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剿灭 第五十五章 危机四伏

马鲁 收藏 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URL] 四人慢慢地往前走去,候正在前面洞口蹲下端起带着瞄准器的“时力”向外观察了半天,这才招招手率先从暗无天日的地下河道走了出来。四人出得洞来,头顶赫然出现的是一个大天坑,四人站立的地方正是天坑的底部,而四周都是典型的雅鲁藏布江峡谷的山系,虽然是十月底了,四面山崖上还是一片绿色环绕。 曾三山揉了揉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四人慢慢地往前走去,候正在前面洞口蹲下端起带着瞄准器的“时力”向外观察了半天,这才招招手率先从暗无天日的地下河道走了出来。四人出得洞来,头顶赫然出现的是一个大天坑,四人站立的地方正是天坑的底部,而四周都是典型的雅鲁藏布江峡谷的山系,虽然是十月底了,四面山崖上还是一片绿色环绕。

曾三山揉了揉刚出洞还不怎么适应亮光的眼睛,“猴子,我们从哪边上?”

“先休息一下,我和毛毛联系看看。”候正蹲下取出电脑,身旁的三人立刻进入警戒状态全神贯注地盯着四周。

候正打开了视频接收系统,黄寒的脸一下子冒了出来开始张牙舞爪地喊,“猴子,你给我听好了!立刻撤回桥头,增援部队不到不得擅自行动!”

候正故意打岔,“老头子呢?”

“老爷子回基地了,你小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黄寒刚说完就后悔了,这老头子不在的话候正肯定是不会听自己的话的。

“哦,毛毛。你说老爷子都不在,你激动撒?赶紧报位置!顺便看看周围有没有杂碎?”

黄寒看现在的情况也没办法,只好报出具体位置,并且把卫星能够监控到的周围的所有活动物体布局图发给了候正。候正一看图,图上除了自己小队的四个人的人形图标外其他的都是动物的图标。

“毛毛,你这个东西不会失误吧?”候正细想自己是一路跟进的,怎么会直接出来了?

“地下五十米就不能探测了。你们周围我已经确认过,没有任何人类目标!我估计如果你上次报告没错的话,你们不是走错路就是被人家的隐蔽工事骗到了!还有就是‘黑幕’这次确实是接了东突的订单。我这边有任务,你们不要再深入了!”黄寒说着就掐断了信号。

候正合上电脑,站起身看了看四周,“我们先上山!”

其他三人都听见了刚才两人的对话,也没说什么跟在候正身后保持搜索的伞翼队型直接沿着旁边没有路的山坡向背后的山崖攀去。走在前面的候正走着走着停了下来,其他三人的步话机里清楚地响起声音,“地雷!小心脚下。”

三人本来就很仔细地盯着脚下的眼睛更是仔细起来,而候正则蹲了下来把“时力”自右向左横在膝盖上,从背包侧面掏出一根像发夹一样大小的小钳子沿着挡在两棵矮灌木之间的一根不仔细看就可能被当成树枝的染过色的铁线找到了绑在灌木丛里的防步兵地雷。

“操!黑客帝国!”候正小心翼翼地拆除了地雷并且在步话机内通知三人。

“看来这群佣兵还去伊拉克跑了一趟!”水京念念有词地说。

“Matrix是打伊拉克才装备的但是不代表就非得到伊拉克才拿得到吧?”洪闻理小心翼翼地搜索着周围的草丛,“哈哈,让老子也逮到一个!你说东突这次不会破产吧?这佣兵的装备想来比我们身上的要好得多!”洪闻理蹲下小心翼翼地拆除着触发装置,突然脑后一阵风声,一个布满尖刺的竹排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直接往洪闻理后脑勺奔去,洪闻理知道不好,但是手里的雷刚拆一半不拆完很可能引起突然爆炸,就在这时,离洪闻理最近的水京向空中一伸手,只见竹排一下子硬生生地停在了空中,水京僵直着右手对着步话机招呼洪闻理,“熊,快搞定!”

洪闻理急忙低头,连额上的汗水都来不及擦掉就摆弄起手里的地雷来,其实洪闻理拆地雷只需要一分钟不到,但是没想到这是个连锁触发的陷阱。洪闻理转身向水京比了个“OK”的手势,水京仍然僵着右手示意洪闻理离开原来的位置,洪闻理赶紧沿着原路退到安全区域,水京这才一放手,竹排猛地飞出去硬生生地钉在了洪闻理刚才拆雷的地方的一颗树上。

洪闻理急忙跑过来,那颗大树却陡然抖落了一大堆树叶,从树枝上弹出了六只弓箭射向了水京和曾三山所在的位置,曾三山眼疾手快,抬手就是一串白光,就听见清脆的六声响,六只弓箭全被磕在了地上。候正急忙招呼四人别乱动,四人等了大概十分钟,见没有什么其他动静才一步一步地靠拢到一起。

曾三山首先扯过水京正在卷着的一卷什么东西一看,“我日,海豹你不可能就是靠这个鱼线救了熊哦?”

水京收起看起来像是钓鱼线的一卷丝状的东西收在一个宛如手镯的盒子里戴在手上,“你懂个屁!这是我家祖传的。”

候正打断两人的斗嘴,“别说了,我们现在的情况不怎么好啊!敌人对我们拆除地雷的时间掌握得很清楚,一定是有人给他们详细地介绍了我们训练的各个特点!”

其他三人不禁同时想起一个人,“秦轮!”

看了看大家的眼神,候正接着说,“现在敌人的基地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在山上,一个”候正指了指脚底,“则是在脚下面!但是不管在哪里,我们都得先上山!”

三人点点头,如果基地在山上,上山就能够得到主动快速围剿;如果基地在天坑底,那么在无法得到确切入口位置的情况下,从山上观察更加保险也更能发现敌情。此时的天色还早,四人一对表时间正是上午九点四十五分,四人收拾停当迅速地结成伞翼队型继续向山上前进。

经过了刚才的小事件四人更加地小心了,看到地雷一般是双人拆除双人防护,一路上碰到的所有陷阱都被一一拆除,不过因为要小心陷阱几人走了一上午了,眼看就要到十二点了还没到山顶。

“猴子,我们能个走下去怕是天黑都到不到山顶了!”曾三山看着仍然无法看到全景的天坑底部。

水京突然一把拉住曾三山示意别说话,曾三山竖起耳朵一听,多年的训练使得四人都迅速地听出有至少五个人正慢慢地穿行在附近位于下方的丛林里。候正指了指旁边一棵薄片青冈,再指了指自己,然后指了指身后的一块地上突起的大石头和一边的一个林间凹地,其他三人立刻动了起来。曾三山和水京几乎是同时跳进了凹地,而洪闻理则跑到了石头后面隐蔽起来,候正见三人准备好也一个猛子蹿到接近二十五米高的薄片青冈,因为是乔木,所以分叉不多,候正爬上才注意到但是已经可以在树上看到六个人正端着枪排成扇面向这边搜索过来,候正腾出左手从背包侧囊里掏出一根背带,将自己迅速地固定在一个十五米多的大树叉上端好了“时力”瞄准了一个看似头目的壮汉。谁知道就在这时一个毛绒绒的东西突然蹿上了候正附近的一根树枝,候正固定的树枝也被震得发出一阵声响,顿时下面的六个人有五个人都抬起了枪对着候正这个方向扣动了扳机。

洪闻理手里的“雷神”抢在这群人前面响了起来,六个人顿时倒下了三个,其余三个趴在地上被“雷神”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正好被候正一枪一个爆了两个的头,就在候正正准备给那个小头目来个爆头的时候,步话机里传来水京的喊声,“猴子!十点!”候正迅速向右后方一仰,只觉得左肩一沉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撞到整个上半身,要不是早就固定好人就直接掉下去了。候正没有等,举起手里的“时力”根本不瞄准就向着十点钟方向的一颗高大的栎树扣动了扳机。

就在候正开枪的同时,凹地里的水京和曾三山也跳了起来边绕着树跑着“之”字形边向着十点钟跑去,洪闻理解决掉六个搜索的人也提着“雷神”跳了出来隐蔽在一颗较大的乔木后观察着刚才敌人进攻的方向。

“该死!”“骷髅”透过瞄准镜清楚地看到刚才一枪只击中了候正的左肩,“他妈的怎么总是打不中这小子!”“骷髅”一边用英语骂着一边迅速地往树下爬。爬到半截就看见带来的六个人仅存的一个被洪闻理打成了马蜂窝。而曾三山和水京两个一高一矮正向着自己绕着圈跑过来。“骷髅”毕竟在海军陆战队身经百战了,迅速地用两腿夹住了树干直接仰着身子往下滑去,而手里的用得最顺手的改装过的“M99”也在同时间瞄向了正在跑动的水京,只见一颗子弹飞出枪膛却并没有飞向水京而是飞向的水京即将跑到的位置。

开完枪“骷髅”也滑到了树下,端着枪对着在跑的曾三山又是一枪,然后顶着光头向山下跑去。“骷髅”这次带六个人上山就是为了引对方进入二连的伏击阵地,虽说死了六个废物,但是任务肯定是完成了。因为曾三山已经操起“疾雨”跟了上去。

候正单手从树上滑落到地面已经是精疲力竭了,子弹仍然留在左肩,候正感到左肩膀以下已经出现了轻微的麻木,立刻强打精神打开背包自己给自己包扎起来。洪闻理冲到了稍远一点的水京旁边,此时的水京左胸心脏位置涌出的血已经染红了胸前的迷彩服,这情景把洪闻理吓了一跳,这要是正常人也就三四秒的活头了!

候正将左肩的绷带狠狠一系也跑了过来,看见水京的样子候正一把按住水京的左胸出血处一边转头对洪闻理吼到,“快!拿止血粉!”洪闻理看着候正低声说,“猴子,别这样了!正中心脏。”

候正急得回头差点给洪闻理脸上一拳,“我操!这小子心脏在右胸!快拿止血粉!”洪闻理一个激灵,条件反射一般掏出了急救包里的止血粉和消毒绷带。候正一把撕开水京的衣服,只见左胸靠近肺部的位置一个大窟窿,血水汩汩地往外冒,水京脸色发白人已经神志不清了。

洪闻理见状急忙冲到水京面前一个巴掌扇到水京脸上,“海豹!别睡!”水京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扇得牙都松了几颗,接着就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传来。候正见水京醒了,抬头说,“海豹!忍着点!”随着候正手的动作水京全身痛得一阵颤抖。不过渐渐血慢慢地止住了,候正擦了擦满头的汗看着两人说,“幸好你小子心脏在右边,他这枪也没伤到大动脉!你真他妈的走了狗屎运!不过这子弹现在取不了,等回去再说。”水京笑了笑,撑着手伸出大拇指然后急转直下,要不是看到他受伤候正真想给他来上一下。

“我操!三儿呢?”三人这才注意到周围已经不见了曾三山的踪影。

“骷髅”便往山下跑边回头,要进伏击圈时却发现只有曾三山只有一个人来顿时停下了脚步。“我操!那两个呢!”

“骷髅!你他妈停下干什么!快点引过来!”步话机里响起了“刀疤”的喊声。“骷髅”看了看后面跑着“之”字型的曾三山对着步话机说,“只引出一只豹子,是否行动?”在得到“刀疤”肯定的答复后,“骷髅”回身一枪迅速地潜入了树林里的伏击圈。

此时的曾三山可是急红了眼,亲眼看到水京中弹的曾三山以为水京是肯定牺牲了,发誓一定要抓住这狙击手给水京报仇!这时“纽扣”内突然传来了“刀疤”和“骷髅”的对话,曾三山不是傻子,立刻停下了脚步,“我日!老子让你几个伏击!”曾三山背好“疾雨”,左右手各一把“龙牙”慢慢地摸向自己测算的对方的伏击位置。轻手轻脚地到了一棵石栎后,果然看见一个身材壮硕全副武装的一看就是东突分子的家伙在探头探脑地看着前方,曾三山一下子蹿了上去,左手的“龙牙”一下割断了那家伙的喉管,旁边的石栎上顿时多了一串血迹,而右手的“龙牙”则绕过敌人的背包直接从后肋刺入肺部,不等对手软下来曾三山就直接把这倒霉的家伙拖到了树后隐蔽下来。考虑到自己对着“纽扣”喊话可能对手也能听到,曾三山取下被干掉的大个子的步话机试着吹了吹,结果毫无反应。曾三山想了想,对着自己的“纽扣”学着雪豹叫了两声,又对着大个子的叫了两声,结果后者引起刚才听到的布置伏击圈的询问。曾三山肯定了自己能收到对方的频率但是对方不能收到自己的立刻对着“纽扣”说到,“猴子,我在山下。刚才那家伙是来引我们进伏击圈的!我已经干掉一个!”

候正听到“纽扣”里的喊声知道情况不妙,转头看了看洪闻理和水京,“熊你照顾海豹!我下去看看!”“猴子!你都受伤了!让我去!”洪闻理正要起身被候正按住,“你小子只适合打攻坚,这种反伏击的还是我去。放心死不了!”候正说完晃了晃左肩显得很自在,洪闻理看了看水京点点头,抱起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极度虚弱的水京走进刚才做掩体的石头后,候正则转身向山下跑去,边跑边对着“纽扣”询问曾三山的情况。

“抓到一个活的!”曾三山一边回答候正的询问一边用军用宽带胶封住了刚才被自己打晕的家伙然后在他的腋下一点用微型电击棒一电,被封住嘴的家伙立刻蹦了起来,要不是手脚被绑得结结实实,这小子可能得撞到头顶十几米的树干。

曾三山看着对手手里旋着“龙牙”在对方的裆部来回旋动着,然后用一口标准的哈萨克语问到,“你们来了多少人?谁带的头?伏击圈具体怎么设置的?有没有狙击手?”看着对手惊恐但是仍然不松口的表情,曾三山拾起一根拇指粗的树枝,手上的“龙牙”飞快地舞动着,再看树枝已经被削成了一跟铅笔粗细,曾三山笑嘻嘻地看着俘虏的眼睛,“你不想你的老二也变成这么细吧?”俘虏的嘴里呜呜地叫着,曾三山一把揭起胶布的一头,俘虏立刻大声地喊起来,可是嘴巴刚张开曾三山马上又用胶布“啪”地一下封住了刚刚张开的嘴巴。俘虏嘴巴张开这下根本无法闭上,空气在嘴里对流着说不出的难受。

“我操!你小子虐待战俘可是违反日内瓦公约啊?”曾三山的背后响起了寻着踪迹赶到的候正的声音。

“我日!要是人人都照那个破公约,干脆不打仗算求老!”曾三山继续拿着树枝削起来,原来铅笔大小的树枝一瞬间成了一根绣花针。曾三山又把“龙牙”移到了俘虏的裆部,“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不知道你认为你的老二和铁杵有得比不?”看着俘虏眼里渐渐被惊恐完全占据,曾三山接着问,“想说了就点头!”俘虏的头立刻像鸡啄米一样狂点起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