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追忆张老兵


虽然离开部队十多年了,但是军队生活留给我的记忆常常在梦中萦绕,常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有些刻在记忆深处的东西即便白天没有想到也会在不时在梦境中浮现。前几天从战友的电话中得知张震已经离开人世的消息后深感震惊,几天来不时的回想起我们在部队共同生活的经历。


张震是1971年从宁夏银川市入伍的干部子弟,他父亲过去也是我们部队的干部,后来转业到银川市任火柴厂厂长,他入伍后在我们连队当报务员。我比他早两年入伍,1975年我当了电台台长,1977年连队把他从别的台调到了我们电台。当时我有点不太想要他,因为部队是一个讲究资历的地方,兵龄就是士兵的资本,他那时已经是当了近7年兵的老兵了,连队里人称他为“张老兵”,这样的老兵很不好管理的,既然连队已经决定把他分到我的台里,作为军人只能服从了,但我还是担心我与他兵龄仅仅相差两年,他能否服从管理,配合我的工作。


到台里时间长了,我对张老兵也有了深入了解,他报务技术较好,没有什么个人爱好,不看书不读报,闲着的时候盘腿坐在床边不是抽烟就是对着小镜子挤脸上的青春豆,或者对台里的新兵吹牛,吹的内容无非就是他在他女朋友面前如何的威风,女朋友如何听他的话。张老兵因为不爱学习,经常会闹出一些笑话,粉碎“四人帮”后,社会形势变化极快,一次政治学习讨论,张老兵感慨道:“照这样变化说不定哪天中国和苏联就建交了”,言毕,大家哄堂大笑,有人解释:中国和苏联一直有外交关系,老兵也跟随大家一笑表示自嘲。


虽然张老兵平时调皮捣蛋,油嘴滑舌的,但是到我台里后还是很支持我的工作,给台里的其他战士做出了榜样,在我们共事的两年多时间里关系处得比较融洽。那时我喜欢摄影,有一台海鸥4A型120相机,经常给战友们义务照相和洗相,一次演习回来全台整理器材,张老兵手持水管冲洗汽车时我给他照了一张照片,那是我学照相以来照的最好的一张,无论是用光、拍摄角度、还是人物表情都是那么自然和谐,这张照片我连同底片一起给了老兵,现在想起来挺后悔的,真应该给自己留下一张了,因为它不仅是自己创作的作品,更重要的是对连队生活的留念。1979年那年,记不清是我还是他先离开的连队,我是干部调动从河北回到了东北,他是战士复员回到了银川市,从此,天各一方,失去了联系。


1996年我去北京办事,晚上战友请我吃饭,席间与远在银川的张老兵通了电话,知道他与人合伙开了一个装修公司,事业做的不错,老婆儿子都挺好,电话中我们都表示了对过去部队生活的怀念,相约有机会重聚。


战友在电话里告诉我:张老兵的老婆几年前得癌症死了,而他是在去内蒙的路上遭遇的车祸,一辆大客车几十人里死了8个,其中就有张老兵,老兵的儿子在战友的帮助下当了警察,这也算是对老兵在天之灵的一个安慰。


古人云:人皆有死,今人看来:人享受了生的乐趣就要尽死的义务,尽管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但每一个亲朋好友的离世都会让人伤感一番,活着的人唯有将逝者的风貌与逸事更多的保留在记忆里,每每回忆起来,即是对死者的怀念,也是对流失时光的追思。张老兵,尽管你离开了这个世界,但在我的记忆里,你永远是鲜活的张老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