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日军的战俘冲上去夺过机枪就跑,随后两个人扑上去抢子弹,抢到四梭子弹

1937年10月26日,淞沪战场上日军突破大场防线,中国军队腹背受敌,不得不西撤,留下八十八师二六 二 旅 五 二 四 团 一 营420余名官兵担任掩护任务,坚守苏州河以北的四行仓库,在团附(后升团长)谢晋元的指挥下激战4昼夜,打退敌人10余次进攻,毙敌200多人,取得了四行保卫战的胜利,被人民誉为 “四行孤军”、“八百壮士”。10月31日四行孤军奉命撤退后被公共租界工部局解除武装,软禁于胶州路拘留营4年,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28日日军接管拘留营,先后将330余名孤军官兵押到月浦、龙华做苦力。


1942年4月,汪伪政府为了拉拢这批孤军官兵参加 “和平运动”,将这些官兵转到南京,对外大造舆论,说这些孤军是到南京晋谒中山陵,拜祭先总理孙中山的,对此政府表示热烈欢迎。到南京后还用小包车带孤军官兵参观南京市区,发给优厚的慰劳金。但孤军官兵不为所动,拒不接受。汪伪政府恼羞成怒,将全部官兵关入老虎桥俘虏营(原江苏第一模范监狱)。老虎桥监狱是一座人间地狱,以刑罚残酷而闻名。院内 戒 备 森 严,岗 楼 耸立,高墙上有铁丝电网。日军强迫孤军做苦力,挑大粪,百般折磨。在一次冲突中士兵邓贵清用扁担将一个日兵手臂打断,日军将 整 队 孤 军包 围,以机 枪 威 吓 。 代 团 长 雷雄 毫 无 畏 惧,质 问 日军:“我们不是战俘,为 何 将 我 们作 俘 虏看?”孤军的特殊身份使日军不敢胡乱动手,所 以 对 雷 团 长 的 说 法只 好 采 取 不 了 了之 的态 度 。 事 后 日 军 进 行了报复,一次邓贵清被日军派到鼓楼做苦力时,走在一座桥上被日军用枪托活活打死。俘虏营中日军看管较严,一次12名孤军士兵越狱逃跑,跑到南京中华门时被日军抓住,日军当即用刺刀残忍地将他们全部刺死。由于战事趋紧,需征用大量劳力,同时也是为不让孤军团结在一起,实行分散看管,日军分别把孤军官兵押 往 裕 溪 口 、 杭州、孝陵卫、光华门、新不列颠等地做苦力。1942年底,敌人又从老虎桥俘虏营中派出100多人去安徽芜湖裕溪口装卸淮南煤矿的煤炭,由车上卸下再装上船。这批人中包括孤军营代团长雷雄。为便于管理,将这些人分成3个组,利用官管兵的办法,指定陈日升(连长)、杨德馀(即杨养正,排长,现仍住在重庆,92岁)、陈岂凡(排长)3人为组长,并配发袖章以示区别。他们从称煤的司秤口中打听到,裕溪口对面山上就是游击区,于是雷雄等就暗中组织以3人为单位的行动小 组 。一组负责抢轻机枪,一组负责抢步枪,一组负责逃跑路线,并约定在大逃脱行动之前,3个组长要适时把袖章脱掉,以为 信 号,一听哨音叫,统一行动。1943年春节前一天,司秤员示意,对面山上有新四军活动。孤军决定当机立断,当天行动。3个组长分别脱下袖章,示意各行动小组先有准备。下午4时收工时,日本兵扛着机枪走在前面,抢枪小组3个人按照计划跟在后面,在回集中营的叉路转弯处,突然一声哨音,紧跟日军的士兵冲上去夺过机枪就跑,随后两个人扑上去抢子弹,抢到四梭子弹,其余的行动组欲夺取走在道路两旁敌兵的武器,因有段距离,旋被敌兵发现,大家知道抢枪不成,便都向路坡滚下去。往山里方向逃奔跑了1公里多后,敌人才反应过来开始开枪追击,调动大批人马追捕,在铁路上用巡道车,公路上用汽车追赶扫射,并派步兵搜捕。孤军官兵90余人,逃到游击区时,只剩下29人了,其余的多数在脱逃途中遇难,也有少数逃散的不知下落。雷雄等29人逃到一个叫桃花乡的新四军驻地,受到了新四军的热烈欢迎,一位姓徐的指导员向他们介绍抗日形势,并且告诉他们想留在部队的可以留下,不愿意的发路费回家,同时安排最好的住房给伤员养伤,用最好的食品慰劳他们。经商议,有几个人决定留在新四军游击队,剩下的20多人继续北上。临行前新四军给每人发一套衣服、500元钱和路条,并派30多人掩护他们越过日军的封锁线。他们辗转安徽宣城,经河南,到湖北老河口时,代团长雷雄因患猩红热病死,杨德馀等4人因伤留下来,3个月后才动身去重庆。陈日升等先期到达重庆后,要求重新入伍,恢复原孤军建制。军方认为人数过少,未予批准,于是20多人便解甲归田回到各自的家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