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血战(3)

山鹰2007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哈哈……来啊,兔崽子们!”老甘长笑着,提起56班机,和着周幼平、王明荃的枪声对着下面又一次干了过去,娇艳的血花再次朵朵绽放开来,再次遭到惨痛打击的敌人这次再没有丝毫留手,在一声声冲天的兽性嗥叫中冲了上来;高射击枪,迫击炮,直射榴弹炮,同样好无顾及的向着兄弟们轰了过来,在一簇簇自己人的弹雨;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哈哈……来啊,兔崽子们!”老甘长笑着,提起56班机,和着周幼平、王明荃的枪声对着下面又一次干了过去,娇艳的血花再次朵朵绽放开来,再次遭到惨痛打击的敌人这次再没有丝毫留手,在一声声冲天的兽性嗥叫中冲了上来;高射击枪,迫击炮,直射榴弹炮,同样好无顾及的向着兄弟们轰了过来,在一簇簇自己人的弹雨;一通通自己人炮火中凶悍冲锋,不时有人在敌人的重火力之下惨叫着落了下去,但更多见了自己人血的敌人就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鲨鱼群,更加无畏的冲了上来,三波敌人,三连步兵,千余人,密密实实压在了陡坡下如海潮涌动一般向着四班和老甘冲了过来。敌人已陷入疯狂,但正是兄弟们需要的。

子弹在敌我相距不足1百余米的缓坡上激撞、交织,鲜血在不足200平米的山地上四射、飞溅;渺渺青烟里,通红的枪口喷薄着经久不绝的死亡火焰,枪枪是生命与生命的较量,弹弹是死亡对死亡的接力。

‘一寸山河一寸血’的真实演绎是4班和老甘接着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堑壕里,用敌人的鲜血浇灌祖国的大地,不到一线堑壕短短的30米几乎成了敌人不可逾越天堑。血浸透了原本干燥松软的土壤;红色的泥土裹着红色红色的泥,红色的小泥塘里淌着红色的血,红色的血涓涓流淌下去成了红色的渠;太阳是红的,炮火是红的,光秃秃的大地是红的,飞溅的血肉是红的,天地一片血色!

疯狂的敌人并没有退缩,因为被下了死命令的他们退就会面对充当督战队的重机枪和高射机枪的连番扫射,舍命向前的敌人才是他们唯一的活。就这样在付出了差不多2个排的牺牲后又一个排的敌人终于顶着自己战友尸体冲到了缓坡开阔处散开,准备跳进1线堑壕……回答他们的是72式压发地雷!

“轰!”随着几声轰然巨响,最先跳了进去的几个敌人被强大的冲击波再次抛了起来,霎那间残肢抛飞,数蓬殷红竟如喷泉一般在2米深的堑壕里涌得老高,随后跟进的敌人瞬间骇然,霎时又被窥紧的王明荃、巫刚一通横扫,惨叫着倒落下去。正这时,同样精锐的敌人迅速分成2路,冒着老甘和周幼平的密集射击,付出惨重伤亡,勇悍的在地面分从两翼猛冲过来,同时正面的敌人也怒吼着越过一线堑壕向冲了过来。情势危急!就此时,头顶仿佛传来了两声巨雷,轰然间,冒着敌人重炮的持续压制,11班的兄弟们顶着山顶不断下落的滚石,拖出100mm炮对准了两翼包抄过来的敌人来路就是两炮。

“轰!”伴着两声100mm炮的轰然炸响,两面冲在最前头的敌人根本来不及卧倒便被强大的冲击波和横飞的弹片撩倒下去。后续跟进上来的几个敌人就这一声忽地一滞,为老甘和周幼平赢得了宝贵的数秒时间。11班迅速缩了回去,与此同时敌人的120mm直射榴弹炮对准了11班的洞窟,但由于陡峭的山坡根本无法直接命中洞口,只能泄愤似的持续在调过头的高射机枪掩护下,徒劳轰击压制着。

“手榴弹!”几乎同时,老甘和周幼平大喝了声,霎时两箱苏制无柄手雷在老甘和周幼平在段炜和刘俊的共同协作下,一使劲飞快抬上堑壕,顶着敌人瓢泼似的子弹泻了下去。那两翼包抄过来的敌人一抬头,竟然看见数十枚‘菠萝’带着无不熟识的硝烟像鹅卵石似的顺着缓坡滚了下来,当即就只剩下一片惨叫。

“轰隆……”一通通密集似鼓点般炸裂开来,弹片、钢珠横飞,一蓬蓬激射四溅的血,在铁雨和硝烟里跟水枪似的艳红血线条条喷涌出来;不用说40多个敌人基无活口,随说没得被炮弹削成肉片般恐怖,但个个都是千疮百孔,身子到处破出个鹅卵大的血洞。就剩几个苟延残喘的,惨叫翻滚着顺着坡度同死尸一路摔下悬崖。两边为之一清,就只剩中路后续跟进的更多敌人顾不得目瞪口呆,兽性嘶吼着越过战壕,更加不要命的向我们冲了来。

怎么回事?别问我,问问发明‘一窝蜂’的那混蛋吧,一个木箱子,一套可组合拆分调节口径大小的木架子,加软钢丝,加小扣锁,加轮轴;真是浪费手榴弹的好家伙。这两箱下去,六连一个排的手雷的基数都快没了,真是够奢侈的。

但便是如此,敌人也毫无退缩,发了已经杀红了眼的敌人直接就从中路越过堑壕冲了过来,面对汹涌如潮汐一样挺着刺刀,在机枪掩护下飞快冲来的敌人,4班和老甘再次危如悬卵,就在被压在断墙后的李秋棠准备奋不顾身,伸出机枪射击时,上面偷偷观察着战况的10班把58高机伸出了洞窟——

“嗒嗒……”随着炒豆似的高射机枪弹顶着敌人高射机枪的疯狂火力攒射,14.5mm高射机枪子弹带着比太阳更炙人的灼热,像嗜血的蝗虫般扑腾着以摧枯拉朽之势在一群被迫密集冲锋的敌人身上肆虐着它过人的未来。霎时间,毫无掩蔽前面敌人跟割麦子似的被死神挥舞镰刀收割进了地狱,紧接着冲上来的敌人也无一幸免的被高射机枪弹巨大的威力扫得重伤倒地,被下面即时转过枪口的战友几个点射给结果了。

“告诉10班,打光一匣,马上回收;1排、2排做攻击好准备!”连长满意的放下望远镜,对王建命令道。之前的10班、11班一系列举动,都来自于他的授意。纵然要保持实力,他和四班的兄弟一样也从未放弃过李秋棠,但同样为了能守住611,他的支持也是有保留的。现在正是六连再次发威的最佳时机!

“啊……”伴着敌人猛烈的火力掩射把10班的58高机压回洞窟去,杀红了眼的敌人再次顶着兄弟们4挺枪的持续扫射红着眼睛冲中路猛冲过来。步步都是重伤,步步都是死亡,但疯狂的敌人依然勇悍不畏死的在敌人机枪的掩护下向老甘和4班战友发了排山倒海似的攻势,眼见着就要近道二线堑壕3、40米,敌人就要进入手榴弹打击的绝佳范围。压在断壁下的李秋棠再次经不住要伸出枪口射击暴力自己……

“海鹰,快!”正在正面持续向敌人射击的王明荃冲身旁给自己供弹,掩射的林海鹰大喝一声。

林海鹰再次忍不住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大叫了一声:“下地狱去吧!”,随即飞快压下了手里的起爆器。

“轰!”又是一声轰然巨响,敌人拉力器下侧,土石冲天而起,连同拉力器正形成的泥石流将正飞快向上爬的敌人全都抛落下去,严严实实盖上了一层厚土。便是有了口气挖了出来,十条命也得去脱九条。

一瞬间下面的人头涌涌的敌人一声惊叫,手忙脚乱的挖土救人;但冲到上面的敌人意识到退路已断,更奋不顾身向着距离自己不到3、40米的二线堑壕冲来。但面对他们的首先是18门苏制AM自动式82mm迫击炮的突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