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社香港2月27日电/资深政论家孙庆余今天在苹果日报撰文说,科索沃宣布独立,扁政府抢先致电承认,一些独派更私心窃喜,以为科索沃模式可以复制。其实这些人都错了。别说科索沃被屠杀被迫害的当下情境不同于台湾,他们的全国团结意志绝非台湾可比,而且他们一心一意赢取世界同情,台湾却为自慰式的"入联公投"不惜得罪全世界。可以说,科索沃是一个成功的共同体,台湾则是一个失败的共同体。


所谓失败的共同体,就是不成其为共同体,追求共同体的人由于短视狭隘而亲手扼杀共同体。在老一代台湾政治人物心中,两千三百万人或台湾全体住民是一个真实整体,大家都有共同参与权及决定权,谁也不能抛弃谁或排斥谁,个人纵有反对目标,也是针对独裁者及独裁制度,而非其他。因此,彭明敏在流亡期间仍说台湾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李登辉大权在握时也一再强调生命共同体。它的意思不外:台湾共同体已经在那里,关键在于你如何去团结他们,亲近及感动他们。


互信变质就是失败


文章指出,而陈水扁及一批新独派不同,他们要抛弃"中华民国",另立"台湾国",要排斥中国人("中华民国国民"),只承认台湾人。在他们心中,"中华民国"不是"台湾国"的同类而是异类,不是"母国"而是"外国",大陆人也不是台湾人的我者而是他者。于是,台湾一分为二,名为"中华民国"共同体实为台湾共同体的真实整体走向破灭,台湾成为失败的共同体。


如何判断成功或失败的共同体?鲍曼的《共同体》一书指出,共同体与感觉有关,人需要确定性与安全,需要一个温馨的家,需要能相互依靠,有一种面对共同命运的休戚与共。依据该一标准,当大家都能分享或期待这些,就是成功的共同体;当大家的互信已经变质,某些族群被不断质疑忠诚或指摘背叛(如卖台)时,就是失败的共同体。


文章指出,科索沃共同体的成功彰显出塞尔维亚共同体的失败。原是塞尔维亚一省的科索沃,在铁托时代享有高度自治,境内阿族 (90﹪)与塞族(5﹪)相安无事,但米洛塞维奇就是有本领废除科省自治,让塞族抢走阿族工作,质疑阿族忠诚,激起阿人独立运动,然后名正言顺派兵进行族群大清洗,让科索沃沦为人间炼狱,其情形与数年前波士尼亚的族群大清洗如出一辙。


认同斗争只求胜选


除了屠杀、族群歧视、输出混乱外,没有能力面对与另一族群、另一信仰"和谐共处"的现实,在现代全球化世界秩序下,就属于失败国家,必须受到国际干预、惩罚,甚至暂时剥夺主权。阿富汗、塞尔维亚、索马里亚都是着例。陈水扁的国际麻烦制造者也是着例。而通常制造国际麻烦的失败国家,其国内必定也是失败的共同体,如扁政府要抛弃自己"国家",排斥大陆人,不断质疑另一族群的忠诚,藉口认同错误制造内部斗争。


民进党的大败有可能让他们回到台湾共同体正途,象李登辉、彭明敏当年吗?鲍曼一语道破真相:"进行认同斗争的人固然害怕失败,但更害怕最终胜利。因为奖品就在斗争中,一旦取得最终胜利,等于取消比赛,奖品也没有了。所以认同斗争永远不能结束。"民进党不惜让台湾成为失败的共同体,奖品就是选举胜利。在如此丰厚的报酬下,民进党人有可能认真接受和解共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