消息,前往邯钢学习的基本上是各地政府和大中型企业,而我们单位是一个才三百多人的地方小企业。为避免邯钢嫌我们来头太小,而不好好接待,我通过关系,在地区经贸委开了个介绍信。

因为肩负重任,又因为这是第一次出远门,我兴奋之余,情绪也是特别高昂。做好充分准备后,在一个周日的晚上,我和科长踏上了前往邯钢的征程。

一路无话,经过一个晚上的旅程,天亮时分我们到达了邯郸市。稍事收拾,赶上班时间我们进了邯郸钢铁厂。科长年龄大,阅历丰富,还好一点。我可是第一次到这么大的企业,看看人家的规模,环境,气势,我都有点傻眼了。我们也赶得巧,此时正好河北省经贸系统在邯钢开为期一周的现场会。邯钢办公室热情接待了我们,同时安排我们一起参加这个现场会,不过食宿要自理。记得当时和我们一样情况的还有甘肃一家企业和江苏一个地方政府的人,开会前夕,主持人隆重的向大会介绍了我们这三家。嘿嘿,因为那封介绍信的缘故,在主持人的嘴里,我们竟然成了渭南地区的代表。这样也好,不用再担心他们不好好接待我们了。

三天在会上听邯钢各个部门的代表做他们的经验报告,一天时间去邯钢现场实际考察。经过这么一了解,科长和我发现,邯钢的“倒推成本法”其实也不是那么神秘的。他们的好多做法我们也在做,车间的成本核算也很严格,指标设置也相对合理,不过我们缺少只是一个提纲挈领的概念和切实可行的目标。另外,我们只重视了车间这一环节,而在采购和销售环节上,由于受到权力限制和人为因素干扰,漏洞颇多。邯钢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倒推成本法”由以厂长为首的领导小组亲自抓,各个部门都在控制之内。在这一点上,说明人家有魄力,也抓到了点子上。

新鲜东西比较多,又是我们所需要的,所以时间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四天过去了。人家的会还没开完,我们却不得不走了。因为此时全国各行业学的是邯钢经验,而在我们化工系统内部,还有一个典型,那就是山西焦化厂。同时呢,我们厂的原材料纯苯有部分也是从那儿采购的。所以,此行我们还要去那儿取点同行业的经,科长顺便也了解一下纯苯的情况。

山西焦化厂在山西临汾市洪洞县,就是那个去年出现惊天矿难的地方。我们常说的山西大槐树也在这儿,京剧《苏三起解》里唱的“洪洞县里没好人”说的还是那儿。呵呵!也算是个有名的地方了。邯郸到山西临汾没有直达车,周四晚上,我们做汽车赶到石家庄,又连夜坐火车奔太原。周五一大早到了太原后,又坐汽车去临汾。自己是年轻人,头次出远门,不光不觉得累,反倒是精神特别饱满。而我们的科长就惨了,56岁的年龄,可以说是老头了,虽然我尽量照顾,可折腾得也真是够呛。

到了洪洞县已经是下午时分了。由于担心他们周六休息办不了事,我们俩没有休息直接就奔山西焦化厂去了。

上了山西焦化厂的办公大楼三楼,我们去找办公室。楼道上,一个中年妇女和我们擦肩而过,并回头瞅了一下我们。科长看到后赶紧把头一低,小声给我说:

“小pang,那个女的我认识,要坏事了。”

我一听很是奇怪,

“成科,有你认识的人是好事呀!怎么会是坏事呢?”

“你进厂时间短,不知道。当年山西焦化厂的外欠货款特别多,咱们厂就是其中之一。他们实在是要不到,就组织了一支妇女‘讨债队’去各个地方催款。前年,这个女的带人去了咱们厂,是我接待的。因为厂里也没钱,她最后也是空手而归,很是生气。”

“那怎么办?”

“没办法,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她没有认出我来。”

也只能如此了。我们找到办公室后,刚要敲门进去,一个人出来了,正是那个中年妇女,和我们刚好打了个照面。科长汕汕地冲她点了一下头,人家扬长而去。

进到办公室,一个中年人坐那儿,看办公桌上的牌,我们断定他是主任。

听我们说明取经的来意后,主任说话了,一副官腔。大意是,他们的经验也没什么好学的,大家都差不多了云云。科长和我对视了一下,知道东窗事发了。他陪着笑脸给主任说,怎么会呢,你们可是化工部挂上号的先进企业呀!要不,把你们的管理制度送我们一套参考参考如何?

主任平静如水的又说到,

“这送嘛,是不行的。按规定,我们这些资料都是要收费的。你看,这么多资料,都是要成本的。”说着,他从柜子里拿出三大本东西来。

“那你们一套资料多少钱呢?”

“3500元!”

我们俩人彻底晕了,这么贵?不是明显在打劫吗?这趟出差我们借支的差旅费一共才一千五百元,况且现在已经花了不少。

“噢,这样呀。那我们看看你们那套资料怎么样?”科长无奈的说。

“这个是可以的,不过你们要抓紧看。今天是周五,我们下班早。再说了,我们这资料也是保密的。”

NND,现在已经四点多了,你们还要早下班,这么三大本资料,我们怎么看呢?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我们俩坐在那儿,走马观花的翻看了一便,权当了心事了。这个山西呀,人来的真是郁闷。排除掉当年我们厂欠他们的货款外,难道说这儿的人真是小九九吗?边看我边狠狠地想到。

不过总体来说,我们这趟取经之行还算是成功的,有很大的收获。

回去后,没过几天,我们地区重工业系统也开始了学习邯钢先进管理经验的活动。当听说我们厂派人去过邯钢后,重工业局决定把学习邯钢的现场会放在我们厂开,到时候地区相关领导也会参加,电视台也要做采访。为此,我们厂也仿效邯钢,成立了“学习邯钢经验领导小组”,厂长亲自出任组长,各部门一把手任副组长。在企管科下设办公室,我们科长任办公室主任,我忝任副主任,从各车间抽调得力干将任办公室成员。这下可好,我们企管科是忙得手脚朝天。

经过一番紧急筹备,重工系统的现场会就要召开了。科长找到我说,主讲由我们俩人进行,完了后,他在会场接受电视台采访,我在办公楼下面接受采访。霍霍,还要采访我,可真是没有料到。想着到时候家里的亲朋好友同学可以在地区电视台上看到自己,我心里那个美呀!干活更是卖力了。

激动之下,那天的一些细节都忘记了。只记得在办公楼下,摄像机对着我,记者把话筒递在我嘴边,让我谈感想谈经验谈邯钢,我不敢看摄像机,看记者又不自然,毕竟没经过这阵势呀!只是眼盯着话筒把自己前一个晚上精心准备的词慷慨激昂的背了一遍。

会开完了,工作和生活又恢复正常了。但我更关心的是电视台什么时候播放关于这次会议的节目,好准备给家里打个招呼呀。没想到科长找到我说:

“小pang,刚刚电视台来通知了,说是那天在办公楼下采访你的时候,摄像机没电了,你那段没有拍到。”

我一听就楞住了,这都是什么事呀?没电了还采访什么?没电你早说呀,还在那儿装模作样地拍,害得我浪费表情。没办法,这种事情也不好找领导,更不可能去找电视台算帐。否则别人怎么想我呀。

即便如此,那天播放会议新闻的时候,我还是和大家一起去看了。哈哈!TMD,电视台可真是黑,这么重要的新闻只给了2分钟不到的时间,画面还更多的是重工系统下面的各个企业厂貌,只是我们厂相对多那么几秒钟而已。至于出镜人物,全部是地区经贸委和重工局的领导,我们厂长也只是在向领导汇报工作的时候有2秒镜头闪过,至于科长呢,谁都没找到。科长似乎也是有点郁闷,和办公室主任一起在骂着电视台。估计是厂里给了记者红包了,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办事。我的心理彻底给平衡了。

邯钢经验是学回来了,可对我们厂来说,并没有取得实效。一个是我们的产品当时在市场上严重滞销,再控制成本也解决不了问题;即便是有那么一点市场,我们控制成本后的价格也要高于长江三角洲那些民营企业产品的价格。毕竟,国有企业的包袱太沉重,国家的各种税费都要交,人员冗余,还要负责离退休人员的一切。记得我们当时给西安制药厂一直供货,后来就停了。为什么?镇江一家企业产品到西安的价格比我们的车间成本还要低。我们一个车间是五十人,比人家一个厂所有的人员还要多,这怎么能竞争过呢!更重要的是,我们企业所处的环境还不能使所有人认识到邯钢经验实施所要求的一些条件,人为干扰因素比较多。因而,1997年,单位终于顶不住市场对它的要求了,先是放长假,而后是宣告破产。

在当时的情况下,不生产适销对路的产品,不减轻企业的历史包袱,不从制度上根本解决问题,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转换经营机制和经营理念,国有企业是很难走出困境的。就是放在今天也同样如此,所以我们厂学习邯钢的活动最后是不了了之。但这并不能否认邯钢经验的科学性和实用性,在具备条件的地方和企业,它照样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和效益。

这件事情其实对我的思想影响是蛮大的。至此,我才深深体会到,书本上的东西,如果不能消化吸收,是没有用处的;同样,别人先进的经验,如果一味生搬硬套,不顾自己的客观条件,也是不解决问题的。



本文内容于 2008-3-2 16:07:59 被pangjf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