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法国的点点滴滴

法国的点点滴滴



法国人的法语


确实是这样,是法语使法国人具有凝聚力。在历史上,法国曾经被划分成了若干个地区,每个地区使用的语言都不一样,比如说,布列塔尼人说的是凯尔特语、奥克语和佛兰芒语。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有它自己的方言。法国人认为,这会对国家的团结统一构成威胁,所以也就禁止在法国的学校里面讲方言。据说,在法国的学校里,如果一个孩子讲了方言,那么他就会得到一颗豆子。这颗豆子会继续传到下一个说了方言的孩子手里。到这一天结束的时候,手里拿着豆子的孩子就会遭到老师的鞭打。


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只是听说而已。但是,我们能够从中发现,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像法国一样为了专门保护自己的语言而这样的奋力抗争。在法国,有一个专门的科学院,一天到晚为了保证法语的纯正而孜孜不倦地工作。那些工作人员整日研究法语里的每一个词以确认那个词是可以被接受的。那些偷偷被人们使用的新词或者是外来词则是很有可能被无情的剔除。


近几年来,法语中的英语外来语曾经一度在法国变成了时尚,但是现在几乎都已经消亡了。有一些商业和技术领域的术语曾经都是来源于英语,这使得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大惊失色,他还曾经问到:“难道我们必须用英语给电脑下指令吗?”因此,法国人曾经一度试图通过创造一些新词汇来代替英语的外来词。但是后来,这种尝试很快就被人们放弃了。


据说,在戴高乐去世的时候,人们曾经问科沃德,在天堂里,戴高乐会和上帝聊些什么,科沃德回答:“那就要看上帝的法语讲得怎么样了。”




法国人的家庭观


法国人非常依恋自己的家庭,他们认为,血绝对是浓于水的。他们通常以自己的子女为荣,这有可能是因为多年来法国的出生率一直在下降。而现在,法国也有一些税收上面的优惠,鼓励,甚至是奖励人们多生孩子。


老人们是受到家庭成员的尊敬,而孩子们则是最受宠爱的。法国家庭的成员之间似乎存在着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祖父母、外祖父母和姑婶叔伯是十分有可能住在离直系亲属很近的地方,但是现在有一点不一样了。所以,像是一些家庭计划、节日的活动、家庭聚餐和家庭的庆典往往都是在一家几代人的共同参与讨论下完成的。


因为,法国的家长经常是在孩子还很小的时候就鼓励他们努力去表达自己的想法,所以这使得他们在七八岁的时候就成了一个非常健谈的人。法国人生活中的一件乐事就是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在同一家饭店或是在聚会上欢聚一堂。所以,家长给孩子的最大惩罚就是禁止他们参加这种类似的活动。


在法国家庭里,如果有一个男孩子对某一种家庭礼仪有轻微的违反,他的父母就会郑重其事地把他的餐位餐具从晚餐桌子上撤下来。但是,孩子们往往不会提出抗议,他们会毫无怨言地遵守要求,自己一个人在厨房里把晚饭吃完。




法国人的礼仪


说到了家庭的礼仪,就有必要说说法国人的礼仪。法国人是非常喜欢交际的,但是同时,他们也很尊重隐私。不管他们是对个人短暂的沉思默想,还是对家人相聚时的家常议论,或者是对在酒吧或咖啡厅里的单独相处,他们都会努力地保护个人隐私。


他们遵守严格的礼仪准则,在大庭广众之下决不做某些事情。比如说是,法国的男士不在大街上梳理头发,女士们不在大街上补妆,不管天气有多么得热,人们在大街上散步的时候决不会脱掉自己的外套,除非他们没穿。


无论是在地铁里还是在公共汽车上,有一些座位标明是专门留给在战争中受伤的人和孕妇坐的。假如有一个懒散闲荡、嚼着口香糖的人在这种座位上坐下来,很快就会有一个比他更适合坐下的人请他让座,而其他的乘客必定会表示一致的道义上的支持。


法国人同样尊重他人的空间,因为他们首先尊重自己的空间。在自己的空间里面,他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随时进行严密的自我监控。这倒不是怕万一有人会看见,而是因为他们假定其他人肯定都是在看着的。所以,在别的一些国家,如果碰上了交通堵塞,驾车的人为了消磨时光可能会挖挖鼻孔。但是就是在这种时候,法国的驾车人却会对着车子上的镜子仔细地打量自己,对自己的领带、头发、眉毛或者是胡须进行一番修整。这看上去虽然是很小的事,但法国人认为这很重要,他们会觉得这是个格调的问题。这也正是法国人与众不同的地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