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潜艇浮出海面高悬五星红旗通行日本大隅海峡

跟大家分享一下中国潜艇通行日本大隅海峡的例子。谁胆敢与正义的中国人民为敌,我们让他有来无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3年11月12日中午,日本海上自卫队官方网站突然发布了一条由海上幕僚监部提供的惊人消息:当天上午8点左右,驻扎在日本鹿屋航空基地的海上自卫队第1航空队所属2架P-3C反潜巡逻机在执行巡逻任务途中遭遇一艘突然浮出水面的中国海军明级柴电潜艇!具体方位是距九州岛南端的佐多岬以东约40公里,距离日本领海仅18公里的国际海域。机上人员看到,明级潜艇非常坦然地以半潜状态通过大隅海峡由东北向西南方向航行,指挥塔上悬挂的五星红旗清晰可见。据透露,日本防卫厅在第一时间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驻日美军,后者迅即派出侦察机,同日方巡逻机一起对中国潜艇实施跟踪、监视。不过,中国潜艇和日美侦察机始终没有进行任何对话和接触。不久,中国潜艇潜入水下,消失在茫茫大海中。13日下午,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北京宣布:“中国潜艇进入日本附近海域属于一次正常的海上训练。”日海自发言人上野义之少校则表示“我们没有计划向中国提出抗议,因为潜艇在国际水域出现。”

外界的猜测

对中国潜艇的动向,日本乃至世界媒体都高度重视。日本防卫厅刚发布完消息,日本主要媒体就纷纷予以报道,大谈“中国潜艇威胁”;美联社、路透社等也在第一时间跟进。

总结这些外媒报道,其猜测无非以下几种。有日本媒体猜测中国潜艇在靠近日本本土的海域浮上水面,可能是出现了机械故障,不得不上浮。但专家指出,这艘潜艇一直在正常航行,并很快再次下潜,说明它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而台湾“国际防务评论”称,中国潜艇现身的地点很令人感兴趣,那就是潜艇出现在鹿儿岛和种子岛之间的大隅海峡水域。这里正是日本鹿儿岛航天发射中心与种子岛航天发射中心所在区域。其中,鹿儿岛航天发射中心隶属于日本宇宙科学研究所,是日本探空火箭和科学卫星运载火箭发射场种子岛航天发射中心隶属于日本宇宙开发事业团,是日本应用卫星发射中心。今年9月,种子岛宇航中心刚使用H-2A大型火箭成功发射了两颗日本历史上首枚间谍卫星。台湾中央社11月13日报道说,明级潜艇出现在该海域可能是对两个地方的航天发射基地感兴趣。这种说法显然不值一驳,当时明级潜艇距日本海岸尚有40公里之遥,怎么也“眺望”不到鹿儿岛和种子岛的航天发射中心。而在海面呈半潜状态的潜艇根本不具备照相侦察的能力,从历史经验来看也从未有过使用潜艇进行如此侦察任务的先例。

还有一种说法是,中国潜艇进入日本附近海域,意在监视日美联合军演。日本《朝日新闻》报道说:“11月7日至16日,日美在九州附近及其他日本周边海域进行联合军演,中国潜艇在演习的关键时期出现,很可能是要对此次演习进行监视。”马来西亚《星洲日报》也说,中国潜艇此行可能就是冲着这次近50年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来的。“外界对此知之甚少,中国潜艇的任务可能就是搞清这次演习的真实情况。”

另一种说法是,中国在向日本“示威”。“日本国际论坛”研究部部长神保谦说:“中国是要表明能将潜艇部署到多远,并展示中国军队一直在稳步提升的(潜艇)技术。”他还说,中国潜艇在“极其靠近”日本的海域大摇大摆地在水面上航行,分明是在向日本“示威”。

也有海外媒体指出,中国大陆的潜艇游弋远洋,使命之一是吓阻“台独”势力。香港《太阳报》报道说,大陆潜艇挂着国旗“高调行驶”,若用圆规在地图上比较一下即可发现,明级潜艇的游弋范围巳远超从大陆东向沿海到台湾岛东面的距离。这“是给陈水扁看的”。

展示前沿存在的上浮

对中国潜艇在鹿儿岛外的大隅海峡浮出水面,“日本国际论坛”研究部部长神保谦认为,这是中国要向日展示解放军海的实力。他说:“中国可能要宣示它可将潜艇部署到多远,以及展示人民解放军一直稳步提升技术。”新加坡的《联合早报》11月14日则报道说,有香港立法会议员认为,中国潜艇现身日本外海,是解放军向日展示实力。香港立法会议员张文光认为,今次潜艇事件,是反映了中国新领导人积极维护民族尊严和国家主权,他们近期已容许国民从福建出发到钓鱼台宣示主权,以及二战受害者向日本索偿等民间行动。

许多军事分析家们认为,往东海昭示军事存在,展现实力符合逻辑,因为对于东北亚诸国来说,东海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因为来自中东地区的石油,出口至东南亚等地的货物绝大部分要由此经过。对于四面环海的日本来说,东海的战略重要性尤甚,因此,日本频频在东海展示军事存在。而中国在东海召示实力并不多见。近年来,小泉政府一直叫喊着要突破和平宪法、将自卫队升格为“军队”,这已经引起了周边国家的强烈不满。中国海军潜艇此次在日本近海上浮有力地展示了其前沿存在,打击了日本的嚣张气焰。

更重要的是,明级潜艇被日本巡逻机发现时是在向西航行,这意味着中国潜艇正在返航途中,而且明级潜艇是在浮上水面并升起旗帜后才被日本反潜机发现。这就意味着这艘明级潜艇在出第一岛链时日本肯定没有察觉,而它究竟向东航行了多远,深入日本海域多近就都不得而知了。这样的一次航行充分展示了人民海军完全有能力进出第一岛链,这给美国的岛链防御以巨大打击。

中国是一个濒临太平洋的国家, 在中国领海内没有用于国际航行的重要海峡。中国需要经过朝鲜海峡、津轻海峡、大隅海峡等一系列重要的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进入太平洋, 需要通过马六甲海峡、新加坡海峡、直布罗陀海峡等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将中国的货物运往亚、非、欧、南北美及大洋洲各国, 并将这些国家输出的货物运往中国。中国的地理位置, 中国的迅速增长的对外贸易, 中国作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的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的责任, 都需要海洋法公约规定的既顾及海峡沿岸国和群岛国的主权与安全又有利于国际海空交通的海峡和群岛海道的中立制度。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 我国的船舶或飞机在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和群岛海道中的通行权是不得予以停止的, 这可以防止海峡沿岸国受政治因素的影响, 在海峡通行上采取歧视性待遇, 妨碍我国船舶或飞机的通行。当然, 我们应当尊重海峡沿岸和群岛国的主权、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 严格地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一般国际法行使有关的权利。

日本的领海法规定日本领海的范围为“自基线至其外侧12海里线以内的海域”,在“特定海域”--宗谷海峡、津轻海峡、对马海峡东水道、对马海峡西水道、大隅海峡--5个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实行3海里领海宽度。


本文内容于 2008-3-4 15:45:52 被塞外声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