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到,昆明官场就受到空前的震撼


主席台上的仇和突然指着台下一位正在打瞌睡的青年干部说:你站起来,你是哪个单位的?你是来开会还是来睡觉的?


仇和甫抵昆明就旋风般走访市属各部门和区县,行动之迅猛、思维之敏捷,让习惯于慢条斯理的昆明官场受到空前的震撼。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一时间全场目光聚集到仇和手指的方向,惊醒的青年干部慌忙起身,面对仇和的询问不知所措,稍后在旁人的催促下他报出了所在单位。“好,你坐下。”仇和说。


2月20日下午,在昆明市招商引资与开发区发展专题讲座上发生的“瞌睡门事件”,再次显示了仇和整肃官场风纪的凌厉性格。事发两天后,那位蒋姓青年干部所在的呈贡县召开县纪委会议,蒋被要求辞去县投资促进局副局长职务,此事还向全县干部通报。昆明官场似被猛击一掌,“压力大啊,‘人人自危’哪!”一位市里的局级干部感慨万分。10年前,仇和在江苏沭阳任县委书记时,一位副县长开会迟到,仇和抬腕看看表:“你迟到5分钟,站着听吧。”岁月流逝,这位中国改革风云人物的刚正秉性依然纤毫毕现。


去年12月24日,仇和甫抵昆明就旋风般走访市属各部门和区县,行动之迅猛、思维之敏捷,让习惯于慢条斯理的昆明官场受到空前的震撼。此前,关于仇和将主政昆明的传闻不胫而走,当地官员们更多的是对这位“改革猛人”的好奇,有的县区还派员到仇和曾任职的宿迁考察取经,仇和的改革故事激动人心,但他们还没有真切感受。令人始料未及的则是“仇旋风”的强劲势头丝毫不减当年,昆明的官员们很快明白,仇和还是那个仇和。履新60天的仇和用行动警醒下属,如果一个官员不能尽到民众公仆的职责,他的仕途就到了终点。


“仇旋风”初次拂面而过,有心理准备的辖区官员便闻风而动。昆明新城所在的呈贡县新年伊始就以县委、县政府的名义,针对酒风盛行的陋习向全县官员下达“禁酒令”,规定除非接待县外来客或协调重大事项,公务员一律不得饮酒,并规定了惩戒条款。该县财政局局长尹宏说:“现在吃饭都是拿茶杯碰碰,意思一下。晚饭也不敢喝,晚上经常通知开会,脸红脖子粗喷着酒气进会场就完蛋了!”该县县委书记曾告诫说,会带着电视台记者暗访,发现违规饮酒者就曝光。这位书记还在一次全县干部大会上用目光仔细搜寻打瞌睡者,“如果发现有人睡觉,今天就免两个给你们看看!”会场里人人振作精神,无一懈怠。


也有把事情做过头的。今年元旦前两天,仇和到富民县调研,与随行官员共进午餐,餐桌上摆了17道菜和一道面点,席间仇和提议,能否每盘菜放一双公筷、一把公勺,吃不完的菜打包带走。富民县立即行动起来,1月7日召开全县干部动员大会,县委领导亲自部署,要求以此为契机“培育文明就餐新风尚”,同时还成立了领导小组,县政府办公室发布2008年1号文件,规定首先在公务员中推广“同桌同餐、公筷公勺、剩菜打包”,随后再推广到全县,违者轻则批评教育,违反三次单位领导将被撤职。富民县的这一超常举动受到网上热炒,舆论认为仇和的建议无可指责,只是以政府文件、大会动员的方式落实领导建议很有“作秀”的味道,反而让仇和下不来台。


据悉,仇和对富民的举措一直保持沉默,但日前在昆明市的“两会”上,他脱稿表示,公筷公勺的建议初衷是杜绝浪费,吃不了的才打包带走,但富民县发文件的做法不妥。


仇和雷厉风行的办事作风给温吞已久的昆明官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冲击,官员们真切地感受到当官不是美差,而是苦活儿、累活儿。仇和要求所有领导干部的手机必须24小时开着,他自己以身作则,并经常在凌晨一两点还打电话布置工作,一位市委常委说:“凌晨我才接到仇书记的工作安排,早晨6点半他又来电话,他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这种敬业精神令人佩服!”知情者说,由于层层要求,昆明市大多数机关干部的手机彻夜不敢关闭,唯恐领导找不到,贻误事情“乌纱”难保。


仇和的“一线工作法”颠覆了昆明官场的传统行政模式,“干部在一线工作,决策在一线落实,问题在一线解决,创新在一线体现,成效在一线检验。”他在市委全会上对城市管理部门说,你们的办公室就在街上,你们不应该只坐在办公室里,要批文件晚上回办公室批。“要延长自己的政治生命,反正都是60岁退休,争取每天多做几件事。”一位副市长说,不到一个月仇和给她的批示就有100多个。


仇和在一次大会上说,年终要考核,如果大家不努力,到时在座的有人就撑不到底了。当时全场哗然,议论沸腾。相当一部分作风庸懒拖沓的官员自知大势不妙,或反躬自省,或主动适应,甚至抵触情绪也逐渐消融。


昆明约有300个“城中村”,长期以来一直是这座著名旅游城市的“疮疤”,屡遭诟病,政府似乎无可奈何。仇和在他的施政纲领中掷地有声地提出,5年内基本改造完“城中村”,市民备感惊喜。官渡区率先行动,2月23日与33家企业签约,采取政府主导、吸引社会资本等方式,誓言5年改造辖区内102个“城中村”。一位私营地产公司董事长感慨地说,以前向政府提议参与“城中村”改造无人理睬,现在政府主动找上门来,“仇书记就是不一样啊!”


云南省和昆明市的高级官员对仇和在昆明推行的新政颇多赞誉,官方、民间支持的声音占据着舆论的主流。云南省省长秦光荣近日对本报记者说,“我在省委常委会上说,省里一定要支持仇和!”昆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红苹对本报记者感慨:“能和这样有水平、有能力的市委书记共事是幸福的!”她说,仇书记的工作节奏极快,“我现在连高跟鞋都不敢穿,办事一路小跑生怕跟不上。半夜三更电话一响,不是市委秘书长就是仇书记秘书打来转达仇书记的工作安排。”媒体海量刊载了市民对这位新任市委书记的正面评价,情真意切、厚望殷殷,他们从不同角度感受到了昆明公务员队伍的变化。


一位基层官员说,如今不像以前那样办事四平八稳了,加班加点,晚上经常开会,有时甚至到凌晨1时,“当官累啊,以前嫌官小,现在嫌官大,官越大越辛苦,责任越大!”昆明市另一位局级干部说,仇书记上任后,昆明官场正气激扬,就连那些有怨气的官员也不得不承认,“仇书记对公务员要求严得几近苛刻,但他对老百姓是真好。”仇和在昆明市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闭幕式上的感言,充满对百姓疾苦的切身感受,切切真情催人泪下,“他对老百姓的好是发自肺腑的。”