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六 出剑 199、登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99、登场

京城的李至忙碌到凌晨才睡下,正在担心福州的行动结果如何,很快成阳就送来了楚天放的第一份电报,营救成功,已经上了潜艇。李至这才放下悬在半空的心,赶紧去找朱慕兰通报这个好消息,得到父亲安然无恙的消息,朱慕兰喜极而泣,抱住李至就大声的哭了起来。

“慕兰不别担心,现在在我们的沿海,还没有能对潜艇造成威胁的舰艇,父亲最迟明天晚上就能回来了!”

“嗯,我这下就放心了,可以去办事了!”朱慕兰松开抱住李至的手道:“你总是很忙,当年和你一起逃荒的冬梅母女和黄老爹都想见见你呢,还有那些在美国留学的少年们,往常你每月都给他们写封信,这个月还没写,他们都在托人打听出什么事了。”

“好,你安排下!”李至苦恼道:“这些天实在太忙了,原本设想都很顺利,不料半路杀出个劳禄,搞的天下大乱。现在是各方势力登场的时候了,能不忙吗?国内就不少,那些兴中会人员,能为国为民考虑的还好说,怕的就是那些一心要个人权势和地位的乘机作乱,对他们轻不得重不得,伤脑筋啊!”

“我们都会支持你的!”朱慕兰温柔的靠在李至身边道:“我们的同志里面很多都是义和拳的师兄弟和朋友,他们绝不会让任何人做对你不利的事。”

李至听了,警惕的说道:“我听说军队和政府有很不好的现象,那就是拉帮结派!军队是义和拳派系占优势,政府和党内是外来派占优势,这中风气和思想非常危险!你可得小心了,不能参与,更不能鼓动!对和你联系较多的人要规劝,要不,会让我们的事业毁于一旦的!”

李至声色俱厉的话把朱慕兰吓了一跳:“有这么吓人吗?我会注意的。不过不管什么派,不都是听你的指挥吗?他们对你可没有二心!”

“那更要不得!我们是要共和,要民主,不是我个人要当皇帝!”李至摇摇头道:“我最多把过渡期撑过去,来自于平民再回归于平民,不能搞世袭、也不能搞终身制!”

朱慕兰噘嘴道:“反正大家都听你的,到时候你想怎么着还不是由得你?”

李至听的直摇头,看来这代人的思想要想真正的转变,还任重而道远啊,这些自己身边的人尚且还是家天下的思想,那些老百姓只怕更严重!自己那个时代的常识,到这个时代就成了离经叛道,看来加强下一代的教育刻不容缓!

回到办公室的李至接到了朱全的第二封电报,知道了他们的计划,考虑下后,提笔在电报上批复:“随机应变,甚好!予以嘉奖。令海军加快进度,尽快赶赴福州。”

天津的租界内,各国领事正在应该大使窦纳乐的召集下在应该大使馆内开会,商议应对中国目前局势的方法。

“各位尊敬的绅士们,大家都知道,中国目前发生了革命,而这个革命的领导者,正式我们非常熟悉的黄得福!”窦纳乐站在园桌前发表着意见:“现在满清朝廷基本可以宣告垮台,按目前的实力来看,黄夺取中国的政权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现在我们面临的难题在于,这个黄得福是个非常具有立场和强硬的人,在不久前发生在远东的战争我们就可以看出来。那么,他会如何处理我们与满清签订的条约,我们在中国的利益能否得到延续和认可呢?相信这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所以我认为,我们非常有必要形成一致的意见,以便给他们施加压力。”

美国大使约翰站起来道:“这个帝国的人民如果选择共和的话,我想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选择,说实话,这个国家由谁担任首脑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我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只要不损害我们的利益,管他们怎么革命!首先要做的,是保护我们侨民的安全,应该通知黄得福和其他的官员,不得侵害侨民,否则将面临我们强烈的反应。”

其他大使纷纷表示同意,很快就形成了第一个决议。窦纳乐不甘心的说道:“那么我们的利益怎么办?满清朝廷已经垮台,我们还有上亿两白银的赔款怎么办?”

日本大使腾森点点头道:“我们支持英国的意见,应该让黄得福拿出满意的答复。”

俄国大使直接站起来吼道:“黄得福以及他的党派都是野蛮的人,我们应该一起出兵,将他们从京城赶走,否则,我们的银子是要不回来的!”

“估计只是你们俄国的要不回来吧?”约翰鄙视的看着俄国大使:“据我所知,你们还有数万的战俘被关押,不能赎买回去!那些可怜的孩子要么加入雇佣军为自己拼命,要么在服苦役,你们的赔款还不够赎买那些战俘!凭什么要我们为你们流血?凭什么你认为我们能轻易战胜他们?”

俄国大使被刺了一下,灰溜溜的坐下不再开口。德国大使开口道:“黄得福是个开明的领袖,不排外、不仇视外国人,而且他还是个优秀的商人,与他交往并不会太难,为什么我们不互相接触下呢?”

窦纳乐自然知道黄得福和德国私下的关系不错,难怪德国人会帮忙说话,看来想借其它国家的力来打击东北军是不大可能的。只好退而求其次:“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表示对中国的局势严重关切呢?另外,我提议,即使黄得福取得了中国的政权,我们也要采取共同立场,即只要我们任何一个国家没有达成协议,对他们都不予承认。”

讨论半天后,美国和德国大使表示要听从政府的意见,其它的小国家自然是以英国为首,日本当然巴不得李至倒霉,俄国是有心无力。最后,大使联席会议形成了一个共同声明:一是要各方保护外国人的安全,二是表示对中国局势的严重关切,三是在局势没有确定前,各方都要尊重洋人在中国的特殊利益。

这个声明送到蒋秋长手上的时候,蒋秋长半是高兴半是气愤,高兴的是洋人不会齐心协力对付这边,气愤的是洋人俨然以太上皇自居,对中国的事指手画脚,堂堂一个中国,居然自己的事也要看洋人的态度!

不过李至却很满意,劝慰蒋秋长道:“蒋兄,已经很不错了!这么多年,这应该是最温柔的声明了,这证明一是我们的实力使然,二是分化列强的做法初步见效了!任重而道远,慢慢来,急不得!”

接到命令的海军运输舰队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同时也明白了现在福州的局势。一军军长潘卫和巡洋舰的舰长站在指挥台内,和指挥舰队的萨镇冰一起看着窗外的大海。

“萨老,我们什么时候能到福州?”

“明天中午以前,”萨镇冰回答道:“据情报部门通知,英国在香港的舰艇已经到了上海,并且在4小时前从上海码头开出,估计是奔我们来的。”

“这些强盗!”潘卫气愤的骂道:“掠夺我们那么多还不够,还要阻扰我们的行动!总一天,要他们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萨镇冰冷冷的回答道:“李至已经通知我们,只要英国人敢来阻扰,我们就以牙还牙!拿出我们的气势和勇气,为我们的子孙和同仁们做出应有的榜样。”

“好!”潘卫握住萨镇冰的手:“萨老,不管怎么样,我们与你同在!”

舰队在海上航行几小时后,左侧的新护卫舰发来电报,前方40海里发现目标,初步判断为护卫舰。萨镇冰听了,低头轻声对潘卫道:“我们的护卫舰上装了新型的雷达,能看见远处的舰艇,这东西还真管用,不但能看见,还能测出距离,这对咱海军可是要命的宝贝!”

“我也听说过,不过是绝密,所以不太清楚,为什么不在每个舰艇上都装一个呢?”潘卫奇怪的问道。

“现在性能还不行,开机要好几分钟,而且风浪过大或炮战的时候时常失灵,”萨镇冰回答道:“现在还在测试改进中!不过我们自用的战列舰上将全部装备这种雷达。”

舰队提高了警戒级别,巡洋舰和护卫舰等6艘舰艇以及12艘鱼雷艇排列成菱形,将运送陆军的客货船围在中间,向福州方向继续进发。二小时后,双方在海面相遇,了望塔上的海军战士不断的报告着敌舰的动向。

“敌舰发来旗语,说前方海域正在进行军事演习,要我们返航!以免发生误会!”

“去他妈的误会!”萨镇冰愤怒的骂道:“回复,这是我们中国的领海,让他们让路!”

“报告,敌舰回复,大英帝国舰炮所覆盖的地方,都是他们的领海!”

“回复,我们也有舰炮,这是我们的领海!”

“报告,敌舰回复,中国没有海军,请我们回自己的澡盆去,那才是我们该待的地方!”

“回复,澡盆内出来的舰队将继续前进!”萨镇冰铁青着脸,将握在手里的铅笔捏成几截!转头对指挥台内的海军官兵吼道:“听到了吗?这就是洋人对我们的看法,这就是海洋上的规则!我们是澡盆内的海军!今天,英国人羞辱了我们,明天,明天怎么办?让他们继续羞辱我们的下一代吗?知耻而后勇!从现在开始、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必须洗刷掉我们身上的印记!我们要告诉全世界――我们是驰骋大洋的中国海军!”

“是!”指挥台内的海军官兵们都怒吼起来:“我们是驰骋大洋的中国海军!”

巡洋舰的舰长胡凌波憋住满腔的愤怒,对电报员吼道:“把萨司令的话发到全舰队,发到海军的所有舰艇!同仇敌忾、知耻后勇!从现在开始,从今天开始!”

舰队里面的战士们大部分也同时看到了英国舰艇的旗语,都憋了一肚子气,奈何确实不如人家,只得打落牙齿和血吞,瞪着血红的双眼拼命的鼓劲。待接到萨镇冰的讲话电报后,都愤怒的吼叫起来,所有的舰艇和鱼雷快艇同时拉响了汽笛或者喇叭,震耳欲聋的响声甚至将附近的海水都激起了片片水雾。

英国护卫舰上面,这次行动的指挥爱德华上校正用望远镜观察着中国海军的动静,见到这样的反应,摇摇头对身边的人说道:“看来我们激怒他们了!可怜的小孩们,在大海上是以吨位和大炮口径说话的,愤怒不能解决问题!继续发旗语,命令他们立即返回,叫炮位做好射击准备!”

“好的,上校先生!这支稚嫩的海军应该知道什么叫尊重!我们可以开炮吗?”

“不!不!不能开炮,只需要吓吓他们就可以了!”爱德华连忙制止道:“大使先生通知过,现在还不能和他们发生大规模的直接冲突,国会不会同意的。”

英国的两艘护卫舰立即排成了战斗队形,所有的大炮也把黑洞洞的炮口指向中国舰队的旗舰――老旧的巡洋舰上面,旗语也挂出了警告。

“报告,敌舰已经完成战斗准备,随时可以对我们发动攻击,而且还挂出严厉的警告旗语!”

“来而不往非礼也!”萨镇冰铁青着脸:“通知舰队,保持速度和方向,继续前进!要各舰艇做好战斗准备,听候命令!”

双方的舰艇距离越来越近,现在已经到了不到两海里的距离,英国舰队的爱德华上校脸上逐渐消失了轻松惬意的笑容,开始变的很凝重起来:“这些婴儿一样的海军真的敢挑战大英帝国的舰队?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们疯了,真的疯了!”

指挥台内的其它英军都清楚的看见了指向他们的那些黑洞洞的炮口,随着双方距离的逐渐接近和方位的变化,炮台也跟着转动,一直保持瞄准待击的状态。

“上校,我们左右两侧出现了十多艘鱼雷快艇,我们在他们鱼雷的最佳射程之内!”身边的大副低声提醒道。

爱德华非常清楚自己目前的态势,如果真的爆发冲突,自己的这两艏舰艇将被对方在第一时间击沉,距离如此的近,自己没有多大的可能躲开十多只鱼雷快艇的攻击。那么,就这样放弃?当然不行,大英帝国海军的荣誉和对手的弱小,都决定了不能灰溜溜的离开,那么,就赌一把,中国海军是没有胆量主动攻击的,那么,就让勇气来决定,谁该让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