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震撼!行刑前,我和一名女死囚的近距离接触(图)

[font=Verdana]工作需要,作为一名媒体记者,我被安排去专访一名即将行刑的女囚犯,现年33岁,已婚,有一个女儿,今年5岁。她曾是市里一家银行的职员,因贪污挪用巨额公款被捕入狱,获罪死刑,将于今天上午10点,执行枪决。

采访的时间是上午7:30,估计用时15分钟,地点是监狱里的一间普通办公室,旁边另有一名狱警。她已用完早餐,我还空着肚子。

“你好。”

“你好。”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嗯。”

我打开了录音笔,搁在我们之间的桌面上,并展开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准备一边问,一边记录。

“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有。”

“可以说说吗,或许我可以帮你完成。”

“我不想死。”

“这个恐怕很难办到了,你知道的,早已经最终判决了。”

“我知道。也就是,你帮不了我。”

“恕我无能为力呀。”

“那你还问什么。”

“……”

面前的女人说话毫无表情,我可以理解她此刻的部分心情,再过不到两个半小时,她就会永远的停止呼吸,这个世界和她不再有任何关系。

“你后悔吗?”

“不。”

“为什么呢。”

“个性使然,命运使然,没什么好后悔的。”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那么做吗?”

“也许。”

“快过年了,有什么话要对亲人说的吗?”

“祝他们新年快乐!”

“祝福谁?”

“我的丈夫,我的女儿,我的父母。”

“还有吗?”

“没了。”

我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抬头看了看一旁的狱警,他没说什么,我掏出一支,递给面前这个女人,她伸出双手接了过去,那时,我看见了那双铮亮的手铐,我赶紧起身帮女人点燃了香烟,坐下后,自己也点燃了一根。

“那么,你觉得你这一生最值得留念的是什么。”

“亲情。”

“如果将亲情和钞票摆在一起,你怎么选择。”

“都要。”

“如果是单选呢?”

“都要。”

面前的女人固执地重复着“都要”,完全不理会我问题的前提,我知道,她说的确实是心里话,不能够说她贪心,扪心自问,谁不贪心,谁不想“都要”。

“你早上吃的什么?”

很意外,女人突然发问,是在问我,她的问题让我更意外。

“我早上还没来得及吃早点。”

“你今天中午准备吃什么?”

“呵呵,还没想好,按照平常的习惯,可能就是一顿工作餐,我们单位楼下有食堂。”

“晚上呢,准备吃什么,和谁一起。”

“今天晚上?”

“嗯。”

“今天晚上,可能和我的女朋友一起去吃必胜客,说了很久了,一直没时间去。”

我一时间猜不出这个女人问这些问题的目的,都是些很琐碎的事情,她为什么要问得这么仔细,况且此前我们彼此根本就不认识,问这些问题对她而言又有什么用处呢,我很费解,不过我的回答都是实话。

“你待会儿采访完了就直接回单位了?”

“哦,我还得去另外一个地方办点事,晚点才回公司。你这么问的意思是?”

“今天的天气怎么样呀,会不会下雨?”

“昨天的天气预报我看了,今天是阴天,不过应该不会下雨。”

“不知道今晚的新闻联播会不会又讲春运的那些事情,年年都是这样。”

“呵呵,是呀,每年春运都是伤脑筋的事情,人口太多。”

女人的一番问题,让我摸不着头绪,东拉一句,西扯一句。算了,由她吧,就当是和她拉拉家常,这次专访虽然带有很多预备好的问题,看形势也是问不下去了。

“你还有问题吗?”

女人掐灭了手中的香烟,然后看着我说道。

“最后一个问题,你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样。”

问出这个问题,我自己也觉得有些残忍,我是一个旁观者,这只是我的工作,而面前的女人正在承受等待死亡的窒闷,是呀,还有两个多钟头就要被枪决了,她此时的心情肯定是很压抑,很紧张的,我还问出这样的问题,简直就是在揭她伤疤。

“呵呵,还能怎么样,等死呗。”

“对不起!”

我及时表达了我的歉意,不管这个女人在法律面前是多么的罪不可赦,在我面前,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男人的妻子,一个孩子的母亲,一对老人的子女,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她的那些问题的意义,也因此,悲从心生————

她吃不到今天的中午饭了;

她不可能和爱人和女儿一起吃今天的晚饭了;

她中午之前就要去刑场了;

10点钟之后会不会下雨,她也不会知道了;

今晚的新闻联播,她看不到了 [/font]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这个女人死的冤,光挪用公款就要死刑,贪官早就杀光了

中国的法律就是这样的让人无奈!陈希同市长等等一大帮高级别的贪官,贪的又都是xx亿的数,人家到现在只不过是住在没有自由的宾馆(监狱???)里,很轻松的就知道10点钟之后会不会下雨,和爱人和女儿一起吃今天的晚饭,看今晚乏味的新闻联播,…… 可怜啊,咱中国的老百姓!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