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第四卷 血色记忆 第八十五章 危情

战火将军 收藏 5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URL] 第八十五章 危情 “什么,你……你要嫁给他?” 萧雯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尽管已经了解了几分妹妹的心理,但是听到这话从她十五岁的妹妹嘴里说出来,依然是十分刺耳,不太敢相信。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萧雯雯瞪着眼睛问道。她不想看到的情况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

第八十五章 危情

“什么,你……你要嫁给他?” 萧雯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尽管已经了解了几分妹妹的心理,但是听到这话从她十五岁的妹妹嘴里说出来,依然是十分刺耳,不太敢相信。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萧雯雯瞪着眼睛问道。她不想看到的情况终于发生了。

“我,我就是喜欢和他在一起,喜欢他的眼神,他能保护我,和他在一起有安全感,是他救了我。他还照顾我。”

“哦。但是他是哥哥呀,你怎么可能嫁给他,,妹妹这样不可以的,他起码比你大十岁……..”

“我觉得年龄不是问题,很多幸福的夫妻不也是差很多吗?”妹妹似乎很认真

“你们认识才几天啊,他救了你的性命,你尊敬他,喜欢他,但是这不是爱情,而是感恩。你现在还小,等你将来长大就会明白了。”

“姐姐,你不会是也喜欢上薛晗哥哥了吧。为什么你不想让我跟他在一起呢?”

“我……傻妹妹,不要瞎说,我可没有你这样的想法,但是你薛晗哥哥确实是个很优秀的男人,不过我也是把他当哥哥看的。” 萧雯雯一面小声说,一面紧张的看了看周围。

“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啊,我可没有你这么多希奇古怪的想法的。”说完摸了摸楚楚的额头。感觉还真有些发烫,一丝酸楚立刻涌上心头,想到妹妹几天来非人的经历,母亲遇害,自己被残暴的鬼子轮奸虐待,象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被狂风暴雨摧残蹂躏一样。这些惨痛的遭遇是任何一个女孩子的身心都无法承受的,何况楚楚年龄还这么小,还这么不谙世事啊。这些禽兽真是太残忍了。

现在萧雯雯感觉到自己的妹妹楚楚的神志并没有完全清楚,在她幼小稚嫩的心灵中一定是极力回避着这几天来如同噩梦般的经历,而以一个少女的天真浪漫来幻想美好和有力量的东西来和自己亲历的死亡,强暴,鲜血,惨叫。尸体,恶狼一样的鬼子,和精神与肉体上的巨大折磨和痛苦作斗争,而除了眼前的这个没有在关键时刻保护她的姐姐。在楚楚眼中这个美好和有力量的东西当然就是救她摆脱魔掌的薛晗哥哥了,这也不奇怪,现在,在楚楚心中薛晗哥哥就是她的保护神。就是她的精神依靠。这也难怪自己的妹妹。

“姐姐,我想妈妈爸爸。”楚楚可怜地说

萧雯雯一把把妹妹抱在怀里。

“是姐姐不好,让你受苦了。”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一样

突然镇上响起了刺耳的空袭警报声,“有敌机!”人们立刻陷入慌乱中。

1937年七八月以来中国大地空袭警报声从来没有间断过,炮火连天、伤痕累累。空气中,刺鼻的焦糊味和浓浓的血腥气四处弥漫着。昏暗的天空,一群群、一波波“八八式”、“九四式”、“九六式”日本战机,象饱食着中国人血肉的魔鬼,骄傲地抖动着翅膀,幽灵般在天空飞来窜去,向地面抛洒着死神的飞吻。尖厉刺耳的俯冲,撕扯着很少见到过飞机的中国士兵和百姓的神经。成吨的炸弹带着令人惊恐的嘶鸣,飞向中国守军阵地,飞向安宁的城市,飞向大路上蜂拥逃难的人群。大地在震颤中龟裂开来,横飞的血肉染得天空一片殷红。一张张扭曲变形的脸孔,一双双惊骇恐惧的眼睛,透着对这种战争利剑的恐怖。

中国再次落后了。当世界空军理论家杜黑的“空军制胜论”在世界上盛行一时时,中国的军阀、政客却在为一块块地盘、一堆堆金钱,甚至为一个女人而逼着手下的兵士你死我活地厮杀不停。蒋介石也在为稳固江山,剿灭共产党、红军而大把大把地扔着白花花的大洋。陆军在畸形地膨胀着。可空军这个被世界军事界公认为有可能主宰未来战争命运的新军种,蒋介石知道得甚至都不多,金钱自然也不会在空军上扔。当战争突然来临时,中国空军能投入作战的战机,甚至不足百架。战争还未开始,中国就已面临失去天空、失去诸多胜机的危险。日本空军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骄傲的日本空军,驾着先进的战机,掠过树梢楼顶。在他们眼里,也许只需些超低空飞行,只需些尖厉的嘶鸣,中国人便早已魂飞天外。他们似乎从未想到会有什么危险。在中国的天空飞行、作战,犹如在一片充满阳光、令人心旷神怡的绿地上散步。中国空军算什么?!他们有空军吗?!轻浮孟浪的嘲笑声中,“日本武士”飞得更低、炸得更猛、扫得更凶。执行轰炸任务,笨拙的轰炸机甚至无须驱逐机护航。他们甚至认为,中国空军此刻正躲在大后方的哪个荒郊野地里学飞行呢?!

日本空军也是残暴的。他们从不带弹回返,反正基地有的是炸弹。当然,他们不会把炸弹白白扔掉。轰炸完中国守军阵地,一堆堆多余的炸弹便在他们的笑声中飞向城市,飞向手无寸铁的中国百姓。凄厉的惨叫,横飞的血肉,化作禽兽们残忍的笑料。日本空军,就象是握住了一柄沾满鲜血的利剑,不停歇地在中国人头顶上挥舞着。他们要把这柄剑挥舞得淋漓尽致、他们要让中国人瘫软在这柄剑下。中国的天空,一时成了恶魔施展剑法的舞台。中国,一时失去了稳定、安宁的后方。中国守军,一时也被这凶狠的利剑缠住了身。在日本飞机的轰炸下上海无锡杭州的守军被炸的血肉横飞,伤亡惨重,往往没有等敌人步兵冲上来,战壕里的国人震惊、痛恨,牙咬得格格响。战区的总司令惊恼痛悔,满脑袋冒火。但是却毫无办法。中国的空军在哪里?

这并不是年轻的中国无能和怯懦避战,相反中国空军的表现是非常英勇的,然而与拥有数千架飞机日本空军相比,中国空军仅仅拥有300架杂牌飞机的全部家当,虽然有“八一三”空战的胜利,但是在巨大的消耗战面前中国空军数量劣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南京、杭州、南昌、周口……各地机场紧张、忙碌地运转开来。五颜六色、机型繁杂的霍克、道格拉斯、马丁、波因伏尔梯……频繁的升上落下,不停歇地轰炸、拦截、攻击。战果在急剧扩大,可中国战机的损耗,也以无法遏制的势头,狂升不止。护卫中国天空的神鹰,也在疲惫地拼着最后一丝气力,与强大的对手厮杀。高志航、乐以琴、刘粹刚、沈崇海、阎海文……一个又一个曾是那么令对手胆寒的神鹰,那么明亮耀眼的巨星,悲壮地从天空陨落,融入了中国的山川大地。 1937年12月4日,阴暗无光。南京城市,已被隆隆的枪炮声笼罩。南京大屠杀的恶魔、日军第6师团长谷寿夫中将正督部猛攻城东外围阵地。浓浓的血腥气已飘向城区,飘向数十万未及撤退的中国人。 

天上,中国空军尚存的最后一架E-16战机,深情地在南京上空盘桓一周后,抖抖翅膀,晃晃机身,最后告别了京城,孤独地向西飞去。地面上,失去战机的飞行员、机械师,护着被拆散的残破飞机和一堆堆破烂零件,汇入了滚滚的西迁大潮之中。 中国空军象一盏耗尽了燃油的孤灯,疲惫而无奈地熄灭了。 

中国的天空彻底裸露了!

现在这些该死的日本飞机又开始象蝗虫一样肆虐在天空。没有战斗机护航轰炸机就成群结队而出。而唯一对他们构成威胁的就是地面上的防空炮火了。

正在人们紧张的时候,传来消息,来的是日本的一架侦察机。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只见这架双人侦察机象苍蝇一样在小镇上空兜着圈子,引得地面上79师的防空火力一顿猛打,它悻悻的打了转就飞走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是这是否它预示着会招领来日本的轰炸机,谁也说不好。

空袭警报的尖叫让楚楚混身发抖,萧雯雯紧紧地抱着她,她不想让自己亲爱的妹妹再受任何伤害了。一直到日本飞机飞走了,也没有松手。

一刻钟以后空袭警报解除了。人们从惊恐中回过神来,萧雯雯安慰着受惊吓的妹妹。失去亲人的这对可怜的姐妹花现在只能在这陌生的环境中相依为命。萧雯雯暂时被安排到79师医院帮忙,吃住都在这里,为了方便她照顾妹妹,医院在特意在楚楚的病床旁,给萧雯雯安排了一张床给她住。

萧雯雯尽量通过回忆过去美好的时光让楚楚逐渐不去想精神和肉体上的痛苦。不知不觉中姐妹两聊了一下午。冬日天短,四点刚过天色就暗下来了。五点钟开饭,萧雯雯侍侯妹妹吃完饭,哄她睡着了。然后又想起薛晗可能还没有吃饭,放心不下,就又下楼来到他的房间,一进门她看见张剑秋他们一帮兄弟已经走了。房间里一名身着白色制服的护士正伺候薛晗吃完饭正在收拾餐具,抬头看见萧雯雯进来了。微笑着点点头。这也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看年龄也就十七八岁,个子虽然不高,但是皮肤细腻白嫩,五官也很周正,微笑的时候

朱唇轻启,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显得很秀气。一看就是典型的江南美少女。

“您就是萧小姐吧 晚上好。我是这里的护士,我叫周玲。院长特意安排我负责给薛营长服好务。请您放心”对方显得很有礼貌。

“你好,真是麻烦你了。” 萧雯雯笑了笑,心说这院长也是,真会安排,那么多护士不用,偏把这么个漂亮的白衣天使找来专门伺候薛晗。这让她心里酸溜溜的,不过论身材自己高过她半头,样貌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到并没有感觉受到什么太大的挑战。

“我已经给薛营长喂过饭了,药也换完了,请您放心吧。萧小姐。” 周玲依然微笑着。

“哦。你多大?”

“十八岁。”

“以后不要叫我萧小姐,我比你大两岁,叫我姐姐就好了。” 萧雯雯点点头说,这“换药喂饭”让她听着有点不舒服,现在她心理上好象本能的排斥其他女性和薛晗有亲密的身体接触。

“这,是不是太冒昧了。”

“就叫姐姐吧 不要客气,真是辛苦你了。” 萧雯雯有点不自然

“雯雯,小周的服务真的很细致周到。” 薛晗躺在床上大大咧咧地说。

“呵呵,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小周的粉面上泛起了红云。

“还臭美上了” 萧雯雯心说。任何女人在爱情面前都是自私的。

“那好吧,姐姐,高攀您了。”

“这丫头嘴还真甜。把她整天放在自己的意中人身边,让人感到不太安全。我真得看着点。” 萧雯雯心说。

“高攀什么啊。好,以后我就有两个妹妹了。” 萧雯雯嘴上说

“姐姐,妹妹我今天还真有点事情,想求你。”周铃乖巧地拉过萧雯雯的手。

“噢?什么事情啊,只要姐姐能办到就行。姐姐可没有什么本事。” 萧雯雯心里不免画了个问号。

“姐姐。我,呵,有点不好意思。” 周铃说

“说吧,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帮的上你的忙。”

“是这样,今天我第一天值班,碰巧家里有出了点事,我要和院长请假也不好意思啊,我想。我想请姐姐帮帮我,照看一下薛营长。”周玲红着脸说:“不知道可以不?”

“这....我到是有点这方面的经验,可是....”萧雯雯嘴上为难的样子。

“姐姐,我也知道这样很冒昧,不过只几个小时天亮,我就回来。可以吗?”

“院长如果知道怎么办?"

"不会的院长今天不值班,主任那里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他说只要找到人代替就可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