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台海战争打不打要看看这个人!

台海战争打不打之一,可能要“看看这个人老不老实”!

wjj0600注:战争不是一件小事,对于美国、中国,台湾来说,都是一个“很重大的负荷”,日本我们先不提,野心是1930年就有了,军国主义思想也是1850年就有了,可是它的“块头”“硬实力”就那么多一块,暂时还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除非有人“托了东条英机的梦”。

国民党如果认祖宗,是一件好事,马英九也只是属于国民党一员,如果马英九“只顾官位和竞选,不做大义”,共产党会抛弃他,国民党也会抛弃他,共产党现在要做的,就是和“国民党谈经济”,而不是和“马英九谈经济”,防止此君把经济联合带来的复苏,“揽到自己的名下”,又“借口台湾人的所谓大陆还不民主之类的小利”“拖延了中华统一大义”,另外建议中央要精研“统一后国民党和其它爱国党派的地位、是否整合、利益相关、政治体制问题以及对民进党原党员赦大部,治小部的政策问题”, 唉,难道这些小岛上的山水只能养育出“小岛式的政治人物来”?

说高尚一点,这些人“民族大义”意识太差,说实际一点,这些政治人物“考虑到了自己的利益、自己支持者也就是党派的利益”,但总体上相对与“民族利益”来说,也就是“那么一点事”,中央干脆就给他们吃个定心丸就得了:凡是爱国的党派,一律从优待遇;凡是“台独”的党派,一律自动解散,对自动退党、改变独立主张的予以赦免,政治上不予歧视,并可以选择参加爱国党派。

台海战争打不打,怎样打,中国政府绝对会以“最现实的,最负责任的、最精明的”的态度去总体考虑,马英九作为国民党的领袖,在台湾问题上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也只是台海问题的其中一个因素,也许作用很有限,也许还是个滑头,所以主要还是要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台海问题是个怎样的结局,我们拭目以待。

wjj0600注:好,赘述了很多,在于引导阅读,带着问题去阅读,更有裨益。以下内容引自与最新《联合早报》,作者居然是署名“北京 潘佳瑭”,不会是“盼佳音”吧,最后那个字的读音我不知,哈哈。真喜欢我们的zf。真希望是我们的zf。

《马英九:在模糊与清晰之间》

马英九从小在儒家文化的熏陶之下长大,家教甚严,素以“温、良、恭、俭、让”著称,在台湾民众中有很好的口碑。其父马鹤凌是资深国民党员,常以湖南名人曾国藩家书中的两句话训勉儿子:“唯天下之至诚能胜天下之至伪;唯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马英九从小就被他的父亲从很多小地方要求很多,是在典型的中国传统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以致长大以后自然而然还是那种在家中的言行模式。2005年11月,马鹤凌与世长辞,他在预先写下的遗嘱中称,“对英九最大的愿望,是要活在大家心里,要活在历史上”。马英九在他父亲的教育下,养成了勤于思考的习惯,很早就形成了强烈的爱国情感。1971年,21岁的他作为学生领袖获邀访美,在美国期间,他目睹美国华人群情激奋的“保钓”抗议示威活动,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憾。回到台湾后,他和其他学生到美日驻台“领事馆”抗议,递交抗议书,一路上高喊“日本无理,美国荒谬”的口号。后来,他在美国哈佛大学修读博士学位时,还潜心进行“保钓”理论研究,其博士论文《怒海油争:东海海床划界及外人投资之法律问题》,是台湾第一部研究钓鱼岛问题的学术论著。

在台湾政坛,马英九是一颗耀眼的政治明星。他31岁从哈佛大学博士毕业回到台湾后,任“总统府”第一局副局长、蒋经国的英文秘书。他在蒋经国身边一呆就是7年,蒋经国很喜欢他,称赞他为“没有缺陷的年轻人”,经常以“英九”直呼其名,对其关心程度“像对亲子一样”。蒋经国去世后,马英九的仕途一度坎坷,先是在李登辉亲信黄昆辉手下降级为“陆委会副主委”,后任“法务部长”,因大力查贿扫毒,得罪了黑道势力,撼动了李登辉的人脉基础,引起李登辉不满。1996年他被迫离开“法务部”,返台政大校园任教。1998年12月,他击败寻求连任的民进党候选人陈水扁,当选为台北市市长,4年后,他又击败民进党籍候选人李应元获得连任。

马英九作为国民党新生代的骨干人物,从政以来,以他的清廉、学识、涵养与阳光形象,不仅赢得了台北市民的支持,而且赢得了国民党内和岛内民众的广泛支持。2005年7月,他以72.4%的得票率击败王金平,高票当选国民党主席;在随后举行的台湾第15届县市长选举中,他率领国民党在23席中抢下14席,重挫民进党,一举奠定泛蓝共主地位。在陈水扁家族及亲信弊案频发之时,他以一贯清廉的形象,被视为最有可能终结民进党乱政、提升台湾民主和民众福祉的热门人物,一度成为岛内问鼎2008的绝佳人选,更成为民进党谋求继续执政的最大障碍。

马英九是一个比较谦和、以大局为重的政治人物。2005年国民党主席选举前,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离台赴美度假,临行前以录像方式支持王金平,一个多月后,宋楚瑜返台时,马英九主动前往机场接机,做足尊重姿态,使原本游离的马宋会得以敲定。他认为国民党没有分裂的本钱,在当选党主席后,他多次力邀王金平出任国民党第一副主席,在遭婉拒之后,他仍表示一定会拿出“最大、最强、最深”的诚意,寻求与王金平合作共治。

马英九的哲学是:“行有行规,每一行都要遵守行规。绝对不碰财与色,是政治行规,政治人物都应遵守。”从政30多年来,他给人的印象是太过“理性”,太有法律人的坚守,甚至常常显得太软弱,优柔寡断。有趣的是,他还是台湾政坛人气最旺的女性偶像,但他却不“出事”。他自嘲说:“我每天工作超过十六个小时,像是透明人,受到‘全民监督’,哪有办法弄出绯闻。”他说:“我是那种狗仔队都不愿跟踪的人。”当然,他并非心如止水,他说看到优雅的女人仍会心动,是一种“发乎情,止乎礼”的心动。他说:“我不是柳下惠,美女坐怀我还是会乱,所以唯一能做的,是不给任何美女有坐怀的机会。”据传在大学任教时,偶有女学生单独来访,“马教授”总是开着房门和窗户,让流言蜚语无孔可入。女生请他在衣服上签名时,他一定悬腕。有人在等他“出事”,他幽默地说:“我每天戒急用忍,跑步、游泳、洗冷水澡,不会出事。”

然而,“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马英九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出事”。2007年2月13日,台湾“高检署”查黑中心突然宣布他在台北市长任内的“首长特别费”案侦结,并以贪污罪起诉他(未具体求刑),企图用抹黑手法终结其政治生命。在此之前,马英九对民进党的丑恶嘴脸,对政客的政治伎俩,不是看不明白,而是不屑一顾。他自恃清廉,奉公守法,认为所谓的“特别费案”不过是“茶杯中的风暴”,查明后即可过关。在民进党的操弄下,特别费事件愈演愈烈,这桩看似平常司法事件,意在扼杀他的政治生命。马英九立即召开记者会,信守此前的承诺,宣布请辞国民党主席职务,将化悲愤为力量,正式宣布参选2008年台湾“总统”。他强调,“我一生廉洁,居然会被起诉,这比失去我的生命更痛苦”。他一再表示,“对此一无所惧,我不会被打倒,我不会被打倒”。

人们发现,以清廉自许的马英九变了,变得有点象民进党人士。于是,有人开始质疑他的立场,正如以前有人质疑他的“无能”一样。让幕后黑手始料不及的是,特别费案使马英九进一步看清了政治的险恶,看清了民主光环下的黑暗,激起了他战胜邪恶政治势力的斗志,他意识到,国民党不能输掉接下来的“总统”选战,否则台湾可能再度失去宝贵的四年,他不能坐以待毙,不能让政客的阴谋得逞,不能让民众再被蒙蔽,他必须有所改变。于是,他带领竞选团队,采取以毒攻毒、积极灵活的应对之策,开始回击民进党的人身污蔑和政治挑衅,随选举的情势改变而不断提出选举策略,这反而促成了他的转变,使他成为糜烂的民进党更加不可战胜的对手。

马英九过去被民进党攻击,却很少进行反击,这种所谓的“无能”,其实是一种理性,一种自信,一种固守。他相信民众能看清民进党的伎俩,他不屑采取民进党的那些卑劣手段,他相信社会正义和司法公正,他也知道,与无耻的民进党政客恶斗,结果往往是无疾而终,无功而返。事实也一次次证明了他的判断是正确性的。

在国亲为“319”枪击案走上街头抗争之时,马英九表现得不够积极,一些蓝营人士对他颇有微词,他只能保持沉默,因为他知道,即使他积极加入,陈水扁也不会作出让步。岛内“红衫军”倒扁运动轰轰烈烈之时,作为台北市长和国民党主席的双重身份,他没有积极参与,一些民众不理解他,民调满意度一度出现下降,施明德甚至批评他“像一个男人嘛”,他只能默默承受,因为他知道,即使他挺身而出,陈水扁也不会下台。高雄市长选举期间,民进党候选人陈菊炮制了“走路工事件”,抹黑国民党候选人黄俊英,马英九主张走法律程序,有人认为他优柔寡断,错过了最佳的反击机会,他只能淡然处之,因为他知道,作为一个政党领袖和民选市长,他必须尊重法律,被动的防守至多会失去一、两次选举,而如果采取民进党的那种抹黑、抹黄手法,或许能打败对手,但尝到甜头的国民党也可能从此沉沦,一发而不可收,使台湾政坛充斥更多的拙劣表演和政治恶斗。即使遭到“高检署”不公平的起诉,他也不放弃作为一个法律人应有的坚持,面对特别费案,他相当坦然,多次表示对自身清白有充分信心,对法庭公正有期待。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民进党人士一旦遭起诉,即使一切指控都属实,也往往指责“这是什么世界”,抨击司法不公,污蔑司法已死。

马英九是一个比较尊重民意的政治人物,他在变的同时,也有所坚持,有所不变。从他多年来的行为模式来看,他在作出重大决策时,不会逆民意而行,而是顺势而为,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于他这些年来在政坛上的总体表现,我们应予充分肯定,不必苛求太多。试想:面对不择手段的民进党,难道我们要求他以牙还牙?难道我们要求他去创作类似于谢长廷的“绯闻录音带”、陈水扁的“两颗子弹”、陈菊的“走路工”等荒诞剧本?难道我们要求他去向民众散布无耻的谎言?难道我们要求他象民进党政客那样进行肮脏龌龊的政治操弄?果真如此,政治岂不更加肮脏,民主岂不更遭践踏,民众岂不更无宁日?

在两岸关系上,马英九的立场似乎出现左右摇摆。2005年9月2日,他在接受海外媒体专访时,提出“竭力促使海峡两岸结束56年来的分裂状态,达到两岸统一”。同年12月,他在接受美国《新闻周刊》专访时表示,我们党的终极目标是统一,但我们没有时间表。目前,我们不相信任何一方准备要统一,条件尚未成熟。”至于是否“台湾和中国两个各自独立的国家并存”,他认为非常不可能。这就是民进党抨击的“终极统一论”。值得进一步观察的是,2006年1月2日,在马英九担任国民党主席6个月之后,国民党公布题为“Taiwan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ituation”(台湾政经情况)的政策说明书,有关两岸政策主张的表述是:

The KMT is opposed to the formula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propos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国民党反对中共提出的“一国两制”方案).

The KMT is opposed to the idea of ‘Taiwan independence’ promoted by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国民党反对民进党提出的“台湾独立”).

The KMT insists on maintaining the status quo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which was founded in 1912(国民党坚持维护1912年成立的中华民国之现状).

2006年2月,马英九访问欧洲期间,国民党曾经刊登“台独”可以成为台湾人民选项的广告,引发党内外的广泛质疑,这就是所谓的“台独选项论”。对此,马英九及时予以澄清,他表示,对台湾最为有利的应该是维持现状,既不追求立即统一,也不永久的分离,他在十多年就说过,现在还是这样认为,台湾有各式各样的意见,“台独”是部分台湾人士的选项,从来就不是国民党的选项。他在访问欧洲的比利时等国家时,都强调不接受“台独”。

此后马英九在多次谈话和发表的专门文章中,就两岸关系与统独问题作出了进一步论述,强调目前维持现状是台湾的最佳选择,符合台湾人民利益,即台湾不追求“法理台独”,也不和中国谈判统一,而是维持现在“中华民国”的现状。他表示,“大陆若未民主均富,台湾不会想统一,台湾人民意见不可能不听,不是哪个人、哪个党说了算,一定是全民决定,这在台湾已有共识”。

事实上,马英九关于两岸关系的论述,可以看成是一种“两岸关系发展论”,既立足眼前,又放眼长远,有完整的内涵和周延,其主线是尊重民意,有三层意思:一是充分尊重当前台湾的主流民意,维持两岸现状,没有统一时间表;二是承认“九二共识”、“两岸一中”,反对台湾独立,台湾无法独、无需独、不能独;三是尊重未来台湾的主流民意,在时机成熟时,由两岸人民决定两岸是否统一。外界之所以会有不同的解读,一种情况是不了解其论述的立足点和落脚点,另一种情况是刻意的断章取义。

当然,马英九未来的两岸政策也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他在美国访问时说:“现在台湾最迫切需要的国际空间,台湾的主体性必须受到尊重,才能化解台湾的这股闷气。假如中共再持续打压下去,不只台独分子,连我们这些人都要站出来反抗了!”他呼吁中国大陆给予台湾更多的国际空间,不要逼反台湾人,否则“后果要自负”;他支持批准国民党在立法院提出的党版特别军事预算案,用于向美国购买价值100亿美元的武器装备;他不相信“一国两制”政策,表示在大陆政治体制不民主的前提下,统一是不可能实现的;他认为中国制定《反国家分裂法》是不必要的,也是富有挑畔性的,坚定地支持与美国联盟。

我们现在很难判断马英九是否具有战略眼光、政治智慧和政治魄力。依据现有的信息判断,如果他成为台湾地区领导人,估计会承认“九二共识”,积极推动两岸经贸合作,建立两岸政治互信机制,而绝不会象陈水扁那样搞“台独”分裂活动、挑起两岸冲突,但也不会突破两岸现有的基本政治格局,因为台湾的主流民意反对他这样做。因此,他所谓的“维持现状”,很可能是在经济政策上顺势而为,在政治互动方面“安于现状”。逆民意而行从来不是他的风格,如果民意与战略发生冲突,他似乎倾向于顺应民意。

人们更关心的是,在即将到来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马英九能否胜出,能否真正成为民进党当局乱政的终结者。相对于民进党候选人谢长廷来说,马英九有明显的优势,也有不容忽视的劣势,他的优势是“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理性、清廉、务实、正直、谦和,有较高的民意支持度,其劣势是辩论技巧略逊一筹,不擅长操弄选举,而谢长廷则有苏贞昌谓之的“奸巧”,擅长辩论,更会搞选举,甚至能与陈水扁进行一番势均力敌的大比拼。让马英九如履薄冰的是,在过去十年的几次重要选战中,选情落后的民进党阵营屡次以造假手法突袭对手,而且屡屡得手,从谢长廷1998年因“绯闻录音带”抹黄吴敦义而成为高雄市长、2000年李登辉抛出“兴票案”(国民党“立委”杨吉雄举证宋楚瑜购买国民党党营“中兴事业”的票券,私吞党产)击倒宋楚瑜而使陈水扁上台、2004年陈水扁以“两颗子弹”挫败连战而获得连任、2006年陈菊以“走路工”录像带抹黑黄俊英而当选高雄市长来看,抹黑对手似乎成了民进党在选举中致胜的一大法宝。

最近民进党阵营再次以抹黑手法攻击马英九。谢长廷在民调大幅度落后的情况下,故伎重演,诬称马英九持有美国绿卡,攻击马英九不爱台湾,并以自己一手炮制的谎言为武器,紧紧咬住对方,造成马英九的支持度下降3到4个百分点。谢长廷虽然设下陷阱让老实的马英九往里面跳,但他自己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一是在马英九多次澄清之后,谢长廷仍然坚称马英九的绿卡有效,而按照美国移民法和AIT的说法,其谎言已不攻自破;二是谢长廷声称马英九留学回台后每年都赴美,藉此维持绿卡有效,而从马英九的出境记录上一查便知,谢长廷的说法完全是胡说八道。此举表明,谢长廷是一个缺乏诚信的政治人物,他根本不爱台湾,而只爱他自己,为了能上台执政,他现在欺骗民众,如果将来上台执政,在个人利益与民众利益发生冲突时,他根本不可能舍弃个人私利而去维护民众利益。因此,他用谎言骗民众,并没有达到“打马”的效果,“绿卡事件”后,马英九的支持度有所下降,主要是观望的民众比例有所上升,而谢长廷的支持度并没有升高。

马英九能否在与谢长廷的对决中胜出,关键在于这场选举是不是一场公平的竞争,是不是一场正义的竞争,是不是一场良心的竞争。在接下来的选战中,民进党阵营一定还会绞尽脑汁,使出新的怪招、损招、阴招、毒招,继续突袭马英九,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至于民进党阵营会玩出什么新花样,没有人能知道,而且下一步“打马”将会伤害马英九,还是伤了自己,是否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似乎都说不准。从特别费案来看,民众似乎更相信一贯清廉、诚实的马英九。在台湾“高检署”公布以贪污罪起诉他的当天,马英九的民意支持度不降反升,表明把造假手法用在他的身上未必奏效,甚至适得其反。在“大选”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如果民进党阵营再玩类似的小动作,更易引起选民置疑:如果马英九真的有问题,民进党阵营为什么早不提,晚不提,偏偏在此时提出来?明明是假的嘛!即使民进党阵营的抹黑伤害了马英九,究竟会有多大的杀伤力,能否让谢长廷明显落后的支持率反超马英九?都有待持续观察。

在应对策略上,马英九如果再遭谢长廷阵营诽谤、污蔑,他可以作必要的解释,但无需作太多的解释。试想:谢长廷的谎言太多,如果他散布100个谎言,难道马英九得为谢的谎言解释1000次、10000次?根本没有必要!关键是把握好三点:一是对民进党阵营的无耻谎言和恶毒攻击,马英九要及时召开记者会,作出适当反击;二是要保持轻松平和的语气,指出谢的谎言太多,根本不值得反驳,同时可安排一名语言犀利的国民党籍民意代表,揭批民进党阵营抹黑对手,完全是骗民众、骗选票,很可怜;三是转守为攻,揭露民进党为了延续贪腐政权、为了有机会继续滥权,继续制造社会冲突,在选举上不择手段,本质是打着民主的旗帜反民主,民进党是一个烂得无可救约的骗子党、流氓党、害人党。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台湾需要马英九这样一位关注民生,体察民情,为民众认真做事的领导人,需要他这样一位不会去制造矛盾、挑起冲突的领导人。他有能力赢,也输得起。如果不会出现意料之外的意外,他有望在“大选”中以明显的优势胜出。而且,他比谢长廷年轻,万一竞选失利,至少4年后还有机会,他要做的是重整旗鼓,以坚韧的意志、更大的勇气,振奋精神,继续前行。

与其他政治人物一样,我们目前还不可能完全看清马英九。从马英九几十年来一贯的作风看,他上台后会认真做事,但能有多大的作为,则需要用时间来检验。在两岸关系上,他变与不变的界线在哪里?也存在一定的模糊空间。对他来说,在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如果拿不出骄人的政绩,台湾民众可能不会再给他机会,任何伟大的理想和抱负都将成为一句空话,相信他会认真对待。时间可能改变一切,时间也将证明一切。

北京 潘佳瑭

以下是我在3月5日补充的一个材料,大家看了会有一些更直接的参考。

有关台海局势的三则海外要闻!wjj0600

wjj0600注:这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伊拉克打仗的消息,有点诧异,于是查了一些华文报刊。发现了三篇有关台海的消息,于是拿来和大家共享一下。请大家注意,除了美国和中国军力方面的消息,这三个消息的继续走势会直接影响台海局势。尤其是第一第二个。第三个也有些看头。

这三则消息具体是:

1、伊美在伊拉克的新较量 (3.4日)

2、台湾选民拒领“入联、返联”选票占多数。(3月4日)

3、李登辉谈马英九、谢长廷以及胡锦涛怎么看小马。(注意老汉奸调拨,但可以看出他也在揣摩马英九)(3月4日)

看完了是什么意见,什么看法,文明和聪明一点发表,心里有数就行。下面大家就看吧,一一摘录在下:

《伊美在伊拉克的新较量(2008-03-04)》

对于伊朗总统内贾德对伊拉克的国事访问,人们可以从多个角度予以解读,从每个角度都能看到值得玩味之处。

上世纪70年代末伊朗发生革命之后,德黑兰和巴格达之间便一直交恶,与美国的关系更是陷入困境。曾经震惊世界的美国驻伊朗大使馆人质事件,还有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都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了近30年来伊朗在中东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自我定位。

自两伊战争以来,伊朗和伊拉克一直没有正常的高层交往,因此,内贾德此次踏足巴格达,可以说是结束了一段历史,对双边关系的积极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双方是各自的重要邻国,都是回教国家,且执政者都是什叶派,彼此之间有很多共同的利益,包括在政治、经济、国家安全和地区事务上。假若两伊有朝一日建立密切的伙伴关系,那么,中东局势就有可能发生重大变化,美国以及其他大国在该地区的利益格局也会随之改变。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当年为了遏制伊朗势力的扩张,曾支持萨达姆政权与德黑兰作对,使两伊之间长期不共戴天。现在,美国在伊拉克扶持了新政府,原本也是指望两伊继续反目成仇,但没有想到的是,伊拉克总统拉巴尼竟然与美国的敌人内贾德牵手并行。内贾德在抵达巴格达之后说,“在没有独裁者的情况下访问伊拉克,是一件快事”。可以说,两伊今日之所以能够重归于好,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美国消除了萨达姆这个障碍。

在国际层面上,内贾德访问伊拉克,不仅再次凸显了美国对伊拉克事务的主导权明显削弱,而且也表明布什政府对伊朗这个“邪恶轴心”的国际封锁,无法达到自己所期望的目标。在伊朗核武争执中,美国一直希望通过强硬的制裁手段迫使德黑兰就范,但伊朗当局似乎总是能够突破封锁。而此次与伊拉克修好,是内贾德政府在和布什政府斗智斗勇中,再次打破的一个外交缺口。在理论上,伊拉克绝对是美国的势力范围,但伊朗却能够乘虚而入,这对美国是一次强烈的示威和挑战。

美国一直指责伊朗政府支持伊拉克境内的反美武装,导致伊拉克局势持续动荡。假若真是如此,伊拉克政府对内贾德的热烈欢迎,就更值得玩味。它意味着伊朗将协助伊拉克当局维持安全秩序,还是意味着反美武装势力将再次受到鼓舞?

当前,伊朗在核武问题上依然受到强大的国际压力,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继续在联合国安理会推动进一步制裁伊朗的决议案。内贾德此时访问伊拉克似乎向外部世界表明,即使新的制裁决议案获得通过,伊朗也不可能作出让步。

相互敌视了几十年的伊朗和伊拉克终于握手言和,这是中东局势中的崭新事态,它势必会给该地区局势乃至国际关系带来新的变数。但是,伊朗作为该地区的重要国家,必须对地区和平与稳定负起自己的责任。尤其是在核武问题上,伊朗在外交上寻求突围只能解决局部问题,而具有争议的核问题依然不能回避。只有诚实地遵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与联合国进行合作,伊朗才能真正改善自己的国际处境。

=================================================================================

《台湾年轻选民支持小马 台湾选民拒领“入联、返联”选票占多数》

(台北讯)《联合报》民意调查发现,台湾20至29岁年轻选民支持意向逆转,四年前总统大选有58%挺陈水扁、吕秀莲,32%支持连战、宋楚瑜,今年则是61%支持马英九、萧万长,21%支持谢长廷、苏贞昌。

虽然还有17%的受访年轻选民未表态,该报的报道说,这显示台湾年轻人比较支持民进党的选举传统,在本次选举已遭扭转。

年轻选民投票意愿不高

不过,年轻世代选民支持意向虽逆转,投票意愿并不高,仅七成想去投票,比四年前总统大选的投票意愿还低了4个百分点。

更值得关注的是,30至39岁青壮年世代,投票意愿由四年前的81%下降为73%,“降温”速度居各世代之首。

报道说,马萧及谢苏阵营如何唤起各自支持者及40岁以下世代选民的投票热情,将是选举决胜关键。

这次调查于2月29至3月1日晚间进行,成功访问1201名成年人,抽样误差在正负2.8个百分点以内。

调查还发现:

一、也跟四年前大不同的是,今年大选泛蓝支持者的投票热度比泛绿支持者高,泛蓝支持者有89%会去投票,投票热度比泛绿支持者高6个百分点。泛绿支持者投票意愿不高,对于谢苏选情,无疑是个警讯。

二、蓝绿阵营这次大选分别推动的“返联”及“入联”公投,过关机会都不大,55%民众不打算领“入联公投”票,59%拒领“返联公投”票,两案各只有29%与20%民众要领票,显示要跨过公投过关门槛,还有一段距离。

=================================================

《李登辉:马英九并非亲中反日》

(联合早报网讯)台湾中时报报道,日本最新一期的“诸君”月刊以“二○○八年台湾总统选举与海洋国家日本的命运”为题,刊载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专访。李登辉指出,这次总统大选,谢长廷如果惨败,台湾的民主化将延缓二十年,但谢若能急起直追把差距缩小,两党的旧势力将被一扫而空,可能进行大幅度的世代轮替。

李登辉在接受日本作家深田佑介专访的文章中,同时指出,“一般大致认为『马英九是亲中反日、谢长廷是反中亲日』其实是错误的看法,马英九与北京政府的关系不如外界想像中的深厚,因为离选举只剩下不到一个月,北京政府并没有邀请马英九去大陆访问”。

预测两位候选人 差距缩小

“此外,马英九在选举演说中,并没有提出对中国的外交愿景,如果背后有北京方面的指点,应该可以从他的政见中寻到一些对中外交政策的蛛丝马迹。也可能是北京政府察觉到,马英九与美国的关系比预料中深厚”。

李登辉表示,也或许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认为,谢长廷当选总统可能会比较容易和台湾打交道。胡锦涛虽然讨厌陈水扁,但是也应该希望与民进党保持交流管道。

李登辉表示,从民调结果来看,谢长廷已渐渐追赶上马英九,因此他预测两位候选人的差距将可缩小,将来两党可能会进行大幅度的世代轮替。

李登辉说,然而旅居大陆等海外的台湾人约有一百万人,这些人的票究竟会流向何方,将大大地左右形势的变化,或许会出现第三势力集结、国民党的分裂等政界重组的情况。

台湾现在需要的 不是入联

被问及对两位总统候选人的评价时,李登辉强调,“目前我不想表态说要支持哪一位候选人,因为台湾的民主主义已经根深柢固,用民主的选举选出总统就好,无需我这个老人置喙。”

对于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等问题,李登辉表示,其实台湾现在需要的并不是宣布独立或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而是守护好台湾人亲手打造的这个家园,让台湾在世界上生存下去。


本文内容于 2008-3-5 0:17:21 被kaishiba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