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偶写小说时候顺便BT了几位军坛大大一把

当然,主要是挖苦台独和日本鬼子,节选如下,主要内容在起点中文网,搜索《阿婷》


铁背心兴奋莫名:原来记载的事情竟然是真的!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而且还有未来更刺激的体验。他兴奋得身子带着转椅左右转悠,双手不停地打着字。正在这时,他忽然感到似乎有一阵微风拂过,虽然风势轻微,但是却异常的寒冷,好像能透过他的身体似的,把他冻得身子不由自主地一缩,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正想着是不是窗户开了,看看是怎么回事,忽然眼前一黑,同时眼前不远处出现了一条白色的人影,是个清丽无比的古装仕女,双手负于身后,一双深潭似的眸子正冷冷地注视着他,霎时间,他恐惧得都麻木了,从嗓子眼颤抖地挤出两个字:“阿婷!”但是他心底里却隐隐感到有些奇怪,距离虽然不算远,但是也不近,自己怎么连她衣服上的环佩丝绦上的纹理都能看得这么清楚?接着,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行人到了铁背心家居小区外,恰见一个人从远处走来,向刘春打招呼道:“大春,来了,怎么得的讯?”近了才见是个细皮嫩肉、细眉细眼、胖乎乎的青年,神请语态温柔得好象三月的春风,臂上却缠着黑纱。刘春见了笑道:“来,我给你们引见一下,这位是罗恩罗主任,飞扬论坛的妇联主任。”一句话逗得大家全乐了。罗恩见到三位女士不禁眼前一亮,一脸的仰慕之色,温柔地问候道:“三位姐姐笑起来就象春花般灿烂,罗恩得睹颜色,实在是三生有幸,虽然今天的日子十分阴黯,但是姐姐们带来了一缕阳光,虽然今天罗恩的心情异常悲痛,但是姐姐们却……”女士们被这番话惊得望后一退,小雪马上换上了平日保持距离的矜持之色,两位女保镖的目光中却隐现利刃。刘春见状忙解释:“千万别误会,罗主任虽然是妇联主任,但是绝对不是色狼。”罗恩也一脸真挚地应声道:“是的,罗恩虽然是妇联主任,但是绝对不是色狼,反而最痛恨色狼,希望姐姐们不要误会我的心。”说得大家又乐了。


彼此介绍后,罗恩接着说:“正好,刚才黑纱不够,缺四条,我怕再不够,就买了十条,谁知你们正好来了六个人……”“等等!谁过世了?”刘春打断了他的话。“还有谁呢,”罗恩垂泪道:“如果不是小背心,怎么能引得大家如此深重的悲哀?可怜他韶华早逝,可叹他壮志成空,幸好有三位不易轻弹的男儿泪,天幸有三位多愁善感的女儿心,尤其是这位天仙姐姐,能让花背心——请恕我这么说……”这时大家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刘春大叫道:“怎么会呢?三天前我还和他聊天来着。”罗恩掩面道:“还说呢,他可不就是在那时候倒下的,大家还说呢,这可能是小背心和你的情义最深厚,所以才在预感到自己将要离开人间时和你做最后的BT,不过要不得的是却事他到死还要做最后的花背心,马不一和他的缘分最深,恰恰在他临终一刻赶到身边,据马不一说,他临终还对着一位‘阿婷’姐姐的古装画像流哈喇子呢,哎哟,简直太难看了!还是先给三位姐姐缠黑纱吧。”


大家都被这个消息弄得惊疑不定,铁背心在谈论阿婷时候忽然死亡,不知道是自然死亡,还是死于阿婷之手,不过事到如今,只有先尽了礼再说。罗恩温柔地为三位女士缠着黑纱,那份细致使她们深为感叹,女保镖金梅叹息道:“其实那些妇联主任还不如让罗恩做呢。”罗恩谦逊道:“我怎么能比得上姐姐们细致呢,只要能做到全国军事论坛的妇联主任,我就感到无上的光荣了。”金梅笑道:“最好是做全世界军事论坛的妇联主任。”罗恩欢喜得手舞足蹈道:“要是那样就给我做神仙也不换了,能为全世界的姐姐们服务,是我最大最大的幸福了。”


到了殡仪馆时候哀乐声响起,灵车已经待发,大家一眼望去,却不禁目瞪口呆,刘春问:“怎么棺材是四方的?”何山诧异道:“难道现在又允许土葬了?”罗恩感叹道:“非也,非也!小背心早就发下誓愿,离世时不但要牢记不忘前辈教诲,而且要回归他所终生向往的大海,所以平时就说要身穿铁背心,脚踏三轮车,让茫茫的大海以她无比宽广深厚的胸怀接受他这个原本是远古从海中走来的生物之后,因此他家要为他举行海葬。你们看那副挽联,原本绝世大笨蛋哥哥写的是‘铁背心千古,三轮车绝代’,本是痛心他没有接班人就去了的,但是还是飞扬姐姐有气魄,改成了‘千古铁背心,绝代三轮车’;横批本来马不一写的是俗气到家的‘魂兮归来’,但是还是我能深刻领会小背心的夙愿,就改成了‘归去来兮’,你们、特别是姐姐们看可好?”这时,钱多益向刘春附耳道:“千万让我能坐在棺材旁边,我要感应铁背心体内的能量。”刘春轻声道:“你不是说阿婷没有力量……”


“阿婷?!”话音未落,大家就发现身边多了个圆头、圆脸、圆胳膊、圆腿、圆臀、圆肚子,总之全身无处不圆的矮个子青年,连钱多益这样身具道术和特异功能,感应比常人灵敏很多的人都没觉察出他是怎么出现的,只是记得远远看见他好象在灵车那边。钱多益惊讶地望着他,心想难道他会传说中的缩地成寸,可是又感应不到他体内的高深能量,又想莫不是他已经修炼到返璞归真的境界,能隔绝别人对他的感应,并作出只是常人的能量体现来?正惊疑不定间,罗恩已经闪身挡在了三位女士身前,惊惧交集地叫道:“你怎么又过来了?!三位姐姐离他远点,他是头号花心大萝卜绝世大笨蛋,在他和小背心、马不一的三人花心组合中最色了,只要是50米内,无论看到女人,或者是听到女性化的名字,他都能把全身的潜能发挥到极致,在最快的时间内就赶到人家面前,上次他在四十三楼的阳台上看见大街上的一位漂亮姐姐,就要色不要命地往人家跟前跳,结果他没摔死,却把那位姐姐差点吓死;你看看,这次一定是看到了小雪姐姐,就激动得竟然发挥出超过他本身能力的潜能,硬是传送过来了;更可气的是,他和马不一竟然在小背心去世后给小背心的铁背心里穿了件花背心,硬说这是小背心生前的遗愿!”这顿连珠炮才放完,绝世大笨蛋就气得一蹦七八丈高,一脸委屈地叫道:“你少胡说!我算是最好的了!我人花却比不上马不一心花,给小背心加花背心的主意就是他出的,还说在小背心的潜意识里,穿花背心才是他最大的夙愿;我更比不上小背心,他都花到骨子里头了,临死还念着画中人的名字呢!”


“胡说!这一定是马不一在造谣!BT!”


“无稽之谈,无稽之谈,”一个又瘦又高的青年踱过来反驳道,“我怎么会造谣,怎么会BT呢?就象那次我说的,小背心看什么片之后喝酒,喝醉酒之后又被导演骗去拍什么片的事情,不就好几个人都证实了嘛。”说着深深地望向刚探出身来的小雪,那目光顿时让小雪感到衣服被剥光了似的,吓得她打了个冷战,赶紧又缩了回去。罗恩气得打了个哈哈,冷笑道:“还说你不造谣,不BT,这话本来是QQ群那几个人开玩笑,让天涯哥哥编串成故事开玩笑的,你以为我隐身了就看不见了?由此可见你一定在造谣、BT!”马不一闻言却面不改色,泰然自若道:“是吗?我可没这个印象。背心临终前说的话你可以问他堂哥,他当时正在房门口。”罗恩闻言一愣,恨恨地道:“他堂哥倒从不说谎话,算你这次有证人。”这时忽听小雪惊叫了一声,大家急忙看去,只见绝世大笨蛋已经传送到罗恩背后,小雪面前,正色迷迷地打量着小雪,两个女保镖反应极快,忙伸臂擒拿,不过才抓住他的胳膊,就被他毫不作势地肌肉一弹,就跌出三丈开外,钱多益忙闪身进前急点他的肩井穴,却象点在铁板上一样,差点把指头震断,罗恩回身见了,大惊失色:“不好了!他这次见得姐姐太漂亮,已经超出潜能发挥至少两倍了!”绝世大笨蛋仰面朝天,得意地淫笑道:“偶色起来就是宇宙超人,哈!哈!哈!哈!”还是刘春急中生智,叫道:“你知道小背心死也不忘的阿婷姐姐在哪里吗?”绝世大笨蛋忽地传送到刘春面前,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嘴里不住地流着哈喇子,牵着刘春的衣襟央求道:“大春哥哥,你告诉弟弟偶好吗?”刘春笑道:“我只知道在台湾。”话音未落,绝世大笨蛋已经踪影皆无。大家这才松了口气,不过罗恩仍然忧虑道:“你要是告诉他日本AV女优的地址就好了,他保准能发挥出超出身体潜能十倍的力量,这样跑得远远的就万事大吉了,就怕他找不到阿婷姐姐后又回来骚扰小雪姐姐。”


三日后,台湾报刊惊呼:“大陆派超人特工特袭台湾,各地警局资料狼藉,据传情治单位资料也是如此。”四日后的报导是:“宝岛美女饱受惊吓,该超人特工到处骚扰宝岛美女。”七日后的报导是:“李前总统登辉为保住来之不易的奋斗果实,毅然易妆成日本艺伎,诱捕超人特工成功!”“据内幕人士透露,李前总统象八爪鱼似的抱住超人特工亲吻后,超人特工立现全身痉挛,呕吐不止等症状,被捕时已经人事不知。”“李前总统透露是夜感天照大神附身,才使他勇擒超人。”“据说该超人特工已在李前总统安排下秘密送往日本研究。”“又据传,本来李前总统认为最适合的献身人选是声望低落的陈总统,认为可以以此来挽回民进党败势,但是陈总统却力陈不可,并极力推荐李前总统。”


十三日后,日本媒体报道:“全日本警局资料室都被不明身份者侵入,据传情报单位也是如此。”“据传,不明身份者只有一人,是从台湾秘密运来的中国超人特工。本来,根据台湾经验,有关方面秘密请来四位当红艺伎,以此克制超人特工,但是不想超人特工一见艺伎,就震碎超合金特制囚笼,用四肢分别掳掠四位艺伎而去。”十五日后,日本媒体惊呼:“全日本艺伎、特别是AV女优饱受骚扰。”“有关单位已向台湾发出求救函。”“美国已秘密向日本提出强烈抗议,对日本没邀请美国参与研究极为不满。”十七日后,日本媒体报道:“经过日台精英研究,台湾李前总统提议,现已紧急印发李前总统的各种艺伎照和AV照,并紧急分发给民众。”二十日后,日本媒体报道:“中国超人特工的骚扰活动已经偃旗息鼓,李前总统的方案奏效。”“全日本感谢李前总统,前首相小泉已经提议,封李前总统为日本第一荣誉国民。”“艺伎、特别是AV女优对李前总统感激涕淋,已经一致表示,将李前总统奉为保护神,并认为李前总统是日本青楼之祖的今世化身。”“据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当红AV女优透露,她昨天晚上听到超人特工在窗外说,日本看来已经无法呆下去,超人特工痛心疾首地表示,只好去美国找麦当娜了。”


大家忧心未解之际,忽闻马不一叹息道:“唉!绝世大笨蛋太也见色忘义了,更不堪的是见一个爱一个。”说着又深深地剜了小雪一眼,曼吟道:“与其天涯寻仙子,不如怜取眼前人。”罗恩作呕道:“算了吧,要是你有那本事,包准比他去的还快!”说话间看到灵车处走来一位中年女士,立时泪如泉涌,跑过去执手凝噎:“飞扬姐姐,你看小背心的这两个损友,实在太让人伤心了。”


还是刘春有办法,致哀时候三言两语就把钱多益安排到了棺材旁送灵,他则找上了马不一:“马BT,小背心是怎么过世的?”马不一瞪了他一眼,才拭泪道:“还不是因为你,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个仕女图,骗得小背心相信了,以为能当宁采臣了,就激动得中了风,抢救不及就……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BT,要说BT,大家还不是半斤八两!”“中风?”刘春诧异道:“我听罗恩说,你和他说的……”马不一闻言,脸竟然一红,忙截口道:“那是我开他玩笑的,为免他损我们三个。他后来也知道是因为中风,大概是为了给小背心遮丑吧,才那么说的。”说着又长叹了一声,摇头道:“早就和他说过了,对女色可以迷而不可以执迷,谁料他没听进去,所以才落得如此结局,还是我看得开呀……”刘春见他开始大吹,忙急急避开,找铁背心的堂兄去了,打听到的情况倒和马不一说的一致,刘春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总算马不一这次的话是可信的,而且医院检查的结果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灵车下午才赶到港口,一艘灵幡飘飘的驳船早已等候在码头,亲友们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把方棺,抬向驳船,罗恩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几乎有些不堪重负,还是金梅手疾眼快,代他把方棺扶住了。马不一见状,忙也作出无力的样子,眼睛却斜瞟着另一位女保镖林柔,林柔见了,却“哼”了一声就扭过头去了,马不一耸耸肩,自嘲地笑了笑,泰然自若地继续扛着方棺走。


船行到了公海,方棺背打开了,只见铁背心上着铁背心,下穿大裤衩,脚套趿拉板,坐在一辆崭新的三轮车上,分踏脚蹬,昂首挺胸,双目仿佛在凝望着无边的大海,只是或许是马不一和绝世大笨蛋给他准备的花背心大了点,铁背心的下边露出了些许花背心,看那花色,是樱花。罗恩见状,悲愤交集地瞪着马不一,看样子就要扑过来了,马不一见情形不对,忙一闪身,快步走到船舷,长吟道:“大海啊……哎哟!”却原来被扑上来的罗恩一脚踹出船舷,“扑通”一声落水了,吓得他边扑腾边大叫救命:“救命啊!我不会水啊!”只有钱多益,自始至终,都在观察着铁背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