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四十节  痛歼强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四十节 痛歼强敌

第二道防线,其实才是真正的防线,第一道,仅仅是一条保证鬼子踏进炸药陷阱的壕沟。除了一些观察手之外,就没有别人。

第二道防线,距第一道防线仅五十米,壕沟深二米,战士们需要踩在板凳上,才能探出头去射击鬼子。

为了给阵亡的战友报仇,鬼子又集中了一个中队,以极为分散阵形,嚎叫着向前冲去。正面宽度达到了一千米,平均人距,在三米以上,鬼子这样做,大概是因为被炸怕了吧,为防止被一锅端,所以,他们散得这么开。

鬼子的英勇没有白费,仅几分钟就占领了第一道壕沟。这道壕沟,不深,但是很宽,鬼子无法跨过,需要跳进来,再爬出去。这使得鬼子进攻的速度,迟缓了很多。当他们再爬出来时,面对是暴雨一样的子弹。鬼子无法冲锋,只能趴在战壕中与游击队对射。

但鬼子并不安全,因为五十米的距离,一般人是无法将手雷扔过去的,(普通战士扔手雷的距离是三十米。)但龙将军、屠倭、雷老虎、屠夫、小疯、虎妞,他们个个可以做到。第一道防线又比较宽,也方便了手雷丢进去。虽然,其他五个玩家没有龙将军扔得那么准,也能杀伤鬼子。

第一条战壕成为鬼子的“死亡雷场!”

这次进攻的一个中队的鬼子,十分七八,变成了手雷下的碎片。不过,消耗的手雷也比较多,但不要紧,仓库里有十万个呢。哪怕不拔宝险,用手雷砸都能砸死这些鬼子。

剩下的鬼子想辙回去,但那有可能呢?凡是露出头的,都会被小疯和屠夫给爆头。

50米的距离,对于手雷来说太远,鬼子扔不过来,但对于炮兵来说,太近,很容易误伤自己人,所以鬼子炮兵也不敢开火。得不到火力支援的残余鬼子,只能躲在战壕中,瑟瑟发抖,被动挨炸。

战斗了二个小时,这个中队的鬼子全军履没。

不甘心失败的鬼子,组织了下一波进攻,这次用了四个小队。先是用大炮轰击十分钟,然再发动进攻。第二道防线,窄而深,炮弹很难正好落进战壕中,杀伤力自然不大。当这四个小队的鬼子,冲上来时,碰到了同样的命运。

有来无回啊。

这不是肉包子打狗,而是飞蛾扑火。

至此,鬼子已经伤亡了七八百人,照一般的军事常识,这叫失去了战斗力,不能再打了。但顽强的鬼子,没有这个观念,他们报仇心切。想做最后一次冲锋,这一回,所有人都拉上去。不成功则成仁!

为了最后的决死一战,鬼了调整了炮兵阵地,以期达到最佳的精度。冲锋的士兵,身上绑满了炸药和手雷,打算用“肉弹”突破那道死亡阵地。企图,用武士的精神,摧毁支那人的意志。

殊不知,鬼子这样做,正好落入了倭屠为他们精心准备的陷阱。

当第一发炮弹,落下来的时候,屠倭就是一阵狂喜,他命令装甲列车,立即出动。铁道上的厚厚的积雪,早已被清扫一空,这一段是能够正常通车的。缺乏高级指挥官的鬼子,太粗心了,当他们越过铁路的时候,并没有去思考,没有积雪的铁路,意味着什么。

从县城火车站到这里,十五分钟就能到。鬼子这次炮火准备的时候特长,(由于是最后一次进攻,所以鬼子炮兵得到的命令是,打光所有的炮弹。)装甲列车赶到时,鬼子炮兵还在开火呢。

日军的装甲列车,由八节车厢组成:第一节是材料车,里面装载着钢轨、枕木和修路器材,以便随时修复铁轨。第二节是炮台车,车底部和外侧是50毫米厚钢板,和一尺厚的钢筋水泥加固。炮台车有三层,下层安装一门150毫米重炮,中层安装75毫米山炮六门,上层安装四挺重机枪和四门51毫米迫击炮;第三节为机枪车,采用75毫米厚的钢板装甲,车厢两旁布满百余个射击孔,总共装备了十四挺轻机枪和八挺重机枪;第四节是火车头;第五节既是指挥车兼餐车,采用100毫米厚装甲保护;第六七八三节车厢是运兵车,里面搭载步兵。

一列装甲列车的火力强度,和防守力度,远超过一个坦克团,怪不得,屠倭说,比一个团的坦克更厉害。

可惜游击队中,没有会玩炮的人才。装甲列车变成了单纯的机枪车,搭载了二个连步兵,轰轰隆隆的驶向战场。

当装甲列车驶来时,鬼子炮兵看到列车上涂着药膏旗,还以为是自己人呢。负责警戒的鬼子步兵,朝着装甲车挥动着双手,欢呼雀跃。

装甲车内的游击队,机枪手们,握着的板机都出汗了,这么近的距离,连鬼子的每一根手指头都看得清清楚楚,实在是太好打了。如果再打偏的话,简直可以去买块豆腐一头撞死。

慢慢的,有鬼子发现不对劲了,鸡宁不是被暴动队占领了吗?为什么还有装甲列车驶出?那些黑洞洞的枪口,为什么全都对准自己。

“是敌人!”鬼子嚎叫起来。

鬼子炮兵们,正打得欢呢,距自己仅二三米的铁路上,忽然驶来一辆装甲列车,所造成的惊骇,可想而知,鬼子仿佛看到了世界未日。

炮车上的四挺重机枪,机枪车上十四挺轻机枪和八挺重机枪,还有如蜂窝一样的上百个射击口,一齐向鬼子喷吐着死亡的火焰,密集得让人透不气来的弹雨,如同刮过地面的狂风,刹那间就将数十个鬼子步兵撕成碎肉。

鬼子步兵还击,但子弹全部打在了装甲上,除了溅起一片火花之外,任何效果都没有。鬼子的枪法很精准,但单发的三八式,要想打进行进中的列车射击口,实在太难了。

也有鬼子,似图爬上车。但是鬼子投计的装甲车,考虑到过这个问题,装甲车外表很光滑,没有任何借力落脚的地方,结果车没有爬上,反而成为车轮下烂肉。

又是一边倒的屠杀!

这里的数百个鬼了,全都变成了待宰的羔羊。

打不着,爬不了,鬼子唯有逃跑,但这空旷的平原,哪有可供藏身的地方?结果被子弹追上,一个个的全抽搐着倒在地上,成为来年东北农民播种的肥料。

列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枪声已经嘎然而止。

二个连的游击队,从列车上跳了下来,开始打扫战场。

炮声突然停了,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的鬼子指挥官,以为炮弹打完了,于是指挥刀往前一指,一千多鬼子,嚎叫着,往前冲去。

冲在最前面的是300多几近赤膊的“肉弹”。这些肉弹,为了减轻负重,以达到最快速度的目的,全都脱了棉衣棉裤,除了爆炸物之外,任何武器都不带。

紧随其后的是上了刺刀的鬼子步兵。

鬼子的重机枪在后掩护,作为火力压制。轻机枪手,则跟着步枪手一起冲锋。

鬼子大炮一哑,游击队便从交通壕中进入阵地。

“先打肉弹!”屠倭下令。在此之前,作战经验丰富的屠会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是狙击手,无需下令,只是带着他的神枪手们,一枪又一枪,爆着鬼子们的头。经过这么多的战斗,神枪手们心理素质坚强了许多,杀起人来不再恐慌,所以水平能够得到发挥,其本上能够做到一枪一个。

从出发之地,到阵前的三百米,成为鬼子藏身之所。

鬼子指挥官两眼的余光,看到身边的士兵,成片的倒下,却不能停下脚步。这是最后一次了,不能成功,就意味着失败。工业重镇鸡宁将永远不属于日本。这样的后果,日军无法承受。

当鬼子冲入第一道防线时,肉弹已经消耗干净。

肉弹虽然可怕且威力惊人,但要近身才能发挥作用,在鬼子的面前,是由二千支步枪,100多挺轻重机枪构成的火力网,鬼子能冲得过吗?

如果游击队的训练多一些,人人都是一个合格的士兵的话,那些鬼子步兵,连第一道战壕都别想冲进来。

接下来是五十米的死亡地带。

鬼子步兵凭借着无畏的武士道精神,如疯似狂的往前冲击。倒下一个,爬出一个,倒下二个跃起一双,源源不断。

屠倭换上一挺轻机枪,将近在咫尺的数个鬼子扫倒。一个弹匣打光,发现鬼子冲击太猛,难以挡住,下令撤,带着板凳!

第二道防线的战士们,一个个带着板凳从交通壕中退到第三道防线。第三道防线距第二道只有三十米,战壕挖得很浅,只有半人高,必须趴着才能不被子弹打中。屠倭他们,在这里全都换成了轻机枪,装上满弹弹匣。

鬼子终于冲到了第二条防线,一个个都极为兴奋的跳了进去。在鬼子的眼中看来,跳进去了,意味着生,而不跳进去,则意味着暴露在地面上,被中国人的机枪和神枪手瞄准扫射,随时都有可能丧命。鬼子不怕死,但是,如果有一条生路可以选择的话,他们也想活。

鬼子们迫不急待的跳进战壕后,才发现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由于战壕太深,他们无法利用战壕与中国人对射。

能不深吗?

高大的中国人,都需要踩着板凳射击呢!这些武大郎的后代,跳进了二米多深的战壕中,都看不到天了。

天空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线,就像日本本土那样的狭窄。

“兄弟们,反攻的时候到了,冲啊!”

杀喊声震天响,游击队端着二百多挺轻机枪,跃出浅浅的第三道战壕,勇猛的向前冲去。

从第三道战壕到第二道战壕,仅三十米,三十米的距离,几秒就可以冲到。接着二百多挺轻机枪,居高临下,对着深陷在战壕里的鬼子,以三米以内的超近距离,疯狂扫射!

二百多条火舌喷出,挤在狭窄深壕时,连步枪都转不过来的鬼子,眨眼间被打成马蜂窝。

(注,三八式步枪很长,有1275毫米,配上三零式刺刀,整体超过1.5米。这个长度长于世界其他的所有步枪,在近战中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枪长在拼刺刀时占尽便宜,但在狭窄处,则要吃亏了。)

当雷老虎抱着一挺轻机枪,出现在鬼子头顶时。看到了死亡即将降临,大骇之极的鬼子,可耻的扔掉了武器,打算投降。

可惜,雷老虎深知鬼子的顽固不化,他没有打算要俘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