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残剑断刀 十八节[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此时的大久作为一个大日本帝国的中级指挥官,不情愿和抗联作战的事情简直就是对日军的侮辱;但他自己知道在侵略中国十多年的时间里和东北军,国军,土匪作战时候,那些军队很多时候一接触日军马上就会逃,而鬼子也可以放心大胆的追杀;但这些年和共产党领导的抗日联军作战,情况是完全不一样,抗联战士除非常英勇外,部队即使在撤退的路上设下各种死亡陷阱和伏击,每次的追击总是让日军吃尽苦头,伤亡惨重。

陈子辉看见在鬼子猛烈火力下趴在地上牺牲和受伤的战友,他马上改变作战方案,他命令张然率领特别行动队的战士携带机枪火速绕到鬼子侧面小土包上出奇不意的给这伙鬼子火力压制;

张然率领特别行动队一占据小土包,居高临下的抗联对鬼子可没有客气。十挺机枪同时开始怒吼,鬼子在这阵突然急促的猛烈射击下阵脚大乱惊吓得快速卧倒在地;可鬼子反应再快,也在这轮打击下二三十个鬼子横尸中国大地;

抗联战士可没有给这些鬼子喘息的机会,枪管由冷到热,再到发烫;“哒哒哒哒。。。。。”“突突突突突突。。。。。”这些机枪有抗联自己制造的,也有从鬼子手里夺来的;这可是要命的疯狂射击,近距离的突击射击威力巨大,顷刻间给鬼子带来就是死亡。

大久可是个老奸巨滑作战经验非常丰富的老鬼子,在指挥射击平地上那些抗联战士时刚一听见意外打击的枪声响起,他做的第一动作就是迅速趴在地上连续翻滚身体。在大部鬼子被打死的时候,他居然没有受到一丝子弹的擦伤;

“我的妈呀,这些无赖的抗联军队今天怎么又用这样下流的手段。”大久内心惊恐的边滚边骂,虽然他是很合格的日本军人,但他也怕死,也怕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被人打死。抗联战士的机枪还没有停止疯狂急促的射击,大久早已经滚往土路下的一道小石坎下;一向骄横跋扈的大久没有被抗联机枪打死,他以为自己这样躲避可以逃过一劫难,因为他滚下的那小石坎有半人的高度,小石坎的高度刚好可以挡住横飞尖叫的子弹;或许大久这样的鬼子杀害中国人太多,造孽太多,刚一滚下小石坎就被村民砍柴后留下的一根锋利树桩深深戳进右腰;树桩太锋利了,也好象是专门为大久这样罪孽深重的鬼子准备的,锋利树桩戳进大久的肉体也好象他们用刺刀刺杀中国那些普通老百姓一样,他连最后的惨叫都没有机会喊出就疼昏在地上,鲜血喷射而出后慢慢结束自己罪恶的生命。

大久的巡逻中队在先强后意外的在抗联战士前灰飞湮灭,等到抗联清理完胜利战场后,大批增援的鬼子才姗姗来迟;长钢也在接到乌横司令的命令从百里外的小山村率领部分卫兵赶到,可一切都太迟了。看见满地日军的尸体四分五裂惨不忍睹的死状,内心世界只有说不出来的疼,剧烈的心疼。

长钢站在这些战死人日军里,一脸阴冷,恶狼一样凶狠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地上躺着百来具战友尸体不停的反问自己:“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死的这样惨烈?为什么中国人的抵抗越来越顽强,给予我们的打击越来越沉痛,是我们帝国越来越弱还是中国人越来越强?为什么我们侵占东北三省的时候不发一枪一弹就可以把国民党几十万大军吓得屁滚尿流?为什么中国人越杀越英勇?”长钢想这里的时候他又想到了自己卫兵不断被击杀的情景,又想那和神秘莫测的死亡幽灵:“他是猎人还是抗联?他是抗联还是猎人?”长钢用力的捏住自己的战刀,冷冷的扫了一眼;他看见一个日军指挥官正在指挥自己的卫兵收集整理地上的那些残缺不全的尸体,这次战死的鬼子尸体看来要全部运回小县城火化再把他们的灵魂送回日本本土去了;

陈子辉和张然这次的大胜让鬼子吃了一个说不出的哑亏,长钢看着卫兵把最后找到的大久尸体抬上小石坎后阴冷无比的说到:“这些劣等的中国人真的是卑鄙无耻,我要让你们再次知道流血的痛苦。包括那个隐秘在森林里伏击的猎人。”长钢说这话的时候,其实他很佩服和敬重中国人能起来反抗的英勇,但他是日本帝国的军人,在他眼里和心里,强大精锐的日军是能纵横天下战无不胜的军队。

抗联在东北战场的节节胜利虽然是在为鬼子吹响了最后的号角,但他们英勇无比的时候也激怒了鬼子复仇心态,他们也在做最后的反扑;驻扎在小县城的乌横司令也接到了日本关东军发出的再次围剿抗联支队血腥命令:“一个月要消灭掉辖区里的方长清抗联支队,对四周的乡村,庄,屯里的老百姓统统实行三光政策。”

乌横司令一接到命令,在组织召开了军事会议后马上开始调集自己旅团的全部兵力:三个步兵联队一个骑兵大队一个特殊大队和十来个中队,再加上协助作战的伪军和友邻的俩个旅团差不多四万人携带轻重武器用‘铁桶战术’在汉奸探路带领下一步步的开始绞杀行动。

鬼子队伍因为有抗联的那些叛徒在里面,他们第一批发起的袭击行动应该算是无声无息的;此时的方长清在晚上时分和抗联其它指战员看望医疗队里那些负伤战士已经上床休息,慢慢的开始进入梦香;

森林里抗联战士第一道流动潜伏哨在昏暗中发现一群鬼子出现抗联营地周围;晚上这些流动潜伏哨的战士全部是从陈子辉负责的特别行动队挑选出来的,刚一发现密集人影晚上出现的时候,他们脑海里马上就意识到这是鬼子偷袭;一个战士在自己潜伏的大树上大声喊了起来:“鬼子来了,鬼子来了。”树叶里另外一名战士拉开枪栓对着人影子“嘭,嘭”就是俩枪。

在抗击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艰苦岁月里,抗联的战士们晚上休息睡觉几乎都是合衣抱枪而卧,随时做好在最短时间里参加战斗;这晚上的一喊,枪声一响,营地里抗联战士已经都冲出了自己的屋子;简单迅速的作战命令一下达,刚才还在睡梦里的战士个个生龙活虎,提枪背刀各自往自己的战场地段飞奔而去。

鬼子原本设计完美“偷袭”又一次流产了,第一批前进的鬼子在暴露后发起的冲锋也遭受了那些流动潜伏的抗联战士迎头狠击;既然已经暴露自己的目的,日本鬼子干脆就开始在喊叫声里发起了冲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