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王 第一卷 第十章 恶魔欲奸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



当他中村坐在大浴盆,洗着姜水澡的时候,他才感到身上的血气通畅了许多,渐渐恢复了一些精神……

天不亡我。

中村高兴地想。继续用泡熟的生姜擦身。脊梁骨擦不到,两个特工便帮他擦。在他中村的意识里,脊梁骨是最重要的,那是任督二脉的督脉。要运行大周天的话,必定就要督脉通畅。

虽然他只练到小周天,还没打通大周天,但意念着,仍然是感气行大周天,令浑身舒畅。

主要是那个汉奸高手留了一下,他中村怎么威胁他,他也不帮他打通任督二脉。一气之下,中村便敬了他一杯毒酒,令他死得喊爹喊娘。

两个特工轮流帮他擦着脊梁,不一会,一股气流便从尾龙骨升起,沿着督脉而上。

中村不由大喜,以为是龚破夭一个不小心,帮他打通了督脉。

嘿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龚破夭,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吧?

那阵,当他打通了小周天,功力顿然大增。回到日本,与顶一的柔道高手交手,几个回合,他就像对手摔到场外。心里不由对少林禅功大加赞赏。心想只通了小周天,就如此了得,通了大周天的话,岂不世间无敌?

达摩飞叶渡江,也当是因为通了大周天吧?

然而,气流沿督脉上了一半,就倏地散开,变成了一股欲火,在他中村的全身弥漫。

怎么会这样的?

中村大惊失色。

难道是他龚破夭料到我会用生姜擦身,故意设下的陷阱?

不可能,不可能,他龚破夭应该还没神化到这种地步。

欲火焚烧。

中村眼里闪出女学生裸赤的身子。

腿间的那物直通通、硬绷绷……

所有的思维意念,都集中到女色身上。

扭动着身子,中村被欲火烧得要发疯。

怎么办?怎么办?

寨人都逃光了,到哪里去女人?

一个身影浮上他的脑海——

春树仁川。

春树仁川是他高中的同学,毕业后,他进了军校,春树进了医学院。拿到学士学位,春树就跟着他的导师井上来到中国,加入731细菌部队,继续当井上的助手和研究生。

那年,中村去看春树。

春树从实验室出来,热情地拥抱着他,并兴奋地说,“我们正在做女体实验,你也来参观一下?”

中村早就听说过731细菌部队的一些事,但耳闻不如眼见,便乐意点了点头。

进了实验室,中村隔着玻璃看到,里面是一间冷冻室,一个赤身的东北女子躺在床上,手脚被绑住,已经冻得半僵。

“是作耐冻实验?”中村问。

春树神秘地笑了笑,“不。马上你就明白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日本裸体壮汉走入冷冻室,(此时冷冻室已停止制冷)满脸通红,目光燃烧……

“他喝了酒?”中村疑惑地问春树。

春树摇了摇头,“是吃了春药。”

壮汉扑到女子身上……

在壮汉摧花折叶的折腾下,女子悠悠醒转,发出了呻吟……

“这是什么实验?”中村不解。

“降欲火实验。”春树笑说。

果然,不一会,壮汉就心满意足地趴在女子身上,昏昏欲睡了。

“嗯,效果不错。”春树满意地道,然后和中村走出了实验室。

刚出门几步,冷冻室便传出女子凄厉的惨叫——

显然是别的研究员在对女子进行活体解剖。

“你的工作就是这样的?”中村明知故问。

“是啊。”春树道,“当然,我们进行的主要是活体细菌实验。”

……

冷冻的女子能降欲火。

冷的女尸应该也能。

中村狂乱地想,马上叫两个特工去找女尸。

两个特工愣了一愣,但仍然奉命而去。

中村走出浴盆,浑身如火烧火燎,淫欲难禁。躺到床上,更是欲火狂烧。赶紧爬起身,在屋内绕着圈子,又是揪头,又是捶胸。

但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狂想着女人的胴体、玉腿……

疯了,这样下去,我就要疯了。

难道龚破夭知道我强奸女学生一事,专门这样来惩罚我的?

不可能,不可能。

你也不要将他龚破夭看得太神了。

那乳臭未干的小子,去年在南京就被我打得落荒而逃的……

像熬了一万年那么久,中村才等到两个特工抬了一具女尸回来。

是个五十多岁的妇人。

额头中了一枪,血迹还未干。

两个特工将女尸放上床,就退出了房间。

关上门,中村发疯了一样,就跳到床边,三下五除二撕掉女尸身上的衣服。女尸冷冰冰的,但身子仍未僵硬。

跳上床,扑到女尸身上,中村急不可待地正要掰开女尸的双腿,外面却传来“叭叭”的枪响。

中村赶紧跳下床,穿上衣服,提上手枪就冲出门去,差点一头撞在一个特工身上。

“怎么啦?怎么啦?”中村问。

“没、没什么事。是哨兵看到林子有人影就开了枪。”特工答。

“不,不,肯定是他来了,肯定是他来了。”中村狂乱地道,跑出屋子,朝着巷子的暗处就开枪。仿佛龚破夭就藏在那暗处似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