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不笑生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面对松平信纲及阿部忠秋两位严峻的脸色,九鬼直保知道自己这次做的事影响实在是太坏了。

三人跪坐在塌塌米上,九鬼直保行了个礼道:“将军大人责骂我了吧!”

松平信纲及阿部忠秋,脸上的神情一点未变,当然心中另有所想。而德川家光对于九鬼直保的失败也采取了宽容的态度,并没有要他谢罪。

自然了,自从天草征四郎的起义失败后的十年,扶桑人一直安享着太平盛世,四处歌舞升平,大家都忙于享受生活。这一段时间扶桑流行的是男妓及以妓女、歌姬为主要题材的春宫画,虽然武士们的数量还是很多,然而真正有过战争经验的老兵已经相当稀少了这正是江户初期的真实写照。(备注见《相关资料》中15条)

两人对视一眼,松平信纲开口了。

“将军大人确实非常生气,不过他还是希望你能够将功赎罪。”

九鬼直保再次行礼道:“请两位相信,这次我宁愿战死,也一定要……”

神州军的军事情报局固然有派往扶桑支的情报员,他们或者是以前光头队的忍者,再经过锦衣卫及现代军事侦察技术的训练,或者是现在为“天主神教”的扶桑护民官的桥本纪夫于当地雇佣的忍者。

桥本纪夫非常巧妙的选择了一个极小的忍者团体,他们是越后派的一个小分支。全派之中不过百余人,大多之间都具有血缘关系,最为重要的是他们的派别曾经是天草征四郎的手下。

因为他们崇拜上帝,而且又是“天主神教”中的一员,故此忍术之上又不可买避免的带有一些特色,他们使用了派忍者绝不可能使用的来自神州城的带有消声器的左轮、护甲、烟雾手雷等装备。

同样,九鬼也有派往对马岛上的忍者,他们都是出自甲贺及伊贺的两派高手家族,同时受雇于德川家光。虽然两派并没有如同漫画中描写的一般互相敌视是不共戴天的宿敌,但受雇于同一个主君(雇主)时依然免不了明争暗斗、互相倾轧。

这次由于九鬼直保吃足了败仗,将手下所有的忍者近百人的“伊贺同心众”(德川家笼络的忍者),全数送到岛上。仅仅百人,其中有即有甲贺派五十三家之一的望月家的人物,也有一直与德川家康合作的服部家的部众。

平时隐藏在对马岛的群山之中,他们这次的任务分别为侦察及九鬼空袭时对目标进行突袭。在这相对较为平静的两个月当中,他们的活动卓有成效。

不但及时摸清了“对马妖狐”慕容卓布下的“绞肉之局”,使九鬼直保再次集结起来的一万陆上士兵及战船避免了损失,而且同时对“救世军”及“外藉佣兵”的守备情况进行了查探,并已经用信鸽送回了扶桑。

对马岛某处的山洞之中,望月绫乃向嘴里扔了一粒“兵笼丸”,它是用红萝卜、荞面粉、麦粉、山芋、甘草、薏苡、糯米粉,全部磨成粉末,浸泡在酒中三年,待酒蒸发后,搓成核桃一般大小,当忍者们在执行任务时,每天仅吃三粒即可保持体力。

嘴里含着依然还隐隐透出酒香的“兵笼丸”的望月绫乃全身笼罩忍者特有的夜行衣中,仅仅露出杏一般的双眼。适才在向嘴里扔“兵笼丸”的时候,使人也看得见一双如同红菱一般的红唇。除此之外,一切都罩在那个黑色的面罩之下,使人不禁猜想她是一位怎么的美女。

她是“伊贺同心众”(德川家光手的伊贺忍军)中望月家中的一名中忍。作为忍者的女儿,她不得不从五岁起就开始进行忍者的训练,好不容易逐渐从下忍升级到中忍的层次,侥幸的是她依然还保持着从未失过手而到了要“舍弃一切自尊”逃命的地步。

然而这一次,她已经开始在心底担心,能不能全身而退。她在这儿已经躲了好一会,只这一会依然使受过中忍训练的她觉得度日如年。她的敌人是从头上到脚部描着一个巨大的白色十字的军队,他们自称为“救世军”而且他们全都是扶桑人。

虽然他们的警觉性很高,攻击起来也可以悍不畏死,尤其面对忍者的“残影杀阵”的攻击之时,居然并不混乱。可是他们对付忍者显然只能倚多取胜,而且仅仅是包围他们而已,并不能对他们产生真正的伤害。

不幸的是,她所害怕的是那天所遇到的敌方真正的高手。

那天绫乃带着自己的十名手下,从高大的松柏之间,利用树上的藤条、强索及帮助攀爬的“手甲钩”的帮助,轻松的绕过那些高大的红毛人组成的防线,接近“救世军”的营地。

根据事先的规定,这是最后一次查探,是在为大军攻击的时候对敌军进行骚扰式攻击而进行的准备工作,这时的情报早已经用信鸽报回扶桑。

十个人到了地头,几个下忍目光向绫乃看过来。

绫乃轻轻点头,这时不需要说话,一切都在来时计划好了,包括被敌军发现时撤退的方向及集结地点都已经来时告诉过众人。

十条黑影如同从未存在过一般,几乎瞬间就从原地失去了身影。在紧身的忍者衣的包裹之下,绫乃尽显的身材一定会使今天日本的大多AV女优们自惭形秽。她得动作轻柔而准确,在满地落叶之上如同飘过一般不发出一点响动。

依靠“手甲钩”从指尖透出的一点钩尖,她轻松而快速的上到一棵粗壮的松树之上,在枝杈上隐住身形之后,透过枝叶悄悄向前面“救世军”的军营之中望去。

穿着土黄色战甲的士兵们正在训练,随着口令排成一个个方阵的他们如同一大排的十字架。演练攻击的则排成一个个尖角的队形,随着口令前进或者蹲下装弹。练习射击的则发出连续的“澎、澎、澎”的火枪发射的声音。

“怎么……!”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