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当然,这些事是被严密保护下,押解法军总部的唐云扬所不知道的。此刻,已经做完一切能做的事情的唐云扬,他暂时放下了这件事。

他的脑海之中回想起来的是自己的初吻,居然是这样进行的。而接吻的一瞬间脑海之中空空如野的感觉,又充满了可以使人美妙的眩晕,也可以使人希望的发狂。

“那真是一种不好形容的感觉!”

唐云扬这时又有点埋怨自己。

“这一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这个时空旅行的终结之所,或者一个不小心,或者一个不凑巧,大约就会被枪毙。如果真死了的话,何必要吻人家那么一下……或者法国姑娘是善变的,等我被作为间谍枪毙之后,也许过不了几天就会忘掉我也说不定。”

唐云扬不久就将这件事放在脑后。

“不把没把握的仗!”

这应该说是解放军作战的一个特点,那么深受这种教育的唐云扬做起事来也不会不顾前后。实际,这看起来似乎充满了壮烈意味的举动,全都是唐云扬知道霞飞将军命令逮捕之后,迅速思考做出的决定。

因为一个危机的同时,也将面临着一个机会。正是中国那句“福祸两相倚”的名言所说明的那样。

一个绝无仅有的可以与这个时代,即将不得志的霞飞将军想见的机会。不久的将来,他将成为法国军方的替罪羊,虽然被授予元帅身份,但却没有了法军的指挥权。

作为个戎马一生的军人,虽然他似乎达到了荣耀了顶点,可有什么比一位将军,因为一次失利而被拿掉指挥权,永远不能再翻本的遭遇更加令人同情呢?

当然,这份同情与帮助是有代价的,那就是在唐云扬在这七天试验之中,为自己以及未来的中国打下的发展这路。

如果说各千里之途始于足下,那么这儿就是路开始的地方。

时光已经来到了九月下旬,天气明显冷了许多。在凡尔登的冬天,可以达到零下15摄氏度好样的低温,现在的作战室中,已经生起了壁炉。

但同时,霞飞又要参谋军官们打开作战室里的窗子。

“丧失体温是军人的大忌,但寒冷可以保持头脑的清楚,又是进行思考所必须的一个条件!”

但此刻坐在椅子上,面对着壁炉炉火的霞飞将军却完全没有进行思考的兴趣。他只是感觉到了愤怒,他仅仅不过为了对于,未来德军的主攻方向做出正确判断,而下令逮捕一个“小小的中国人”,居然就引起了如此轩然大波,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就在唐云扬在车上颠簸了两天时间里,霞飞将军在他总部中的遭遇几乎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首先,就是卡瑟.梅林措词强硬的,而且极为不满的电报。

“……一个为法国提供了射击协调器,一个向法国提供了心肺复苏术并用以营救了包括我的女儿在内的许多法国人生命的人。一个即不懂英语、也不懂法语的人中国人会是间谍。

将军阁下,我从来没有听到过比这更加毫无根据的胡乱猜测。所以我将向陆军部进行正式投诉,直至这件事得到圆满解决时为止!”

其次,又是那位极够意思的,拉菲特小队的指挥官乔杰斯.塞诺特上校的证词。

“……兹以拉菲特小队指挥官的身份证明材料:

国籍不明的亚裔男子唐云扬,在战场上救回我飞行队队员麦克.郎,并与其合作击毙德军士兵两名,并俘德军侦察军官一名,缴获摩托一辆,武器若干,军官已交宪兵押解至情报部,根据战利品由缴获者所得,下官已交由该名男子自己保管。

此人,在我营地渡过的时间非常短促,这段时间内,为飞行员救护工作进行了相当努力的工作。在敌机袭击机场时,冒着机枪射击,从燃烧的飞机中救回飞行员一名,使这名飞行员得以生还。(本书17K首发)不笑生A群:35761481

另外,据在南锡城养伤的我部飞行员麦克.郎先生报告,该人已经与美国商人合作,设计并通过实验证实,制作出可靠的射击协调器,闻此讯下官深感欣慰。这一装备标志着我们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与德国人争夺天空的控制权,因此极为重要。(这时还没有“制空权”这个概念)

然而,于今日清晨风闻此人已经被情报部派人逮捕,这个消息使下官感到非常遗憾,并同时对于情报部某些同僚的失职行为感到可笑,以及失望。

另外,由于此人被捕,射击协调器列装日期变得极不确定,已极大影响卑职所部的飞行员的士气,现将此人情况报至将军,希望将军……”

这两份电报也就罢了,一个议员一个军官,最少霞飞尊敬他们这种向自己直截了当,提出批评的电报还能接受,那么下面的电报不禁让他有点哭笑不得。

“尊敬的将军阁下,向您发这封电报实在冒昧以极。但身为一个法兰西军人,如果对于拯救自己生命人不能报以足够的感激的话,那么这将会成为法兰西军队的耻辱。

据以下所有签名者作证,自拉菲特小队押运俘虏之即……这位中国的唐先生,在战场上他是一位英勇的士兵,他与我们一位法军士兵想配合,拯救整个押运车队于极其危险的境地之中,并表现出优良的战斗素养……

在后来伤员救治之中,他又以神奇的手段,从死神手中拯救回三名法军士兵的生命。同时在野战医院当中,每天更挽救着数以十计士兵的生命。如果说世界当中有天使存在的话,那么我想这位唐先生可以担当这一职责。这是我们据有押运宪兵以及伤员肺腑之言,望将军大人……”

对于这封电报,霞飞将军心中则骂道:“妈的,我这哪里是抓到一个德军间谍,我根本是抓了一个天使,天哪,我到底抓来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当然,这第一天的电报大约也就是如此了,除了稍稍影响霞飞的胃口之外,并没有使他过多的愤怒,但第二天,他收到的电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