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2/



“我们要劳动!我们要读书!我们要面包!华法教育会他们不管我们的死与活!看看吧!看看吧!鹰飞因为这个现在还在医院里面躺着!而你却在这里仁慈,别忘了你自己那会儿可是在讨饭!”陈剑启手插着腰气呼呼的在旅馆的房间里来回的走着。徐若云则蔫头耷脑的坐在一篇的床沿上。房间的门开了,蔡和森、向警予、蔡畅还有另外一个脸庞俊朗的人走了进来。陈剑启一看有人进来就没有说话。“来,来,剑启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剑启,知道这个人是谁吗?就是我给你说的伍豪兄!”陈剑启回头狠狠的瞪了徐若云一眼,然后转过头来高兴的向伍豪走了过去,同时伸出了右手。伍豪也同样伸出了右手,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伍豪同志,能够见到你,我真是非常兴奋啊!”“剑启同志,我的心情和你一样啊!”

“眼镜,来认识一下伍豪同志!伍豪同志,这位是我的好友徐若云。”陈剑启拉过了徐若云介绍给了伍豪。伍豪显得很兴奋:“今天能够结识这么多青年才俊,我感到非常的激动!好!今天我们聚在一起就是为件事情,我想大家都知道了!我们要组织一场游行活动!华法教育会已经逐渐对我们这些留学生降低了生活补助,我们有很多的人有已经无法继续的生活下去,生活和学习都已经非常的困难。我们必须要让华法教育会提高对我们的补助!”

“我父亲是华法教育会的资助人之一,虽然有些内幕我不太清楚,但是一些我还是知道的。每天需要华法教育会资助的人非常的多,就算是再多的资金也无法用于全部的人。华法教育会自身的生存都很艰难。资助人提供了大笔的资金用于资助,我父亲曾经就一次性的提供了十万法郎的捐款,资助人的捐款很多,却只见每月留学生的待遇在逐渐的减少。真不知道这些捐款用在哪里?”陈剑启对在座的所有人说。

“我看那些人不是给吃了,就是给喝了,反正没有用在正处!”徐若云将眼镜向上推了推望着陈剑启说。“喔!没有想到剑启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啊!”徐若云的语气有些怪异,而且连看陈剑启的目光有些变化。

“眼镜!你这么瞅我,干嘛?我父亲可不是你想的那样!”陈剑启被徐若云的眼睛看得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你别解释,那天我就看见你父亲和那几个人坐在一起喝茶!而且聊的很热烈!”别看徐若云带着个眼镜,但是火气倒是不小。如果不是蔡和森他们拦着,恐怕他就要冲上去动手了。“好了!眼镜!启明的父亲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们现在是要商讨一下明天的具体行程!毛妹子,把人都叫进来吧!伍豪,接下来你就来讲吧!”蔡和森将接力棒交给了伍豪。看着满屋子的人,伍豪坚定的说:“好!下面就由我来说一下咱们游行的具体安排。”

游行队伍走上了街头,他们打出了“我们要劳动!我们要读书!我们要面包!”的巨幅标语,向警予、蔡畅还有二十多个女生她们肩并着肩,手挽着手走在游戏队伍的最前面。蔡和森、陈剑启、徐若云、伍豪等等很多的人走在后面,他们互相搭着肩膀,整齐的迈着步伐,向前走着。

“老爷,游行队伍走到外面了。有很多的人啊!好像,还有少爷呢!”管家从门口走了进来对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的陈启南说。“喔?我去看看。”说着,陈启南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快步走到窗口往外看去,只见许多的留法学生从窗外走过。陈启南一眼就看见了陈剑启,瑶青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走了下来。“南哥,赶紧出去把咱们儿子给拉进来吧!”瑶青的声音有些激动。陈启南离开了窗户,重新拿起了放在沙发上的报纸:“既然他选择了,我们就不要去约束他。由他去吧!”“他不会出事儿吧?”“没事儿。大了,也要多历练历练了。也不能老活在我们的身边吧,毕竟我们不能跟着他一辈子。”陈启南揉了揉眼睛,将上衣兜里的眼镜戴在了眼睛上。又恢复了刚才那悠然自得的状态。

游行队伍的行进戛然而止,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数百名荷枪实弹的法国军警,几乎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突入而来的场景给吓愣住了。甚至在后面有些不知究竟的人已经渐渐的脱离了队伍。“同志们,我们必须向前进。”伍豪对周围的同志说。“对!我们必须向前进。”“让我们喊起我们的口号吧!我们要劳动!我们要读书!我们要面包!”打头的女生们喊着口号率先向那些军警们冲去。

这些军警这么多年了从没见到过如此疯狂的人群,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采取措施。不过也处理过很多法国当地的游行示威,经历了不少小的这样的阵仗,也算有些经验。这些军警手持着警棍面对着游行队伍排成了一道人墙,互相挽着胳膊跺着脚向游行队伍走去。两方队伍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最后的状况那就是撞在了一起。这一下子,整个游行队伍都乱了起来,军警也开始挥动着警棍抓人了。学生们和军警们扭打,但是毕竟身体柔弱,最后冲在最前面的二十多个女生被军警们抓了个正着,徐若云也因为跑得太慢被抓走了。陈剑启、蔡和森、伍豪几个人气喘吁吁的拐进了最近的街道,

“没想到会遇到这些军警,这一下子警予她们都被抓进去了。”蔡和森气喘吁吁的说。“虽然是这样,我们还是要继续的和他们斗争下去。不过,我们要先把警予她们给营救出来。”伍豪在一旁说。“我父亲在法国还是有一些影响的,我去找找他吧!”陈剑启附和道。伍豪点点头表示同意。“这样是最好了。我们的斗争还没有结束!大家要尽力!”

华法教育会里,一群学生在楼下叫嚷着,要让李石曾、吴稚晖这些华法教育会的掌控人出来理论。不过他们现在正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蔡和森和伍豪也来到了这里,他们是代表游行队伍和华法教育会来谈判的。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的走上了楼,走进了李石曾等人的办公室。

陈启南禁不住儿子和妻子的双重劝说,答应陈剑启来到华法教育会劝说李石曾等人。“启南所说实属在理,可是自从战后,来法的留学生开始快速的增加,政府已经逐步的放弃了对教育会的支持,仅仅靠那些无偿的资助,教育会的运转真的很困难。启南兄,你看看,我们的这间办公室……”李石曾摊开手无奈的指了指这间办公室。在这间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而已。“启南兄,不瞒你说,能为学生们着想的,我们都做了。”

陈启南望着空荡荡的地方,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沉默了良久,陈启南站了起来,他走到门口看着底下的学生们,心里想了很多。他看到蔡和森和伍豪从门口走了进来,转身来到了李石曾和吴稚晖的面前:“终归是个钱字啊!”陈启南从怀里掏出了一张五万法郎的支票放到了二人的面前。“这……”两人对眼前这张支票有些吃惊。

“这是我最后一笔的资助了,拿这笔钱垫急吧!”三人都沉默的坐在了那里。蔡和森和伍豪对望了一眼,走进了办公室。门口一个急匆匆的紧跟着两人跑了上来,冲进了办公室里。“聂荣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