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迷航 卷一 第四十章:登陆车的战争(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2/


果不出我所料,占据核心控制模块那团蓝色的能量开始有所动作了,金黄色色能量周围的淡蓝色游离能量开始慢慢的减少。

它们并不是被吞噬掉了,而是一点一点的往占据核心控制模块的蓝色的能量汇聚,这时那片蓝色的能量区域显得更加浓了,占据核心控制模块的蓝色能量也慢慢的扩大着占据的范围。金黄色的能量少了淡蓝色游离能量的阻拦,前进的速度显得快了一点,但是它并没有立刻贴近核心控制模块,而是显得小心意意的移动着。

突然,我发现那片已变得深蓝色的能量团停止了涨大的趋势,反而慢慢的在缩小着,而颜色也开始慢慢再一次的发生着变化,随着体积的变小,整个能量团隐隐的透出一点紫色,而此时金黄色的能量前进的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给我的感觉是越发的小心的,有几次金黄色的能量都有一种迅速贴上去的趋势,但最终还是稳住而不发,仿佛它也知道这团透着紫色的能量团的厉害,而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蓝色的能量团的体积变得比最开始我看到的小了近三倍,越发的透紫了。

看到蓝色能量团的变化过程,我一下明白过来了,这是蓝色能量团在压缩着自己的能量,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整个颜色才能够发生着变化。虽然我现在还不明白这团蓝色的能量到底是属于哪一类型的能量,但是从这团能量的颜色的变化上来看,已经达到了一种超级压缩的境界,我不由的惊讶于这种能量的压缩,比人类现在所掌据的能量压缩技术还先进,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即可形成近三级压缩形态的能量团,至少人类现如今还未掌握这样的技术,风影号的反物质能量仓还是借助能量压缩仓才完成三级能量压缩的。

正当我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发现那团透着紫色的能量团停止了变化,占据在核心控制模块上微微的颤动着,并不是对正在入侵的金黄色能量的惧怕,而是给我一种它相当兴奋的感觉。我再看以入侵者身份而来的金黄色能量,此刻已停止前进了,原来丝带状的体型不知在何时已经缩成一个团,但却并没有像那蓝色的能量一样压缩自己,但在金黄色能量团的中心位置,金黄色的颜色显然比周围的亮上许多,有点让我不敢直视的感觉,对于这条金黄色能量的变化,跟那蓝色的能量一样,我无法弄清楚它是如何作到的,但是从眼前的两团不同能量的状态来看,一场大战爆发在即,我感受到了现场的紧张气氛,自己也跟着一起紧张起来,眼睛来来回回的瞟向两团不同的能量。

静,此时整个现场静得让人感觉到可怕,同时也让人从这寂静的环境中感受到非比寻常的紧张,两团不同的能量谁也没有动,看起来像是各自己在酝酿着能量,仿佛都在等待对方出现破绽而给予致命的一击。

我感觉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着,同时也在埋怨时间过得是如此之慢,一秒如一年,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渐渐的不耐烦起来。

刷!就在我的忍耐达近极限的时候,能量团动了,而我却只看到了金黄色的能量团留下的一道金黄色轨迹,顺着这金黄色的轨迹,看到了令我这辈子所看到的最漂亮的景色,在核心控制模块的上方,一团紫色缠着金黄的能量,不!而是金黄缠着紫的能量团……这一切都不对,我已然分不清到底是谁缠着谁了,这时的两团能量绞缠在一起,已然不再是两个独立的能量团了,仿佛二者溶入到了一起,紫缠着金黄,金黄缠着紫,相互的在交错着,紫色的能量无法发出耀眼的光芒,但那金黄色的能量却不同,只见那金黄色的光线不时的从那绞缠在一起的能量团中透出来,两种颜色相互的交替着,而在那个两团能量绞缠在一起而形成的新的能量团的四周,由于金黄色与紫之间相互的渗透,却又是另外一翻流光溢彩的景像。我已然忘记了这时正是两团不同能量的战斗,深深的被这奇异的现像所迷住了,紧张的情绪消失了,所而抱着一种欣赏美景的心情看着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

正当我在陶醉之时,一阵刺痛传了过来,使我不由得一晃,这时才发现那团绞缠在一起的能量团中的金黄色的颜色渐渐的变淡了。我不由得一惊,看来金黄色的能量在这场战斗中已然败于下风了,但我却不明白刚才那一闪而逝的刺痛从何而来,我不禁为金黄色的能量担心起来,必意这股能量是从自己的意识海中分离出来的,从内心里就不希望看到现在的这种场面,但苦于自己帮不上任何的忙,只能眼见着金黄色能量的颜色一点一点的暗淡下去,只能处在一旁干着急,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

那透着紫的能量团显然也为自己压倒了金黄色的能量,报了刚才的一箭之仇而更加的兴奋起来,加快了紫色能量流的流动,一点点的浸蚀着金黄色的区域,正如金黄色能量在最初吞噬淡蓝色游离能量一样在吞噬着金黄色的能量。

眼见着金黄色能量渐渐的弱了下来而很快将会被紫色能量所吞噬时,我突然发现不知道从何处冒出一根不用心去观察则看不见的金黄色的线,仿佛它原本就存在一样,又或许是战斗中的金黄色能量团所渗漏而出而形成的游离能量,但是我却发现那条金黄色丝线在慢慢的以游离的形式在接近着那团由两股能量绞缠而形成的新的能量团,那紫色的能量显然没有发现这根金黄色丝线的存在,也或许它是跟我一样看法来对待这根金黄色丝线游离能量的而没有引起紫色能量的注意,一心一意的在对付着已完全处于下风的金黄色能量。

但我却明白,刚才我一直密切的注意着两团能量的斗争,没有发现有类似的能量的流出,显然这股能量并不是游离能量,那么这股能量为什么会突然的出现在这里呢?我不禁的将注意力转移到这根金黄色的丝线能量来。

只见这根金黄色的丝线围着两股能量绞缠在一起的能量团不停的转着,开始的移动速度很缓慢,它像是在提防着什么,但到后来,速度却越来越快,最后我已然无法看清它的形装了,而仅仅只能看到一条细细的金黄色的轨迹了,不时的将包裹在能量团四周的游离的程淡紫色的能量划破。

金黄色的能量依然在渐渐的减弱着,整个能量团能看到金黄色的地方已经少得可怜了,偶尔从紫色中透出那么一点点,剩下的就是外围的那条细细的由金黄色丝线的移动而形成的轨迹了,仿佛那金黄色的能量已经失去了对抗的能量了,现在仅仅是苦苦的在做着最后的支撑。此时我一面在为金黄色能量现状而担心,又一面密切关注着那条金黄色线的动向。

只见那打金黄色的轨迹渐渐的变小了,一点一点的朝能量团接近着。此时那股紫色的能量团仿佛也感觉到了事情的异常,像是感受到了来自那根金黄色丝线的威胁,分出一部分紫色能量来对付那根高速移动的金黄色丝线能量,见到这种变化,我的担心不由得又多了一份。

但后来的发展却令我感到惊喜,那些由紫色能量分出来对付金黄色丝线的能量都无功而返,均被金黄色的丝线所无情的穿透。紫色能量被迫的再次加大了应付金黄色丝线的能量,我刚放下一半的心再次的悬了起来,金黄色的丝线在紫色能量强度的提高下,金黄色的轨迹已然从我的眼睛里消失了,看来金黄色能量的结局是无法改变了。

正当我准备放弃最后的希望时,一阵刺眼的金黄爆发了出来,我不由的闭上了眼睛,待我再睁开眼睛去寻找那突然爆发出金黄色光芒的原因时,却惊奇的发现那原本与金黄色能量绞缠在一起的能量团消失了,留下只有那股金黄色的能量,看起来更家的充实了,盘据在核心控制模块的上方在扭动着,仿佛在庆祝着胜利,而那紫色的能量却消失不见了。

我不禁的为眼前的景像困惑了,刚才是怎么一回事,那紫色的能量呢?刚才明明是占上风的紫色能量,怎么会突然的消失了呢?照眼前的情况来看,是金黄色的能量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凭的是什么呢?我突然想到了那根细细的金黄色丝线能量,连忙左右的寻找,但却一无所获,它的消失正如它的出现那样显得是那样的突然,那么的神秘。

忽然,那股金黄色的能量直奔我所处的位置而来,我连躺闪的机会都没有,金黄色的这一突然举动令我一惊,但随后就发现,金黄色对我并没有恶意,我反而感受到一种亲切的感觉,我低头看着金黄色的能量围着我的身形转了三圈后就往来的方向,也就是我的意识之海闪去。而我也随着它离开了登陆车,再看不到登陆车的内部线路的环境了。

而当我再次看到那停留于意识之海中心位置的金黄色能量带时,却没有任何的发现,我向那金黄色的能量带发出询问的意识,却如石沉大海。

正当我准备继续寻找答案时,突然传来了安雅的声音,同时身形一晃,意识之海消失了。

Vicee正睁着眼睛看着我,一只手正搭在我的肩膀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