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6/






在五峰上背后是十万大山,山里面有着数不清的小山寨,其中高崖山的连云寨就是其中颇有影响的一个,这里的寨主叫张世。本来是个读书人,但因受人诬陷,被迫上了梁山,但他一向作风却很正派,向来都只干些劫富济贫的事,所以当地人都称他是张大善人,官府数次发兵围剿,都得百姓通风报信都能幸免于难。

这一天,连云寨迎来了一位客人,他就是五峰山威虎寨的老大颜松。两人是旧识,其实是大山中数十个山寨向来都有来往,他们还曾订过盟约,若是一方受到官府围剿,其他方都有义务派人支援。

张世看上去是个斯方人,第得还算俊朗,笑道:“颜大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张老弟,你这里可是越来越像模样啊。”颜松不得不叹服,这张世就是比自己有本事,没几年,就把小小一个连云寨经营成了这十万大山区最大的山寨。从几十个人到现在的五六百人,这样的兵力,就算是碰上官兵,也有一战,除非是大军前来,否则凭着这里的险要地势定是固若金汤啊。

“那是弟兄们关照,我张世是什么人,颜大哥你还不清楚吗,我就是个不得志的书生。”

“读书人才有见识啊,以前我还不信,但自从遇上我们家寨主,我才真是服了。”

张世正在倒茶的手微微颤了一下,“颜大哥,你不就是寨主吗?”

“哈、、、那是以前的事了,我啊,早就不是了,我现在身份叫连长。”

“连长,这是个什么职位?”

“我也不清楚,反正我们威虎寨现在三百多号人分成了三个连,我是三连长,总共加起来是一个营,这都是我们寨主和营长安排的,他们说这样好指挥。”

张世放下茶壶,问:“颜大哥,你这越说我越糊涂,什么营长啊寨主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颜松笑了笑,也不答话,看了看旁边几个站着人兄弟。张世会意,“你们几个,到外面守着,没我的命令,都不许进来。”

“是!”几个人都退了出去。

颜松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听得张世连连叫好。

“这样的人,我张世还真是想见识一番。”

“那是,我们寨主的英雄气概说实话,我这一辈子也没有碰到过别人,还有营长,想想我以前那些个兄弟,短短一个月不到,全都变了样了,以前全都是酒囊饭袋,现在个个如狼似虎。”

张世忽然灵机一动,猜出了颜松的来意,呵呵一笑。道:“颜大哥,你这次来,不会是光为了给我说这些吧?”

“哦,你看看我,一说起这些事就没个完,差点把正事给忘了。”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交到张世手中。

“这是、、、”

“这是我们寨主写给你的信。“

张世疑惑的打开来,信一大概内容是:连云寨张世大哥在上,张大哥当世奇才,与高崖一山之隅与官兵周旋,小弟无比钦佩。如今国难当头,昏君当朝,以兄之才干,当是于乱世中大显身手之时。如何能居一山而不闻天下。今小弟有意联合一众英雄,值此国难之时,予以洋人强力打击,不知兄意如何?

弟五峰山威虎寨寨主郭绍风

威虎营营长周凡平敬上。

看完信,张世微笑看着颜松,“颜大哥,你们寨主这是在招降我吧?”

“兄弟,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

“颜大哥,说实话,以贵寨主的文笔来看,我看不出有什么本事,要我归顺也不是不行,但总得拿出让我信服的理由吧,说老实话,如今我中华大地遭洋人揉躏,我一个读书人也想要报效国家,只是势单力薄,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若你家寨主能拿出让我信服的理由,我自当尊从。”

颜松也的出来了,说来说去,就是这个张世看不起郭绍风。想了想,凑到张世耳旁说了一通。

“颜大哥,你此话当真?”

“绝不虚言,当时我亲身经历。只可惜最后让狗官捞了便宜,寨主他大人大量,但我老颜却一直放不下啊。”

“颜大哥,不瞒你说,我在德州也安插有耳目,此事倒也有所耳闻,只是不曾想此人就是我们同道中人,更不曾想颜大哥你也有份参与啊。”

“我不算什么,也只是跑跑腿而已,只是我家寨主亲自上阵,当时确是让我当属下的惭愧。”

“颜大哥,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话,只是我这里也不算小,人也不算少,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就改投门弟,这样,能不能找个机会让我与你家寨主面谈,再作定夺?”

“哈、、、我真是越来越佩服那个小子了,我出来的时候,他就猜到你会这么说的,他说啊,七天后他会亲自前来拜访。”

“当真?”

“此等大事,岂能戏言。”

“那好,一言为定,到时我恭候贵寨主大驾、、、颜大哥,你难得来的,就住几日再回去吧。”

“我也想啊,不过我还得去其他山寨走走,就不打扰了,告辞了。”

四月初一,阳光明媚,威虎寨里喜气洋洋,这一天,受颜松游说大小十几个山寨全都带着人马武器粮草前来投靠。当然他们这些都只是小山寨,一般也就是几十个人,十七个山寨共八百来人。

威虎寨大摆宴席,招待前来投奔的各方老大。就连惜言如金的周凡平也破例不断的与众人敬酒。这些人一加入,人数可达千人之众,只要好好训练,到时候就算要攻下一座城池,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利用这段日子,郭绍风又从附近的乡村里请来工人在寨子时盖了好几间大房子,现在这些人一来,也不愁没有地方住。在正中间的一座屋子里,人满为患,这里是专门修的大厅,现在十几桌酒菜生香,郭绍风穿插各处,为老大们敬酒。

颜松忙得不亦乐乎,忙着给两位长官引见那些所谓的老大。到最后,有点喝多了的颜松一跃上了桌子,把手上的酒碗高高抬起,要往地上摔。

人群中的马兰叫道:“摔坏了从你下个月的薪水里扣。”

忙把空中的手由回来,现在马兰已经被郭绍风正式的任命为山寨的财务主管,她说要扣谁的钱那就得扣谁的钱,现在她成了除郭绍风和周凡平外最不能得罪的人,甚至从两人更不能得罪,什么最大?钱啊。

“各位弟兄,今天我老颜松各位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以往咱是什么人?咱是土匪,在官老爷眼里,咱是大逆不道,在老百姓眼里,咱是禽兽不如啊,弟兄们,咱为啥当土匪啊?”

台下一片吼声“都是让贪官们给逼的·”

“没错,咱也是走投无路才上山落草为寇啊,但是以后不会了,在寨主和营长的带领下,咱们再也不当土匪了,当官的要来剿咱们,咱就跟当官的干,洋人要是欺负咱们,咱就跟洋人干。反正也是贱命一条,大不了战死沙场,还他娘的能留下个千古美名,你们说好不好。“

“好---”

“跟着寨主和营长干---”声音此起彼伏,久久不息。

“好,现在欢迎寨主和营长讲话。”掌声、欢呼声响彻整个山寨,远远传去,就连附近的乡村也都听得见,乡亲们都跑出家们,望着威虎寨的方向议论纷纷。

“这下咱们有好日子过了,来了这么两位大英雄。”

“是啊,以前是他们抢粮食,这两位爷来了以后,还给咱们送粮食,还让人给咱们看病。如今这世道,这样的人哪里找啊。”

“菩萨保佑,两位爷长命百岁---”

结果在几天之内,各家各户都给郭绍风和周凡平立起了长生牌,天天上香膜拜,为他们祈祷。

更多更新在逐浪小说,超前二十章: http://www.zhulang.com/5686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