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士兵 第一次修改稿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喂……妈的,他们连队没人接电话。”有人说。

“报告,c连确实被端了。”有人又报告。

“给我接军区特种大队,立即就去,要把他们全部都给我找回来。”有人愤怒地说道。

“是!”那人说道……

某部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哨音,一队士兵迅速集合完毕。

“同志们,一群本来应该正在接受考核接着就要下连队的士兵,将一个边防连端了,我要求大家将他们全部找回来。”有人在介绍着案情,“大家去的时候,要特别注意这五人,第一位,他接着指着一张相片介绍道,他叫宁小成,他父亲是前一线优秀指战员,他将他会的一切知识都教给了宁小成。最可恶的,是这个士兵学习能力特别强,他在半年的时间里通过自学完成了60个科目的学习,而且还针对训练教材写出自己新的心得体会,他们集训的后三个月的训练教材,用的就是他的读书笔记。而且他接受过跟你们一样的训练,最重要的,是他的智商比较高,他熟悉丛林里的一切,现在他在指挥着那群士兵;这一位,他接着介绍张健,他妈的,这也是一个军人的后代,宁小成他们两的父亲是战友,他简直就是森林里的某种东西,他对森林的熟悉程度超过了宁小成。他能够熟练使用任何一种轻重武器,而且是一个特等射手,自从他参军到部队以后开枪到现在,从来没有打过一次9环以下的成绩;这两位,是我军要培养为武术教官的苗子,一位是少林武僧;一位是八卦掌的传人,他们的身手都在你们各位之上,而且擅长使用暗器;这一位,是我们老大的孩子。大家都听清楚了吗?”他接着命令道。

“是!”那些人说道。

“出发”……

真升机随后载着这些士兵向远方飞去……

魏军连部,一片凄凉。

训练场上,40几个士兵被人用袜子塞住嘴巴以后绑在营房里的大树上、器械上。枪械库的门大大的开着,里面空无一物;战斗值班室里被人翻得乱七八糟;食堂里的食物被翻得也是乱七八糟,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食物……

人慌马乱,军犬狂叫。新来的士兵解救了这里所有的士兵。他们一个个愤怒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要求再次参战。

“他们,”有人在介绍情况,“他们抢走了我们的抢支弹药,包括各式轻重武器,还抢走了一些食物、调料;他们甚至还绑架了我们的连长跟他们的张教官。他们在四个多小时前从这里离开,向这个方向逃跑去……”那人指着地图说。

这些人认真地聆听了敌情分析,随后在军犬的带领下,向丛林纵深推进,这里的士兵中有大半数的人都加入了他们的追捕队伍……

丛林深处,军犬在四处狂叫,这提示着附近可能有人。数队士兵成战斗队型向四周散开,准备包围敌人。

“嗷、嗷……”接着四周传来军犬的呻吟声。

大家走进一看,这些军犬陷入各式陷阱里,有的已经死亡,有的动弹不得。

“妈的!”有人在队列里骂了起来,“这些人都是做什么的啊?这些陷阱我从来没有见过,大家小心。

“啊!”又是一声惨叫,有人踩到陷阱后被挂到了数十米高的树上。

“啊!”丛林里开始接着发出这样的声音,“大家小心,这里到处都是陷阱。”有人惨叫道。

“啊!”丛林深处的四周,开始不断的传来这样的惨叫声,上百人被横七竖八的吊着、挂着……

“停止搜索,我们陷入陌明的陷阱圈里了。大家都待在原地不要动。”有人命令道。

“喂!喂!我是一号,我是一号,我们需要支援。”接着有人发出了求救电报……

“请帮我接国防部军事战略指挥中心。”看见军区特种部队也奈何不了这帮小子,有人打起了求救电话。

“你好,这里是军事战略指挥中心,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助你的吗?”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是这样的,我们的特种大队士兵,陷入到一种原始攻击圈套里无法自拔,现在被困在a丛林里。”求救人如实汇报了案情。

“请问你们部队被困人员现在的具体位置在什么地方?”那个年轻人很客气,遇事也不惊慌,冷静地问道。

“他们被困在a丛林靠近c国边境的一片约5公里长宽处的树林中。”求救人接着说道。

“好的,谢谢你提供的情况,我们的专家小组随后就到!”

数小时后,丛林深处。

呈现在大家眼里的是一副凄凉的景象:所有手持现在化高尖技术装备的士兵,面对由丛林里的树木等为主要材料制作而成的陷阱圈套动弹不得,无可奈何。因为,只要有一个士兵改变了他目前被困的位置,接着就会有站在他身边的另外的士兵又被另外的陷阱束缚住。

“我研究战略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战术。”一位老者坦白地说道。

“他们是哪个部队的士兵?”接着有人问道。

“他们是一群接着就要被分到各个作战部队去的士兵。”求救人如实的说道。

“刚才我仔细的看过了这些受伤士兵的伤势,看得出来,制作陷阱的人并不想伤害他们的性命,只是想阻止他们的追捕。”另一个研究员分析道。

“何以见得!”求救人说道。

“因为,你也看见了,这些陷阱是一些狩猎陷阱,但是所有被困的士兵并没有一个人受重伤,他们只是被困住而失去了战斗力。”那个研究员接着分析道。

“我在解放前听说过这样的事,我解放军前38军特种部队在寻找‘芒人’的时候曾经遇到过这样的困惑。所有追捕官兵全部被像这样的困在森林里动弹不得,最后只有一个指挥官跟一个阻击手逃了出来。”一个老者说道,“这种陷阱被称作‘弩比’,他是生活在越南与我国云南边境原始森林里的那些‘芒人’专门制作来狩猎的陷阱;同时,他也能够抵御外族的入侵。除了制作陷阱的人,没有人能够解开这种陷阱。如果靠我们自己,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放火烧了这片森林。”他接着分析道,“不过我不明白的是,难道这些陷阱真的是‘芒人’制作的?”他接着问道。

“不是,是两个年龄还不满17岁的孩子带领38个他们的战友制作的。”求救人接着说道,“请问现在有多少人会制作这样的陷阱?”然后问道。

“我的天呀!”老者听到这里也惊讶起来,“全中国会做这种陷阱的人,除了一些‘芒人’就是之前去寻找他们的那些士兵中的那两个军人。不过我不明白的是,这两个孩子难道说他们就是那两个军人的后代?即使他们就是那两个军人的后代,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他们两的确是那两个军人的孙子,而且他们的父亲也是我部队的前优秀指挥员。我只知道这两个孩子的其中一个叫宁小成、另外一个叫张健,其它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并且他们的指挥官中之一已经被他们绑架起来一起带走了。”求救人接着说道,“刘军,过来!”他接着命令道。

“是!”刘军小跑着来到他的面前,“请首长指示。”他接着说到。

“为什么会搞成这样?他们为什么要抢枪?”被刘军称为首长的人问道。

“因为……”刘军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因为什么?”那个首长发火了,大声问道。

“他们中的一个士兵,在参加训练的过程中,曾经在二天的时间里先后有三次差点发生训练事故而死亡。”刘军小声说道。

“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宁小成?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如实汇报。”首长接着问他。

“是!”刘军说道,“因为按要求,他们的训练完全是根据实战来进行的,所以在训练的过程中,士兵的机体损伤比较严重,许多人曾经都差点在训练中死去。”他接着说。

“你说的这个损伤比例是多少?”首长接着问。

“百分之百。”刘军接着说道。

“啪!”刘军被打了一个嘴巴,“混蛋,你们几个简直就是饭桶。我告诉你,如果他今天出了什么事情,我就要把你们三个教官送上军事法庭。”首长接着大声警告道,“把陈伟给我叫来这里。”他最后说道。

陈伟接着小跑着来到这个首长面前,“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如果你今天不能将他们找出来,你明天就给我滚到军事法庭报到去。”首长大声说道。

“是!”陈伟大声回答道。

“通信员,给我接通38军b的电话。”首长接着命令道。

“是!”

随后首长在电话里将眼前的情况说给了b听。b听完以后叫大家不要着急,他有办法。然后他就挂了电话。

挂上电话,军人陷入了沉思中:“是我对不起那些战友啊!”他接着自言自语道。

“喂,是老宁吗?”接着,他打了一个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对方在电话中问道。

“我是3号。”他接着说道。

“啊!真的是你啊,你怎么会有时间给我这个老战友打电话啊?”对方在电话里激动地说道。

“我现在就派飞机去接你,我们见了面再说。”b说完就挂了电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