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前线之毒魔僝身 第二十五章 逝去的天空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刘抑志走出东方大酒店,心中已有数,那就是先前关厅长分析的是正确的,他能顺利打入到郑豪集团,现在他们想收留他,但因对他一时还不放心。方平的为人,刘抑志是了解的,就像高指导所说的,他除了坏事好事他是不会干的,因为好事没有打打杀杀,方平需要的是打打杀杀刺激的生活才过得下去,刘抑志决定再找机会与方平单独谈谈。

几天过去了,刘抑志一直在体委转悠,打听先前所有队友的下落,范围扩大到了十年前在体委所有下了队的摔跤、柔道、武术等项目的退役运动员,他想从这些人中找到与方平还保持着密切关系的人,如实在没办法,就只有请教练高指导出面了。

郑豪经过一翻了解,对刘抑志是因吸毒、贩毒被开除公职的事确信无无疑后,决定和刘抑志单独谈谈,再决定是否收留刘抑志,狡猾无比的他,想好了用“先答应收留刘抑志”的办法来试探刘抑志是否知道“秘道”,然后再决定是否真收留刘抑志,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刘抑志也是以“秘道”为诱饵来打入到他身边。

一天晚上,郑豪叫方平电话邀请刘抑志到一家茶室的包房进行面谈。

正在体委转悠的刘抑志,接通方平的电话,方平对他说:“我的老板想见见你。”

“我想先与你见见面,和你单独谈谈,再去见你的老板,我对你们老板不放心,我怕他报警。”

方平冷冷地说:“我的老板会不会报警,我不知道,我只是帮他传话给你,我劝你还是到别的地方躲躲吧?我们这里不适合你。”

“为什么?”

“你是了解我的,我能跟的人是些什么人,你应该从我身上看得很清楚。”

“我现在只想找个落脚的地方,我不管你们公司,你的老板是做什么的。我立即就过来……”

刘抑志见到郑豪,刚坐下,郑豪就开门见山地说:“听说你先前是警察,后因吸毒、贩毒被开除公职,你真会吸毒,你是吸食那一类。”郑豪说着话从包里拿出几种准备好的毒品,放在了刘抑志面前。“你会那一种,尝尝吧。”

刘抑志心中一惊,反应过来,这是郑豪在考验他,他不能真的去吸食毒品,那还了得,他镇定地说:“老板见笑了,我不会吸食毒品。”

“那你不是因为吸毒,还被送进了强制戒毒所吗?”

“我不知被什么人打伤后住进了医院,在医院时,我藏在身上的一丁点海洛因不小心被我的领导看见了,他们都是行家,一看就知道,为了减轻罪责,我就谎称是我自己吸食的,他们就把我送进了强制戒毒所,对我进行观察,我不等他们得出结论就逃了出来。”

“你的海洛因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我自己买的。”

“你买了干什么?”

“又卖出去。”

郑豪装作有些惊奇的低声问:“那你真是贩毒了?”

刘抑志不言。

“你从什么地方买的?”

刘抑志沉默了一下,道:“老板问这个做什么?我现在被警方追捕,只求老板不要报警,看在我兄弟方平的面上,给我个落脚的地方,我不会再去做那事了,如老板不收留我,我就走。”

郑豪有些迫不急待地说:“我看中的是你的身手,我不管什么警方不警方的,我收留你。”

“谢谢老板。”

郑豪又漫不经心的问:“现在查得那么严,你是怎么贩毒的?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今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

刘抑志叹了一口气,“都怪我无意中知道一条通向缅甸的无须过边境口岸的小路。不提了老板。”

郑豪听刘抑志这么一说心中狂喜起来,他暗想,真是天助我也。

看到郑豪不说话,刘抑志又接着说:“还不知老板贵姓?老板是做什么生意的?”

“我姓郑,今后你跟着我,叫我豪哥就行了。我前几年在边疆冶炼厂当了几年副厂长,后厂子倒闭被兼并了,我就带几个兄弟在花市,只要能赚钱的生意我都做,现在主要是从缅甸进一些玉石,做玉石生意。”

“豪哥真是好人,能在我落难时收留我,将来豪哥到缅甸进玉石时,我帮豪哥背,通过我知道的小路,就不用麻烦从边检口岸过了,你看我身体,一次少说也可背个五六十公斤。”

“不急,用得着时再说,现在你白天就不要走出酒店了,你的工作就是整天陪我吃吃玩玩就行了。”

……

刘抑志顺利打入到郑豪身边,发觉郑豪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属于他手下的人也就十多人。郑豪每天带着他和方平及另外七八人,成天无所事事,但生活却很有规律:晚上到不同的地方吃饭,饭后到不同的高级夜总会唱歌,唱完歌后又到桑拿中心洗澡按摩,然后领着各自看上的小姐分散到高级宾馆住下,睡到第二天下午,郑豪又叫方平通知所有人员又集中到一起吃喝玩乐到深夜。刘抑志很少见到郑豪与不认识的人接触,偶尔遇到几个不认识的人,也只是在深夜按摩室,与郑豪谈完事就走。由于刘抑志刚加入到郑豪集团,无法知道郑豪在每天中上午做些什么,但他已从郑豪身边的人了解到,郑豪十多年来一直在贩卖海洛因,他也几次无意中看到郑豪身边的人都带有枪支,没有错,郑豪就是绰号“豪哥”的大毒枭。

刘抑志感觉到,郑豪对他生活上特别关照,跟郑豪在一起没有几天,郑豪就拿了一万元钱给刘抑志,刘抑志说我什么事都没有做,就拿老板的钱,怎么好意思,但推辞了一下,还是收下了。每天深夜洗完澡后,郑豪都是在方平和赵武保护下,搂着看上的小姐开车走了,留下刘抑志和另外几个人回酒店休息,这样的生活很快过了一个星期。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